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要关闭网站论坛
2011.12.27

在这篇博客里,我将对决定关闭网站论坛的原因,分享更多细节内容。正如在此前博客中所声明的,我于12月26日关闭了这个网站上的交流论坛。论坛内容的存档依然在线,你还可以进行搜索查寻。



论坛 vs. 博客


首先,让我们聊聊数据。


上线5年后,我网站上所有论坛的注册人数总计有48465人。完成注册是在论坛上发布信息和收发私信的要求措施,但任何人不经注册也可阅读论坛上的内容。注册操作一直免费而且只用一两分钟便可完成。


对某些人来说这个数字听起来像个很大社群,但经历5年上线运行后的论坛,其成员总数依然不及我博客网站的单日流量。


在所有那些论坛成员中,只有不到10000人发布过多于5条的信息,因此大部分论坛成员根本没怎么参与其中。


但在任意一天里,只有大概400位成员会访问论坛,而且其中许多人每天都是多次访问。即使将没有注册的“潜水”流量也包含在内(包括搜索引擎推荐而来的访客),显而易见在流量方面,论坛也无法与我的博客相提并论。


事实真相是,我博客的绝大多数访客对论坛内容根本就不感兴趣。


那论坛一开始又是如何变得受欢迎的?这些论坛都附属于我的博客,所以是博客在给它们喂养流量。论坛总显得活跃繁忙,就是源于它们与我博客之间的联系。没了博客的关联,我们可以公平地说,这些论坛原本就不会如此受欢迎。


一些人问我关闭网站论坛,对我的博客和生意在总体上有什么影响。答案是它没有带来任何看得出的明显不同。对于博客的受欢迎度,论坛从未在此方面有过足够的利害影响。


那论坛里的所有内容又怎样?论坛成员们在6万7千多条帖子中发布了大概1.03兆的信息。你可能认为所有这些内容肯定带来了大量搜索流量,但相对于博客而言,它依然微不足道。我一篇广受欢迎的博客文章就能带来比一万个论坛帖子更多的搜索流量。


论坛帖子能对长尾搜索结果有所帮助,但它们还未帮到足够引起重视的程度。它们可以在并无竞争力的关键词上进入排名前10的搜索结果,但这些关键词几乎没人会去搜索。即使拥有极其庞大的帖子数量,它们的作用也像试图通过寻找硬币谋生发财。你可能会找到大量硬币,但再多硬币也只是很小钱数。


论坛帖子也不怎么擅长带来人群推荐... 除非是关于关闭论坛的帖子,就像我最近刚发现的这个事实。:)


我只是想指出,从商业角度考量,论坛从来都不是投入时间和资源的明智之处。


不过,我也并非为商业原因而发起和关闭论坛。创建它,以及关闭它完全是我的个人决定。



高维护成本的社群


我创办论坛的愿景在论坛存在过程中始终保持得不错,中途只有很小调整。我想创建一个能让追求成长的人们一同欢聚的地方,在一种有积极支持的环境里彼此帮助。总体而言,我想说论坛在此愿景上干得很漂亮,很大程度上这要感谢那些出色的论坛协调员门,他们让其从愿景变成了现实。


我们的社群规则大体来说都是常识 — 人们在面对面沟通交流时会自然采用的相同惯例。大部分成员在遵守这些规则方面都不存在麻烦。当我们禁止成员发言时,通常都是因其发送垃圾信息,而我们的协调员们十分擅长及早抓获那些垃圾信息发送者。


此网站论坛也不是我创建的第一个论坛。我在以前为独立游戏开发者们创建的论坛上,已经有过数年管理员经验。随便说一下,那个论坛社群依然在线,虽然我不再涉及其中已有7-8年。


这个博客网站上的论坛从一开始就要大得多,而且耗费了多得多的管理和协调工作,才得以让其保持正常运转。


我对创造一个缺乏协调管理的论坛毫无兴趣 — 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把这类事物看作垃圾。我之前便知道这个论坛需要小心谨慎的协调管理。其愿景要求采用这种处理措施。


