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自主的成功
2011.12.06

从2005到2008年期间,我大部分收入都来自网站广告。我网站上的Google Adsense广告服务每月都能为我赚到9千到1万美元,而且完全是被动收入。我只用专注于写作新文章,Google自会搞定销售和每天展示数千广告的服务工作。作为一名博客作者,这是狠美好的一种赚钱方式。


除了Google Adsense广告服务,我还会直接卖些广告。尽管Google Adsense是我目前测试过的最佳选择,但从其他广告业务上自己也能赚到些收入。


之后在2008年10月的一天,我决定不再放置所有第三方广告,包括Google Adsense服务,当时我在一篇博客中解释了放弃第三方广告的原因。


结果可想而知。一夜间我的收入便有了明显下降。


如果我还保留着那些广告,可以公平地说,我到现在至少会有30万美元的额外收入 — 很可能还会高得多,因为我的网站流量在过去3年中仍有显著增长。Google毫无疑问也在不断完善Adsense的广告服务项目。


只要我有想这样做的冲动,也可以轻松在网站上恢复这些广告。完成此事并不会花太长时间 — 最多几个小时。而且它很可能就会每月给我带来1万到1万5千美元的额外收入。


许多人都认为我的决定十分愚蠢。一些人已经这样告诉过我。


但我对成功的愿景要由我自己来培育,它并非由其他任何人决定。我意在用让自己感到最为重要的方式不断成长,而非社会告诉我应当在乎的那些方式。


放弃广告收入的30万美元给我带来了一条其他选择无法体验到的不同成长道路。它起始于自问我真正渴望成为何种人士,还有我到底愿在成为这种人上付出多大努力?


这种灵魂探寻式的努力导向了其他一连串选择,包括结束了共同生活15年的个人婚姻,还有做出某些生活方式上的重大转变。


当然我永远无法确定若自己做出不同决定现在可能发生了什么 — 我们只能体验已选道路产生的结果,而非我们没选的那些 — 但我依然对自己选择的道路感到高兴。虽然放弃第三方广告的决定很容易撤销,但我看不出想要撤销它的理由。


生活中包含许多测试,能帮我们辨清个人价值观。我可以想出各种理由,为自己为何应该保留广告收入,以及在那条道路上可能会做成什么事情进行辩护。但基于我对自己的了解,还有在那条道路上的已有体验,我得出的结论是,走上一条不同道路对我来说将更显本色和更富力量 — 但也将更为艰难。


放弃广告收入的一个副作用,就是我最终开始举办现场工作坊。我到现在已办过7个工作坊,另有两个将要举办。但工作坊是种主动收入,广告则是被动收入。我以前相信被动收入要比主动赚取的收入更高级。但我学到赚取主动收入能帮我更快成长,尤其是当我必须发挥个人创造力来赚取收入时;主动收入更有挑战,而挑战会鼓励个人成长。


当个人生活变得太过容易时,我喜欢让自己所做的事情变得更加艰难,因为这能激发更多成长体验。我喜欢早早起床,喜欢写作深入有洞见的文章,喜欢迫使自己成长,喜欢在行动时背负一定压力,还喜欢接受挑战。我并不想要一种舒适轻松的生活。


我所做的都是让自己感觉最好的选择,并会让这种决定,与自己感到对其他人而言也是最好的结果平衡起来。我认为自己的网站在没有那些第三方广告时会更好用,也能为人们提供更多价值。我也知道自己一直举办的这些工作坊会给那些参加者提供大量价值。我非常喜欢自己今天采用的商业模式,即使它要比其他我已试过的商业模式更有挑战性。与看着广告收入自动落进我的银行账户相比,设计举办3日工作坊能给我的生活激发出多得多的成长体验。


社会可能会推搡着你采纳某些价值观,但到头来,你依然拥有自己的选择。你可以决定哪些价值观有着神圣价值,哪些对你来说则没那么重要。


探索赚钱的不同途径可以是种有趣挑战,但我会将自身成长道路,还有它对其他人产生的影响置于高得多的地位。


清醒自主的成功要求你按照自己渴望被塑造的模型,做出塑造个人品性的选择。


有时他人会接受你的选择,有时又不会。无论他人反应如何,请尽最大努力对自己保持真实。做出那些允许你凝视明镜并能对其中回望之人感觉良好的选择。


随着为将在1月举办的“清醒成功工作坊”做准备,我一直在更深入思考清醒自主的成功到底意味着什么。我见到许多人都挣扎于模糊不清的成功观念,这些观念都已被那些社会强加于人的各种推想过度感染。我知道很多人对改善自身财务状况压力重重,他们担心自己可能会被各种与金钱有关的限制性信念损害个人成功。


