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成长
2011.08.25

不论我何时写作与富有和“吸引力法则”相关的内容,总有人回复道:“Steve,你说得倒轻松!你有了X、Y和Z,当你已经享受着富有生活时,当然可以轻松谈论富有。”


我该怎么回应这种话?


首先,这些人说得没错。分享与富有相关的个人想法,对我来说很轻松。甚至表达富有的词汇本身都很丰富。


若你认为那样做对自己有帮助的话,我也可以让富有话题听起来艰难得多,但我不得不假装如此。


曾经有段时期,坚守富有内心感应对我来说确实充满挑战。我也有充分理由感觉不到富有:付不起的账单堆积如山,在背负6位数债务的同时,微薄收入还支付不了个人基本开销,债主们一天要打来10遍电话,自己房租也总得推迟缴纳,一辆不太靠谱的汽车,严重为负的资产净值,银行里总共不足100美元的存款,用个纸箱子当做一件家具,还有... 一位正在怀孕的妻子。



陷于贫穷


许多人都相信,若你环顾四周,能指出陷于贫穷的充分证据,那便是足够好的理由,可以认为富有生活是你眼前毫不实际的白日梦。


这种信念从理论上看起来挺不错。显而易见,若你周围满是贫穷生活的证据,当前处境就很可能使人产生匮乏感。谁想要应付那些催债公司?谁想要自己的汽车总出问题?谁又想要被房东赶出公寓?


这些不都是负面体验吗?


为方便讨论,让我们先接受这种思维心态。假设这些体验都是负面的,或至少不是我们所渴望的。


或许一位禅宗大师能在这种混乱生活里找到平和状态,但你很可能不是一位禅宗大师,我也不是。


所以让我们直接承认,身处与你想要结果相悖的境地简直糟糕透顶。



恐怖啊,恐怖


身处贫穷境地就像观看一部恐怖电影。你被带入电影角色的困境当中,因此能感受到他们的紧张和恐惧。我们确实挺难在观看这种电影的同时,还至少能在某种程度上不陷入其中的情感世界。


你可以坐在那里观赏电影,尝试不去产生任何感受。但如果这是部马拉松般的恐怖电影,你又该怎么办?你终会被某个场景影响,产生某种情绪感受。你很可能无法在整场电影播放期间,都专注于保持美好或中立的情绪状态。至少当这些电影正在面前的巨大屏幕上播放时,你将很难保持那种专注。


真实生活也同样如此。若你身陷看起来消极负面的处境,又该如何避免负面感受?你可以试着在短时间里感到积极乐观,但那种糟糕处境终将把你吸回其中。


在这种处境里,你应当采取何种做法?



更换频道


请直接离开电影院。你没有看完整场恐怖电影的义务。


也许你认为必须坐着看完整场电影,因为自己已经买了票。总不能浪费这张票吧,对不?但若你很不享受这种体验,干嘛还待着不走?


若你发现那些恐怖情境惊心动魄,令人欲罢不能,想要坚持看到底,那么请随意。但若你真的早已看够,更愿做些其他事情,就请起身离开。没有守卫会强迫你留在那里观看。


你无法在某个冲动时刻舍弃现实生活中的所有方面,但你能立刻抛弃不再让自己感兴趣的陈旧事物。你可以不再理睬任何烦扰自己的对象。


即使在播放马拉松般的恐怖电影期间,自己感觉难以脱身,你仍可拿出手机,转而关注那个小界面。你可以选择忽视大屏幕上正在发生的一切。若采取这种做法,你就不会像之前那样被吸回电影的恐惧体验之中。


你也没有义务去关注生活里播放的负面场景。若你不喜欢正在播放的内容,就别去观看 — 除非你确实渴望那些场景所提供的刺激感受。


如果你感到必须置身于那些场景,也可在思想和情感上先行退出。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更让你感兴趣的事物上。



舍弃糟糕电影


若不放在自己不想要的事物上,你能把个人注意力放在什么地方?请将注意力放在你想要的事物上。若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就请专注于在对你的吸引力上,会超过当前现实世界的任何事物。不再关注你生活中并不管用的部分。就像走出一个播放糟糕电影的影院那样,将其舍弃。


当你这样做时,一些人很可能会发出抱怨。请忽视他们,或开开这些人的玩笑,但别让他们的抱怨牢骚拖你下水。至少暂时而言,他们就是糟糕电影体验里的一部分。这些人也许晚点能醒悟过来,但若对方想强化你接受贫穷思维角色,我们最好直接抛弃整场电影,不管自己有多喜欢其他人物角色。


你完全有能力定义、创造并坚守一种,与当前现实环境全然不同的内心感应。这就是清醒自主成长的精确含义。


很多人似乎相信自己无法做成此事,但他们完全可以。不管你何时改变电视频道或切换到不同网站,就已做成此事。它和按下一个按钮一样容易。你只用把个人注意力从一种体验转换到另一种体验上。


这就是你如何从贫穷转变到富有的方式。请下定决心放弃整个播放贫穷场景的电影。完全彻底地忽视它。将个人注意力频道切换到富有场景。


当你走出影院时,请自由自在地给出差评:“贫穷,你太烂了!简直是我看过的最差电影。重复又无聊。我要退票退款。你只配0星评价!”