最开始我们绝对过于仁慈。一些鬼鬼祟祟的互联网营销者潜入其中,之后肆无忌惮的发言也反复出现。但我们不断进行调整,而且我探索解决方案也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很大程度上我们都干得不错。


我不认为完美无缺是种合理标准,但显而易见许多成员都感觉没有其他论坛能像我们的一样好。在其发挥作用的领域,我相信它就是能找到的最好结果。你可以说这种结果本身也是我愿景的一部分 — 创造出地球上最好的个人发展论坛。


我们论坛社区的一个令人影响深刻之处,就是其中话题的丰富多样。任何与个人成长相关的内容都有公平发言的机会,包括健康、工作、感情关系、财务、精神发展、政治等等。


整个论坛社区需要大量维护工作,但大多数时候它都是种爱的劳作。我知道它为许多人做了很多好事。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人们不断告诉我它所提供的帮助。



权利感的悄然潜入


如同我在先前文章中所写的,我们遇到一些潜入社群中的权利感问题。有些人似乎感觉只要停留在规则要求的灰色地带,就能以自己想要的程度烦扰其他成员。另一些人觉得他们可以利用论坛推销自己的生意或分销项目,并朝着这种方向不断深入。论坛协调员和我经常不得不在这些灰色地带做出棘手决定,但我们都会尽自己最大努力。


有些人推想针对论坛的最高处理标准应当是公平。但它不是,至少对我而言。参与论坛活动从一开始就不是公平交易。它是一份礼物。实际上公平标准也不太管用;它允许那些肆无忌惮者能够太久徘徊于此,并降低了其他许多人的社区参与体验。


公平的代价也很大。对于一个能有税收来支付其合理公平结构的民主制度而言,追求公平还行之有理。但一个没有征税的非常活跃的网站论坛,就无法应用这种行事标准。我们可没打算在每个人破坏规则时都给其来次有12名陪审员的审判,以供对方申诉辩解。相反,我们必须做出能够做到的最佳判断,而且还要迅速完成此事。


我使用的最高标准,就是要维护一个正面积极并富于支持的社区。当有人违背这份愿景时,我便会设法将其清除而出。社区规则也设计用于支持这种愿景。有时它意味着去做让人感觉并不公平的事情,但通常情况下都无需如此。



中坚分子


和网上社区中经常发生的事情一样,我们的论坛也随着时间发展出包含一些中坚分子的核心群体。我估计这个核心群体在任何时候都有100人左右。它并非严格定义的一个群体,一些人甚至无法说清自己是否属于这个群体。但有一件事非常清晰明了 — 相对于这个群体,许多论坛成员会感到自己就像外人。


一些成员认为此群体相当于一个小集团,但我不想使用这个标签。我把它看作一群人由于经常参与论坛而彼此相识并成为线上朋友。这种事在很多论坛上都发生过,而且对我来说也不新鲜。


你也可以说他们中很多人过度沉迷于论坛。一些人几乎每天都要在论坛上花费数小时。我对他们将论坛用作社交聚会的场所毫无问题,只要他们没有干扰论坛的总体愿景。但久而久之我发现他们太过依附于论坛的社交层面,开始推动论坛远离其初始愿景。


我并不认为那些行为背后有任何故意目的,但此核心群体集体变成了论坛上的主宰力量。他们中一些人本身就是论坛协调员,因此常被指责在处理自己朋友的违规行为上有所偏颇。这种情形同时有着积极和消极方面。这些朋友之间通常会帮助彼此在有人偏离规则时施加正面社交压力,使对方回归正轨。但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也变得对自身团体成员过于保护,就像我们在每次封禁其中一员时会见到的那样。


