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转换维度空间
2012.03.24

当想在生活里做出巨大转变时,我常会将它想成转换维度空间。我此刻的注意力专注于当前身处的现实世界,而我渴望的生活情景,可以说成正存在于自己首要专注范围之外的另一个现实世界。在另一个世界中,另一个我已经以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在生活。我此时的目标,就是变成另一个我,并转换到“他”的现实世界中去。


在实际生活中,这种转变其实直截了当。你可能一开始会觉得它听起来有点古怪,但请试着不要被我用于描述转变过程的词汇所困扰。你可以选用和我不同的描述方式形容它,那样完全没问题。


首先我会解释这个转变过程的整体进行方式,然后带你演练一个具体例子,从而对它做出阐明。


以下就是相关步骤:



1. 琢磨其他可能性。


首先,请想象所有能够存在和确实存在的可能现实选择。多元平行宇宙像个无穷无尽的蜂巢,能产生各种可能宇宙世界。你此刻也许只意识到一个宇宙的存在,但假设其他宇宙就存在于某些额外维度空间中,你只是还未意识到它们。


在某个平行现实世界中,古巴导弹危机已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或是美国都已还完了欠债。或者,另一个“你”正生活在一个不同的城市。


在个人层面上,面对你做出的每次选择或经历的每个事件,身处另一现实世界的“你”却做出了不同选择,而且/或者经历了不同结果。因此从那个“你”出发,分裂而出整个全新的现实世界网络,一个包含了由各种可能性继续引发其他可能性的现实网络。


所以在另一维度空间中,还存在其他版本的你,正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在生活。


现在请你想象那些维度空间中,存在着不同版本的自己,过着更幸福、成功,拥有更多社交支持和财富的生活。


请感受与那些不同版本的自我的一体感。在心中知晓他们其实都是你本人。你有着众多存在版本,但自己平时只把注意力专注在了其中一个现实可能上。


不过,有时你会感到困惑,对于自己正身处哪个现实世界不太确定。眼前的现实世界是你体验富足,或匮乏,还是两者之间感受的地方?偶尔你会好奇到底体验的是哪一个。另一些时候你却可能非常确定此刻正专注的是哪个现实世界,就像心里会说道“这就是我所热爱的现实世界。”



2. 探索“你的现实世界”与“你的内心感应”间的关系。


第二,请开始明确意识到“你的现实世界”与“你的内心感应”间存在相互影响的关系。


你的内心感应就是个人能量的标签。它包括你的感受、思想、信念和态度。


你可以根据自己对他人的整体感受,识别出对方的内心感应。若你发觉某人很诡异,便可说此人发散着诡异的内心感应。你也可能发现其他人发散出的内心感应会是平和、有爱、喜悦、消沉、愤怒、沮丧、紧张、愧疚、担忧的,等等。


我们的内心感应会发生大量波动变化。在任何一天,你的内心感应都有可能到处转变。或可能保持在相对恒定的状态。但在内心深处,你倾向于拥有一种相当稳定的默认感应,能使自己不断回归其中。它就是你通常80%的时候会表现的运行状态。


假如某人拥有一种消沉内心感应,你也许仍能让他们不时欢笑并感到快乐。但其常态的默认行为将一次又一次返回那种消沉的内心感应中。


你体验到的维度空间很大程度上是由你的默认内心感应决定,而非由你的短时波动状态决定。


请想象你正听着一首歌。音乐旋律当然会跟随时间变化。不同的乐器和音符将反复出现。歌曲给人的感应从一节到另一节时也不尽相同。但一首歌还是有其总体结构;否则它就只是一堆杂音。因此一首歌本身可以说有着整体内在感应,例如平和、提神、热情、消沉、有力,等等。


一首歌的整体感应如同你生活的整体感应一样。你可能在生活里有众多不同的感应变化,但仍会服从于个人整体背景感应的框架限制。


所以,举例而言,若你的默认感应是消沉的,你仍能体验到某些快乐感应,因而不时享受些快乐经历,但那些经历只会作为例外情形存在。



3. 识别出你的默认内心感应。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你能否识别出自己当前的默认内心感应。由于平常会花大量时间在那种感应上,你甚至大多数时候都可能意识不到它的存在。通过对比,你则会更容易注意到它。当你的默认内心感应是恐惧状态时,然后在几小时内感觉非常自信,那你就可能意识到自己的默认感应状态实际上有多恐惧。


