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摩托帮
2011.11.11

本周我读了Jack Canfield的新书The Golden Motorcycle Gang(《黄金摩托帮》),合著作者是William Gladstone。此书以Jack的个人故事和他的人生使命感为中心,并邀请你也考虑在持续变化的社会进程中,我们应当扮演何种个人角色。



黄金摩托帮


Jack想象在化身为人类一员前,自己是正欢快飞越宇宙的一帮灵性生命的成员。他们偶然发现一个蓝色星球,决定去更仔细地看看。可他们看到了什么?一个有着各种严重麻烦的交战星球。那年刚好是1943年。


这个星球正向着一个关键转折点前进。假如它继续此前的老路,可能很快就将毁灭自己。或是通过不断开发的破坏性武器,逐渐毁灭它维持人类生命的能力。或者,当难以持续发展的社会系统最终崩溃时,全体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这个黄金摩托帮不知怎地便冲动决定化身为人类。他们想帮助地球转向更积极有益的发展方向。起初他们忘了自己曾是黄金摩托帮的成员,但后来他们的灵性身份在人世生活中逐渐回归,这些人得以重新和其他摩托帮的成员建立联系... 之后开始协同各自的努力。


无论你认为黄金摩托帮是个真实的灵魂群体,还是发现人生使命的一种比喻,这个故事都言之有理。只是请考虑一下,若你相信自己便是此类团体的成员之一,曾经同意要实现一个更伟大的人生目的,这种信念将对你的生活和行动产生何种影响。


在Jack身上,就深刻体现出这种想创造积极改变的人生使命。作为其众多成就之一,Jack合著了充满激励人心故事的《心灵鸡汤》系列图书。此系列已拓展出200多本书籍,共计销售出5亿多本。若你拜访过依然幸存的实体书店,常会看到摆满这一系列书籍的整排展区。


我和这本新书有着特殊关联,因为自己从2009年起加入了“黄金摩托帮”。因此我的名字还被列在书中附录里。


我家庭办公室的愿景板上,就别有一块黄金摩托硬币(Jack送给我的入会象征物)。我常在此愿景板上展示各种词语、句子、象征物、照片、图画和自己孩子们的艺术作品 — 那些可以提醒我记住自己人生使命、生活目标与梦想的任何事物。



开裂的社会系统


若你是从基于恐惧的媒体渠道获知大部分新闻,也许就会担心整个星球都在走着下坡路。世界经济正处于萧条。爆发的战争看不到尽头。金钱也在腐蚀一切。世界领导人总在背后互喷脏话。


没错,这个星球有其自身问题,但面对这些问题,还有一股不断升起的回应力量。越来越多的人们正逐步苏醒过来,许多人正下定决心致力于解决我们眼前最艰巨的挑战。当前的全球性挑战过于庞大,任何人都无法独自解决,因此协同合作势在必行。


正如很多人清楚看到的,我们的经济与政治系统如今显现出大量裂缝。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这些系统中的众多组成元素都难以持续。例如,我们无法依靠不断消费有限资源的系统实现无限增长。到最后,简单的数学计算便可胜出。面对失败结果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另一方面,这些现存系统的某些元素其实运转得挺好。大家并不想因噎废食。我们想保留那些管用的部分,并重新打造那些不管用的部分。以我为例,我对美国的商业系统和政府工作的良好运转就充满感激。其中当然还有大量问题 — 这些系统远非完美 — 但它们确实取得了许多成就。


无政府状态绝非问题的解决答案。甚至互联网上最不受约束的部分领域已经显示,自我治理完全是种失败尝试。在自由意志展现的地方,只用出来几个故意作恶者,就能破坏其他所有人努力建造的整个系统。虽然我们希望相信并无这样做的必要,但在人类进化的这个阶段,我们依然需要以强制干涉力量为后援的社会基础,从而维持一种合理水平的社会秩序。不论这种强制力量是由政府,还是商业组织所掌控。在没有强力威胁做后援的法治环境中,一切事物都将难以为继。