那么这些人是如何主宰社区的?通过不断大量地发帖留言。


社区成员的平均发帖量是21条。与之相比,发帖最多者,发帖数是22520条。那是平均发帖量的1061倍。而且还有许多成员的发帖频率是平均成员的100多倍。


若你压倒某人发帖量的比率甚至只有10比1,我就可以说你能很容易在论坛上主宰对方。


这种情形本身就引发了一些抱怨,但若这类人大多数时候都表现得乐于帮助,我也不会对其太过介意。再次说明,我是相对于整体愿景来评估论坛的健康状态。



权利感之癌


随着时间过去,我感觉这个核心团体开始发展出过多权利感。它正偏离论坛的初始愿景,并且不断浪费我和论坛协调员们的时间精力。我们花费了更多时间处理此团体成员制造的社交冲突,而且他们经常看起来只是为了发帖本身去发帖,而非抱着积极目的使用论坛。因此论坛的整体信噪比被不断降低。


论坛协调员们在抓捕和清除垃圾信息发送者方面非常高效,但大家的更多时间被消耗在论坛常客们的性格冲突上。我作为论坛管理员的工作看起来如同下降到保姆角色。由于对应付这种问题毫无兴趣,我在忙于其他如工作坊之类的项目期间,就先放任事情发展了一段时间。


论坛协调员们很容易处理常规情形,但在涉及禁止论坛常客的争议性言论时,他们就很难及时下手。他们经常选择不断给出警示提醒。但这种回应方式实际上造成了所谓的间歇性强化驯化效果。它有效奖赏了那些负面行为,通过证明违规者可以逃脱惩罚,驯化产生了更多相同问题。所以事情逐渐变得越来越糟,一些论坛成员还因此退出论坛。我毫不责怪他们的退出。


当我决定重视解决这些问题时,便收紧了论坛标准,提醒协调员们不该重复给出多条警示。这些规则都很简单,而且遵守起来毫不困难。但当下个问题出现,而且做出决断显而易见时,协调员们依然犹豫不决。我能看出协调员们都同意正确的处理做法,但让任何人上前一步主动负起责任十分困难。于是我独自快速处理了违规成员,若不如此事情只会变得更糟。接着我就必须应对那些被禁成员的邮件抱怨,以及他们在其他地方对我的批评指责。事实真相是,这些人的行为举止很久以来都像个混蛋,早该被禁止发言踢出论坛。一些论坛成员在这些人终于被踢出后,还向我表达了极大的感激之情。


有些情况下封禁自己朋友可能会感觉十分困难,但我不认为那是大多数时候的问题。我想说更大的问题是,太多协调员在行驶自身职责时过于犹豫不决。他们已见过最终封禁了一个或多个论坛常客后,在其他协调员身上发生的事情。总的来说那些论坛常客会对任何行使了封禁职责的协调员发出大量抱怨、质疑、指责和申辩。当你要应付那种发起帖来永无宁日的论坛瘾君子,这种信息风暴似乎就有点让人不堪重负,好像自己遭受了来自社群的某种重创。行使职责原本正当合理,但我能理解为何有些协调员在处理社交对抗上犹豫不决。


我觉得协调员们在判断违规方面表现出色,而且我几乎同意他们的每次判断。大家出现分歧的地方在于如何处理这些违规行为。我更喜欢快速踢出那些行为不良的论坛成员。协调员们则在总体上更倾向于给出警示,但大家都能看出这些警示并非太有效。协调员们很擅长踢出那些制造问题的新成员,但在对论坛常客执行同样的标准时就显得有些艰难。我认为对那些一直为论坛做出贡献的人们稍显仁慈合情合理,但不该仁慈到允许负面行为徘徊不散的程度。


这种情形让我想到了自己多年前读过的一个管理研究报告。测验表明那些未获晋升的管理者与那些得到晋升的管理者在决策的正确性上几乎一致。两者的不同在于,得到晋升的管理者愿意将个人判断付诸行动并应对随之而来的后果。


若它听起来像是我在为这些问题责怪协调员们,我并非如此。管理协调论坛事务原本是我的职责。我本该投入更多时间培训各位协调员,而且如果感觉对方过于优柔寡断,我也可以替换他们。假如我要从头来过,便会在强化落实规则标准上更加严格。我们制定的规则行之有效,而且在论坛的整个存在时期里保持了很好的连续一致性。关键问题就在于对规则落实执行的连续一致和高效性上。


