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假日交换礼物习俗
2012.01.25

今天我告诉家人,以后将永久性退出为所有生日和假日,购买/赠送/接收礼物的习俗。


许多人都伴随着和家人相互购买与交换礼物的假日传统长大。当自己还很年少时,也喜欢并感激这种习俗,而且我拥有很多关于这种经历的美好回忆。不过这种做法如今难以再引发我的共鸣。它并非与我价值观相符的良好习俗。我感到是做出清醒自主的选择,从生活中彻底抛弃这一传统的时候了。


对某些人来说,给予礼物是种表达爱的流行策略,富有很多意义。我尊重这种观点。但从个人角度看来,我并未从中发现令人满足或富于意义的地方,无论是对给予方还是接收方而言。


我表达爱的主要策略就是身体接触(比如拥抱和展现柔情),还有和对方共度美好时光。我在生活里拥有这种丰富体验,相比之下,给予礼物的做法就让我感到非常空洞乏味。


而且我从不擅长购物,也不在乎提升这种技能。大多数年份里,我甚至会在12月23号才开始自己的圣诞购物。去年我是直到26号才开始。:)


我知道一些人喜爱为送礼去购物,但对我而言,这种体验经常让人感觉沉闷、烦心,甚至还有点诡异。我总会在这件事上拖延耽搁,最后强迫自己完成它。一般我都会在尝试认真购物前举手投降,直接给每个人买下各种礼品卡。这显然不是我忠于内心的道路。


有些人喜欢制作礼物,而非购买它们,但这种方式也难以引发我的共鸣。我仍为这种做法的义务性本质而烦扰。当送礼是种自由和灵感而发的选择时,我偶尔还会从送给某人一份礼物(或买或做)中获得享受。但当送礼行为被披上他人期待义务的形式时,我就忍不住想找只小妖精把它狂扁一顿。


我告诉家人如果他们仍觉得必须送我些礼物,可以直接捐献给慈善机构。我建议捐给TLC(转变性领导力协会)会友Cynthia Kersey的Unstoppable Foundation(不可阻挡基金会),这家基金会致力于为非洲儿童建造学校和水井。


至于家人会如何回应我的决定,那是他们的选择。但从我的角度来说,不管他们反应如何,这都已是既成事实。但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


我对做出这种决定感觉很好。它简化了我的生活,让我非常喜欢。或许通过快速分享这篇博客,我的做法还将启示他人清醒自主地重新审视自己的假日传统。


你的哪些行为习惯是清醒自主的选择?还有哪些完全是继承而来?


假如知道根本不会遇上来自任何人的强烈负面抵制,又有哪些做法是你不愿再继续下去的?


若非为了社会压力和义务原因,你就不愿再继续某种行为,那么你的行为动力便是基于恐惧,而这种恐惧也将败坏你的礼物品质。如果你的给予行为,并非受到爱和灵感激励而做出的自由清醒选择,那你真是在给出一份礼物吗?对我而言那听起来更像一种诅咒行为。


来自Zen Habits(禅境习惯)的Leo,在关于退出交换礼物习俗方面有篇很不错的文章。虽然Leo的退出原因和我的有所不同,但他也为帮助大家思考,分享了些富于洞见的精神食粮。



下一篇:20120126 社交破产

上一篇:20120123 搭讪焦虑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