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创造亲密感
2012.03.29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对如何清醒自主地创造出与他人的亲密交往关系,分享些深入想法。我还会解释说明一些有用思维心态,以帮你克服对被人拒绝的恐惧。



“唯一对象”的神话


自己最开始创业时(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发电脑游戏),我在头5年便陷入债务之中,随后宣告破产。我犯过大量错误,但最大之一就是将所有鸡蛋都放进一个篮子。我的公司一次只开发一款大型游戏,而且只跟一家出版商进行合作。假如这种交易破裂,我的公司就会遭受重创,而这类情形还发生了不止一次。突然之间我们便没了现金收入,不得不跌跌撞撞地寻找另一家出版商。


我当时目标就是让那个完美交易落地实现,找到对我们团队而言将是“唯一对象”的出版商。当自己看出有某个潜在交易时,即便它不是一份完美交易,我也会试图让其变成一份完美交易。不管合作的出版商提出什么需求,我都让自己的生意努力配合。这在当时看起来像是非常不错的主意,但在现实世界中却是彻底的失败。部分原因是许多时候,游戏出版商们的行为要求就像一个疯子。我的生意策略根植于绝望心态和低标准之上。而对于我们想从事的创意工作,我的生意也未能建立起相应的诚实正直感。


人们在自己的感情关系中也使用着同样的策略。当我们最开始遇见某人时,就会告诉自己,她/他便是那个“唯一对象”。但通常这种想法源自一种绝望心态,渴望赶快进入任何一份感情关系,从而避免孤独一人。然后我们就倾向于将此人硬塞进某种理想模式。对有些人而言,这样做也不是问题,但长远看来,它常会导致怨愤和失望心理,尤其是对于那些走在毕生追求成长道路上的人们。


假如还未身处感情关系中时,你已在脑中抱有这种期望,意即你相信世上仍存在那个“唯一对象”,这种想法就很可能制造出对被人拒绝的更深恐惧。毕竟,若你和一位那样完美的匹配对象进行交往,然后搞砸了关系被其拒绝,你的感情游戏便彻底结束!现在你的余生都将错过那种完美生活。


如果你能对这种信念放手,便可在对被人拒绝的看法感受上产生巨大差异。若你对可能遇上“唯一对象”或接近这样的人士没那么担心,就能更轻松自然地接触他人并发起交往关系。


当人们彼此非常融洽并深爱对方时,假如他们想把眼前的感情伴侣视作“唯一对象”,这完全没问题。但当你对吸引新感情关系持开放态度时,我认为最好不要依附于这种信念。它可能导致你拒绝掉众多本来会十分美好的交往关系,给他人造成压力去满足你期望的伴侣模式。而且若你总感觉还没找到那“唯一对象”,会给自己制造不必要的紧张和失望。


当人们停止寻找那“唯一对象”时,一件有趣的事情便发生了。此时他们能感受到自我的完整和全面,不太费力就能吸引那种十分符合“唯一对象”模式的交往伴侣。Eben Pagan,也被称作David DeAngelo,最近就写过发生在他身上的这种事情(他现已结婚)。Rachelle和我也有过这种体验。她并非我会从逻辑上选择的感情对象,因为我对一年只能彼此见面6个月的异地感情关系并不感兴趣。不过由于我对更宽广的可能范围抱以开放态度,这种交往关系也就变得完全有可能。而在以往,我会把它拒之门外。我们一同经历的感情之旅,与我可能预想的结果相比,都要更加美妙和心旷神怡。



培养多种选项


当不再试图追求那唯一的完美交易时,我便得以扭转自己生意的局势。我转而开发一些更小型的游戏,之后又通过个人网站销售其他开发者版权许可的游戏。几年内我销售过二三十款版权游戏,其间没有一款制造出轰动效应,但我利用新思维策略开发出的第一款游戏,连续两年赢得了“年度共享软件”大奖。而且从所有游戏上集合起来的收入,也远远足够维持我的生意发展。


有些我以为会大获全胜的游戏结果反响平淡;它们根本不受市场欢迎。另一些我并不确定的游戏却碰巧实现大卖。


发布过几轮游戏产品后,我变得对最终结果更少在意。如果一款游戏卖得很好,挺棒。假如没有,我们就继续开展下个游戏的发布工作。


我当然想要自己生意取得成功,但有了多款可以销售的游戏,我不必对任何特定游戏的销售表现劳心费神。每一次游戏发布,最差也能成为一次有价值的学习经历。



善于社交


在社交层面上,你也可以做相同的事情。与其过于依赖单一的潜在交往关系,要是你专注在整体上变得非常善于社交,从而享受到有新人群稳定流入个人生活的状态,这又将带来何种结果?这样你就总能有新鲜的交往选项。它能帮你培养出生活的富足感,鼓励你摆脱绝望、索求和依附的心态感受。


