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近期工作坊中收获的经验教训
2012.02.22

我非常享受上周末举办的“清醒感情关系工作坊”。看着众人在第一天带着些许害羞和不安抵达会场,但到了第三天工作坊结束时,大家都已变成亲密朋友,而且对未来可能性与生活兴奋度拥有全新感受,实在让我无比欣慰。


我举办这些工作坊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它们也是我个人成长的强大催化剂。


连续举办过几次“清醒成长工作坊”后,去年夏天我决定推动自己创作三个新的工作坊:一个关于主观现实,一个关于成功,还有一个关于感情关系 — 它们都与更清醒自主的生活相关。我知道这样做需要付出大量工作,但也感到它将带来大量成长和转变经历,不只为工作坊参加者,对我也会如此。这是一个宏大目标,而且令我感到完成实现它将无比美妙。



创造出知识层级


从零开始创作三个全新工作坊确实要付出大量工作。最难的部分,就是将这些话题压缩成为期三天的活动体验,还要在从头到尾传递这些信息的过程中使人感觉言之有理。与自己能在三天中分享的内容相比,我一直都有远多于此的信息和活动练习。想出各种想法点子反而是容易的部分。决定要将什么内容包括在内其实最为艰难。


不过我发现这种挑战很有价值。它迫使我要对每个工作坊主题进行更深入的思考。与把自身知识当作内部关联的想法和记忆来掌握不同,我必须追问自己,假如要将所有知识压缩为最重要的本质内容,它该是什么样子。


我喜欢为那些倾向于朦胧和无组织状态的想法点子赋予秩序和结构。需弄清应当在第1、第2和第3天分享何种内容的设计挑战,迫使我要把更大的话题掰碎细化成更小结构,让其在用线性顺序进行分享时合乎情理。我必须清楚工作坊全部内容的骨架看起来如何,再决定该在哪里添加每个想法细节,以便完成整体架构工作。每个工作坊都要求我做出成千上万个这种决定。


我意识到,获取成功可被细化成做出决定、制定计划和行动实施的基本骨架结构。感情关系则可以宽松地分为发起感情关系,管理感情关系(包括断开关系),以及深化感情关系的不同阶段。


我必须把自认为知道的所有信息,安排进一个层级知识结构中,使其能按照从头到尾的顺序进行分享,这种工作挑战给了我一些难以置信的洞察见解。我并非暗示这种知识呈现方式比其他方式都要好,但通过落实必要的严格工作,以便阐明和理解整体知识结构,这个过程为我提供了一种强大有力的全新方式,帮自己领会掌握了多年来一直着手实践的想法观念。



验证个人直觉


创建这些知识层级的一个主要好处,就是它验证了我的大量直觉感受。


长期以来,我都从直觉上知道,在个人感情关系上保持高标准,及时脱离那些不适合自己的关系处境,对人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当然有妥协博弈的空间,但有时最佳做法就是终止关系并继续前进。


我有大量经验证据可以说明这种做法极为重要,而且我能看出许多人之所以遭受感情痛苦,就是因为他们过度采用容忍态度,在主动离开做法几乎肯定会带来更长久幸福的情形下,仍抗拒脱身离去。


但即使从直觉上有此理解,对我而言,在某些情形下全然信任这种做法依然困难。我有大量可供自己凭借利用的知识和经验,但它们可能都以众人称为凌乱知识的形式所存在。


当为这些知识赋予组织结构,把它当成工作坊准备过程的一部分时,我开始看出连接自己现有知识的各种新鲜方式。我可以清楚看到,在感情关系中对个人界限的早期不良管控,几乎不可避免地会在以后导向积聚产生的怨愤心理。在建立感情关系初期就保持高标准,则能防止怨愤心理的出现。而且不良界限管理还会永久化个人的低自尊表现。


我感觉从“清醒感情关系工作坊”的创作过程中,自己取得了最大收获。这种结果可能是由于和其他工作坊主题相比,我在这一主题上的先前知识最缺乏组织结构。感情关系非常依赖经历体验。直接经历的各种体验可以创造许多极具价值的洞见,但也会制造出大量凌乱知识。凌乱知识感觉非常灵活好用,但在某些情形下难以使人对其产生信任。