当这种缺乏决心的行动徘徊太久,就会制造出充满问题的社区氛围。它对社群整体发挥着一种驯化影响。人们被教导认为社区规则对那些论坛常客会过于仁慈,这些人在违反不少规则时也能免于惩罚。随着时间过去,它对整个社区便制造着有害影响,也驱使一些人失望离去。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我仍想扭转局面,把社区带回最初愿景。我意识到这样做不会轻松容易,但自己以为它有可能做到。

 


转折点


然后一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显然一些论坛成员和前成员聚在一起创建了他们自己的论坛。


本来这种事情丝毫不会烦扰到我。假如大家想各自管理不同的论坛,我很可能还会支持他们那样做。毕竟,让其中一些人跳转到其他论坛也能让我的生活轻松容易点。


可事实恰恰相反,我了解到那些人秘密利用我论坛上的信息发送系统,向其他成员发送了几十条未经请求的信息,劝说人们加入其论坛。这种行为主要包括复制粘贴相同的教唆信息,不断发送给多位接收者。


这就是所谓的私信垃圾邮件。这种事情并不经常发生,但我们在论坛以前的运行历史中也见过几次。当有人做出这种事时,我们立马就会将其封禁,因为大家对垃圾邮件毫不容忍。一般情况下甚至没人会注意到私信垃圾邮件发送者被抓住封禁。但这次的参与者们是论坛上的常客,而且推销的是他们自己的私人项目,所以这些人和他们的朋友当然在论坛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甚至其他论坛成员也认为封禁这些违规者已远超合理要求。


一些人认为我有负面反应,似乎是因为那些人偷偷跑到另一个论坛,令我感到受伤或遭到背叛。严肃认真地说,我对此一丁点都不在乎。我并不拥有我们的论坛成员。我也会在其他论坛社区互动交流,而非只在这一个上。让我感到烦扰的是,这些人暗中利用我们的论坛私信系统进行他们的招募工作。垃圾邮件的所有形式,包括私信垃圾邮件,一直都是我论坛规则上明确反对的事物。我不愿对论坛常客表现出比新成员更多的容忍态度。在我看来这些人已明显跨越了红线。


事实是,他们决定去推销另一个论坛只是偶然事件。假如他们要推销一个博客,分销产品,Facebook群组,慈善团体,活动赞助,学校项目,或其他任何网页链接,我都会做出相同回应。当同样的信息未经请求便发送给我们论坛的几十位成员,那就是垃圾邮件行为。我意识到鉴于信息内容的本质和发送者都来自论坛上的常客,一些人感觉这样做没什么问题。我对此却绝对无法接受。它就是对我们信息系统的滥用,以及对大家所共同遵守规则的直接违犯。而且这种鬼鬼祟祟的行为也无法融入我对论坛抱有的愿景。事实上,这些人一直秘密进行此事暗示了他们也知道自己正干着某种错事。


因此我封禁了一些自己能清楚辨认的作恶者,当论坛中有人询问为何发生封禁时,我会迅速解释原因。一般情况下我不会麻烦自己这样做,但我想为这种决定完全负责,这样的话若那些被封禁者想为之责怪任何人,那个人就是我… 而且他们也不会因此发起对协调员们的抨击责难。


当然,由于做出这些事的人不少都是论坛常客,他们在社群里有很多朋友。论坛里便出现了一些愤怒回应,这种情形完全可以预想得到。


在那个时刻我还没有决定关闭论坛,也没有这样做的任何打算。然而,随着事态不断展开,我开始严肃考虑这样做的必要。


导致我考虑关闭论坛的原因并非垃圾邮件。垃圾邮件事件确实令人惊讶和烦恼,尤其当我发现一些论坛协调员也涉及其中时,但我并未将此看作关闭论坛的原因本身。我终止了那些已确认涉及垃圾邮件事件协调员的权限;他们伤害了我的信任,在这种事情发生后,我也不愿再信任他们能负起那些责任。