每过一段时间,你都会找到一个非常美好的匹配对象。但若你一路遇见大量无聊人士,也不会损害你对未来的希望。只要你一直遇见新的人群,终将出现好的匹配对象。


你是否知道,平均而言,我们75%的浪漫关系都是通过现有的朋友、亲人和同事网络获得?由此可以合理推测,若你扩展和/或提升现有社交网络,自己的浪漫生活也很可能获得改善。如果你能遇见更多人群,他们中的一些人就会成为你的良好浪漫关系伴侣。


例如,通过举办各种工作坊,我已结交了许多有趣朋友,包括认识我的女友Rachelle。我没有必须举办工作坊的必要,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博客写作,我想让自己的生意变得更有社交性。假如自己从不这样做,我今天的社交生活很可能就更为有限。


就算你只是想享受更丰富的性生活,开始行动的一个好地方也是结交更多朋友。



竖立标准


培养大量交往选择的一个好处,就是你将有力了解对自己而言,一个好的匹配对象会有什么特质。这将帮你发展出一套能用来预先筛选潜在匹配对象的交往标准。


若你对自身标准拥有清晰感受,就将更少在意被人拒绝。与寻求他人认可相反,你会对弄清他们是否能成为你的好匹配对象更感兴趣。


总体而言,我喜欢和聪明、快乐、追求成长、诚实、开放和好玩的人们交往。无论是在生意中或私人生活里,我通常都和这类人有着精彩交往关系。


因为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我就能在与他人的最初交谈中寻找这些品质。这并非像是要面试对方。我更喜欢的做法,是表达出自己喜欢的性格品质,再看对方的回应如何。假如我表现得好玩又喜欢到处开玩笑,他/她也能以同样方式回应我吗?如果我分享一些非常私人的事情,对方也能同样敞开心灵吗?我们是会做到彼此同步,还是觉得大家正在完全不同的频率上沟通?


并非每个人都能满足你的交往标准,但这完全不是问题。请继续遇见新的人们,保持社交上的开放心态。若你知道自己将很快遇见更多新的人们,就很难对刚刚发生的不匹配情形感到失望。


即使跟某个似乎有点心智发育不良的人沟通时,我也仍感激这种经历,因为自己总会从中学些东西。在自己对什么感兴趣,以及为何如此等方面,我将获得些额外清晰感,而且我认为对方也能得到些相似收获。



摆脱个人期望


我一开始遇见某人时,就想更好地了解他们,并帮他们更好了解我。我喜欢不带任何期望地认识他人,不对事情该怎样发展存在任何预设。例如,除非双方已确定感情关系,我一般不会主动邀请人们外出约会。因为这种约会行为设定的期望,就是要么把双方交往变成一份浪漫关系 — 要么就什么都不是。


当遇见新的人们,我更愿大家只是在一起玩乐和交谈。让我们先看看彼此的交往融洽程度如何。这样相处几小时后,我就对双方之后将如何发展有了更好想法。


如果大家似乎能创造出好的交往联系,而且总体上都很喜欢彼此,便可进一步探索这份关系的未来导向。如果交往结果不佳,我们也能自然地各走各路,不会将它看作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人必须盛装打扮,花上一堆钱才能学会此事,所以这样也不会造成大的失望。


在第一次认识某人时我的主要关注之处,就是让对方感觉舒适自如,以便他们能全然做自己。我并不想让对方采用在第一次约会时表现的形象与我打交道。由于经常接触新人群,我一般在新认识人们时感觉非常舒适自然,但我看得出有些人在初次见我时可能觉得有点焦虑。尤其当对方是那种阅读我博客多年后,对我过度崇拜的一类人。因此我喜欢让事情保持非常放松和休闲的状态。我想让大家都以平等心态彼此交往,无论对方的岁数是小我一半,还是大我两倍。



身体,思维,心灵和精神


一旦我在某种程度上认识了解了一个人,比如在双方有过首次富于意义的交谈后,我喜欢思考彼此的关系可能随着时间如何发展。而我会使用包括身体、思维、心灵和精神四部分的交往模式进行这种思考。你可以将它们看作人们相互交往的4种基本方式。