我想说阻挡人们成功的,或许并非是自我折磨或懒惰习性,而可能是需要对个人真正价值观拓展出更清晰的自我认识。


我拥有许多途径,能潜在地赚到不会使自己有良好感觉的金钱,所以我没去赚那些钱。或许你也正身处相似情形。


另一方面,我还有各种能让自己感觉良好的赚钱方式。我对销售工作坊门票感觉很好,因此自己能在此方面感到毫无羞愧。当人们注册参加工作坊时,对我是件好事,对那些参加者而言也是好事。


生活里总存在着牺牲自身价值观,去听信他人成功定义的诱惑,但我再次重申,你仍有自主选择的力量。例如在许多个人成长研讨班上,总有人想诱迫你在台后花更多钱购买产品。一些人在产品销售上赚的钱,比研讨班门票收入都要多。事实上,台后销售是专业演讲者们在像“国家演讲协会”这样的组织里常见的讨论话题。演讲者们经常分享如何最大化台后销售的各种技巧。


但我对这种销售模式并不买账。当有演讲者在台后销售上采用过于诱迫的手段时,常会令我浑身不适。那种感觉就像他们试图从已经付钱到场的人们身上榨取更多金钱。我知道演讲者们常会在幕后计算和追踪每位参加者支付的台后销售成绩。之后他们会试图不断提升这一数字。


我在自己工作坊上销售的唯一产品就是我的书和Erin的CD,而且它们全都打折出售。我们这样做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有人想要我们的签名作品,或将其买来作为礼物送人。而且我们卖的一点也不多。只是为了给你些相关概念,我们在十月的工作坊上一共有100美元的产品销售收入。事实上,其中一份销售作品还是由一个会议中心的工作人员购买。他路过会场大厅,看见我们的工作坊招牌并感到好奇,最后买了我的一本书。:)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清清醒自主的成功对自己意味着什么,而且它依然是个持续不断的探索过程。我逐渐明白那些被教导的关于成功、成就和财富的大部分内容,只会让自己毫无共鸣感受。


赚钱是件好事,但我更喜欢按照自身要求去赚钱,即使当这样做意味着更少收入。我喜欢从发挥个人创造性中赚钱,比如写作和演讲。我喜欢用让自己感到和谐一致的各种方式去赚钱,此时更多收入就等于为他人提供了更多价值。例如,我对从工作坊门票上赚钱,就比看着更多人点击第三方广告赚钱,会有更佳感受。


如果你下月能来参加“清醒成功工作坊”,我认为你会发现它将是个非常独特的体验,因其内容就是关于理解并实现你自己的成功愿景,而非他人的。


正如参加过我以往工作坊的任何人所能证实的,大家在那些活动上创造出了一种你很可能不会在其他地方见到的特殊氛围。例如在十月的工作坊上,我估计每位参加者甚至在工作坊第1天落座前,至少都会收到5份拥抱 — 来自我的,Erin的,Rachelle的,KB的,还有Shae的。这甚至还没包括参加者相互间经常给出的拥抱。


若你不愿被拥抱,没人会强迫给你拥抱,但我实际上会告诉工作人员在问候大家时给出拥抱。这背后并没有任何操控目的。我们这样做是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喜欢这种问候方式,而且它也让我们感觉很好。它能帮人们感到很受欢迎,并会培育出一种亲密如家般的氛围。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任何成功工作坊,会让你在一到场时就能期望如此多的温暖拥抱。


我之所以分享此事,就因它是我们如何能按个人要求定义成功的另一个例子。只因为其他人的成功工作坊氛围倾向于更加冷漠和算计,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遵从那种商业模式。面对社会似乎想教化你拥有的行为方式,无论自己何时不喜欢,你都能对其说不。然后去做自己的事情。举例而言,我就认为美国社会已经过于冷漠和隔阂,我想帮它热热身。我认为大家彼此在像家人一样交往时会有更佳结果,而非像陌生人一般行动做事。


社会上存在将成功想成竞争性事务的倾向,好像成功的重点就是要比他人表现得更好。但这并非一种高效社会模式。我认为大多数人会通过合作、相互支持和鼓励,而非经由铁石心肠的个人决心,体验到更加伟大美好的长期成功。