关闭论坛的决定,源自我在看待人们对此事件反应上的个人视角的转变。有一群人开始选边站。另一些人则很好奇并想知道更多细节。还有些人想添油加火看热闹。那是段非常分裂的时期。不过这部分现实依然没有让我感到惊讶。


但总体而言,我开始理解这种抱有权利感的态度已经变得有多荒唐可笑。面对那些只因想要如此而且预想其朋友会充当后援,就觉得自己有权做出可能给论坛社区造成消极负面影响的人,我越来越对他们丧失了兴趣。


在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有两个基本选项。我或者必须严肃处理清除那些抱有过度权利感的论坛成员 — 而且要快。或者就是大家都彻底退出这个论坛。我毫无在当前气氛环境下继续维持论坛运转的意愿。


一些人想让我和那些涉及垃圾邮件的人士展开一次对话,但我回绝了这份提议。他们做出此事的动机无关紧要。我确定每个发送垃圾邮件的人都能给自身行为找到辩护理由,但我对那些辩护不感兴趣。而且基于他们的行为方式,我也不相信他们会根据事实讲出真相。


我的决定是基于已经发生的事实,而那些事实毫无可争论之处。人们会对这些事实做出各种不同的解读争辩,但最终要由我做出决定。我依然感觉关闭论坛是个正确决定。假如我要重新来过,并且知道我现在知道的一切,我仍会做出那个相同决定。



测试水深


此时我有60-80%确信关闭论坛合适恰当。论坛中弥漫着太多权利感,大量成员觉得只是因为拥有社区朋友们的支持,自己就可以撼动规则并逃脱惩罚。或许他们感觉人数多就有了某种优势。


但我对论坛的愿景并非为某些想彼此无聊闲谈的朋友们,提供一个社交聚会场所。我想让社区拥有高标准的交流品质,还有对于成长主题的核心专注。如果有人想和朋友在我的网站上闲聊,在一定程度上我并不介意,但若干扰了论坛整体愿景那就不行。我感觉随着时间过去,他们正在干扰这份愿景。对他们而言论坛变得更像个社交聚会场所,而非大家怀着严肃成长追求真正相互帮助支持的地方。所以他们中一些人创建自己的论坛其实对我来说是件好事,因为这些人若直接离开,反而会让我要解决的事情轻松容易了不少。但是,我不愿让他们秘密利用我的论坛,作为自己论坛的招募中心。


这当然是种主观判断,但我有资格做出这种判断。毕竟,是我在出钱维护论坛的运转。


我最终得出够了就是够了的结论。我不愿再维持一个似乎是别人要求我去维持的论坛。那些人要么尊重我的愿景,遵守论坛规则,不再像宠坏的孩子那样行动,要么可以自行离开。


所以我开始采取严厉措施,封禁那些权利感态度极为过分的论坛成员。一些被封禁者鼓励其朋友们也出来抗议,而那些人也被我踢出论坛。一些人注册假账号后又返回论坛,接着又被我再次封禁。


我听说Facebook上有些非常活跃的讨论,说我肯定是变得邪恶了... 或者可能是我原本就一直有着邪恶本质。这些讨论本身让我对早已不再有Facebook账户感到十分高兴。


一些被踢出论坛的人试图和我展开争论,甚至会通过其他公开渠道对我大肆抨击,但我对和他们进行沟通毫无兴趣。我现在依然没有这种兴趣。我只想让他们彻底退出,不只是退出论坛,也退出我的生活。他们后来的反应只会让我确信自己做出了正确决定。他们的行为表现就像我侵犯了他们的民主权利,而我所做的只是关闭了自己免费为其提供服务的论坛账户,还是在他们对论坛和/或我有虐待言行之后。