请记住你的内心感应超出了个人情感范畴,所以请自由使用情感和非情感层面的语言来描述它。当我在后面分享个人演练过程时,你可能会更好地理解这一部分。


再次强调,当你通过巅峰体验以例外方式转变了内心感应时,就能更容易理解自己当前的默认感应状态。当你处在相对于默认感应状态更高或更低的情绪状态时,便可由外向内地审视自己的默认内心感应。


另一种理解个人默认内心感应的方式,就是花些时间和那些与你有着非常不同内心感应的人们在一起。他们会把你的内心感应引向他们的感应状态,有效地使你拓展远离自身的默认体验感受。而且在那些相处时刻,你也能收获些新鲜视角。


若你试图从内部视角来理解默认感应状态,很可能只会用“正常”或“一般”这样的词汇为它贴上标签。但你正常版本的内心感应,可能在另一人看来就是胆小版本。你必须让自己拓展远离个人感应的中心,才能更好理解那个中心状态真正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对比效果在此非常关键。



4. 识别出你渴望的感应状态。


一旦你对个人默认感应状态有了些清晰认识,请留意哪种例外感应状态最吸引自己。若你能将那些例外感应状态的组合形式变成个人的默认感应状态,以使曾经的例外和不寻常状态,变成自己日复一日的正常体验,又会怎样?


假设你注意到自己的默认感应状态存在大量匮乏感受。当实践上步提到的对比练习时,你能看出自己一直都很悲观、嫉妒和充满索求心态。但每过一段时间,你也能拥有诸如富足、感恩和欣赏之类的巅峰体验。如果你能将这些巅峰感应作为自己的正常默认内心感应,你的生活就会彻底变化到更佳状态。你可以有效转换到其他维度空间,在那里,另一个“你”此时正体验着充满愉悦的富足层次状态。


内心感应有着许多不同的频率侧面,但为方便实现我们渴望的转变,你有两个基本选项。你可以只专注于自己渴望发生转变的一个感应方面,比如从匮乏心态转换到富足心态,或者你可以试着将众多不同的感应方面结合在一起,全都转变到一种感应状态。我发现前一种做法更为有效,因为它实践起来更简单。一旦我锁定一种转变,就可以接着专注于下一个转变。不过,我有时确实需要同步进行多种转变,因为它们之间存在着潜在关联。例如,低自尊的内心感应就会损害创造出富足感应的个人努力。



5. 为你渴望的内心感应创造触发机制。


用言语词汇为个人内心感应找出完美标签毫无必要。说到底,内心感应远比语言所能表达得更加丰富。但想出一种关联方式,能在你想要的任意时刻重新载入个人特色的内心感应也很重要。


可以触发你所渴望内心感应的一种方式,就是在脑中创造出能激起特定内心感应的场景。经过一些练习后,这种方法只用几秒钟就能载入你想要的感应状态。


你可能需在脑中多演练几遍那种场景,才能达到舒适自如的程度。请持续修正个人想象,直到你感觉想象结果能帮你体验到渴望的内心感应。


你的想象场景应当生动具体。请想象自己是在电影院播放那个场景。这样它就不会显得模糊不清或难以选择。你只用点击脑中的“播放”按钮,直接观看便可。


请注意你无需试图让场景内容精确无误地变成现实。你只是想创造出用于载入渴望感应状态的触发机制。


触发内心感应的其他方式,还包括寻找能引发内心感应的一首歌曲。或在家里制作一个神龛,当看见它时,就能激发你渴望的内心感应;所谓神龛实际上就是些摆放在一起的物件。



6. 每天都载入新内心感应。


现在便是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请许下承诺每天花时间触发和体验你想要的新感应状态。每天至少这样做上20分钟,并最少坚持3-4周。不过这20分钟无需连续进行。你只用每天总共花至少20分钟,清醒主动地练习体验自己的新感应状态便可。


若你坚持的时间少于此数,很可能就是在浪费自己时间。新的感应状态将无法延续下来。


我们此处采用的理念,就是你必须将新感应状态当做一种永久、长期的习惯进行训化。完成此训化过程一般需要大概3-4周。


例如,若你只在一周时间内,每天坚持练习富足内心感应,然后就偏离轨道置之不理,那最终什么也不会改变。你的默认匮乏感应状态不会被驱逐出去。你将继续体验本质上完全相同的现实世界。