身体属于肉体层面,它包括肉体亲密度的各种层级,从最基本的触摸到性爱之间的所有行为。在生意领域,它也意味着财务上的交往,即一起做生意。我还会把身体活动包括进生意领域,比如一起玩飞盘高尔夫或打网球。


思维属于思想层面,它包括交换想法和信息。这种交往主要通过谈话发生,但也可包括分享资源等活动,比如相互推荐书籍、文章和工作坊。


心灵属于情感层面,它包括分享各自感受,对彼此抱以同情和理解。这种交往包括分享欢笑,和/或为一方或双方相互治愈情感伤痛。主要表现形式会涉及告诉彼此的私人故事。


精神属于人生目的和使命层面,它包括鼓励和支持彼此的成长道路。它还意味着相互帮助对方变成最崇高和优秀的自我。我也会将精神交往看作一份关系的整体宏观氛围。


这些交往层面都是各种程度描述,而非实质组成。我说法的意思,就是这些交往领域并非要么存在,要么就没有;它们中的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可能性范围。


当我认识某人时,就喜欢考虑双方在每一领域层面的可能交往潜力如何。我对深化彼此的交往有多大意愿?此人对我有身体上的吸引力吗,我愿意向她敞开身体亲密感的大门吗?我们有无可能一起做生意?这是一位潜在的飞盘高尔夫伙伴吗?我感觉双方有思想上的良好联系吗,自己愿在某些话题上进行更多交谈吗?我是否感应出心灵上的深入联系;我愿意探索对方的情感世界并邀请他/她也进入我的情感世界吗?我是否感觉此人的生命目的与我的价值观和谐一致;我能将对方视为自己精神部落的一员,并在各自成长道路上彼此鼓励和支持吗?这份交往关系在整体精神层面上和我有着共鸣吗;我是想让它占据生活中更大一部分,还是想让其隐入个人生活背景之中?


在真正了解一个人之前,我都喜欢保持开放心态。这就是我不喜欢传统约会方式的一个原因。那种方式会为交往关系设置特定期望,假如这种期望未能实现,就会令双方深感失望。但若你在进入一份新交往关系时,愿意考虑更宽广范围的交往可能,也许就能创造出原本并未预想到的各种美妙关系。例如,你们可以进行非常深入、满怀感情的沟通交流,并鼓励彼此不断成长。但又可以不带男女之情,或没有共同探索身体亲密感的相互意愿。



清醒自主地探索


对于以上话题,近来我一直和特定人群享受着非常清醒自主的讨论,尤其是若我认为大家在某种程度上拥有深厚交往关系,而且彼此很可能要在对方生命中存在一段时间。这是个极其非传统类型的讨论话题,有些人一开始会对它感到惊讶,但最后我发现人们都挺欣赏这样的诚实与开放态度。它让双方对彼此的交往界线,以及这份关系随着时间过去可能如何发展,都有了更清晰的感觉。


有时大家的交往关系显而易见,根本无需我用上面的模式进行讨论。通常是在自己感到双方有着巨大交往潜力,但不确定彼此是否在愿意,还有能够一同探索的事物上保持一致时,我才会进行这种讨论。


这类交谈是关于双方能否打开进一步探索的大门,而非关于能否做出长期性承诺。我此时所做的全部事情,就是讨论双方想以何种方式深化彼此关系。讨论的目的是看清我们在哪里有着相似意愿,哪里却没有。简而言之,我们只会以双方都想要的方式深化彼此关系。假如不是双方共有的渴望,我们就不会前往探索。


虽然你可能感觉这种交流方式需要一点勇气,它却有着实实在在的好处。它能免除交往中令人疲惫的猜测游戏,加快交往进度。它还能帮你专注于双方都想更深探索的关系领域,避免浪费个人精力,或是避免在双方并非都愿发展的关系领域燃起希望。


只有当关系各方对这种探讨都持有非常清醒自主的意愿时,这种交往做法才会管用。至少在我吸引到自己生活中的人们身上,我发现几乎每个人都很接受此种做法。如果某人不能接受它,知道这个事实对我也很重要。我很可能将认识到此人和自己并不十分兼容。假如某人并不欣赏我的开放和诚实态度,我绝不纠缠,会继续探索其他交往关系。



