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音乐 — 第11天
2011.11.03

昨天我决定利用自己Akai MIDI控制器的演奏功能,尝试在GarageBand(苹果Mac电脑上的数字音乐创作软件。译者注)中输入一段简单旋律。这样我就能创作出一段非常基础的C大调乐曲,虽然比Mary Had a Little Lamb(《玛丽有头小羔羊》,英语儿歌。译者注)复杂不了多少,但它总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经过几次练习 — 直到我能不再搞错按键,敲出错误音符后 — 自己终于演奏出一段音乐序列,并把它录制到GarageBand中。我乐曲的同步效果还不太好,不过一旦它被录制进软件,对音符进行编辑就非常容易。


等录制音乐一显示到电脑屏幕上,我便花了几分钟调整音符的同步和速率问题,直到它听起来感觉正确为止。这部分工作完成得不错,我对最终结果也挺满意。


之后我决定尝试添加一些GarageBand自带的循环,以使这段音乐听起来更为有趣。最开始我添加了一个基础鼓点音轨,想看看能否让自创的旋律与鼓点音效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事实上,录制这段旋律时,我还同时放着鼓点伴奏,以便自己能用相同节奏演奏那段旋律。


GarageBand有项名为groove track(参考音轨)的功能。你可以指定一个音轨作为groove track,GarageBand软件会自行轻微调整其他音轨上的音符,来配合groove track上的音乐。你不是非得使用这项功能,但若你想用,它就在那里。其好处是可以帮你在一同播放多个音轨时,让混合音听起来更融洽。否则在同步方面的小小差异,就能让不同乐器发出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协调。


好像你还可以在此功能中指定拍子的间隔 — 以匹配1/4音符,1/8音符…,一直到1/64音符。


由于我是新手,自己的同步效果远非完美,因此只要可能,我肯定喜欢使用这项功能。当没用groove track功能时去听添加了鼓点循环的旋律,我能听出其中的同步效果有点问题。在某些节点上,旋律中的音符与鼓点融合得并不太好。


当我把鼓点音轨设置为groove track,让自己录制的旋律与其保持同步时,得到的结果就非常不错。它修正了我在同步方面的轻微问题,而且整个旋律与鼓点音轨也融合得很好。我根本听不出有任何同步错误。


若我尝试将自己录制的旋律指定为groove track,再让鼓点音轨与其保持同步,听起来就不那么好。出现这种问题的部分原因,可能是我的旋律音符只有鼓点循环音符长度的一小段。从直觉上讲,我应该把鼓点循环设置为groove track,让录制的旋律与其保持同步,似乎要更为明智。这会是种合理选择吗?


目前由于某种原因,当我启用groove track功能,再试图对音乐序列进行甚至最基本的复制粘贴操作时,都会出现差错。如果把我的简短旋律片段复制粘贴到音轨上的不同位置(与新小节的开头位置保持完美对齐),GarageBand软件总会将一些音符的位置移动一点。事实上,它不但会移动粘帖片段中的一些音符 — 还会改变原始版本乐曲中的一些音符!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


若我试图将录制的音乐序列向左侧或右侧移动一个或更多小节时,这种状况也会发生。即使我按照和小节对齐的要求进行移动操作,有些音符仍会出现时移变化。


另外,如果我用相同或不同乐器创作出一个新音轨,并将自己先前录制的序列复制或移动到那个音轨上,无论是移动到相同小节,或是不同小节,这种情况也会发生。


直接从视觉上向你展示发生了什么要轻松容易些。


下面就是我从GarageBand软件界面中截取的一段图片,它显示了我录制和编辑的部分旋律。这段旋律在同步方面听起来挺不错,而且与鼓点循环也融合得很好。  


下面则是我试图复制粘贴,或把旋律片段移动到其他位置(无论是移动到相同音轨上的不同位置,还是移动到一个新音轨上)时,GarageBand软件对同一序列作用的结果。这种结果不仅出现在复制片段上,对原始片段也有同样效果。


请注意它改变了三连音符的同步结果。原本该在不同时间点演奏的音符突然变化为同时演奏。当播放这段音乐序列,它听起来就不太对劲。


同步问题似乎与三连音符有关 — 它们就是总会被损坏的音乐序列。我可以在出现这种问题后,通过拖动调整音符位置来解决同步问题。但自己似乎必须每次都要这样做,这让人感到十分厌烦,尤其是我还打算用此序列进行大量试验。


为何当我只是进行简单操作,比如复制粘贴序列,或将序列移动到新位置时,GarageBand软件会弄乱音符同步?


我在这里犯了什么错误?有什么明显错误是我还没有意识到的吗?