一旦你连续训化3-4周,载入新感应状态的练习行为将变成一种习惯。这意味着你不必主动想着此事,就能自动延续这种训化练习。如此一来,新感应状态得以开始影响你的默认感应,就只是个时间问题。随着时间过去,你的内心感应将逐渐转换自身频率。每过一周,默认内心感应就将变得越来越显富足。


我一般是通过每天留出一些时间进行冥想来做此事。在那些冥想时段,我会载入个人触发机制,体验自己渴望的感应状态,连续陶醉于其中20分钟左右。这种练习不仅把每天体验新感应转变成一种习惯,还能帮我对它感到舒服自如。经过几周后,新内心体验便不再让我感觉是种例外情形;它开始让我感到无比正常。很快我就能全天体验这种感应状态,而非只在冥想期间。


另外,我还会在记起这样做的任意时刻,推动自己重新载入新的内心感应。我会在早上醒来和晚上入睡前做此事。我会在洗澡、锻炼或做饭时做此事。有时我甚至会在和别人的谈话中提醒自己做此事。基本上我会每天故意多次触发个人的新感应状态。



7. 按照你的新感应状态行动。


你的感应状态会控制你的所思所想。当开始转换默认感应状态时,你的个人思维也会发生改变。你将开始获得由新感应状态启迪的新想法。请特别留意那些与旧内心感应毫不一致,但很明显来自新感应状态的想法点子。


请尽自己所能在这些想法点子上付诸行动。允许自己此时表现得自发随性。不要犹豫。直接行动。


你不会做得完美无瑕,所以请不必在错失机会后垂头丧气。只用继续用行动来配合自己的新感应状态。一次又一次去付诸行动。


同理,当你识别出脑中的想法点子源于旧的感应状态时,就阻止对其采取行动。让那些想法点子逐渐消散。


这时你便让个人行动只与新感应状态保持了一致。



8. 摆脱并不和谐一致的影响。


这一步至关重要,而且它就是许多人功败垂成之处。我见过太多人在此地灰飞烟灭。你最好为这一步充分准备,我如何警示你都不为过。要完成此步经常得付诸大量心灵勇气。


当转变个人感应状态时,你的现实世界也将开始转变。但你必须和这些转变过程协同合作。若你无法实现良好合作,就会明显阻碍转变的发生,导致依然陷于旧的现实世界。


当你在内部转变自身感应状态时,也将在外部现实世界看到一些极端化能量的爆发。有些能量会以非常积极的形式出现。新的支持将向你涌来,给你各种鼓励。但还有不少能量会以抵制形式出现。


一种常见抵制形式,就是人们会告诉你他们不喜欢你正做的事情,尤其是当前与你非常亲近的一些人。若你的感应状态在一段时期内都相当稳定,请意识到此刻拥有的各种感情关系就是自己当前默认内心感应的现实结果。当转变内心感应时,你的感情关系也必将随之改变。一些人可能会转变自身感应来加入你的行列,但很多人并不会如此。


试图跟心存抵制的人谈判和妥协,完全是个错误。请直接断开与他们的联系并对其放手。这将为新人群进入你的生活创造空间。这些人是和你的新感应状态有着心灵共鸣的匹配对象,而非与你的旧感应状态相匹配。


假如你想创造富足心态,就请期待失去大量有着匮乏心态的朋友。若你无法接受此事,请意识到它实际上也是匮乏感应状态本身制造的结果。从富足感应状态看来,对匮乏心态的朋友紧抓不放,就是一种索求依赖行为。但在匮乏感应状态的视野内,这种行为更可能被贴上忠诚标签。


转变感应状态的棘手部分,就是有些感应状态含有令其极为稳固的粘附元素。匮乏就是这样一种感应状态。消沉是另外一种。例如,当你处于消沉状态时,就会在个人生活中排斥快乐人群。因而唯一面对你的人群很可能便是本身非常消沉、愤怒或沮丧之士。除非你转变个人感应状态,否则就看不见真正快乐的现实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有些感应上的转变确实有点像“第22条军规”。如果你老等着转变内心感应能够改善个人现实世界的证据出现,又不愿在看到这种证据前尝试进行转变,你就会一直长久地等待下去。你的感应状态将排斥这种证据,甚至会阻止它进入你的现实世界。


