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讪焦虑
2012.01.23

几个月前,我和朋友Morty Lefkoe谈到在自己读者中注意到的各种恐惧和限制性信念。我分享说其中最大的问题领域之一,就是搭讪焦虑。虽然很多读者在网上表现得十分活跃爱社交,但他们常在亲自见面时显得十分胆怯 — 我对此深有了解,因为自己和读者在线上与线下都有互动。


社交胆怯经常是搭讪焦虑的结果。与积极主动接触新鲜人士以建立交往联系(赢得友谊、约会、关系网等)不同,这些人常会畏缩不前。他们畏缩不前的原因有很多,但一般可总结为,由接触陌生人、发起交谈、表达兴趣等相关限制性信念所造成的恐惧。


和Morty分享这件事时,我猜造成搭讪焦虑的常见限制性信念可能会有5-10个,比如“被人拒绝十分糟糕”或“我还不够好”等。


Morty则对如果更深入探究此事,还可能发现什么限制性信念越加好奇。由于他的专长就是帮人们快速永久地清除限制性信念,这刚好是他涉猎的领域。我公开推荐Morty的方法到现在已不止两年,很多人都发现他的方法是清除以往妨碍自己的各种信念的有效途径。所以我认为搭讪焦虑问题对他来说将是个值得探索的领域,解决这种问题很适合采用他的方法步骤。于是Morty同意一试。


Morty还知道,若自己能弄清造成搭讪焦虑的最常见限制性信念,便可利用此信息创造一个新产品,从而帮人们解决这一特殊挑战。所以这种工作也有良好的商业潜力。



探究搭讪焦虑


为更深入进行探索,Morty征召了一批因搭讪焦虑感到社交受限的志愿者。在从1-10的焦虑范围内,这些志愿者的恐惧水平都至少是7。之后Morty对他们做了采访,以探求什么信念会使其在与新人士交往时感到焦虑或犹豫。


令Morty大为吃惊的是(我也如此),他发现造成搭讪焦虑的限制性信念五花八门。不只是少数几个而已 — 能辨认出的有好几十个。


但主要问题并非这些信念的数量。更大的问题在于参与者的答案间很少有重叠,这说明在造成搭讪焦虑体验方面,每个人都存在不同的限制性信念。


这也意味着Morty没法实际创造出单个产品,帮人们消除这一问题。Morty仍可利用自己的方法步骤,通过电话或视频方式一对一地帮助这些人。但他无法将解决方案变成一款产品,因为人们的限制性信念太过多种多样。要想清除一个限制性信念,首先必须辨清它,但此辨清过程对每个人而言都不尽相同。


我很失望我们不能用此方法创造出新产品,从而帮到那些受搭讪焦虑折磨的人们。我很喜欢可以帮人们永久经济地清除这一问题的想法点子。但我不想让Morty的最初研究白白浪费,所以我问他能否允许我分享这个想法点子的背景故事,还有他从那些志愿者身上辨认出的限制性信念。Morty和蔼优雅地同意了。


我期待这种分享对许多人而言仍有帮助,因为辨清一个限制性信念,就是清除它的首步重要行动。有时只是意识到自己有个消极负面的信念,便能让你在摆脱它的道路上顺利起步。



造成搭讪焦虑的限制性信念


针对此研究项目,Morty将采访对象专注于男士,因而全部受访主体都是男性。他确信若将受访主体范围扩大到包括女士,甚至会揭示更多限制性信念。


受访参与者的年龄范围是20-38岁,大部分处于20多岁的年纪。正如我此前所提到的,Morty要求受访者在从1-10的范围内给出自己的恐惧水平,再选出答案至少为7的那些人士。


下面就是受访者报告的一些个人感受:


1. 与女士交谈时感到焦虑

2. 恐惧被批评或评判

3. 恐惧和有吸引力的女人交谈


下方列表就是Morty和受访参与者都能辨认出的,与搭讪焦虑相关的一些限制性信念:


1. 改变很难。

2. 我总是做不对事情。

3. 若一个女人最开始没有受到一个男人吸引,她就永远不会再被对方吸引。

4. 搭讪是种扰人举动。

5. 我是个危险人物。

6. 我很烦人。

7. 我是个废柴。

8. 我有缺陷。

9. 我没资格。

10. 我是次等人。

11. 我不受人待见。

12. 我毫无魅力。

13. 我还不够好。

14. 我一点都不有趣。

15. 我有社交尴尬。

16. 我很丑。

17. 我不招人爱/不讨人喜欢。

18. 我很古怪。

19. 对女人表现出性趣不对。

20. 受女人吸引不对。

21. 被女人激起性趣不对。

22. 我的性渴望是个坏事。

23. 人们对我不感兴趣。

24. 人们对我想说的不感兴趣。

25. 感情关系很难处理。

26. 我有某种问题。

27. 能让我感到舒服或重要的就是让人们喜欢我。

28. 女人们不想要文雅的男人。

29. 女人们不想被烦扰。

30. 女人们不想和男人们说话。

31. 女人们想要比我能提供的更多财务安全。

32. 女人们想要自信坚定而且能给她们想要东西的男人。

33. 女人们想要有魅力的男人。

34. 女人们想要有趣的男人。

35. 女人们想要自信/会调情的男人。

36. 女人们想要有智慧/能让她们欢笑的男人。

37. 女人们想要对待她们恶劣的男人。

38. 女人们想要有着刺激生活方式的男人。

39. 女人们想要拥有金钱和稳定感的男人。

40. 女人们想要受欢迎的男人。

41. 女人们想要安全感/并能得到身体上的保护。

42. 女人们想要成功男人。


这肯定是份有趣的答案集合,但浏览起来毫不使人筋疲力尽。我肯定你能辨别出更多答案,尤其若将女士们也有的限制性信念考虑在内的话。


我们可以松散地把这份列表分类整理为:针对自身的信念,针对他人的信念,还有针对交往本身的信念。



克服限制性信念


许多与自我相关的信念,都与低自尊和低吸引力联系在一起。清除消极负面的信念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一个方法。另一种方法是将专注力转移到自己的整体生活方式上,付诸更多行动来创造出令自己心满意足的生活。当人们对生活方式高兴满意时,自然便会表露出来。当你很享受生活的其他部分,会更容易吸引到你所喜欢的人们。当你已经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时,也更容易吸引到兼容合拍的人生伴侣。


至于针对他人的信念,其主要问题是过于概括地理解别人。每个人都对什么富于吸引力,什么缺乏吸引力有着各自不同的标准。这些标准模式显然并非全世界都通用。


面对世上几十亿人口,我们可以找到许多匹配那些标准模式,还有许多不匹配它的人们。而且在任何一周内,人们都可能在匹配与不匹配这些模式间摇摆变化。有时人们感到很想社交,会高兴被几乎任何人搭讪。其他时候这些人则变得非常内向,更喜欢拥有独处空间。


我经常见到一种暗含的限制性信念模式,即认为若你搭讪了某个不想和你交往的人(无论对方为何原因),自己最终被其拒绝,那么你便犯下错误,从一开始就不该主动搭讪。


尝试发起并深化一份交往关系当然不存在什么真正危险,但它并未使这种恐惧变得没那么真实。这种恐惧根植于各种虚假信念和错误推断,但它仍能对人们的行为施加控制。


搭讪就是个不断自我校正的过程,当你获得更多经验,便能提升自己的命中率。它并非意味着时不时被人拒绝,是种你需要全力避免的可怕事情。它真的没什么大不了。为获得经验,你基本上必须冒些被人拒绝的风险。你的经验越多,就越容易读懂他人,而且对于谁跟你交往持有开放态度,谁又没有,你也会有更好的理解感受。在此方面犯个错误并非世界末日。


好消息是,当限制性信念被清除后,恐惧也会随之而去。而当恐惧消散后,有趣的交往体验便将随之开始。



找出反例


在消除限制性信念方面,我最喜欢的做法之一,就是特意找出对应信念的反例。只要我能找出一个或两个反例,那种信念就倾向于自动溃散。我的头脑便不再假装它真实可信。


我很久前抱有的一个信念,就是女人并不像男人那样对性感兴趣。我还持有的与性相关的一些信念,就是认为性是坏事或有罪。我可以将这些观念归功于12年的天主教学校教育。但像我这种情形并不罕见。