终于,他们发现了自己觉得有权享有的到底是什么。


但我也意识到自己最终想要这些人退出论坛的努力不会成功。那时产生的问题已变得太有系统性。我可以封禁更多人,这种做法在短期内也确实会有帮助,但长期而言并不管用。我们的论坛并非一个封闭系统。那些被封禁者中的许多人如此愤怒,以致于显而易见若我们再次放开注册,他们还会用假冒账户返回论坛,并试图摧毁整个社区。我认为若事情发展到那种地步,他们很可能会成功让我们面对艰难得多的情形。至少来自那个团体中的一人就公开讨论过用非法手段损害论坛。所以,够了就是够了。


由于等了很久才将这些人清除出论坛,我已失去太多来自社区成员的支持。让事情重回正轨也许仍有可能,但我的结论是不值得再付出这种努力。它将是个极其费力的逆势攀爬过程。


一些人在被封禁后对我的态度,如同那些瘾君子被毒贩切断供应来源后的状态。有些人爆发出极大愤怒。另一些人则乞求原谅。还有些人想用无休止的质问和斥责刺激我。至少有一人甚至试图把我的孩子们也扯进这种争论里。


我们所谈论的只是个网上论坛而已。它原来肯定是个挺好的论坛,但依然只是成千上万论坛中的一个。我知道不管怎样,我都已受够了论坛上的问题。


可以用来描述所出现问题的一个方式,就是论坛上的许多人都对彼此忠诚,但我是对自己的愿景忠诚。一旦这些人开始把论坛当做他们的私人网上家园时,我便无法再看出有任何现实做法,能说服足够人群信守我的愿景。从终极意义上讲,他们想让这个论坛变成其他不同的东西,但我并不愿提供这种结果。而且他们清晰表明假如我坚持自己的初始愿景,他们中的一些人就将与我抗争到底。我并未将这种态度看作一种虚假威胁,因为自己已见到那些人愿在网上花费多少时间。我的结论是,该是放弃论坛的时候了。我确信世上还有其他投资自己时间的更好地方。


这种情形可以部分解释为技术问题。如果人们能进行身份验证,而非能够轻易创建出匿名账户,大家便不必担心他们在封禁后会重回论坛,而且这些人很可能也会有更加成熟的行为表现。我喜欢Google+要求众人使用真实生活身份的注册策略。我想那就是Google+上的讨论都倾向于非常文明,也很少需要协调管理的一个原因。若能采用不同技术手段,我们也许本可更轻松地解决现有问题中的某一些。


我认为更大的问题,是自己在一开始对事情的设置规划方式。论坛是对所有社区成员的免费服务。或许我免费提供这种服务的事实导致太多人将享用它视为理所应当。也许他们认为自身行为像个宠坏的孩子那样完全可以,而且就因为我多年来一直免费提供这项服务,所以我还会继续提供下去。但当社区行为标准下滑到如此低层次的水平后,再维持下去便没有任何价值。我创建这个社区的条件是它必须保持某种愿景,当我感到这份愿景不再现实可行,关闭论坛就不可避免。


整体而言我认为大多数社区成员都能信守我的愿景,而且我相信他们也欣赏感激这份愿景。我并非那种人士 — 需要被“各种感谢”称颂才能去做自己感到正确的事情。但我认为自己也不该从那些利用我的慷慨,落入权利感陷阱,并期望我还会让其继续个人主张的人们那里,收到各种污言秽语。至少现在他们可以用自己感觉合适的方式,自由发展他们的网上社区。希望他们能尽快忘掉我的论坛,也不必再因为自己感觉受到的不公正对待,而诉诸非法手段来报复我。


总的来说我非常感恩这段经历。在创建和维持一个以追求成长为本质的社区过程中,我学到了一些强有力的经验教训。


假如要重新来过,我将在坚守论坛愿景上更为严格。我会在招募和培训能够忠于论坛整体愿景的协调员上做得更好,使他们不会偏向忠于其他社区成员,或屈服于被人视作坏蛋的内心恐惧。如果有人苛责协调员所做的工作,我也会给予协调员们力量来迅速清除那些负面人士。而且我也将更快清除那些显然是为其他理由访问论坛的成员(比如对泡论坛上瘾)。收取合理的会员费用可能也不是个坏主意。