这就是我为何喜欢让个人默认感应状态,被探索欲和渴望拥抱新体验的心态所感染。这能帮我把自己暴露于值得探索的潜在内心感应,而且它能帮我阻止自己困于旧的感应状态。事实上,通过拥抱接触那些和我的默认感应非常不同的新朋友,我很可能已经享受到了最大和最积极的转变影响。


为完成自身转变,有时我不得不离开与另一侧世界并不兼容的老朋友。这样做很难,但它值得。人们彼此间就像磁石一样,让那些不断把我拉回旧感应状态的人继续保留在自己生活中,对我的转变毫无帮助。无论何时对这些感情关系放手,我都会感到解脱,之后再完成转变就显得容易许多。


为说得更清楚一点,我并非真的对这些人放手,只是对他们当前紧抓不放的那种内心感应放手。假如他们以后能将自身感应状态转变到与我的感应更兼容的程度,他们便可更轻松容易地进入我的现实世界。例如,最近我就不得不告诉一位朋友,只要她坚持那种消沉和受虐的感应状态(还一直对把她看作尘土一般的人们保持忠诚),我就不会继续和她交往。因为那种感应状态与我想体验的生活并不兼容。但我明确告诉她,当其感应状态转变到跟我的感应更兼容时(积极主动、追求成长等状态),我就很高兴重新和她交往。


另一方面,当我能与其他走在相似道路,追求成长的人们交往时,也是一种极为美妙的体验。这时大家能共同着手各自的生活转变,并一路帮助支持和相互鼓励。



9. 拥抱维度空间的转变过程。


当你看出自身现实世界开始转变时,请欢迎它的发生。留意那些你正取得进展的信号,并为之欢庆。以创造性的态度,观察自身现实世界所发生的改变。


这些转变会随着时间发生结束,根据个人经验,通常需经历几周或几月时间。我喜欢将这一过程想成正穿越旧现实世界与未来新世界之间的中间维度空间。在此期间的大多数时候,我既不再身处旧的现实世界,但也还未完全进入新的世界。我正穿越代表着结合自己旧感应和新感应状态的其他维度空间。


此时你将见到大量部分匹配的事物。一份新商业交易会出现,但它并非恰到好处。一位新的潜在关系伴侣会出现,但她/他对你并不感兴趣,或者已经身处和别人的关系之中。


我的建议是,此时不要强迫任何事情的发生。假如你对这些只有部分匹配的事物过度关注,很可能会中途困于转变过程。所以请别对这些处于中间状态的宇宙,还有它们呈现给你的“各种机会”紧抓不放。


把自身专注力继续保持在新的内心感应上,尽最大努力不要屈从于部分匹配事物的诱惑。我知道它们非常诱人,但不要吞下诱饵。当你想转变脱离匮乏感应状态,但对已有事物紧抓不放就是那种匮乏感应的一部分时,做出这种决断就特别棘手关键。请只管尽最大努力继续向前行进。


当你继续转变时,那些部分匹配的事物又会发生什么?根据我的经验,它们一般有两种结果。


第一种可能性,就是它们将直接从你的生活中消失,之后另一些更好的事物会出现。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你和它们之间的关系本质会发生转变。此时同样的商业交易或感情关系会存在于你渴望的现实世界中,但周围情形将变得不同。在这些情形下,随着自己继续转变,你会看见各种变化的发生。之前没有的资金支持将重新出现。以前无法交往的人也变得可以交往。


当应对部分匹配的事物时,允许它们表现自然而然的样子,不对结果有过分期待,对你来说非常重要。若你试图强迫或逼迫部分匹配的事物变得完全匹配,就会使自己困于中间维度空间,并阻碍自己体验完全匹配的事物。我已陷入这类陷阱太多次,其中毫无趣味可言。但如今我已下定承诺,在遇见部分匹配的事物时绝不强迫事情变得完美。