政府和商业系统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巨大价值,缺少其存在的生活将远为糟糕。没有这些组织系统,你和我可能都无法实现沟通交流。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明智地将不可持续发展的元素,用更可持续发展的元素来替代。这本身是个可以实现的目标。棘手的部分在于,努力在转变过程中保持一切运转正常。我们没法立刻关闭所有事物,用全新事物直接替代。若在新社会系统建立前,我们便失去了当前社会系统提供的生活结构,众人就有衰落到混乱之中的潜在风险,而且那将花费我们很长时间才能从中恢复。


我们还可以继续升级目前运转不太良好的社会系统。教育就是个好例子。我们已有大量广为人知的最佳教育方法,但它们还未大规模执行实施。而这会造成涟漪问题,因为未受教育的社会无法提供足够数量受过良好教育的个体,来实现那些关键社会功能,尤其是在个人领导力方面。



聚集这帮人


曾经有段时间,黄金摩托帮的成员主要都是以个体身份在行动 — 写作书籍、举办研讨班、培训大众,以及经营他们自己的独立生意。之后他们开始联合成各种团体,在进行转变性工作时相互给予启迪、激励和支持。现在这些团体开始为了在更大规模上协同各自努力,而相互交往联系。见证此发展过程极其有趣。


团队融合在这种情形下是件极具挑战的事情 — 几乎如同把猫都聚到一起。我特别好奇想看到的是,这些团体能够找到足够多的共同点,一起致力于需要庞大协作才能完成的更艰巨项目。


我对黄金摩托帮和类似团体所起作用的解读,就是帮我们从陈旧、濒临灭亡的社会系统,转变到全新和更具可持续性的社会系统。在这些团体内部,不仅有着乐观氛围,还有不断升起的紧迫感。一方面,我们现在已有大量聪明人士,愿意协同各自努力,尽最大能力约束自我以共同致力于公益事业。另一方面,时间紧迫。陈旧社会系统在难以为继前,只剩下不多的生命,时不我待。


这些人士有的致力于教育。有的在攻克环境问题。有的忙于解决人们的基本生存需求。还有的致力于提升众人意识觉悟,教授万物一体和同情等观念。我认识的一位女士便常与监狱进行合作。他们都在重要的转变工作前线获取进展。而我们面对的主要问题,就是这种进展是否发生得够快。



新生2012


正如Jack书中所解释的,一件正在协调成形的事情,就是于2012年12月22日,举办一场星球生日聚会。此活动距现在还有1年,一个月零11天。这是朝着帮人们团结在一起的努力方向,积极前进的另一步骤。不论大家有何差异,都可以拥抱我们在此星球上共享同一命运的事实。在宏大视角下,这种活动可能只是一小步努力,但它能帮助提升众人对更大社会问题的意识觉悟,将更多人带到这一转变进程中。你可以在birth2012.com网站上更多了解这场生日庆祝活动,并注册参加。



通过找到你的部落,拓展个人人生目的


与把人生目的当做个人使命不同,你可能发现将自己人生目的解读为团队努力的一部分时,会使其更加充满力量。你并不是一个人在行动。你的行动可以和他人协同合作,从而获得更大影响力。


这并非意味着要让你的个人意志臣服于团体。它意味着请留意通过与他人努力协作,你的个人优势还能在哪些地方贡献出更伟大的积极成果。


黄金摩托帮大部分成员的年纪都比我大,属于我的父母一辈。我对他们的价值观、人生哲学,还有各种工作项目深有共鸣,但我能看出他们的努力道路与我的道路略不相同。大家都在致力于相似挑战,只是努力角度有所不同。


我能看到这个团体内的相互支持水平有多伟大。许多黄金摩托帮成员已是几十年的老朋友。有时他们会远远地为彼此提供支持。有时也会直接一同工作。不论是哪种方式,他们都被共同的价值观和伟大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


黄金摩托帮成员们的价值观大都根植于60年代,通过民权运动和越南战争这样的经历所塑造。而我的过往经历是由与之不同的社会事件所形成,比如通讯科技的大规模发展,苏联解体,海湾战争,9/11恐怖袭击等。因为在加州长大,我还受到美国西海岸价值观的影响,而许多黄金摩托帮的成员目前也生活在这里。


