探索巴黎
2011.08.01

我和Rachelle已经在巴黎待了几天。到目前为止,我俩大部分时间一直在探索这个城市,所以还没有拜访任何博物馆。由于我们要继续在这儿待上10来天,因此还剩不少游览时间。



抵达巴黎


我们从拉斯维加斯乘坐直达航班来到巴黎,一共只飞了9个半小时。总体而言这趟航程还不错。因为我们搭乘的是夜间航班,大部分乘客都昏昏沉沉,睡完了整个航程。


中间有几个小时,Rachelle靠着我的一个肩膀睡着了,然后旁边的法国年青人也在我另一个肩膀上安然入睡。我猜自己肯定一直散发着人间枕头的感应氛围。:)


我们在预订航班时要求了纯素餐饮服务,但航空公司对“纯素”有着极具创意的理解。他们为我们提供了三文鱼搭配土豆沙拉的晚餐,以及羊角面包、蓝莓麦芬和酸奶的早餐。幸运的是,我俩都有备而来,带着自制的食物,所以有许多可吃的。当涉及不含动物制品的餐饮服务时,我已经习惯了航空公司的糟糕表现 — 他们一般都会搞错。空乘小姐看起来还挺困惑三文鱼不能被视作素食。她甚至不止一次地试图提供这种食物,好像我俩肯定搞错了似的。我怎么就忘了三文鱼其实是种蔬菜呢?;)


我认为在给航空公司做纯素饮食顾问的事业上,有人肯定可以大有可为;根据我的经验,航空公司员工在纯素饮食方面的知识非常匮乏,即使对他们的素食教育做一小点改进,也会带来显著不同。至少他们肯定能被教导在乘客要求纯素饮食时,别再提供鱼类食品。与此同时,为安全起见,我仍会携带自制的纯素食物。我真想不起来自己上次要求纯素饮食,并吃上全是纯素的食物,还是什么时候。事实上,我都好奇航空公司在这件事上甚至是否做对过… 很可能一次都没有。


周五下午4点抵达戴高乐机场后不久,我们便轻松通过海关。我发誓那是我经历过的最简单通关流程。对方一个词儿都没说。我只是递上自己护照,他盖完章后还给我,然后我就通关了。整个过程只花了5-10秒钟。


取完自己行李后(这段时间远超通关过程),我们乘坐RER B(巴黎区域快铁)列车到达了Châtelet Les Halles(夏特雷-大堂站,巴黎区域快铁最大的换乘站。译者注),它离我们要住的地方只有很短的步行距离。


走出这个地铁站真是段难忘经历,由于是主要换乘站,它显然是巴黎最繁忙的地点之一。里面挤满了互相推搡的人群。我不禁心中想着,这儿到底是巴黎还是纽约城?


尽管住宿地的房主提前给我们说明了详细的路线方向,甚至画了张该往哪儿走的地图,我们还是在车站里迷了路,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地铁站,而非他推荐的那一个。我们花了点时间才又找准自己位置,弄清了该往哪走。我会阅读各种路标,但它们看起来没一个指向我俩要寻找的地点。


最终我们还是找到了要住下的那个小公寓,它离卢浮宫只有几个街区(靠近St. Honoré和Rue du Louvre两条街)。我们的房主非常友好,给了我俩一张地图,还有些旅行建议,而且告诉我们了一个不太知名的卢浮宫入口,可以避免排队。


我们所住的公寓非常紧凑,卧室天花板只比我高出5厘米。Rachelle甚至都能不踮脚尖够到天花板,而她的身高是1米57。我俩都留心注意着什么时候会冒出个霍比特人。



适应巴黎


在自己临时的巴黎之家安顿下来后,我们便步行出发去寻找纯素食物。多谢Happy Cow(快乐牛,纯素生活网站。译者注)的帮助,我们几乎能在任何城市轻松找到美味的纯素食物。