当看出自身直觉背后的逻辑结构时,我才终于能够信任这种直觉向导。我得以在其指引下付诸更多行动,并对个人决定感到确定无疑,相信自己所做的都是能导向更大进步的良好决定。


我还发现个人直觉在某些领域会有明显错误。它看起来几乎正确,但从整体层级结构来观察,我拥有了对某些想法进行思考的更佳方式。通常在这些情形下,我的问题在于,自己甚至都没有问对问题。因此通过直觉得到的回答无论怎样都难有用处,除非我的直觉足够强大,能看出自己的问题从一开始就包含了某种无效推断。


让我们假设在如何解决生活中反复出现的一个问题上,你花了大量时间咨询个人直觉。倘若最佳解决方案就是预防出现这种问题,连同造成这种问题的情形一起回避,把更多时间和精力专注在意义更大的挑战上,你会怎么办?假如你的直觉能看出这一点,它也许还有所帮助。但若你在问题发生后,强迫个人直觉从受限的解决选项中选取特定道路,长远来看最终回答结果就不会太有用处;那个问题还将继续折磨你。



预防 vs. 治疗


在生活许多领域,早期决定都能放大制造出重大的后期效应。


假设你滑入每天多吃25卡能量的习惯中。对大多数人而言,那只是很小的额外食量,大约增加了1%。但快进20年后,你现在便超重了50多磅(约22.68公斤)。你瞧这有多容易?


现在请想象减重50磅要付出多少努力,再将它与最开始就避免养成超食1%的习惯所需努力进行比较。你可以当时不吃那额外的4粒杏仁,从而永远不必引发自己的超食习惯吗?


这类情境在生活其他领域也会出现。它们形成之后将很难纠正,但从最开始来避免要容易得多。


生意事业早期做出的一个小小决定,将在20年后带来破产与富有的巨大差异。


感情关系形成初期没有理清的一处个人界限小问题,就能导致双方深怀积怨和20年后的糟糕离婚。


我面对的许多重大问题和挑战,都可以追溯到生活早期那些毫无征兆的平凡决定。自己当时的一小点疏忽,几个月或几年后就会让我付出巨大代价。


有时那些早期决定能导向好的长期结果;有时并非如此。一次冲动性的商店偷窃便可导致严重上瘾结果,多次被捕,并结识会强化这种行为的罪犯朋友。一次冲动性的素食尝试行为就导向了19年素食生涯(其中有15年的纯素生活)。我的这些选择还会创造出影响其他人生活的涟漪效应。



早期游戏


由于工作坊准备工作的结果,我开始看清那些早期游戏决定有多么至关重要。它很像是棋类游戏,也许这就是为何如此多书籍会写作关于开局招数的原因。


我还看出游戏早期犯下的错误,会在日后加剧制造更多复合问题。一段时间过后,这场游戏便败局已定,再去询问如何获胜将毫无用处。那时的更佳决定就是退出游戏,避免下次再犯同样的早期错误。


我可以继续专注于如何更擅长商店偷窃,而自身直觉也能像它一直所做的那样,不断提供“有用”回答。


现实生活可能不像下棋一般精准,但早期决定会产生复合后果的概念依然适用。


许多人问我该如何辞掉他们的工作,转而去做自己更享受的某些事情。但他们或许可以学到的更大经验教训,就是一开始为何要选择那份工作。是否开始接受这份工作便是个错误?难道自己最终有何结果不好预测吗?几年前就选择一条不同道路,难道不是他们的更佳选择吗?他们现在要处理的,是不是在游戏早期犯错带来的中局或末局后果?