表达个人兴趣


我不认为提出清醒感情关系的探索话题后,就把责任义务置于对方身上,让其首先分享个人想法和感受,是种公平的行为方式。我认为若是自己说起这种话题,那更好的做法,就是我应当首先志愿进行诚实和开放的分享。这样一来对方就不必担心会遭到拒绝。我也感觉在这样做时能获得最好结果。当对方看出我愿意与其保持非常开放和诚实的态度,也能鼓励她/他以相同方式做出回应。


我一般不会把身体、思维、心灵和精神列表当做正式检查清单,在交往对象身上使用。经过几小时深入交谈后,我通常都会对哪些交往层面存在巨大潜力拥有不错的想法认识。


近来我一直在体验一些非常深入的心灵交往联系。若自己喜欢双方在心灵层面的交往方式,比如分享故事、欢笑、同情等,我便想深化这份交往关系,接着就会开放地分享自己的真实感受。我可能会说:“我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尤其喜欢我们在心灵层面的交往方式。我很想花更多时间和你在一起,来更好地了解你。”这种做法至少打开了一扇通向拥有亲密情感体验的友谊之门。除了给出积极回应,我不记得对方有过一次其他任何形式的反馈。


把自己从网上社交媒体拉回现实,并在今年专注于面对面的社交生活后,我完全被忠于心灵的交往关系所吸引。我热爱花时间和那些有着开放心灵,并允许自己展露脆弱一面的人们一起相处。通常这类人在一开始会有些防卫,但当她们看出可以信任我,而且知道我并非来伤害她们或对其有任何索取时,就能很快卸下心中防备。


忠于内心的交往关系很难在网上创造出来,因为我们有如此多的内心感受都是通过身体语言、语音语调和现场氛围沟通交流。我认为这就是自己去年处理个人社交生活时缺失的第1位元素。我试图通过互联网维持的交往关系难以提供足够深度,来满足我的身心需要。但在当面交往时,这种关系就很容易培养形成。


你可以“责怪”Rachelle给我带来了这些变化。我和她在感情关系中享受着如此深入的心灵联系,与之相比,自己生活中的其他许多交往关系都让人感觉肤浅乏味。和她体验过2年多精彩情感联系后,我不得不提升个人标准,把这种心灵层面的联系也更多带进自己的友谊关系。现在我对这部分的生活感觉无比美好,因为自己正结交着更多能够分享深入心灵联系的朋友。我无限享受这种类型的交往关系。



身体上的亲密性


假如我在身体上被一位女士吸引,并想打开与其一同探索身体亲密感的大门,我通常会直接告诉她。但我一般会在对她有所了解后再这样做。我想看清双方是否还有其他可以交往联系的层面,倘若没有,我可能就不想和她只在身体层面上进行交往。


我的一些男性朋友暗示这是种软弱做法,如果我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就该直接开始注重和她在身体上的交往,并推想她也将对此毫无问题,除非对方会明确反对。不过这种做法给我的感觉并不好。当双方敞开身体亲密性的大门后,我也可以变得非常喜欢这一层面的交往。但我觉得尊重她人界线非常重要。而且我不喜欢在不知界线在哪里的情况下,冒险意外跨越它。我还偏爱跟欣赏诚实与开放态度的女人交往,所以也喜欢首先筛选出这类人。我宁愿不在身体上接触不想为自己选择承担任何责任的女人;我倾向于将此类女人视作太不成熟。


在身体层面采用侵略性姿态,试图逼迫女人去做她们并未准备好清醒选择的事情,我看没有这种必要。然而,若我和对方在想要进行何种探索方面有过深入交流,她也欢迎来自身体上的肯定,那我就很高兴和她一同进行这些探索。当女人心甘情愿和我有身体层面的交往时,我肯定很享受这种状态,这样对我来说也毫无压力。但若一位女士不想和我分享这种交往联系,我也不会提前猜想她会接受这种行为,并逼迫她进行这种交往。


虽然有人可能觉得这种做法会剥夺一份新鲜交往关系的浓烈程度,我却发现效果恰恰相反。它清除了所有负面压力和臆测推想,用信任、舒适和放松感取而代之。在这种轻松空间中,人们仍能创造出浓烈体验,而且不再有犹豫不决和自我怀疑。因为每个人都对哪些交往大门已经敞开,哪些又没有清楚明了。