当你不落入部分匹配事物的诱惑陷阱,并坚持追求美妙一致的匹配对象,就能与之满怀共鸣地向前行进。当你锁定新的感应状态,同时旧感应状态好似一段遥远回忆时,你就能进入渴望的全新维度空间,而那就是真正美好的匹配对象会轻松优雅出现的地方。当这些匹配事物迎面而来时,那种感觉如同劈头一掌。它们与你渴望的和谐一致度如此之好,以至于你都难以相信它们完全真实。只是请小心,别因过于严肃地考虑它们好得难以置信,导致真的将其推离自己。请怀着感恩和欣赏之情欢迎它们,并知道你已准备好体验和享受它们。



10. 享受你的全新现实世界。


内心感应可以是非常敏感的体验,而且你不太可能实现会被自己贴上完美标签的感应结果。锁定到你想体验的确切维度空间,并准确无误地抵达那里,是极难做到的事情。这些转变工具并没有那般精确。但如果你能足够接近自己渴望的宇宙世界,仍可宣告个人的胜利。


在某一时刻,我常会抵达一个转折点,而且我能看出自己何时已完成转折变化。我逃脱了旧感应状态的引力范围,被清晰明显地拉进新感应状态的引力范围。我可能还未完全进入渴望的现实世界,但我已拥有足够前进势头,可以预料到只要保持航向,就能抵达非常接近它的状态。


将自己锁定在新感应状态中的一个好方法,就是感激你的新现实世界。你已走过长路,现在来到一个全新宇宙。与以往的旧宇宙相比,这个新宇宙拥有非常不同的能量特征,而且它非常匹配你的新感应状态。


倘若抵制这种转变,并开始载入原先的旧感应状态,你还可能转变回去。没有什么法则规定只是因为你做出了积极转变,就不能撤销这种结果。你当然可以撤销之前的努力并滑回先前状态。所以要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请一定坚持感激你现在拥有的新世界。


对自己的新现实世界感到习惯可能要花些时间。请试着不要对其过于兴奋,好像它是某种无法持续的例外情形。请试着把它当做正常状态,拥抱你的新现实世界;预想它会长久坚持存在。对它有美好感觉很棒,但别对其过于兴奋,怀疑它能否持续下去,因为这样做最终可能适得其反。假如你相信这种现实好得不像真的,就将吸引一个会验证自己信念的宇宙出现。因此即使你吸引到某种对自己而言确实美妙的事物,也请明白你配得上这种结果。


当你准备好进行另一次生活转变,可能就想稳定当前感应状态/现实世界中,自己更渴望拥有的那部分体验。同时创造出其他感应转变,使你能朝着拥有自己渴望进步结果的邻近维度空间,侧向滑入其中。例如,一旦你转变到能享受财务富足的现实世界,可能就想从那里再转换到也包含丰富社交体验的现实世界。



示范演练


下面就是个示范演练,说明了我最近一直用此流程在社交生活中做出显著改变的方式。


一年前,在与个人社交生活相关的默认内心感应上,我可以用像这样的词汇来描述:不堪重负,吸空(就像我的能量正被吸离自己),心力交瘁,重复,无聊,网上为主,无穷无尽,循环往复,不出所料,肤浅,常规,差劲,逃避,压力,吸血乌贼。


我那时的社交现实世界包括大量邮件往来,需要管理的一个繁忙网上论坛,非常活跃的Facebook账户(包括私人和粉丝页面),世界各地需要维持的众多朋友和交往关系。我的社交生活非常活跃,但并非以自己真正享受的方式在进行。


这种内心感应会引发何种想法?我的想法经常会像这样:一些人太渴求关注了,我需要摆脱这种生活,我有太多要处理的积压沟通信息,我应该雇个助理管理自己的社交生活,我真希望自己没这么多朋友,我真“不”想处理这些烂事,那两个论坛上的成员干嘛又得吵起来?等等等等。


那么我想创造而出取代这种旧状态的新内心感应又是什么样子?我可以用这些词汇来描述:平衡,友好,相连,欢笑,快乐,亲密,流动,深入,平和,有趣,互动,微笑,拥抱,有爱,喜悦,自由。