对我来说一件微妙棘手的事情,就是如何为工作坊创建令自己感到舒服并和谐一致的销售页面。我不喜欢别人试图在我身上使用强行推销策略,也不喜欢感到被人摆布去买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另一方面,羞于宣传这些工作坊也不会让我感觉太好。我知道它们会帮到众人,因此不鼓励人们注册参加显得毫无道理。


当我在夏季举办这些新工作坊时,会为每个工作坊创建非常基本的网页。一个例子就是目前为明年2月的“清醒感情关系工作坊”创建的页面。它便是个非常简单的网页,很大程度上只描述了人们会期待从中学到的内容。


我创建这些页面的目的并非试图劝说人们相信这些新工作坊,其实是为尽可能回避不匹配的人选。我想为人们提供每个工作坊是关于什么的直观感受,但不想让对方参加工作坊的决定基于我有多大劝服能力。我认为更好的做法,是让对方把个人决定基于自己是否与我的工作在整体上产生共鸣,以及那些话题是否对其有吸引力。通过这种筛选,我们最终就会拥有一群真想置身于工作坊的出色参加者。


我很高兴地发现这些内容简单的销售页面实际上效果挺好。每个新工作坊都有许多人注册参加。而且大体而言,已经注册参加工作坊的都是正确人选。


但我仍会犯些错误,自己还在不断校正做事方法,以使我能感觉更和谐一致。


举个例子,我曾对自己举办的所有工作坊提供无条件退款保证。几周前我中止了这项保证条款。当然对于在此之前购买工作坊门票的人士,这一条款依然有效,但它并非我愿继续提供的事物。


我并非为了商业理由停止提供这一保证。我收到的退款请求一直都很少,因此它并非问题所在。我不知道给出这条保证,是否在整体上提升了注册人数。我的头两个工作坊并未提供这一保证条款,而其参加人数结果都很好。


我意识到自己提供的退款保证,其实并不匹配我想吸引到的那类参加者。它更倾向于试图用来劝说人们参加工作坊。我的保证基于我对大家参加工作坊所获结果100%承担责任,而在现实中这并不合乎情理。每个工作坊都是一次共创体验,如果有人因为这种退款保证而怀着较少的参与承诺现身其中,这并非有益结果。我准备在每次活动中给出个人最好表现,但我想让其他参与者也能全然投入其中。


压倒骆驼的那根稻草,就是有次我收到某人的一份退款请求,而对方表示我的工作坊毫无问题。他只是需要多点钱来付自己的房租,所以把申请退款当做快速获得现金的便捷途径。我依然尊重他的退款申请,但这种行为让我觉得浑身不适。再结合其他几份充满疑问的退款,使我确信有必要重新评估提供退款保证的决定。我让这种事件造成的情感反应先平息下来,以便做出头脑清醒的决定,最终我的结论是,它对我而言是个错误做法。


我曾做的另一件事,就是给某些人提供工作坊奖学金。我一直都没有对外宣传这一措施,因为自己不想被各种免费申请所淹没,但当我感觉有人能从工作坊中受益,而且我知道对方很可能因为财务原因无法参加时,便会为其提供免费工作坊门票。几乎每次我提供这项帮助时,人们都会接受这种机会。


然而在实际情况中,这项举措的效果五味杂陈。一些获得免费门票的人士非常感激这种机会,他们在工作坊中付出大量努力,也从中收获了大量价值。我很高兴能看到这种结果。不幸的是另有些人会让我感到极不尊重的方式利用这种免费机会。他们会迟到现身,逃过一些重要练习,也没有认真对待工作坊。他们就是来玩的。


因此我已放弃奖学金措施,除非是在非常罕见的情形下,比如遇见我十分了解的人士,而且我能绝对信任对方。我不再接受免费门票的申请,所以请不必为此再麻烦自己向我询问。


我当前采用的销售途径可以描述成共鸣测试。这意味着我所寻求的是找到自己工作坊的最佳匹配对象。照我看来,有些人确实应当置身其中。这些人与工作坊所传达的清醒成长信息深有共鸣,而且他们也愿付出努力以加快这一进程。这些人就是我想一同共事的人选。


我读过的与销售相关的大部分材料,都把销售当做说服和劝说人们购买产品的过程。但谁又真正喜欢被人劝说购买自己并不相信的任何东西?