女人们尤其倾向在身体层面拥有最多界线,因此我发现那种高度清醒、开放和富于沟通的做法,会真正为这一层面的交往带来好处。我完全知道,诱惑某人激发其身体上的性奋,引导她上床做爱很有可能做到。有人甚至会教导男人应该这样做,因为他们认为女人不想对在性行为上清醒说是负起责任。网上也存在庞大的诱惑社群,大量书籍还分享各种能用来诱惑他人的策略技巧。


从个人角度讲,我排斥这种做法背后的思维心态。如果你的首要目标就是拥有很多性体验,那么走入这条道路便是你的个人选择。我的首要目标是清醒生活,而且鼓励他人同样如此。所以我无法利用这种途径,暗中操控她人,将对方置于假装自己不必负责,“事情就那么发生了”的境地。我也能看出采用这种途径后人们的长期生活结果。他们可能会有跟不同伴侣发生的大量性体验,但这些人似乎对自己的人生并未感觉太幸福或满足。你能看到那些人眼中的空洞无物。我猜他们依赖这种策略技巧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内心深处,他们恐惧一位明智、清醒的女子实际上不会选择自己,若她知道真正接触的是何种人的话。所以他们倾向于瞄准那些低自尊的女人,以便于从情感上操控她们,而这种交往关系当然就不会特别令人满足。他们只是把相互自慰混淆成真正的亲密感。



清醒自主的诱惑


诱惑或者被诱惑可以是种充满欢乐的愉悦体验,但我觉得这种行为最好发生在人们都已同意用此方式相互交往后。一旦大家清醒自主地敞开这类探索的交往大门,就无需再有任何操控或强迫行为。你在进行诱惑时可以一路绿灯,这样大家便能专注于纯粹享受这种乐趣。


有时人们给出的信号是如此清晰,明显能看出双方想在身体上更加亲密,但其他时候并没有这般清楚。我们都有能力相互逼迫对方做出他/她可能并未清醒决定的事情,但这是种明智做法吗?有时这样做也没什么问题,但其他时候则可能导致悔恨。通过事先进行清醒自知的讨论,我们就能避免这种悔恨。


Rachelle和我都喜爱诱惑彼此,我们也真的非常善于此事。我知道她的性奋点,她也知道我的。假如她真想做爱,而我有点疲惫,她会知道如何让我兴奋起来,我知道自己在她身上也能做到如此。但我们都对什么时候可以诱惑对方,什么时候又不可以,有着很好的分寸感。例如,她知道在我要举办工作坊的前天晚上就不该尝试此事,因为我在第二天能够精力充沛非常重要。我们尊重彼此的界线,但我们也会给予对方完全许可,在没有界线问题的情形下“尽情诱惑”。


清醒自知的诱惑,包含引导对方进入你知道他们会享受的体验,但他们此刻竖起了象征性的抵制标志。然而,你自信在诱惑之后,对方会感激你推动他们进入那种极乐体验。我认为当双方彼此非常了解,能够以这种方式相互诱惑时,那种体验才精彩纷呈。


顺便说一下,这类诱惑并非只限于卧室之中 — 它也可以和销售产品与服务相关。例如,我已经诱惑过不少人注册使用SBI的建站服务。当我能清楚看出这种服务很适合他们,而对方只是需要一点推动来超越自满状态,从而最终踏上他们总在谈论的互联网生意时,我就会采取行动。当新生意上线运转后,他们便很感激我所做的工作。



邀请触摸体验


当涉及身体上的开放态度时,每个人都与众不同。有些人非常接受身体上的亲密行为,其他人则对其更有防卫心态。我在此方面非常开放,但我能看出很多人并非如此。我和某人会如何打开这扇门来进一步发展,完全取决于我感觉她的防卫有多深。对于一位非常开放,拥有性自由态度的女人,我对保持同等开放态度也感觉很好,因为自己知道这样不会让她感到不适。我可能会对她说:“如果你哪天对一起玩耍感兴趣,请随时告诉我。我完全没问题。”或者当一位女士表达出探索主仆游戏的兴趣,我可能会以安全和喜乐的方式,帮她拓展个人舒适地带,介绍对方进入这种游戏。


面对一位更有防备或更传统的女人,或者我只是不确定对方的交往态度时,我会进展得更为缓慢。我最初可能会非常温和地做出一些轻微触摸行为,比如一次肩部按摩。然后我会看她对此有何回应。如果她感到紧张或看起来不舒服,我就会停下来和她进行讨论。若对方显然十分享受,我就会继续下去。