中局和末局策略仍有其重要性,但我认为大家在生活里过分依赖了这类策略的作用。我就确实感到自己有此问题。特别在感情关系方面,做出更好的早期决定便可收获大量好处。



未来的工作坊计划


我未来的工作坊计划如何,会重办那些已经办过的工作坊吗?目前我还没有任何确定安排,因此若你错过了最近的工作坊,可能就得再等一段时间。我计划在未来几月着手其他一些目标和项目,同时做些旅行。我刚经历了一段剧烈成长的时期,所以想花些时间让这些成长结果沉淀下来。


与一年前相比,今天我对某些生活主题的思考方式,尤其在感情关系方面,已经大为不同。现在我想看看这些想法会如何渗透到个人行动之中。我已看到一些有益影响,但这些变化发生的时间离我还是太近,自己并不知道它们将带我去向何方。


所以我暂时打算避免做出任何新的重大承诺(比如承诺举办新工作坊)。我想让自己的日程尽可能保持空白,以便能专注于日常生活里的行动选择。


如果你想在新工作坊举办时收到及时通知,请一定注册我的新闻邮件。



社交满足感


我还想用非常清醒自主的态度,继续将个人网上社交联系,转向更为本地化的当面社交生活。我对这种转变进展的结果感到十分高兴。它也让我几乎觉得自己大脑正在重新构建内部联系,使网上社交媒体显得更加无关紧要… 而额外空出的思维空间,已被用到面对面的交往联系之上。作为这种转变结果,我对自己未来的社交生活也有了更加美妙的感受。


有时我甚至惊讶于当生活中没了Facebook、网上论坛和高频率的邮件往来时,自己的感觉是多么轻松美好。我真的非常高兴自己终于决定清醒掌控这部分生活,让所有事情都朝着更令人心满意足的方向前进。尤为让我惊讶的地方,就是甚至在生活中增添任何新鲜事物前,只是对没有成效的事物放手,便可创造出大量幸福感受。沉默安静本身已令人心满意足。


某些日子我也会查看邮件,而那里没有任何要处理的信息。我也很多月都没访问Facebook,当有人告诉我其中发生的一些争论时,听起来就像小孩们的闹剧,我还很好奇人们为何劳烦自己争论那些事情。我不仅不想念它 — 我还庆祝它的离场。从主观现实的视角来说,我从个人现实中将Facebook踢离得如此远,导致它的存在已岌岌可危。


当自己关闭网站论坛后,我便无需再应对那些水帖闹剧、论坛成员间的相互攻击和抱怨,还有管理论坛协调员的事情。所有这些东西的不复存在给我带来的美好感受简直不可思议。再次说明,我不仅不想念它 — 我还真正感恩它的不复存在。


随着不断对以前忍受的事情放手,我甚至在与人面对面的交往中,收获了更多享受。在周日“清醒感情工作坊”结束后,我又和参加者们多待了2个半小时,而且最后一个离开会场。我举办完工作坊后已经很累,但仍喜欢和大家留在一起。由于之前对网络世界的接触联系太深太广,我现在仍不时有点PTSD(创伤后紧张性精神障碍),感觉自己想从整个世界抽身而出。不过我很快从中复元过来。与一年前相比,今天的我感觉更加外向,但这种感觉只在面对面交往时才会存在。


回首过去,我能看出自己当初面对的那些频繁越界行为,从一开始就绝不应该被容忍。我犯了些早期游戏错误。当我终于将个人标准提升到与真实自我更和谐一致的水平,并开始从生活中舍弃那些达不到自己标准的人和事(比如采用“要么相互尊重,要么分开”的交往标准),我就能马上体验并获得持久的解脱感受... 还有随后而来的大量幸福感。现在我对事情未来进展甚至有了更大的感激与乐观态度。


我并非暗示自己所走道路对其他每个人都适用。鉴于自己网站的受欢迎程度,我的社交媒体经历和平常人士的体验有很大不同。但我想强调更具普遍性的领悟观点 — 那就是退出你目前只是在忍受的某种情形会是个明智选择。请直接这样做,即使当你还没有任何替代它的事物前也这样做,你很可能将因此体验到巨大解脱感,甚至或许还有些心满意足的感受。然后从那种对个人生活有更佳感受的位置开始,去感激(而非忍受)你所拥有的事物,新的人生选择便将自动呈现在你面前;与勇敢退出离开相比,获得全新选择其实是更为轻松的部分。



下一篇:20120225 免费学习气功

上一篇:20120213 如何将你的邮件消减到几乎没有的程度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