后来我看了电影Kinsey(《金赛性学教授》),大开眼界地了解到性欲望原来是非常个人的一件事。它帮我动摇了那些过于概括的个人信念。


后来我遇见过能非常舒服自然地公开谈论性的女人,她们分享了各种否定我旧信念的想法、感受和个人态度。让自身被天主教义植入的虚假信念实现180度的大转变,确实耗费了我一段时间,但我最终瓦解了那些限制性信念。


我还必须对植入相反信念小心谨慎,比如像“女人比男人更爱性事”之类的想法,因为这也是种过度概括的信念。我发现接受“性是非常个人之事”的观念,对自己会更有帮助。



接受丰富多样性


所谓过度概括,就是想用同一方式对待所有人的一种企图,好像你能想出对所有人都非常适用的单一模式或策略。在生活的某些领域,过度概括卓有成效,但在其他领域,存在着极大的丰富多样性,包括人类的感情关系领域。


人类大脑会自动与不知不觉地从具体数据中寻找固定模式,但这种努力结果有时也会犯错,而且我们需要清醒主动地修正这些模式结论。


在内心深处,我们确实拥有相似的需求与渴望,但人们各自有着满足这些需求与渴望的不同方式。因此让某人发现很有吸引力的做法,另一人却可能觉得诡异、无聊或反感。


如果你能接受这一事实,就会看出期待每个人都喜欢你真实的样子简直愚蠢。有些人会喜欢你。有些人不会。这便是人世沧桑。


与其试图让某人喜欢你,或为了制造吸引力而担心如何说出或做出正确的事情,不如尽可能公开表达自身个性与偏好,然后让他人自行选择是否与你匹配合拍。


或者,你可以专注于和自己发现很有吸引力的人们建立交往关系,同时接受彼此兴趣可能并不完全相同的事实。假如对方没有跟你相同的感受,并不意味着你就毫无魅力。它只意味着对方不认为你会成为好的匹配对象。这当然不是世界末日。你在这世上还有几十亿人能寻求匹配。


过去几年中,我一直主要使用真实表达自我的交往策略,因为自己已有太多社交机会。我真正需要做的所有事情,就是公开并毫无羞耻地表达自己,然后便可从对我分享的内容似乎深有共鸣的人群中选择交往对象。如果有人不喜欢我,他们通常会自行退出我的现实世界。倘若他们不愿退出,我也很容易回绝和他们来往。如果因为我所分享的内容,有人发出与我交往的邀请,我便可选择接受其中一些邀请,这样至少保证了我会和某位感兴趣与我交往的人士相互联系。


这种做法在吸引对我感兴趣的人时很管用,但它无法给予我同样多的机会,去和我也很感兴趣的人们交往。所以过去几月中,我一直都关闭着那些公开联系途径(比如我的Facebook、论坛和网站联系页面),以使更少人能够接触到我。这让我有了更多机会和时间,向自己喜欢认识的人们发出交往邀请,并且更有选择性地展开交往。


采用自己的旧社交策略时,我有时会误入自身版本的搭讪焦虑之中,这种焦虑与我们早前探讨的那种完全不同。我实际上更担心被人搭讪。搭讪我的那个人会有趣吗?他们表达的意图诚实可信吗?他们是否只想从我这里获取某些东西?


随着自己的社交体验变得越来越模式化,我感到自己正处在形成另一些限制性信念的风险之中,比如“每个人都需要从我这里获取某些东西”,以及“人们都是能量吸血鬼”等。我认为自己最好关闭这种交往洪流一段时间,以便能有更多空间,清醒思考到底想创造与体验什么样的社交生活。


摆脱限制性信念的有益之处,就在于它能为清醒自主的选择创造更多思维空间。



渐进训练


应对限制性信念的另一种有效方式,就是通过渐进训练。我将各种限制性信念视作需要举起的重量。你越多训练相关肌肉的力量,就越容易将它举起,并最终去除这种限制。


我还是个孩子时非常害羞。上幼儿园时,我曾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在沙堆里玩耍。假如自己要和任何朋友交往,也只是跟一两个与我一起玩耍过的亲密朋友。我对和其他小孩一起社交感觉并不特别舒服,尤其是在大型群体之中。