我喜欢与黄金摩托帮的成员同行,我和他们分享着大量爱与支持,而且我能看出他们的人生使命与我的使命很好结合在一起。但从个人能量和灵魂层面来说,与我有着最强烈共鸣的人士不会认为自己是这个团体的成员。黄金摩托帮对我而言更像是家人,但属于叔叔、阿姨和堂亲之类的关系层面。不过最近,我一直感到自己被属于兄弟姐妹这类关系层面的亲密交往所吸引。



下一代


黄金摩托帮所处理的很多问题都无法在他们的人生中获得解决。要解决这些问题,将取决于接过他们手中火炬,继续深入奋斗的下一代。


阅读Jack这本书不禁让我思考那些可能成为下一代人选的人们,这些人目前正处于30多岁和40多岁的年纪(或许还有那些成熟的20多岁人士),他们想帮助这个星球转变到一种更加积极的发展方向。


我已见过许多这类人士,但感觉大家仍处于各自为战的阶段,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做自己事情的同时,不时保持些社交联系,就像很多黄金摩托帮成员十几年前所做的那样。


鉴于年龄上的差异,年轻一代目前的职业状态,还未像黄金摩托帮成员们发展得那样好。平均而言,大家没有那么多可以自行支配的大量资源,自己的人际网络也没有那么强大。但我们确实也有些关键优势。首先,我们要比上代人更能理解与使用各种技术手段。这当然是种概括化总结,但我不认为它毫无道理。


我遇见过几个接近自己年龄的人际群体,但他们一般都非常专注于生意目的。这些人通常只想帮助推销彼此的产品,从而在商业上变得更加成功。这样做本身毫无错误之处,但这种群体一般难以让我产生共鸣。它们并非我在寻找的团体氛围类型。


我更愿和那些能将自身抱负导向为世界做出积极改变的人们交往,尤其是拥有强烈服务导向价值观的人士。


多年以来,我一直会听到下一代人群经历的各种沮丧。他们中很多人都能看出这个世界需要帮助,也愿意用某种方式做出贡献,但自己就是无法看出做成此事的现实途径。与此同时,这些人又被他人影响要采用安全玩法,进入公司世界并找份稳定工作。然而当其这样做时,最终又常落于空洞乏味、毫无灵魂的生活位置 — 假如他们真能找到一份工作的话。他们所做工作并没那么重要(针对其价值观而言,而非我的价值观),但自己仍干着那份工作,因为他们觉得维持生活很有必要。因此,他们从没有动力去做属于自己的最佳工作,或是提升职业技能,自然便阻碍了个人职业发展。多年过后,他们会感到已落于人后,但并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他们经常责怪自己,并推想问题在于缺乏个人动力、自律或积极性。而且他们总试图抱着事情某天会发生改变的美好希望。


但我认为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的商业和政府系统还未跟上人类意识进化的步伐。许多人已经非常清醒自主,不会陷入那种认为攀爬公司职业阶梯非常重要的人生信念。他们早已看穿这种空洞浅薄的生活结构,都在尽力避免这些死胡同般的人生道路,但自己还缺少好的现实替代选择。


另一方面,多谢了互联网、社交网络,还有越来越强大的移动设备,这一代人之间的交往联系要比以往所有世代更加紧密。很多时候,他们在社交生活上投入的时间精力,比投入在个人职业发展上的都要多。


总体而言这些人都感到压力重重。他们背负着要在职业上取得进展的压力,但从事的职业又缺乏内在动力。因此他们的时间就被耗费在互联网与网络社交上,自身职业道路的发展活力和意义便被社交生活消耗殆尽。



对更佳解决方案的需求


我通过开创属于自己的生意事业避开了这种命运,这也是我一直向他人推荐的一种解决方案。但我理解创业并非适用于每个人的可行道路。很多人都更愿为他人工作,并热爱去干能激励自己的有意义工作 — 同时这份工作还能支付各种生活开销。


另外,开创一份新生意事业,经常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独立工作,而年青人和同龄人之间的交往联系极为密切,使其走上这种创业道路更加艰难。让这些人在群体中共同工作,作为一个团队完成创意项目,会是更合乎情理的做法。


创业中常有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许多人都陷入各种毫无灵魂的生意模式之中。他们会逐渐落进金钱第一的专注状态,脱离万物一体的和谐一致感,导致长期的不幸福与压力生活状态。当这些人走上此种道路,看到其生命活力逐渐枯竭殆尽会令人极为痛心。他们在一段时间后甚至难以给出合适的真诚拥抱。