富有之境电影院


另一家电影院又在播放什么?


与只能看到恐怖电影不同,你在另一家电影院能享受喜剧、爱情、冒险等更多有趣电影。这家富有影院更加现代,拥有全新视音频设备和舒服座椅。最棒的是,场地环境干净整洁。


要想进入这家电影院,请先假装你已身处那里。在自己身体和脑中制造那种富有体验。就在你当前环境里,创造出你渴望的各种欢笑、兴奋和浪漫感受。


也许富有内心感应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感激欣赏。它和你刚看完平生最好一部电影的感受相似。对你而言那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你现在就能重新载入这种感受吗?你又将如何做到?


载入积极内心感应的方法有很多。一些人喜欢倾听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另一些人喜欢视觉化想象自身渴望已真实发生。还有些人喜欢载歌载舞,或自由扭动自己的身体。它真的没那么复杂。假如我想让你载入一种积极富有的内心感应,你会怎么做?你又如何能坚守这种内心感应至少10分钟?


内心感应与它们所创造的现实生活会彼此强化。所以,若你拥有与特定内心感应相一致的某种现实环境,为保持这种内心感应,你需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不断留意与此种内心感应相关联的现实生活。假如你身处贫穷环境,保持这种贫穷状态需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不断留意眼前的现实世界。因此一旦身处其中,你就很容易永久化贫穷状态。


同样,当你身处富有现实环境时,永久保持富有状态也十分容易。现实世界将不断投送更多你已实现富有的证据。


但若想切换到新现实环境和新内心感应,你就不能继续注视以往的现实世界,那样只会强化旧内心感应。你必须另外创造出新内心感应,以及/或者存在于其他某个地方的新现实世界的假想版本。你可以利用个人想象,通过开拓时间和/或空间上的新地点,种下自己新现实世界的种子。



种下富有世界的种子


所以请先种下新现实世界的种子。让它楔入你当前的空间与时间之中。然后不断给这粒种子浇水施肥,使之在时间和空间中不断拓展... 直到新内心感应对你的影响,达至它已成为首要内心感应的程度。


我做此事所偏好的一种方式,就是每天专门留出一块时间,进行内心感应转变的工作。我目前就致力于一些相当重要的个人转变,所以每天会好好投入1-2个小时做此事。


我发现把它作为当天头一件事去做效果最好。所以清晨醒来后,我马上会想自己渴望体验的新现实世界。我将载入相应的内心感应并开始真正体验它们。在早晨做此事非常轻松容易,因为没有什么事情会来打扰我。我提醒自己记住一些新的渴望,并用各种方式对它们进行视觉化想象。我想象着若已身处其中,自己会有何种感受。


它并非一种复杂练习,所以别表现得你对怎样去做毫无头绪。就算毫无头绪,也请直接去做。


随着当天生活的展开,我会尝试把这种内心感应越来越深地融入其中(时间上的延伸)。


今早跑步时,我便继续视觉化想象的过程,并倾听自己最喜欢的一些音乐。跑步后,我坐在公园里欣赏美丽日出。我让这种感激欣赏之情持续了几分钟,因为我知道,当亲身体验到新现实世界时,自己将充满感激之情,而此刻就是创造这种和谐内心感应的好时机。


在开始经历这种内心感应转变的头一天,我可能只会在专门预留的早晨时间拥有新内心感应。如果幸运的话,在白天想起时我也会短暂地将它重新载入几次。经过几天练习,我也许能提升到当天30-50%的时间都与新内心感应保持和谐一致。而且我会继续从那种状态不断努力,直到新内心感应变成一种主宰和习惯力量,让我甚至难以觉察得到 — 经过一段时间后它就会使人感觉无比寻常。



落地成长


开始新内心感应的转变过程后,我会尝试每天不断种下更多种子。再次强调,早晨做此事对我来说最容易,因为那时很安静,我不会受到其他任何事情的干扰,所以种下第一粒种子并不太难。但除此之外,我会努力让新内心感应不断与当天生活的其他部分融合关联。这种做法如同我试图用新的思想病毒感染整个常规生活。


当我洗碗时,我会重新载入新内心感应。当我做饭时,我会重新载入新内心感应。当我上车戴太阳镜时,我会重新载入新内心感应。当我坐下写作时,我会重新载入新内心感应。当我编写第二天的待做事项列表时,我会重新载入新内心感应。我一连几天都会反复这样做,最终每天能为新内心感应至少创造出五六次触发机会。


我对此事已有足够多的练习,所以不难记住这种做法。但若你发现很难做到,还可以自由使用实物触发提醒。例如,你可在身处的环境中放置贴条作为提醒物,以便随时有机会载入新的内心感应。


