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与社会压力
2012.06.03

自律的很大一部分力量来自社会压力。这便是人们为何在进入军队后能变得非常自律,尤其是在特种部队。他们不想拖队伍后腿,因此必须做出个人最佳表现。对战友的忠诚使其保持了更高自我要求标准。对国家或某种原则的忠诚,也能提升个人自律表现。人们会为高于自我的伟大事业奋斗。假如丧失对这份事业的信仰,他们的自律性也将遭受损害。


相同情形也适用于公司里的团队项目。如果大家关心团队,不想拖队员后腿,他们就能变得更加自律。社会压力会鼓励自己更勤奋地工作。


对另一些人而言,自律力量则源于供养他们所忠诚的家庭。他们不想让家人失望,因此会做必须完成的事情。假如他们感觉跟那些家人不再有关联,其自律性也将遭受损害。


假设你的谋生方式是股票交易,并且发现自己很难保持自律状态。如果你只为自己进行股票交易,没有高于其上的伟大理由 — 你相信能激起内心强烈情感的缘由 — 那么在建立更自律的行动方面,你的努力必将失败。因为其中不存在让你自律的更伟大需求。没人关心你是否在交易上赚了钱,这意味着在个人内心深处,你也不会对它足够在乎。


金钱本身提供的动力过于虚弱,不足以激励产生太多自律。这就是很多人深陷债务的原因之一。国家也是如此。


我有一位朋友在给他人的基金公司工作多年后,最近创立了一家自己管理的投资基金。他必须对个人行为非常自律,因为他正交易着别人的钱财,其中还包括朋友和家人的资金,而且他不想令这些人失望。我鼓励他让手上的资金更具社会和环境责任,以使这些金钱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善款。他喜欢这个想法并决定不投资特定类型的公司,只专注于投资拥有积极影响并能树立正面榜样的公司。他也发现不难找到符合这种投资资格的公司。


自律源自关切。假如没人在乎你干什么,你可能也不会在乎它。而且这件事也许确实无需完成。倘若你只为自己工作,几乎可以肯定会在自律方面感觉挣扎。此时激励自己采取行动犹如逆势而战。


假设你想赚取更多被动收入。为何该有人在乎此事?为何会有人想让你成功?


如果我看见某人除了个人利益,并无实现自己目标的更伟大目的,我打赌他会很难成功。他将缺少保证目标最终实现的足够自律。他也许在一开始感到兴奋不已,但很快就会陷入困境并彻底放弃。而且到最后,也没人在意他是否取得了成功。


我喜欢和人分享各种观点想法。我知道假如自己能想清某些事情,便可与众人分享,从而也可能为他人带来好处。因此当自己着手个人成长类型的项目时,那些项目并非完全只为个人理由。知道能将个人目标转变为对他人有用的价值信息,是我做事的一大部分动力来源。


在20多岁时,我创建被动收入流的最大动力,就是希望能让自己更多去分享。我对不得不将大量注意力耗费在个人财务上深感沮丧,这些经济问题会干扰自己从事创意项目。我觉得如果让收入流处于自动运行模式,就能在创造和分享事务上投入更多精力。这样做对其他人也更有好处,而非只为我自己。我意识到若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自己将抱憾终身,永远无法把个人最杰出的创意作品和世界分享。


当试图只为自己创建被动收入流时,我无法走得太远,最后总会放弃。我所犯错误就是在创建收入流时,让金钱成了唯一令人兴奋之处。我甚至在20多岁刚出头时,上过两次关于不动产投资的课程... 之后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发现那种工作枯燥乏味,赚钱不足以成为推动自己前进的动力。


什么事情可以激起你的情感反应?你又如何能将这份情感动力融入个人创业项目?什么能激励你在被动收入项目上再工作两小时,而非去看会儿电视?


我完全知道,大多数跟随阅读这个被动收入系列文章的人将会失败。甚至那些似乎下定决心的人,我打赌大部分也难获成功。我进行判断的标准是,倘若此人成功,是否有任何人会真正在意。如果我能看清其成功动机纯粹就是为个人享受,没有其他人会在意,那失败几乎就是必然。


但是,如果我看出此人把所做之事视为朋友或家人的团队项目,决心创造出对社会有益的收入流,并对被动收入会如何拓展其贡献能力拥有清晰愿景,那我就想说成功几率对此人有利。


假设有两人都发邮件请求我帮助他们的被动收入项目,而我只有时间帮助一人。第一个人说他烦透了自己的工作,想辞职创业。第二个人则告诉我她有个乐队,乐队成员想创作关于同情心和万物一体主题的歌曲;她们想让个人收入处于自动运转状态,这样就能专注创作更多音乐并为人们演唱。你又愿意额外付出精力去支持哪个人的项目?


我能在这条创业道路上获得成功,是因为自己所做工作会收获人们的巨大社交支持。每年我都能收到数以千记的美元捐款。人们会给我介绍各种新交易机会,邀请我在他们的活动上演讲。甚至在2004和2005年事业刚起步时,我便收到过许多来自读者和其他博客作者的有益指引帮助。人们喜欢我做的事情,想给予我鼓励和帮助。这就是我为何在这条道路上取得成功的原因。它绝非一种孤立的个人追求。我的大部分被动收入流都来自其他人的生意,而且现在依然如此。我的书籍出版商主动找到我,提出了一份出书交易。有时我感觉人们实际上如同在朝我身上扔钱一般。当我的工作动机只是为个人利益时,所有这些支持又在哪里?全都毫无踪影。


那些在经济财务上挣扎的人们,常倾向于怨恨和妖魔化富有人士。我也这样干过 — 当自己身处破产时。之后我意识到假如自己对富人有这种感受,又何以允许自己成为那种人?我想自己应该保持更开放的姿态,在亲身了解他们中的一些人后再做评判。我确实这样做了,而且常为这些人有多么友善、周到和慷慨所惊讶。那些体验帮我转变了个人思维心态,我意识到财富其实能给人更多自由,以便一门心思专注于做出贡献。


甚至当有人看起来只是为个人利益,毫不诚实地获取成功时,他们的真实动机也常有着社会目的。对许多社会上的现代反面角色而言,其成功动机就是为了照顾自己家人。


当你追求的成功拥有更伟大社会目的时,就能更轻松地自律采取行动,而非陷入拖延停滞状态。在一些合理社会压力的作用下,你将无法轻言放弃。人们也不愿意让你放弃。当你感到虚弱时,会有其他人上前提供你所急需的鼓舞言语。


假如你想放弃自己的被动收入项目,会有多少人试图阻止你放弃?倘若你的诚实回答是零,最好就尽快修正这种问题。


如果我想在完成这个被动收入系列文章前就放弃创作,会有多少人试图劝说我继续下去?我肯定将有不少。你觉得这种因素是否扮演了一份角色,激励我在周日早上来公开分享一些脑中想法... 即使自己毫无这样做的必要?它当然扮演了重要角色。假如没人在乎,我也不愿麻烦自己做此事。


我建议你跟朋友家人分享自己当前的被动收入目标。主动在个人社交网站页面上分享这些目标。和你的社交圈成员们讨论如何让目标更有社交参与性。询问人们如何帮你把它变成众人真心在意支持的项目。倾听这些人的想法。不必强迫自己进行你并不赞同的改变,但请留心哪些想法点子似乎能让你兴奋不已。然后慢慢将你的目标,融入一种会比以往版本更深激励自己的形态之中。


只在你想确保自己失败时,才去忽视个人创业动机的社会支持层面。



下一篇:20120605 被动收入不是一种逃避

上一篇:20120531 如何从知识产权中获取被动收入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