面对围绕自己工作所建立的社群,我喜欢它成长发展而来的结果,还有人们在其中相互帮助支持并保持社交联系的方式。但同是这些人,有很多(甚至可能是大多数)都经历着个人职业与财务生活上的巨大挑战。他们感到受困其中,动弹不得。


即使他们真的开创了个人生意事业,获得长期成功也颇为艰难。例如,我的第一份生意在坚持到第6年时,才实现盈利状态。这对创业者而言绝不罕见。但我们该如何在创业过程中支付各种生活开销?


假如我们想转移离开那种毫无灵魂的公司工作陷阱,不再将其作为主要职业道路,只为支付各种生活开销而安于其中,我们就需要创造出更多与更好的替代选择。



变得更加强大


许多黄金摩托帮的成员都有着良好财务状况。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用了几十年时间才抵达那里。当你拥有来自畅销书的稳定收入流,个人名片盒中包括大量颇具影响的朋友,而且Oprah(美国脱口秀女王)的节目也很喜欢你的话,再去服务他人确实就轻松容易得多。


当我审视周围拥有服务导向思维的同龄人或更年轻人士时,他们中很多人都正挣扎于某种生活状态。这些人要么是在维持一种强烈追随内心的生活时挣扎于财务状况,要么就是在拥有良好财务状况时挣扎于内心与世界的真诚联系。


正如我在黄金摩托帮成员身上所看到的,大家没有必要独自应对生活挑战。我们可以帮助彼此成长得更加强大,这能让我们处于拥有更大积极影响力的位置。


在自己生命的这个阶段,我已遇见众多似乎可以成为更宏大图景一部分的优秀人士。就个体而言,这些人各自拥有一些有趣优势和天赋,但光靠他们自己很难充分利用那些优势。我越来越觉得帮助他们联系在一起十分重要,这样其中一些人就能以小型团队的方式共同工作,完成某些有趣也有益的工作项目。


今年早些时候,我决定通过聘用更多人士,来拓展个人生意,但我认为这种思维心态还是过于局限。大多数现身应聘的人们并不适合我当前的生意需求,但我能看出其中一些人若能置身于更灵活的工作环境,或许可以彼此进行良好合作。


我想若能将其中一些人亲自聚在一起,帮助他们交往联系,会是件十分有益的事情。他们可以在网上保持联系,但对于最佳交往方式而言,我认为当面交谈至关重要。


黄金摩托帮的大部分成员已有各自的生意事业,但在下一代人士中这种情形并不常见。但下一代人群拥有一个重要社交优势 — 总的来说他们非常善于彼此沟通。事实上,我认为他们中很多人都渴望有机会作为团队一员,与自己年龄段中非常清醒自主的人士一同工作。这肯定会胜过没头没脑的公司工作,而且对许多人来说,这也远好于独自一人完成工作。



服务导向


关键之处在于,我们要把真正想以某种方式服务于更伟大福祉的人们聚在一起,这些人对提供服务有着共同价值观和相似的思维心态 — 他们愿意努力工作以变得确实擅长所做事务,从而能不断提升自己做出贡献的能力。


多年以来我都有一个愿景,就是将拥有服务导向的人士聚在一起,协助提供支持性工作架构,让他们都能从事自己来到世间的真正工作。我认为一直阻碍自己完成此事的地方,就是总试图弄清实现它的正确商业架构 — 是采用扩展自己当前的生意模式,还是成立一个非营利组织等形式。现在我意识到,做成此事的潜在架构并没那么重要。这样想等于本末倒置。我认为若能让其中一些人聚在同一个地方,彼此交流和讨论想法,那么架构问题将自行解决。


此时此刻,这个想法点子还未完全成形,所以我只是将其抛投而出,看看它会导向何方。这些下一代人士究竟是谁?他们到目前为止做过什么事情,能够展示出自己服务他人的承诺?他们有兴趣和其他共享个人价值观的“家庭成员们”一起,定期性地交往联系吗?



下一篇:20111116 一百万条论坛帖

上一篇:20111104 学习音乐 — 第12天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