我试过调整不同设置,甚至见到有些设置中包括“triplet”(三连音符)这样的文字。但无论尝试哪种设置,类似问题仍会出现 — 它们只是以不同方式显现,但似乎总会影响到三连音符。我认为此问题应该是由使用groove track引起,不过若关闭这项功能,自己又会失去它所提供的好处。


我对音乐或音乐软件的认识了解还不够,所以无法辨识出修正此问题的最佳方法。假如试图让乐曲与鼓点实现同步,我是否就不该演奏含有三连音符的乐曲?老实说,我甚至不知道三连音符是什么,直到在软件中看见自己音符的上方出现了数字3,之后Rachelle才告诉我那意味着我演奏了一个三连音符。我当时只是演奏了从直觉上听起来正确的音符而已。


显然那些是八分之一拍的3连音符,这意味着三个八分之一音符在等同于一个四分之一音符的时长范围内被演奏完毕(一个四分之一音符 = 两个八分之一音符)。


或许此处发生的是个数学计算问题。看起来音符的量化形式是基于双数进行区分(1/2音符、1/4音符、1/8音符、1/16音符等),可能软件是在追求最接近完美的音程,而在处理三连音符时难以保持正确的对齐方式。


看起来不论我为groove track上的量化效果采用何种设置,软件仍会将一些音符移动到听起来别扭的位置。


我对音乐、GarageBand或groove track的了解,还未达到知晓该对此事做些什么的程度,所以觉得不如把这些疑问通过博客写出来。也许有人比我更懂音乐,可以解释发生了什么问题,以及我该如何进行修正。


或许一种解决方案就是一直关闭groove track功能,到最后再启用它并做一次全面编辑,从而修正它会搞乱的所有音符。但我喜欢一路启用这项功能 — 如果不同乐器间的声音能很好同步,我便可以轻松分辨这些乐器的混合音听起来是否良好。甚至用在GarageBand的不同循环上时,这项功能也会带来不同效果。


我猜另一种选择就是重新制作自己的旋律,让它不包含任何三连音符,但这种做法在我看来似乎有点蹩脚。若在作为新手编写自己首个旋律时偶然发现这种问题,而且如果的确存在这种音符,我就必须想到它是音乐创作中的有效方式。假如演奏三连音符让我听起来并无不妥,那为何不能保留它们?它甚至能与鼓点音轨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我发现最令人沮丧的部分,就是自己能做到让乐曲听起来不错的地步,而且也能精确复制粘贴那些乐曲片段(无论是在相同音轨上还是在不同音轨上操作),但不管何时这样做,GarageBand都既会损坏复制版本的乐曲,也会损坏原始版本的乐曲。我可以在事后修正这些问题,但那需要进行大量额外的检查和编辑工作,而这是我宁愿尽量避免的 — 它肯定不是经验更多的人士会用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吗?


碰上这种问题的好处是,我知道自己将学到某些新鲜知识。直到困于此问题前,我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三连音符,也不知道有关groove track的任何事情。


除了这个小障碍,我依然极大享受着这次音乐学习尝试。利用GarageBand的循环功能,一头扎进其中并创作些歌曲,就是开始这次尝试的好地方。而学习融入些像回声和混响之类的基础特效,又是超越其上的漂亮一步。多做几次这种练习充满乐趣,但我已对GarageBand中内带循环能够做成的事情感到受限。我能创作出一些听起来还可以的乐曲,但感觉没法用那些工具真正表达自己。我到目前创作的歌曲都是很有价值的学习试验,但自己觉得在创意上还很受拘束。我想要探索新的创作途径并建立新的创作技巧,这样就能有更多选择,通过音乐表达自我。


我想下步行动应当是尝试演奏自创的音符序列。在创作混合起来听着还不错的音符序列方面,我肯定自己还有许多要学习的内容。不过我认为若能搞清如何做成此事,就能创作出一首完整歌曲。我并不担心要十分擅长它 — 只想真正理解自己必须要经历的学习过程,以便从头到尾创作出一首至少会插入几个自创片段的完整歌曲。我可以以后再专注于变得更好。目前我只想学习如何做成此事。


还有件非常酷的事情同时发生了,它可谓意外之喜。当开始这次尝试时,一些音乐家朋友基于我想要学会如何把“自己脑中音乐”输进电脑里的假设,向我提供了各种建议和意见。我当时并不懂他们的意思,因为除了听过别人演奏的歌曲外,自己还从未在脑中听到过任何原生歌曲。我肯定自己没有在脑中听过任何原创曲调。