共鸣测试在我看来要合乎情理得多。所以我一直在琢磨如何能通过工作坊的销售页面做成此事。我想出的一个好途径就是直接写作活动话题,并分享更多与之相关的想法内容,就像我在写作新文章时所做的一样。


因此几周前我重新编写了“清醒成功工作坊”的销售网页,想看看这种做法效果如何。我将它写得更像是一篇关于成功与成就的新文章,而非一个销售页面。我感觉直至文章写到2/3时,甚至都还未提及工作坊。我主要分享了一些有关成功的个人故事,以及自己生活里的失败经历。我的目标就是让你对我在成功上的想法获得更好感受,从而查看这些想法是否能与你产生共鸣。这些内容只是全部人生图景里的很小一部分,但我认为它是值得分享的很好一部分。那个页面比原来的版本长了许多,但这是因为它的分享内容更长,而非推销言语太长。


我还在页面中添加了一些自己从未到网上分享过的几张照片,即自己的一些大学成绩单。


即使你知道不会来参加“清醒成功工作坊”,但若你对获得成功感兴趣,我便鼓励你仍去读读那个页面。因为我确实相信你将从页面内容中获得某些价值,尤其是若你喜欢我在此话题上的其他一些文章。如果对于参加我工作坊的想法,你还毫无共鸣感受,我就不认为你需要担心那个页面会说服你来参加。


我一直在重新评估清醒成功观念的另一领域,就是我们的网站论坛。我意识到自己今年在身为管理员方面一直有些松懈,导致网上社区的发言标准有所下滑。我的社区规则并未改变,但我们对这些规则的执行并未像能够做到的那样连续一致。因此我们一直看到不断增多的各种问题,比如滥发水帖,脱轨言论,以及社区成员间毫不尊重地相互攻击。一些成员已经累积了多次警示提醒,早该几月前就被封禁踢出论坛。


所以我最近一直在和论坛协调员们共同努力,决定提升发言标准,在有人无法遵守社区规则时及时将其踢出论坛,因为这些人在加入论坛时已经同意这些要求。一言以蔽之,我们会在执行社区规则上更加严厉。否则社区就有像其他许多网上论坛一样,面临落入幼稚言论吐槽地的风险。因此,若你是社区里的活跃人士,觉察到我们社区标准的收缩措施,它便并非因为我们的协调员团队正合伙找大家麻烦。你可以将这些指责归到我身上。我只想让社区成为一个大家能聚在一起相互帮助并提供积极支持的地方,从而继续提供有益服务。而且我也想让社区的信噪比保持在高水平。对其他不满于收紧措施的人们而言,你们还有Facebook可以选择。;)


这篇文章本身就可以作为共鸣测试的一个例子。若我在此分享的观点想法让你感到舒服,你很可能就将从我的工作坊上收获大量价值,而且你可能也会在那里结交许多享有类似共鸣的新朋友。


另一方面,如果你读了这篇文章并想着:“无聊… 你就是个不愿赚取广告收入的笨蛋”,那么你很可能就不太像是我工作坊的良好匹配对象。你还可给我贴上也不想要你金钱的笨蛋标签。你很可能也不会是工作坊上其他参加者的良好匹配对象。


我在成功方面学到的关键一课是:有时我们必须对那些和自己没有共鸣的生活道路说不,先把它们清除出个人前进方向,只有这样做后,那些更为和谐一致的生活道路才会涌现出来,使自己为人所知。换句话说,只要你仍被诱惑去追求那些与自身并不匹配的成功道路,就将继续吸引它们的出现。而当你最终掌握了向这些生活道路说不的勇气实力后,才能收获通向更佳结果的道路。


没错,我对毫无羞愧地筛选自己工作坊的注册人选感觉很好… 只要我在用与个人价值观和谐一致的方式做着此事。劝说你来参加它并非正确的营销途径。通过共鸣测试看出你是否真是属于那些工作坊的人选,才会确实让我感觉良好。


随便说一下,价值100美元的“清醒成功工作坊”预订优惠还剩一周可用。在那之后我不打算再延长优惠期,因为我们已有足够人数注册参加工作坊,能保证大家将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周末。而且从过往经验来看,我知道还有许多人会在预订优惠结束前的最后一周注册参加。



下一篇:20111209 SBI买一赠一假期特惠

上一篇:20111126 为何逻辑总是让你失望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