上小学初中时,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演讲比赛。那些比赛都是学校每年强制举办的活动,但我从未在同学面前演讲时感到舒服自如。我会非常紧张,双手忍不住颤抖,演讲效果也非常糟糕。


通过这种强制练习,我倒是有了点进展,但我仍不喜欢自己会在同学面前演讲时感到紧张。


最终我决定征服这个恐惧,并认为渐进训练应当是个好策略。我开始志愿在技术大会上演讲。接着参加Toastmasters演讲组织,然后又加入了全国演讲者协会,以便不断取得进展。


这种训练途径需要花费时间,但它确实管用。我练习得越多,对演讲就感到越舒服自然,自己也就越不觉得紧张。如今我在亲身面对一群人时,就像和自己孩子一起打视频游戏一样舒服自在。曾经制造焦虑的事情现已转变为个人热情与乐趣的来源。我发现自己现在反而会寻找能使演讲变得更有挑战的方法;如果一场演讲太容易,它对我来说就少了很多刺激。



谋取社交支持


你需要意识到的另一件重要事情,就是自己可以在害怕的同时依然采取行动。这种做法在独自行动时很难实施,但当你拥有某些社交支持后会变得更加容易。缺乏社交支持时,人们很容易就会屈服于恐惧并寻找借口。但当你向信任自己的人们许下承诺,不去行动便更难做到。


例如,若你同意做场演讲,常会发现即使自己非常焦虑,仍能坚持到底完成它。人们一直都是如此。他们起身走到麦克风前,最初几分钟会感到紧张。你可以看见他们的双手还在颤抖。或者他们的声音都发生了变化,几乎难以喘过气来。他们明显有着强烈的情绪反应,但他们依然能做完演讲。


可能让你惊讶的是,许多经历过几十年训练的专业演讲家,在上台演讲时仍会感到紧张。但他们明白,倘若自己反正已同意前来演讲,那么即使紧张也要坚持到底。


请想象在其他可能阻碍自己的社交领域,你又可以怎样应用这个点子。你能邀请一些朋友一路给予鼓励,让自己坚持到底吗?


在自己举办的一些工作坊上,我已看出这种做法有多管用。那些难以开始和陌生人交谈的人们,当拥有两位鼓励与支持自己的负责同伴后,突然就能付诸行动。



进一步帮助


虽然我们无法创造出对所有人管用的单一解决方案,但搭讪焦虑的确是个能被克服的问题。


若对Morty如何能帮助解决这种挑战,你想要了解更多信息,请拨打他的联系电话415-884-0552,询问怎样和他进行一对一的咨询服务。假如想获得克服其他限制性信念的帮助,请不妨看看我的另一篇博客。你还可免费测试Morty用于清除一个限制性信念的方法。


如果你更喜欢通过亲身体验的方式,提升个人社交技巧,我便邀请你来参加将要举办的“清醒感情关系工作坊”(2月17-19日在拉斯维加斯举办)。搭讪焦虑是我们要在工作坊中探讨的众多话题之一,不仅有群组讨论形式,还有直接互动练习。在“清醒感情关系工作坊”上,你将有机会在正面积极、充满支持和不带评判的环境中进行尝试并收获反馈。


无论你决定以何种方式应对搭讪焦虑的挑战,请试着别对自己过于苛刻。就算某人不想和你交往,那也并非世界末日。不管你认为自己有多怪异或残缺(或认为别人是多么冷酷),还有许多人依然喜欢你的陪伴。


人们可以通过最简单的方式为彼此提供价值,比如相互倾听,分享一餐饭,手牵手一同散步。如果你还能微笑,就可以给世上成百上千万(很可能多达几十亿)人,提供被对方视为极具价值和值得拥有的事物。



下一篇:20120125 退出假日交换礼物习俗

上一篇:20120116 工作坊更新信息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