我的论坛社区,还是你的论坛社区


显而易见我并不拥有人们彼此间的感情关系,但我是对创建和维护论坛负主要职责的那个人。我创造出论坛社区的愿景,购买并安装了相关软件,为托管服务和带宽支付了费用,在初期邀请人们加入其中,设计了论坛上的讨论类别并为它们编写了各自描述,写出并修改了社区规则,招募和培训了所有协调员,对论坛进行推广,参与社区互动以帮助定调交流氛围。


我一路上当然收获了大量帮助。单独靠自己做成所有这些绝无可能。但若我最初没有决定让此事发生,论坛也就永远不会存在。


我创建这个网上社区的目标,就是要让某种愿景变成现实。我想创建出一个类型特别的网上社区,和我之前见过的其他论坛都不一样。对我而言这是个私人选择,而非商业生意。我想创造出某样别具一格的事物,为这个世界增添价值。我还感到它会是个非常有趣的挑战。


不论其最终结局如何,我认为这个项目取得了巨大成功。在论坛存在期间,它帮助了大量人士,甚至明显拯救了一些生命。我知道许多人都对它怀有极大感激之情。


一旦论坛到达我觉得无法再坚守其愿景的程度,我便决定将它关闭。有些人说这是个自私决定。从某种角度上讲,他们说得很对,但他们也应承认我创建论坛的原因也很自私。我没法在拾起棍子的一头时不要棍子的另一头。


在关闭论坛这件事上,我对任何人都没有任何仇恨感觉。大家共度过一段美好时光,而且我认为许多人也看出它的结束时间已到。我宁愿清醒主动地现在将其终结,而非看着它慢慢死去。


如果你在网站论坛上一直很活跃,或许这就是个好时机,评估继续这种行为是不是你真想花费个人时间的好选择。它的确是个好机会,可用来重新清醒评估个人生活的优先考虑。以我为例,自己就真的准备好好享受没有网上论坛后的生活。前方还有更多历险等着我去探索。


一些人建议将此论坛社区转交给别人管理,但我对这种做法并不感兴趣。当人们在论坛上问起这种选择时,我常会给出为何这样不行的肤浅技术理由。但实际上我只是想推迟回答他们,因为自己不想一对一地回复这些人的问题。一些有着更好技术背景的人士看穿了我的无力借口,但我只是想拖延他们足够久,以便自己能在博客文章里好好解释这个问题。


首先,我不认识任何拥有相应技术能力、个人愿景和内心意愿的人士,肯为这个论坛社区支付托管运营开销,能让我放心将论坛交给对方。第二,若我们把论坛依照当前的样子转交给某人,他们终要应对同样的权利感问题,而我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假如只是为保留论坛社区的缘由而将它转交出去,我也看不到论坛能变成比它巅峰时期更好的任何结果,尤其是不再有我博客持续为其输送流量的情况下。我不想迁就任何低于以往成果的结果。


所以我宁愿清醒主动地做出了断。只要自己渴望如此,人们仍能保持他们已经结交的各种关系,而且保持交往的选择还有很多(电子邮件、社交网络、其他论坛等)。


我认为大多数人都能理解我的选择,即使他们并不同意我的决定。它是一个正确决定,而且我对其展现的结果毫不后悔。一旦做出决定后,我感觉快速解决就是最佳选择。但我想让大家有足够时间处理现存的论坛发言,建议对方去往其他论坛,交换联系信息,并相互道别。现在一切都已结束,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续写自己生活新的篇章。


若有任何人认为自己能创造出比我结果更好的论坛,我便邀请你勇敢尝试。现在论坛已经关闭,我打算全然享受没有它后的平静生活。投身其中5年多后,我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下一篇:20120102 回归成长

上一篇:20111221 关闭网站论坛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