我还喜欢通过让对方知道自己所持的接受态度,来邀请一位女士探索触摸体验。因此我可能会说出像这样的话:“以防你想知道,我欢迎你的触摸行为。所以请自由自在地触摸我,想要多少都可以。你甚至不必询问我。”不过,假如我只是说出此事,她可能会认可我的态度但实际上没有任何行动。许多女人对发起身体接触并不感觉自信,因此说出那些话无法替代主动触摸她并观察其回应的行动方式。但我喜欢先把这些话明确说出,这样若她晚点确实想提升交往进展,自己便知我对此事有着开放态度。


许多女人仅仅想到身体接触就会感觉紧张,因为她们过去曾受过此类伤害。旧的情感伤痛让她们和任何人做出身体亲密行为时都会犹豫不决。若你试图诱惑一个这样的女人并最终成功,你也只是与她的身体发生了性行为。她不会敞开自己的心灵,因为这对她而言将非常痛苦。或者那会让她感到暴露无遗和脆弱不堪。虽然有些人对只有身体层面的交往联系毫不介意,我却想要交往双方也有良好的心灵联系。这就是Rachelle宠坏我的另一个地方。:)


我更喜欢有机会帮助女人们治愈身体亲密性上的情感障碍,并非通过逼迫她们做出任何行为的方式,而是让对方知道和我探索这一层面交往的大门永远敞开,她们可以自行设定探索进度。当我感觉出她们确实想有所进展,只是需要一点推动时,我可能才会顽皮地推动她们在舒适区边缘附近进行探索。这样她们就能拓展个人舒适区,并享受到更多美好体验。人们以前也为我做过这样的事情,我确实非常感激这种做法。我对做成此事感觉良好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已经和Rachelle享受着毫无障碍的美好情感联系,所以没有任何未获满足的个人需要,使我需要从他人那里获得满足。因此,我可以在接触其他感情关系时,抱着给予、分享和嬉戏的态度,而非担心我能否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这种交往态度会带给我更多幸福感受。


另一方面,有些女人就是对触摸不感兴趣。这并不意味着她们有情感障碍。只是她们对触摸没什么感觉。从个人角度讲,我很难和这类女人交往,因为自己显然热爱触摸。但若看出对方属于这种情形,我会接受她的真实样子并尊重其意愿。



欢迎所有出现的结果


当我想打开和某人身体亲密行为的大门时,大多数时候得到的回答都是各种版本的yes。它可能是个有点谨慎的yes,或者可能是非常爽快的yes。这种回答将导向双方会对共同探索什么事物感兴趣的进一步讨论。我必须说当人们已经分享了想和你进行此类探索的意愿时,转换到触摸对方的体验会十分容易轻松。


若对方没有探索身体联系的兴趣,我也并未感到被拒绝,因为自己对被拒情形持开放态度,所以接受这种可能。要是对方不想被触摸,完全不是问题。她可能还未感觉双方拥有足够的感情浓度。也可能现在不想探索这部分的生活领域。她还有可能身处单一感情关系中,不想和别人有身体方面的接触。她也许更喜欢不涉及触摸的爱情策略。不管对方有何原因,我都不会担心。她可以自由做出个人决定。


我在这类情形下不会感到尴尬。我欣赏自己有勇气诚实面对他人,能在不对最终结果有任何过分依附期待的意愿下,接收对方做出的各种回应。


假如对方给出否定回应,我通常会说出像这样的话:“我感激你的诚实。只是想让你知道,假如你改变了主意,我的大门依然向你敞开。”直到今天,我还从没见过任何人,看起来对这种类型的坦白分享不抱以欣赏态度。


我并非从匮乏状态到达此地。我在这部分生活里已经感觉富足丰裕 — 与Rachelle的美味感情关系保证了这一点。甚至在和Rachelle进行交往前,我已先用几周时间创造出自身思维心态上的富足感应,因而不会抱着试图从人们那里获取什么的心态接触他人。与之相反,我接触人们时怀有的意愿,就是大家或许能以双方都感觉美好的方式交往联系。这种心态将Rachelle像磁铁一样吸引到我的生活中;她就是我所创造的心态感应的绝美匹配对象。我无比珍视地爱和感激着她。


如果我对自己和Rachelle的关系已深感幸福满足,那干嘛还继续在感情上不断敞开新的大门?当你读完自己曾经看过的最好一本书后,干嘛还读另一本?为何在看过The Princess Bride(《公主新娘》)后又看另一部电影?