我的新内心感应是自己拥有过的某些体验,而且在巅峰社交体验中也曾经历过。我可以通过视觉化回想自己与本地朋友进行某些深入讨论时的美好场景,来载入那些巅峰体验。


我在个人生活中已有一些这种内心感应。我和女友Rachelle的感情生活就十分精彩,而且越来越好。我还有些极棒的朋友。但我的默认内心感应并非自己想要体验的类型。


我的旧内心感应深陷社交义务之中。我想让新的内心感应与清醒选择和自由自主和谐一致。


因此我专注于在一段时间内坚守这种新内心感应,然后事情便开始发生转变。其实它是分成了两部分的转变。首先,我连续几月专注于自由层面的感受。在此期间我对Facebook不再感到和谐一致,于是放手删除了自己的社交账户。我对网上论坛也不再感到和谐一致,所以最后将其关闭。我还弃用了自己的网站联系页面,关闭了个人实体邮箱,注销了一些电邮地址。一些我此前经常联系的人士,比如非常活跃的一些论坛成员,也退出了我的生活。拥抱社交自由的内心感应,帮我逃脱了那种充斥社交义务的现实世界。


随着不断融入这一自由层面,我感到越来越解脱放松。那种感觉就像不必忙于如此多沟通事务后呼吸的一口新鲜空气。在旧感应状态中,我以为自己需要那样忙碌。而在新感应状态下,我只用对其放手;显而易见我一点儿都不需要忙于社交。


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纯粹享受着这种新的现实世界。我成功逃脱自己深陷社交义务的那种宇宙空间,转变到能享受更多自由选择的宇宙空间。我抛弃了那些旧的社交义务。它们已不是我想在现实生活中拥有的事物。


大概一个月前,我决定开始着手这种转变的第二部分:创造出社交上的富足状态 — 但不放弃自己新找到的社交自由心态。我大约是在一个月前对此想法严肃认真起来,就在“清醒感情关系工作坊”举办后不久。


针对这部分转变过程,我专注于进入能和幸福快乐、追求成长的人们享受深入交往联系的宇宙空间 — 但是以亲自见面的方式,而非通过网络交流。因此在内心感应层面,我寻求创造一种外向、亲密、关爱和有趣的感应状态。我想在拉斯维加斯创造出一种非常活跃的社交生活,而非在StevePavlina.com网站上。


最初两周里,几乎什么也没发生。之后交往机会却像泄洪闸被打开一般汹涌而至。我认为这个转变发生得更快,是因为自己已做好充分准备,不再剩下可以阻碍它到来的因素。我已经完成了清除过程,所以现在只需用不同内容来填充那份社交上的虚空。


我能看出自己已经实现转折。我拥有足够的前进势头,可以让自己从此地航行到新的宇宙空间。如今我的社交生活基本上就是自己想要身处的情形。所谓“基本上”,是指基本要素都已很好,如今我只用调整细节部分。


观察我今天的社交生活,与经历这种转变过程前的社交状态有多大差异,是非常令人着迷的事情。过去一周我只工作了总共大概一小时时间,因为自己一直忙着跟人交往 — 而且是当面交往。


例如,过去一周便有两位来自外地的朋友与我住在一起。每天都有人来到家中,包括一些我只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士。我和大家一起外出吃早餐、午餐、晚餐和宵夜。我花费几十个小时和人们深入谈论有关个人成长、感情关系和现实本质的话题。昨天我甚至因为交谈过多开始有失声表现。


上周日我还在Direct Dating Summit(直接约会峰会)上演讲。我原本并未打算在那里演讲,但自己和几位朋友一起被邀请参加那场活动。最后我还是在峰会上做了一小时演讲,主要内容是关于在和人交往时与内心追求保持一致。虽然有些人可能将此视为我的工作,但对我而言它很大程度上都是一次社交体验。演讲是立刻见到大群人士并快速结交新朋友的极佳方式。我即兴与其他一些演讲者共同外出用餐,并在随后一周时间里和峰会组织者Sasha进行过几小时一对一的交谈。


今年一月我原本就被邀请在此峰会上演讲,但自己当时谢绝了这份邀请。为什么?因为我那时的内心感应并不适合答应这份邀请。但当最终参加这个活动时,自己在内心感应上的转变已获得更深进展,能轻松容易地融入其中。这就是投身到一种新内心感应的好例子。一月份时,我会把在此活动上演讲,与潜在制造更多社交上的重负关联起来。但转变个人内心感应后,我最终看出它会是一种享受乐趣、交往和分享的极佳方式。这种不确定阶段是内心感应转变时的常见情形。在一段时期里,我们依然会有脚踏两只船的摇摆阶段。


