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仍在广播疑虑吗?
2012.06.08

随着阅读我的被动收入系列文章,假设你开始认真考虑创建属于自己的被动收入流,但跟朋友和家人谈论过一些想法后,你只得到消极负面的回应。也许他们暗示被动收入超出你的能力范围之外,你应当像任何“正常”人那样,安于一份雇佣工作。


这些人有可能是在试图让你远离失败经历,但很多时候他们的反应里也掺杂着一些恐惧。要是你真的成功了又将怎样?如果你身边的人们不具备强大自尊,你的潜在成功在他们看来就可能是种威胁。他们也许期待你在第一次尝试时就彻底失败,但若你坚持下来不断前行,可能就令他们担心,成功几率会开始向你倾斜。


当感应到你心中的疑虑,人们常会试着改变你的想法。而当感受到你的坚定态度时,他们一般就不会再麻烦打扰你。因此当你收到这些负面回应,通常罪魁祸首,便是你向外广播的疑虑声响太大,以致其他人忍不住给出回应。


显得疑虑不定并非一个问题,但请意识到这样做将打开受人影响之门。它会让你暴露在别人新的想法和建议中。在此疑惑阶段很难付诸行动,因为来自他人的影响通常和你自身渴望并不一致。若你停留在疑虑阶段时间太长,结果可能会更加困惑和手足无措。


当你渴望付诸行动向前行进,或已厌倦怀着疑虑原地打转,就请许下承诺向着特定方向前进行动。这会减少大量分心影响。若你纠缠于疑虑心态,不断寻求他人建议,将永远无法做成任何事情。


有时你可以通过探索找到确定答案,但大多数时候你都必须主动创造来得到想要的答案。你永远没法提前知道不同决定会带来何种结果。请直接挑个选项,只管前进,就像小孩子第一次到迪斯尼乐园时,决定该玩哪个游乐项目一样。你不知道挑的是否将是最佳选项,但在行动时你就要表现得它是个人最佳选择一样。


我经常喜欢在人们到拉斯维加斯时,带他们去拉斯维加斯大道四处游览。有时我会告诉他们自己要向其展示拉斯维加斯最奇异的景致,一个他们永远都忘不了的地方。我将抱着超乎寻常的热情说此话。我会领其前往Bellagio Hotel(百乐宫大酒店),当转过某个特定角落时,我就指着那处景致郑重说道:“这难道不是大家见过的最难以置信的地方吗?”之后我会向人们展示由液体巧克力形成的喷泉。若你从没见过,它倒是很酷的一件事,不过也没真酷到我夸张的那样。尽管如此,那份搞怪热情能让这段经历对每个人来说都更好玩有趣,而且它也使整个体验更令人难以忘却。


你对自己所做之事的热情不必表现得如此夸张,但若你准备在创造被动收入上勇往直前,那就创造出你正走在正确道路上的确定感,尤其当你和其他人分享自己想法之时。这份确定感会让整个经历更加好玩有趣,同样也能鼓励其他人用特殊的热情态度回应你,而非让自己费劲去改变他人想法。这种做法也能帮你消除别人的潜在恐惧或嫉妒心理。


不管何时创建一个新被动收入流,我永远都不知道最终结果将会如何。有时结果能达到个人期望。有时还会好得超出预期。但有时只能得到惨淡结果。当我采取行动,就会专注在不断前进,而非担心最终结果如何。我不允许自己一路上满怀疑虑和犹豫,因为这样只能导致手足无措;它还会邀请各种脱离正轨的影响进入我的生活。


当其他人显得疑虑和犹豫时,你通常感应得出来吗?你能分辨出他人何时富于决心,何时又并非如此吗?


人们也同样能从你身上感应出这些,不论你是否意识得到。


我已留意到在写作中对某些事不确定时,常会打开迎来人们洪水般反馈的大门,这些人总想以某种方式对我施加影响。不确定感还会邀请大量批评指责的出现。然而,当我在写作中展现更多确定感,就很少收到诸如此类的任何负面反馈。人们不会试图影响改变那些难以撼动的物体。


当几年前开始写作有关多元之爱和开放感情关系的话题时,我就会收到成堆反馈,内容范围从深刻批评到巨大支持都有。我当时仍在适应这种观念的过程中,所以对它依然有许多不确定性。我肯定这种心态表现也反应在个人写作中。最初邀请这些反馈是件好事,因为它能帮我在进一步探索前,仔细思考整个观念。但当决定好这就是对自己而言正确的道路时,我便停止了产生和投射疑虑与不确定感。自然而然,人们也就不再试图影响我在此领域的选择。


假如你感到他人正试图让你改变,而且这种情形变得令人烦扰,请先清醒审视你投射出的疑虑表现。人们只是在回应你所广播出的态度。


很多人都不得不应对各种喜欢苛责并毫无支持态度的朋友和亲戚。假如这对你来说是个问题,就停止给别人那种印象,让对方感觉若对你施加足够影响,你就将犹豫不定并乐意听其唠叨。若非如此,你只会诱使他们前来改变你的想法。


