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的长期影响
2011.10.12

我在2005-2006年进行的多相睡眠试验(每天单次睡眠时间只有20-30分钟,但可进行多次睡眠。Steve的睡眠试验是每隔4小时小睡一次,每天大概小睡6次。译者注)带来的一个长期影响,就是仍保留了极快入睡的能力。这么多年过后,我怀疑它已成为永久性的改变。


如今当我决定睡觉时,一般在30秒或更短时间内就能入睡。有时我只用2-3秒就能睡着。Rachelle(Steve女友)可以作证,它绝非夸张说法。


这种状态并非嗜睡症。我在白天不会感到昏昏沉沉,也不会当脑袋一碰到枕头就忍不住睡觉。除非异常疲惫,否则睡觉的决定都处于我清醒控制之下。当决定睡觉时,我的身体几乎能立即入睡。


这种入睡状态在晚上,还有想打盹小睡时都会真实发生。


当Rachelle和我一起躺在床上时,我有许多次都会被突然惊醒。我们在聊过一段时间后,我决定入睡,于是马上就能睡着。几秒钟后Rachelle突然开始说话,我便会被惊醒。在她看来,那只是我俩谈话中暂停的几秒钟而已,但对我来说,已经有足够多的时间睡着,开始做梦,再被惊醒,又能清晰记起梦里的各种细节。


这种事情有时能一连发生2-3次。被惊醒一次后,我会“感谢”Rachelle吓醒了我,随后几秒钟内马上又会睡着。接着Rachelle误以为我仍醒着,又说出一句口头评论,结果再次将我惊醒。有时她会对此感到非常好笑,她并非有意要虐待我,而是对我能如此快入睡半信半疑。她还认为这件事十分有趣。


当这种事情一连发生几次后,有时我会重新进入相同梦境并回到之前中断的地方。但我常会进入和第一个梦并无关联的不同梦境。


当我做梦时,会有点时间膨胀的感觉,所以可能自认为时间在梦中世界已经过去几分钟,而Rachelle会告诉我在她醒着的世界里,时间只过去了几秒钟。


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已超过我能数得清的程度。它肯定不是个孤立事件。


我一般会在入睡的同时立即开始做梦,有时甚至是在睡着前。当在晚上闭起双眼时,我经常就能看到梦中人物试图和我交流,而且梦境开始逐渐展开。若我只是继续闭着眼睛,就很容易滑进那个梦中世界。


以这种方式入睡就像接受一份邀请。我不必去做任何事情,只用欢迎那个已在召唤我加入其中的梦境。那种感觉就像被人拉进梦里,而非试图强迫自己入睡。保持清醒才需要花费更大努力。


我不是想说这种能力十分特殊或别具一格。我已研究过各种睡眠方式,包括清醒做梦和睡眠黑客行为。但在大多数人要多久才能入睡方面,我并不知道具体数据如何。但通过一些Google搜索得知,除非你有失眠症,这个时间常在10分钟左右。


对我而言这是个巨大改变,因为自己在进行多相睡眠试验前,还从未有过这种“能力”。那5个半月采用不同睡眠模式的生活,已经将我的身体训练成能够毫无延迟地入睡。通过一整天只能进行多次20分钟小睡的训练,我的身体已学会迅速入睡,不浪费每一分钟宝贵的睡眠时间。否则自己在那几个月中就会严重睡眠不足。由于必须如此,我的身体不得不加快它习惯入睡的进程。假如我的小睡时间总共只有20分钟,自己就不能在试着入睡上浪费10分钟 — 那会像在只有一半睡眠时间的情况下,试图让自己正常运转。


即使Rachelle有时发现它稍显古怪,自己也常会不情愿地被惊醒,我仍认为这个变化是种有益收获。与进行睡眠试验前相比,我现在的睡眠要更高效。自己不会在试图入睡这类事上浪费时间。当我想睡觉时,就能睡着。而且若想推迟睡眠,熬夜到更晚,我也能这样做。


我分享这些内容,部分原因是要将其作为谨慎警示,去告知其他想试验不同睡眠模式的人们。即使你只进行短期试验,也可能存在长期性的生活影响。有些影响结果可能并非都那么积极。所以若你确实想进行这些试验,请意识到你将会冒些风险。



下一篇:20111025 学习音乐的30天尝试

上一篇:20111010 创作一份商业计划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