在巴黎市内的导航游览,起初很让人困惑。首先,我用了2年的安卓手机在巴黎比一块石头强不了多少,不过自己在来巴黎前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的手机只能在北美电信网络中使用。我可以用它上WiFi网络,但除此之外连不上任何信号。即便如此,我也不想和Verizon(美国电信公司)告知自己的那样,为了在巴黎接入数据网络,每MB流量要支付20.40美元。而我平均每天使用的流量是5MB。所以这个手机在此地的全部作用就是一部照相机。


开始时我还无法分辨各条街道,因为它们都没被标注街名。或至少我以为那就是问题所在。我看见金属柱子上有些街牌,但它们并未显示街名。相反,街牌上指出的是各种地点、建筑和景点的方向。幸运的是,Rachelle注意到街名都在各个路口建筑物侧面的小块深蓝色布告板上。一旦我们搞清此事,在各条街道间导航行进就变得容易了许多。


虽然如此,那些街名从远处看时依然很小,难以辨认,尤其是当你还不知道接着会出现什么街道时。我习惯了拉斯维加斯在每个街道挂出的简便易读的白绿色街牌。而在巴黎你有时甚至无法从街对面看到那些街名。昨天我就没能读出一个街名,因为街牌前咖啡店的雨篷挡住了看到它的视线。你必须得有3米多高才能看清上面的文字。


另外,与我习惯见到的美国大城市网格状的街道系统不同,巴黎的街道布局看起来就像是疯子设计的。街道会以中心辐射型的模式向各个方向延伸,而且存在大量各不相同的中心路口,比如凯旋门路口,或巴士底广场,这些地方大概有十几条街道全都在一个环岛区域相交。


在某些地方,这种道路设计会让导航游览变得更加复杂。但在另一些地方,它实际上又让人觉得非常轻松容易。若你想从城里的任意A点去往任意B点,也许就能通过某条斜街直接抵达。但如果你是新来这个城市,我就只能在导航方面祝你好运。



随意观察


到目前为止,巴黎给我的感觉就像拉斯维加斯和纽约城的混合体。它在夜晚有着拉斯维加斯风格的聚会氛围,周末会有醉酒的人们沿着街道踉跄回家。但到了白天,许多人都在四处奔波,看起来正匆忙赶往某地,还会投射出一种“只活在自己空间中”的冷漠氛围。


我本来期望这座城市闻起来会比它的实际情况好很多 — 就像新鲜烘焙的法国面包,各种花香或其他美好味道。但我逐渐习惯了它经常混合着尿味和烟味的刺鼻感受。我到现在已见过3个人在公开场所小便,好像在找不到方便厕所时这样做完全没问题一样。


昨天Rachelle和我在埃菲尔铁塔附近的公园(Champs de Mars,战神广场)享受了一顿美妙野餐。但无论何时刮来一阵风,空气里都会出现一股强烈的尿味。我猜住在这里的人们对此已经习惯,但就气味方面而言,巴黎很可能是我到过的最恶劣的地区... 甚至比纽约城或洛杉矶市中心更糟糕。这倒是让我挺吃惊。


我十分享受在巴黎四处闲逛。事实上,我的双脚已经走得酸痛。但巴黎是风景如此优美的地方,以至于我很难不一连走上几个小时。城中有许多美丽公园,还有绿树成荫的人行道,甚至大量公寓建筑都让我不得不驻足观赏它们的精妙细节。


周日我和Rachelle花了大部分时间和朋友Sylvain四处闲逛(我首次遇见他是在自己2009年举办的第一个工作坊上)。他住在蒙彼利埃(美国佛蒙特州首府),但这周在巴黎参加一个会议。我们走过了香榭丽舍大街,凯旋门,以及这个城市的其他许多地方。他还给我们演示了如何乘坐地铁,这是在城里四处游览的一种快捷方式。


即使Sylvain用iPhone帮我们导航,在旅游区之外到处闲逛依然富有挑战,甚至当我们已有清楚目的地时也是如此。当你身处那种众多街道以古怪角度交叉在一起的路口时,弄清自己要走向哪个街道就得花点时间,尤其是你还看不到各个街道的名称。