将你的注意力放在不断前进行动上。假如那是你的专注所在,当有人试图影响你,想让你停止或慢下脚步时,他们就将无功而返。你可以选择用像这样的话来回复他们:“哦... 不好意思... 你是不是把我误认成那些犹豫不决的人了?请别试图拖慢我的脚步。我对辩论做此事是不是个好主意不感兴趣;我已经越过那个阶段。我更愿在前进路上获得你的支持。不过若你感觉无法提供这种支持,我完全理解。只是请你尽最大努力,接受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实,即使你还无法赞同它。如果我晚点改变了对这件事的想法,那也是该由我自己做出的选择。但目前我对朝此方向前进充满动力。祝我好运吧!”


假如有人对你的话不予理睬,还想继续影响你,那就立刻起身离开。别把时间浪费在争辩上。要对自己有足够尊重,清醒认识到这种争论配不上自身的高贵。你完全有权做出自己的选择。有些人就是不能领会别人的暗示,你必须在其面前表现得坚定自信,让个人态度显得清晰明了。有时在别人最终明白继续影响你毫无用处前,你们还会有几次对抗经历。在面对亲人时尤其如此。也许在历经几次不欢而散后,他们才能改变和你相处的方式。


这种疑虑心态还有另一面影响... 而这一面常被很多人忽视。当你对自身决定投射出不确定感时,不仅在邀请批评与负面影响的出现,另外也排斥着潜在支持性影响的出现。


若你表现得对创造被动收入难以确定,那么潜在商业伙伴也会把你当作瘟疫那样躲避。谁想和没有确定感的人一起工作?谁又想冒险跟生意新手做交易?


没错,你可以通过积累经验建立自信。但你也能通过许下承诺创造自信。你要么就是在创造被动收入流,要么就没有。你到底要选哪个?只是宣称自己想这样做远远不够。假如你打算追求被动收入的生活方式,不靠雇佣工作和政府来支持个人后半生生活,那请在行动上也表现出这种追求。其中就包括不和那些既不理解你的选择,也无法支持你的人进行争论。


我还记得自己刚走上这条道路时的情形。那时朋友们以为我有点像个不想正式工作的懒鬼。人们会发给我就职申请或告诉我各种职位空缺。但当他们明白我确实下定决心 — 尤其在我开始靠被动收入赚到真金白银时 — 他们便都退到一旁。与此同时,我开始吸引几十位新的企业家朋友进入自己生活,这些人对于我当时的生活而言,是要好得多的匹配交往对象。在他们面前,争辩这条独立道路是不是明智选择毫无意义;这种问题的答案明摆在眼前,显而易见到根本没有讨论的价值。取而代之,我们专注于分享各种想法,并为彼此的事业项目给予支持。


我确实认为,恐惧和嫉妒因素在他人回应中扮演了一定角色。我在这篇文章中提及开放感情关系,是因为你对探索开放感情关系的反应,同样会镜像反映在对赚取被动收入的回应里。


若你还在与人争辩赚取被动收入是不是个好想法,你就依然没开窍。那些已经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人士,知道这种争论配不上自己。当你最终看出这些有着脱轨性影响的人和事,正作为自身疑惑和恐惧心态的结果,不断出现在个人生活中时,我想它会帮你明白,为了获取成功 — 尤其为得到你渴望的社交支持 — 你最终必须抛弃这类限制性思想,将其甩在身后。


你很可能好奇我为何花这么多时间讨论被动收入的思维心态,用一篇又一篇文章试图帮你从不同视角领会其意。那是因为思维心态在这件事上至少占据80%的价值。一旦你真正理解了被动收入心态,一切都将顺流而下。对任何下定决心的人来说,具体行动步骤其实很容易搞清。你可以通过试验和犯错进行学习,购买相关课程、项目和书籍来帮助自己,或在网上调查研究各种想法点子。甚至无需等我写完此系列文章,你便已开始行动。


作为这一系列文章的创作结果,有些人已在创建各种新的网上生意。我猜这些文章写完前,他们就能开始获得收入。他们正在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们已懂其理,再拖延下去毫无意义。他们可以继续阅读此系列文章,把它用作从亲身体验中所学知识的补充材料。


假如你还未采取任何实际行动去创建个人第一个被动收入流,那你的借口是什么?请记住“我不知道怎么办”并非一个有效借口。其他不行动的借口也只会显得软弱无力。若你有时间来读这篇文章,你就有时间着手创建个人第一个被动收入流。与其在疑虑和犹豫上浪费精力,你完全能将这些精力转移到前进行动中,获取真正进展。



下一篇:20120609 被动价值

上一篇:20120605 被动收入不是一种逃避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