对各种丰富的新体验关闭个人大门毫无必要。为何不继续邀请更多富有和丰沛体验进入自己生活?我倒认为在已获巨大幸福和满足感后,主动追求享受新感情关系是更佳选择,因为此时你能更轻松摆脱索求和依附感的束缚。你可以从给予、分享和共创幸福快乐的位置出发,与人们交往联系。


假如一位女子没有和我敞开身体交往的大门,但若双方还有其他深入交往的方式,我就不会放弃这份感情关系。我仍可将她视作朋友,而且现在我们拥有一份基于信任和开放态度的友谊。大家无需玩各种无聊人际游戏。如果我表达出身体接触的兴趣后她没有给出回应,我也不会感到受伤或尴尬。它只意味着我可在双方都同意交往的其他层面上专注投入更多精力。


这种交谈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古怪,甚至潜在地毁掉一份友谊吗?以我的经验来说,效果恰恰相反。当你怀着索求和依附心态接触他人,在没有获得自己希望看到的回复后便屈从于失望情绪,这才是让事情变得令人不适的原因。但若你全然接受对方的回应,尊重他们做出自由选择的能力,事情就没有变得令人不适的理由。更有可能的是,你们会因此变成更亲密的朋友。而且你依然拥有完全的自由,去和其他人探索身体层面的交往联系。


不要试图施压或劝说别人改变他们的想法。直接接受对方的回应,之后邀请他们在确实改变主意后,再回头告诉你。


假如我和一个女人发生这种经历,她就知道若说出自己对身体层面的交往不感兴趣,我也不会因此疏远她。至少她会知道我已有位女友。我当然不必隐藏这个事实。根据个人经历,大多数时候我邀请一个女人进行身体层面的交往时,她都会给出积极回复,因此偶尔遇上对方说不也绝非什么大问题。


有时我并不确定想和某人在身体上的交往有多深入,所以最初只会将门打开一小点。之后我可以试试水深,看大家是否有更多交往潜能。


我尤其喜欢看到双方在抛弃各种偏见标签后,可能享受到的结果。身体上的亲密性并非意味着除了性交就一无所有。拥抱依偎也很美好。彼此按摩同样精彩。亲吻抚摸也妙不可言。甚至在交谈时相互牵手也充满喜悦。倘若你能抛弃那些负面标签和期待,就能收获和享受更多美妙体验。



时间和安排问题


我的一位享有丰富社交生活的朋友告诉我,他面对的最大社交挑战就是时间安排问题。有时候我能理解他的观点。当在感情关系和丰富感受上采取开放态度时,人们遇到的最大问题并非对拒绝或尴尬的恐惧。它本质上就是与他人协调好时间安排的问题。


这并非一个坏问题,但它仍是需要解决的一件事。假如你在生活中拥有太多开放关系,与你想交往的每个人花时间相处便会很棘手。此时对个人时间和精力做些清醒自主的管理,就是明智之举。


有时人们不想主动跟我交往,是因为他们猜想我肯定一直都很繁忙。有时我的确很忙,比如当我一连举办多场新工作坊时。所以在那种工作模式下,我可能就不想对过多新社交关系敞开大门。我更愿让事情保持简单,以便能专注于个人工作。


现在我正处于工作坊之后的休息阶段,所以能在社交关系上享受更多空闲时间。这意味着我可以保持一种更开放的姿态,而且更频繁地接受交往邀请。


另外,在不同时期,对于探索某些特定类型的交往关系,我也会比其他类型持有更开放的态度。目前我主要感兴趣的是拥有强大心灵元素的交往联系,尤其是那些包含“心灵-精神”或“心灵-身体”层面的交往关系。此时我对纯粹的思维层面交往不太感兴趣。所以现在如果有人只想跟我进行头脑交流,大家就很难建立起超越其上的交往关系,我更有可能忽略这种交往邀请。我依然欣赏纯粹的思维交往联系,但有时更愿在可能发生强大心灵联系的感情关系上,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


我们的兴趣和欲望会随时间发生变化,经常就像波浪模式般起伏流动。有时我们的波浪与他人模式能完美一致,有时却不会。若你看出自己和别人的波浪模式无法一致,请不必担心。只需关注你们和谐一致的领域,并对其余部分自然放手。这个世上还有其他人会是你那些放手领域的更佳匹配对象。


随着时间变化,你可能发现个人交往关系也会经历波浪般的扩张和收缩体验。例如,一位朋友可能在一段时期内变成你的恋人,之后又回归朋友状态。有时双方的感情关系看起来很符合社会上的常规标签,另一些时候它们又会和这些标签产生对立。