这样做真的花不了任何额外时间,因为我只是继续做着平时所做的事情,但同时会转换自身体验的内心感应。例如,当我做饭时,虽然个人行动像往常一样,但我会提醒自己留意拥有多么丰盛的食物,还有饭菜是多么美味。我会想着获取需要的食物是多么容易,想着自己将多么享受这顿美餐,想着我多么喜欢和女友分享那些饭菜,想着旅行时能体验到的各种不同食物,而且自己有多享受那些体验。等等诸如此类。


一旦种下这些轻松容易的种子,我会在更具挑战的环境中努力种下更多种子的同时,不断给这些容易种子浇水灌溉。当我和人们分享一顿美餐时,常会在交谈中间暂停一下并载入新内心感应,然后继续交谈下去。当我发现自己感到沮丧时,也会暂停下来并载入新内心感应。最终我一天或许能做20多次这种内心感应的转变练习,而且每天都如此。


基本上我就是在试图尽可能多地用新内心感应,去影响日常现实世界。通过日复一日的努力,我便逐渐重写了旧内心感应,用新内心感应替换掉它们。旧内心感应与我的旧现实世界相一致,那是我已准备舍弃的旧世界。而新内心感应是吸引新现实世界的必需物,也是我准备创造的那种事物。



请耐心,着急的蚱蜢们


我以前经历过许多次这种转变过程,不仅充分信任它,还无比享受它。一旦你习惯了这种做法,其中便充满乐趣。


起初我对事情要花多久才能有进展感到十分沮丧。但最终我转变了面对此事的态度,而且非常享受见证旧现实世界转变成新现实世界的整个过程。它让我想起了《星际旅行:下一代》中“家的方向”这一集内容。此集中沃尔夫和他的兄弟不得不将一群人从一个星球转移到另一个星球,还不能让这些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他们将这些人运送到星际飞船的全息甲板上,在模拟世界里把第一个星球上的环境逐渐演变到第二个星球的环境,从而让身处模拟环境中的人们,只是感觉走过了很长一段距离。


我在进行这种内心感应的转变工作时,很喜欢见证自己的现实世界日复一日地发生转变。我对每一周会出现哪些转变元素充满好奇。这些转变最开始看起来十分微小,但最后回顾过去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从起始之地走过了很长一段距离,而我眼前的现实世界和旧世界几乎没有相似之处。


从时间上来看,整个转变过程会通过像这样的计划安排逐渐展开:最开始,我的外部现实世界看起来毫无变化。它纯粹是个内在转变,而我体验到的似乎和自己所想象的毫无相似之处。新内心感应会完全脱离了我当前的现实世界。但几天之内,一些微小的同步性事件将开始发生。之后外部现实世界逐渐以十分细微,几乎无足轻重的方式开始变化。人们对我的行为态度开始有点不同。我逐渐获得新的想法观点。自身行为模式也开始有了变化。通常一周过后,某些事情显然已经不同,但我还无法指出自己获得了任何严肃认真的成果。一个月后,我明显能看出变化证据,但还是没有抵达想象中的环境。大概3个月后,我才在新现实环境中稳定下来,如今我自然而然就能停留在那个世界里。


在目前新一轮的内心感应转变上,我只经历了两周时间,所以还处于享受见证所有微小转变的早期阶段,每天看着那些小变化进入我的生活。就像你这周在我博客创作频率上可能已经注意到的那样,我的工作模式正在发生转变。我会在不同时间入睡和起床。我和他人的交往互动也在发生变化。我并未尝试通过刻意行动创造这些变化;这些行为上的改变,源自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坚守一种与当前现实环境不同的内心感应。


我正享受着积极参与不断出现的新鲜体验,以及这种转变还将如何发展的神秘感。


当你经历过几次这种转变过程,会更容易信任它。这很像种下一粒种子,并且知道给予足够时间,它将成长为一棵大树。起初你可能不信这么小的种子能变成参天大树,也许你只是抱着一点信念,信任某位告诉你事实就是如此的园丁。可能你种下了第一粒种子,但什么也没发生。于是园丁告诉你必须为种子浇水,不然它就会死去。你再次尝试,可还是不管用。于是园丁提醒你要把种子种在外面有阳光的地方,而非阴暗的室内。最后你终于足够准确地听从了园丁建议,看到植物发芽生长。一旦你抵达此阶段,就更容易相信整个过程,因为你那时每周都能看到实际进展。但在最初种下每粒种子时,即使还未看到证据,你仍必须不断为其浇水,并相信这些努力终将管用。那粒种子终会破土而出。


当你种下了新内心感应的种子,看到它们成长为自己得以体验、享受和感激的全新现实世界时,请放心,那些还未成功看到这种结果的人们,会来询问你是如何做成此事的。然后当你告诉对方具体过程时,请不要惊讶于他们的回复:“你说得倒轻松!”;)



下一篇:20110826 爱那些炸弹

上一篇:20110824 你想专注去拓展什么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