现在我感觉已经很好地锁定在新的感应状态中。自己还并非100%地身处其中,但很可能已有95%的完成状态。回到过去世界的诱惑明显不再存在。


若有什么不同结果的话,就是我很可能会过度进行这种转变。我对旧感应状态如此厌烦,以至于在新感应状态中会注入太多能量,失速超越自己的目标宇宙世界。我并无必要停留于个人社交过于丰富,每周只工作一小时的现实世界。另一方面,我目前依然和人们通过当面交谈分享着大量价值,而且还在峰会活动上进行演讲。我倾向于把那种演讲体验弱化为自己只是因为乐趣而做的事情。对我来说,现在很难将它视为工作,但归根结底,这种超多社交的现实世界也许并非太糟。


这种经历体验其实相当常见。当你抵达自己的目标宇宙世界,或与之非常接近的位置,可能会意识到自己生活的某些方面仍有所欠缺,正如我正观察到的一样。我在新现实世界中的工作成果看起来似乎并非特别高产,至少基于自己以往定义高产状态的方式而言,确实如此。但从好的方面来看,我在新的现实世界中要开心快乐得多。所以我可能会从此地转变到一个更为平衡的宇宙世界,让自己感到会做出更多一些贡献。即使那样做意味着我要稍微减少些社交生活。或者,我可能转变到一个自身主要工作会在本质上更具社交性的宇宙世界。



乘波而行


像这样的内心感应转变,会对一个人的各方面生活,创造出涟漪影响。即使我此时只专注于社交方面的改变,鉴于改变过程在其核心上的感应性质,我无法只将它只隔离限制在社交生活范围内。它也会影响改变我生活的其他方面。


让我返回自己一年前的工作方式之中,已经颇为艰难。我的生活已变得极具社交性。我需要给自己时间让这种新内心感应溢出到个人生活的其他部分 — 并弄清自己如何能在保持这种感应状态的同时,顺利完成该做的工作。这种转变很可能需要我重新解读工作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例如,与一年前相比,我对写作的兴趣在减少。但公开演讲因其更具社交性,对我也更有吸引力。我也对在其他人的活动上演讲更有兴趣,而非只在自己的工作坊上。在成功举办过多次3日工作坊后,为他人活动给出一小时演讲对我而言简单之极。而且我对这些活动如此喜爱,以至于毫不感觉自己的演讲是种工作。演讲就是我为乐趣而做的事情。


我起初还谢绝过另外两个演讲邀请,现在则感觉自己更想接受它们。过去我对参加某些活动非常犹豫,但现在认为这些活动会给我机会去和众人分享自己的观点、能量和激情,而且我知道人们也欣赏我所分享的内容。此前阻碍我去做这些事情的原因,就是自己以为更多演讲意味着参与更多Facebook、论坛和电邮事务,而我又不想面对更多那种事务。但经历过此次内心感应转变后,停滞不前已让我感到荒唐可笑,因为我现在知道自己能在没有重负感觉的前提下,良好处理这一领域的丰富体验。我已没有再保留那些会产生堆积消息和沟通乱象的网上渠道。面对面的沟通交流自然会更易管理。


我仍在使用软件工具和人们交往联系,但与一年前相比,我今天使用它们的方式已非常不同。我认为网上社交工具的最佳用途是帮助促进面对面的交往联系。像Facebook和网上论坛之类的事物,我并不认为是真正的社交;那些都是人造的虚假社交渠道,与亲自和人相处玩耍毫无可比之处。你没法去拥抱一个个人主页,而一个微笑符号也代替不了真正的微笑。从终极层面上讲,你只是在花时间和一堆数字设备单独待在一起,而你也正鼓励自己的朋友们过着同等发育不良的社交生活。


请注意我在此只是从自己的新现实世界分享个人视角。在此世界中,Facebook就是一种肤浅、毫无意义的分神事物,阻碍着我享受现实亲密感。假如我想和一位朋友交往,可以直接邀请他们一同喝杯茶,而我在闲聊中对他们的了解,也比消化分析对方一生的网上更新消息要多得多。