保持社交自信


在维持交往关系上,人们经常表现得非常被动。请不要因为某人没像你期望的那样经常联系,就推想对方非常繁忙或对这份交往不感兴趣。他们可能也在等你主动联系。若你想重新和对方交往联系,请不时发出主动邀请。否则对方可能就以为你也对这份交往不感兴趣。


我已有数月没去玩飞盘高尔夫,而且这是我挺喜欢的一项爱好。我不太喜欢在寒冷月份玩这项活动,但现在美妙的春天已经回归,我当然也想重返这项活动。我可以被动等着哪位飞盘高尔夫伙伴主动联系我,但要是再等几周他们也没这种想法,我该怎么办?如果他们根本没时间出来玩怎么办?此时保持被动姿态就显得荒唐可笑,所以我这周主动发出了一些邀请,现在大家已在计划安排下一次活动的时间。


你需要通过实践来找到对自己适用的正确平衡状态。我已经做过大量变化调整,以避免对社交生活感觉难以招架。我喜爱和人们面对面交往,所以正有意拓展这部分生活。我还很高兴生活里不再有网上论坛和Facebook,因为这些社交渠道很耗精力。我的个人建议是,主动拓展那些能给你带来最大喜悦的领域,并放弃毫无乐趣的那些。


请将这种行为想成投资形式。你只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进行投资,所以请把个人资源投入到能享受良好回报的地方。同时在回报微弱或是为负之时撤回投资。


你要寻求何种回报完全由你决定。此时我最喜欢的回报类型,就是和人们享受忠于内心联系的交往关系。我热爱这种交往并欢迎有更多此类人士进入我的生活。我热爱和人们分享个人故事、欢笑和同情心。当对方和我暂停下来相视一笑时,那种体验会点亮我的内心,好似大家内在的灵魂认出彼此原本就是老朋友。这种体验能给我留下充满意义和感激的感受。当自己能与某人创造出这类关系,之后在其中增添的任何东西都是一份额外奖赏。但若它就是我们能共同创造出的全部结果,也足以让我在这份关系中深感满足。



清醒自主的亲密感


我喜欢自己这种实现亲密感的整体做法。它清醒自主、开放包容,而且诚实无欺。它没有暗中操控、欺骗谎言,或人际游戏。它在现实生活中应用得十分良好,并能导向令人满足的交往关系。我无需依赖隐秘的沟通策略去制造对话优势。我可以和全世界分享整个行动过程并依然有效使用它;事实上,其他人对它的清楚了解只会让这种做法变得更轻松容易。


若你对此做法心动,我就鼓励你和已跟自己有某种交往关系的人分享这篇文章。使用这里提供的想法点子开启双方的讨论,看你们接下来想让关系往何处发展。弄清彼此是否想法一致。我认为你将感激最后收获的结果。


事实上,其具体做法比使用一套流程更为简单。我是先在生活中创造出一种社交上的富足内心感应后,才进化出这种交往联系的方式。当与他人交往时坚守这种感应,我便不会对结果感到担忧,也不会感觉被人拒绝。我只是观察对方的内心感应和我的是否匹配,倘若如此,又是在哪些方面匹配。一次不匹配的经历只是不匹配而已,并非一种拒绝。我知道自己此时的内心感应是种美好体验,我也不期望所有人都能与之产生共鸣。


使我不断回归这种做法的关键生活原则,就是爱。感情关系的要义就是彼此分享我们的爱意。假如某种类型的交往联系让双方感受不到积极支持与关爱,我们就没必要再坚持交往;那只会制造内心怨愤。请让每个人都能自由探索他们渴望探索的事物。


对感情关系怀有一种开放、富足态度时,你就不必在他人身上诉诸各种索求和依赖情绪。你可以通过个人的整体社交生活,去满足自身的全部欲望。倘若你的满足可以通过只和一位对象的深入感情关系来实现,那很好!如果你的满足要以其他交往形式来实现,也很好!请坚守你想体验的那种感应,试着不要对这份感应的具体展现结果过于依赖。你反而可能会对最终结果惊喜不已。:)


我们生活在一个有着丰沛社交资源的世界。你有几十亿人群可以选择,完全能找到许多很高兴以你喜欢的方式,和你进行交往的人士。



下一篇:20120401 全新“主仆工作坊”

上一篇:20120324 如何转换维度空间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