Vélib’


巴黎市内另一件很酷的事情就是Vélib。这是种价格便宜,而且站点丰富的自行车租赁服务,由市政府资助,与蒙特利尔的Bixi服务相似。Vélib的租车站点在城里到处都是 — 成百上千个站点提供了成千上万辆自行车。我们每天都能看到人们骑着那些自行车出行。


Vélib服务可以免费使用30分钟,超出这个时长后的收费也很合理,但你必须买张1.7欧元的日票,或8欧元的周票。我和Rachelle昨天就很想使用这项服务,尝试购票租车,但售票机拒绝接受我的信用卡。我不知道为何如此,因为自己在巴黎其他地方用信用卡都没问题,我甚至提前告知了信用卡公司自己会前往巴黎。如果我们能弄清如何买到两张票,一起骑车逛街肯定会很棒。可惜售票机不接受现金购买。


Vélib的英语网站上说人们要在街道的左侧骑行。这让我听起来觉得不太对头,因为路上的汽车都是右侧行驶,和美国一样。我查看了他们的法语网站,果然如此,里面告诉人们要靠右骑车。这可不是该犯的翻译错误!


没能租成自行车的同时,我和Rachelle一直在用自己双脚和地铁系统游览整个城市。



练习法语


我在巴黎一直练习着自己的法语,但能说的并不太多。大多数服务人员似乎都会说英语,至少在旅游区域是如此,所以我们在这里生活并不困难。


周日吃完晚餐后,Sylvain和Rachelle鼓励我(更准确地说 — 是哄骗和刺激着我)去服务台结账。我照做了(努力用法语沟通),那位服务台后的女士却(用英语)跟我道歉说,她不会说法语。我笑着回复道:“我其实也不会!”原来她就是美国北加州人。


我告诉Rachelle和Sylvain,自己似乎很擅长让说英语的人士现身,所以何必麻烦自己努力说法语?:-)


起初我以为身在法国会是练习说法语的有趣机会。我在高中学了3年法语,而且在国家法语考试中的成绩也不错,但那已是20多年前的事情,自己离流利说法语还相差甚远。不过实际来看,练习法语的麻烦似乎要多于其价值。我已经忘了太多词汇,甚至说出非常基础的句子也要耗费大量思维精力。


若我打算把这门语言学到有实质进展的程度,应该早已做出协调行动,在拜访法国前就开始好好学习,或决心进行更长时间的旅行,让自己利用沉浸式环境学习法语。在几个小时里尝试随意说些法语还有些乐趣,但现在它看起来更像个枯燥乏味的分心事务,不该让自己过分关注。我喜欢的是探索巴黎,来到这里并非为了在两周内就能重新载入法语能力,离开法国后又把它再次忘掉。我更愿专注于当下自己所看到和听到的... 不必过度担心要努力学习这门语言。我以后也许会想学习其他语言,但这趟旅行并非为此而来。



巴黎见面会


我们很可能会在某个时间组织一次巴黎见面会,周日应该是最有可能的选择。我和Rachelle仍在寻找好的见面地点,并偏向于卢浮宫附近的地方,这样我俩就能提前查看场地... 靠近某个地铁站的地方也可以,如此一来大家都能轻松到达。


见面会的参加人数常有很大不同(有时会有十几人,有一次多达40人),我认为公共场所应该是最佳选择,而非像咖啡馆之类的地方。我们最好能找个大家可以轻松移动和交谈的地点。


请在这周晚些时候注意查看博客上的见面会详细安排。如果我和Rachelle能安排好此事,会尽力提前至少48小时发出通知。到时很可能会碰上雨天,因此我们想尽可能避免把见面会安排到泼瓢大雨之中。


今天我们将去看巴黎圣母院,一家博物馆,还有晚上的一场戏剧。



下一篇:20110804 巴黎的一周

上一篇:20110725 巴黎之旅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