如今我的大部分电邮都是和已经当面见过的人们沟通来往,而且其中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协调组织见面细节。我的邮件数量很容易处理,而且通常每天只用几分钟便可搞定。


今天我会让人们更难发起和我在网上的交往联系,因为我更愿不通过互联网建立新的社交关系。这些交往渠道太过杂乱,而且显然毫无必要。通过专注于当面和人交往,我已看出自己的亲身社交网络在不断扩展。我通过认识朋友的朋友而不断结交新的朋友,然后又通过亲自见面的方式,认识了更多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这种交往方式给我带来的匹配对象,要比我通过互联网见到的好许多,因为与我亲自见过面的朋友们,要比只是读过我博客的人对我有更好了解;他们就像极棒的过滤器一样,帮我和那些自己想在生活里认识的人们交往联系,即那些清醒、快乐和追求成长的人士。


这种转变的一个意外结果,就是在现在身处的现实世界中,我对自己网上读者群体有了好得多的感觉。我又回归那种与你交往联系是种荣耀和荣幸的感受,而非是种负担或义务。我可能不再接收你的电邮,但我可以某天和你当面拥抱一种更深入的交谈。


我必须说这对我而言绝对是次脱胎换骨的内心感应转变。实现它绝非轻而易举,我也不得不对抵制这种转变的人和环境放手,但所有努力都完全值得。我现在要开心快乐得多,而且也享受着非常丰富的社交生活 — 不是那种虚假的网上沟通,而是真正面对面的深入交往 — 还有多得多的热烈拥抱!:)


* * *


当你经历属于自己的转变时,请允许我重申:它会是艰难的,但它也是值得的。其中最大的难点,就是对那些无法陪你走完这趟旅程,处在旧现实世界中的部分人和事,勇敢说再见。你的内心将不时充满痛楚,但在另一侧的世界,你会感到更幸福快乐。


我想感激自己在内心感应转变时遇到的抵制,因为我能看出这些抵制服务于一种极有价值的目的。抵制能帮你稳固保持当前的感应状态。当你从它偏移开时,那些抵制力量会将你推回原来的中心位置。这看起来可能像个陷阱,但它有利于让你的内心感应获得足够长的稳固状态,以便你能体验并学习它的全部丰富内涵。倘若内心感应可以很容易地转移改变,你将一直不断穿梭于不同维度空间,你的现实世界也将极度不稳定。那样你就很难学到任何东西。它会如同现实世界版本的“注意力缺乏症”。


而在一种稳固感应状态下,你就更不可能无意滑入其他非常不同的维度空间。这能给你提供充足时间,在一个稳定的现实世界中去探索、学习和成长。之后当你准备好转变,就需付诸足够的意志力来跨越这些抵制阻碍。这确保了当你进行转变时,它会是一个非常清醒和有意进行的选择,而非意外之举。


假如你能从此角度理解抵制力量,我想你会像我一样感激它的存在,而且直面它也没什么大不了。你将看出它其实在帮你更好地生活。


事实上,当你真正准备好做出改变,你会知道没有什么抵制力量能阻止你。应对抵制力量就是对旧的世界说再见,并对新世界逐渐感到舒适自如的过程。它就是某种意义上的毕业体验,经常混合着各种悲伤与喜悦。


你真的准备好对消极负面,紧抱匮乏思维的人放手了吗?你感觉自己配得上每天体验快乐、喜悦和充满爱的生活吗?你准备好全然享受个人生活,还是需要再多惩罚自己一段时间?


若你不喜欢现在正体验的现实世界,为何仍对这种维度空间紧抓不放?其他可能存在的维度空间离你的舒适地带太远吗?你愿在进行转变时体验不适与不确定感吗?眼前的现实世界到底有什么是你难以对它说再见的?


转变你的维度空间充满挑战,但也深具回报。倘若没有学会如何这样做,我今天可能就是在监狱里体验生活。而在其他某个维度空间中,那也的确就是我正经历的生活。在眼前的维度空间里,我对那个家伙深表同情,但自己毫无渴望去加入他的监狱生活。而且他也可能知道在其他某个维度空间中,自己正过着非常快乐和自由的生活。这种对比想象只会令我更感激此刻享受的现实世界。



下一篇:20120329 如何创造亲密感

上一篇:20120312 我的理想女人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