但从接收灵感想法的更宽广概念上,我能理解那种假设。这种情形在我的写作过程中一直都会发生。当一个想法显现,我就感到有写作它的迫切愿望(正如自己在《我如何写作》一文中说明的那样)。鉴于身为写作者已有的全部经验,我很容易就能抓住这种灵感想法,并通过文字将它表达出来。倘若它是一个更宏大的想法,我也知道如何以工作坊的形式进行表达。但我还没有通过音乐表达这些灵感想法的经验。我很好奇那些音乐家朋友是否暗示,我能够以某种方式,弄清如何通过音乐去表达这些相同想法。


果然,几天前,我真的开始在脑中听见原生音乐 — 只有一两个小片段,但似乎都是原创 — 我记不起来在其他任何地方听过那些音乐。我依然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些音乐序列从脑中导出到电脑上,但我想通过一段时间练习,自己终能拓展出做成此事的技巧。即便如此,我觉得音乐灵感已经开始在我脑中自动显现,真是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这些音乐想法的能量之波,本质上是以和我文章灵感想法相同的方式,来到我的面前,但两者的能量特征并不相同。我可以轻松分辨出哪种能量在本质上是音乐灵感 — 不会把它与新文章的灵感相混淆。这让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若自己能接入和写出文章类似的音乐灵感源泉,它就意味着随着时间过去,我能潜在地写出大量音乐作品。我需要做的只是积累建立个人音乐技巧而已。


我清醒意识到,自己现有技能组合还无法承载那些显现出的音乐想法,将它们输入电脑中,但这是条漫长路途。通过坚持前行我终能抵达那里,就像我在学习编程、写作和演讲时所做的那样。我喜爱积累创建个人技能,通过另一种媒介来表达自身灵感想法的理念。这样当一首新歌的灵感显现时,我就能作为一条合适渠道,让那份灵感想法进入自己的现实世界。


一部分的我总想对自己在初学者阶段所做的一切事情,附加上像这样的限定言语:“我知道自己对此不在行,所以…”,或是“别期望这件事能有任何好结果,但…”我认为是时候停止这种做法了。我的确是个初学者,自己当前的技能水平肯定也反映出这一事实,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会变得非常擅长音乐创作。实现它只是个时间问题。


通过付出辛苦努力,我在多年后才获得了通过其他形式表达自身灵感想法的能力。我从1981年开始学习电脑编程,但直到1994年才见证自己第一款电脑游戏的发布。我从1999年开始写作,但直到2006年才开始以写作者身份过上好生活。我在2004年加入Toastmasters演讲组织,为对公开演讲感到舒适自如扎实投入了5年时间,一直到2009年才开始举办个人工作坊。这些学习环路至少在变得越来越短,部分原因就是自己越来越善于学习如何更快地学习。例如一路分享个人学习历程,就能帮我实现更快学习。


虽然现在只是我音乐学习尝试的第11天,自己已足够享受这一过程,感到有决心走上创建这种技能的长远道路。我期待自己将坚持拓展这种技能,远远不止30天时间。它并非意味着我要永远在博客上谈论此事,但我确实有意继续致力于发展这项技能。


拥有长期雄心的好处在于,它能加快技能建设过程,尤其是在初学者阶段。如果我们期待自己仍会在未来5年、10年或20年使用它们,就能更快学会各种新鲜技能。


我真诚期望从现在开始5年后,我会以某种方式写出自己的音乐。有可能某些新的兴趣爱好会不时吸引我的关注,但若我坚守这份期望,自己就能学得更快。学习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拥有一份强烈目的。我感到有些灵感想法只能通过音乐表达,无法用其他媒介来表达。把这种表达渠道遗留在那里,永远不去充分探索,我对此感觉并不舒服。


我把新鲜技能看作能够彼此强化,而非相互替代。因此我不会期待自己不再做名写作者或演讲者,而要转变成一个音乐家。我想为表达创意去探索和融入新的领域,同时继续使用和更深拓展自己的其他技能。学习音乐也不会是探索的终点。仍有其他表达形式值得我不断探索。


所以我打算尽力不再表现得像个无助的新手那样。他与我看待自己未来的方式并不融洽。我可能现在还是新手,但觉得成为高手的内心感应正在向我召唤。那种感觉就像我已达成此事,只是在等待现实世界讲述我如何从A点抵达B点的成功故事。


因此从今往后,若你发现我在分享音乐学习进程时做着自限性的事情,请及时在我脑门上狠敲一下。倘若我想掌握通过音乐去表达灵感想法的能力,无论这要花费多长时间,我最好现在就开始对这条道路要导向的结果感到舒适自如。我想对能用音乐表达自我的胜任感觉,拥有习惯性的感受。我不必等上5年时间再开始练习这一方面。


如果GarageBand没法处理好我的三连音符,那它在我虚拟现实(针对Steve的主观现实视角而言。译者注)中的日子就屈指可数啰!;)



下一篇:20111104 学习音乐 — 第12天

上一篇:20111101 学习音乐 — 第9天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