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限制性信念
2012.07.17

在开始被动收入演练前,作为最后处理事项之一,我想谈谈限制性信念。假如我们不进一步探究这类问题,它们便有可能在你实现目标过程中,严重拖你后腿。



限制性信念的类型


限制性信念有各种各样的形式。下面列出了最常见的一些。


"如果…就…"类型信念

  • 如果尝试创造一个新被动收入流,我可能失败,那就太糟了。
  • 如果对某人表达自己好感,我就会被其拒绝。
  • 如果自己获得了巨大成功,朋友们就不会那么喜欢我了。


"普遍性"类型信念

  • 人天生自私。
  • 小孩总是不守规矩。
  • 金钱是万恶之源。


"个人和自我"类型信念

  • 我不够好。
  • 我不重要。
  • 我不可爱。



限制性信念是怎样出现的


限制性信念经常处于潜意识状态。大多数情况下,它们都在人们的知觉层面以下活动。你常会首先注意到它们引起的副作用,尤其当你为自己定下雄心勃勃的目标,并试着追求这些目标之时。


假设你想创造自己第一个被动收入流。若你从四月份开始,一直在阅读我的被动收入系列文章。那到现在,你应已设定好一个包含具体收入数字的目标。也许你希望第一个收入流能达到每月100美元。


现在,若我们从完全客观的角度考虑,这是个十分可行的目标。它既不显得宏大,也没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或多么神奇。以前已经有人这样做过许多次,而且在某些圈内人士看来,这完全是个平凡普通的尝试。这类目标绝非别具一格。


但又有多少定下这个目标的人会最终将其实现?你是不是正怀疑自己能否成为成功者之一?


事实上有很多人将取得成功。不过,对这些人来说,成功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他们成功不是因为想到的主意比大多数人要好,或拥有的激情比大多数人要强。他们成功是因为他们愿为配合目标,改变个人信念和脑中的自我形象,不让过往思维模式阻挡自己实现目标的道路。


这一转变过程的重要部分,就是丢弃那些制造混乱思维的限制性信念。当谈及被动收入时,你可能会遭遇的限制性信念有:

  • 赚取被动收入太难了。
  • 我应该出去找份真正的工作。
  • 我不够聪明,难以把这事做成。
  • 被动收入对我来说太奇怪了。
  • 我应该去做其他人都在做的事情。
  • 有份固定工作才安全可靠。


许多成功创造出被动收入流的人们,一开始也有类似的限制性信念。毕竟,现代社会就是这样教化我们思考的。


当开始实现一个新目标时, 你的限制性信念并不会公开表现出来。它们常会以令你脱离个人目标的方式,影响你的思考和行为,使你的注意力无法集中在实现目标之上。


例如,开始思考被动收入时,一旦你想到不错的点子,心里就会冒出各种实现不了的理由。于是你会说服自己放弃这个点子。


或者你会和最消极的朋友分享这个点子,而潜意识里你也知道朋友会说服你放弃此想法。你本可跟最积极乐观的朋友去分享,也许他就能鼓励你勇敢实现个人目标。


或者你正准备着手实现个人想法,却忽然有种无法抗拒的冲动,要看场电影或去买个新游戏。


或者你在实现目标上安排出好几个小时,可不知怎的时间就被上网浏览消磨殆尽… 或突然出现意想不到的紧急情况:“噢,不会吧… 巧克力快没了!我最好先到商店买些回来… 自己手上的目标得再等等。”


你此前已经清醒决定这个目标对你来说很重要。但你却能看到,自己的思维模式并未完全配合个人决定。你总在需要完成一些实质工作时开始分神。


造成这些情形的罪魁祸首,通常就是那些限制性信念。



我们为何会有限制性信念


许多限制性信念在我们童年早期已被植入,而且它们也确有用处。它们扮演的角色,便是保证我们安全的思维捷径。但其副作用,就是令个人大脑过于普遍地处理生活情形,被植入的思维模式会忽略事物间的细微差别。从此之后,这些模式也就会有处理不准确的问题。但从生存层面而言,这些模式并不需要精确完美。它们只需够用就好,尤其在人们需要快速做出决定之时。


在一定程度上,这也与我们大脑的进化形式相关。具体表现为大脑的新脑皮质,是被更古老久远的边缘脑质所包裹。而边缘脑质负责人类的情感、行为、动力和长期记忆。新脑皮质则负责意识思维、高级逻辑,还有语言表达。


这些不同大脑区域为帮助人类生存而不断进化,但我们的很多目标对生存来说非属必需。被动收入当然就不包括在内。你大脑的天生结构,并非默认为能帮你成就被动收入目标。但幸运的是大脑极其灵活,可以学习如何适应来配合完成此类目标。


当应对那些非生存类目标时, 我们不能仅仅依靠大脑的默认思维模式。那些模式对保证我们活着已经够用,但在实现更崇高的雄心抱负时,它们的表现经常不如人意。因此我们需要在某些生活领域完善这些思维模式,调整并去除那些不必要的自我限制。例如,当我们想变换职业时,就不希望大脑反馈出恐惧状态。我们想让自己有能力根据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做出理智决定,而非基于童年时代的情绪化反应去行动。


再比如,你能直接站在台上发表公开演说而不过分紧张吗?你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当众人之面舒适自如地讲话吗?若你做不到,就是因为自身边缘脑质正反馈给你恐惧和危险信号,导致你踌躇不前。从生理层面而言,你完全能做到,因为你需要做的只是站起来开口说话。演讲实际上就是说话。它本身真的没那么复杂。


同样,假如那就是你想要的,你能直接创造一个新被动收入流吗?具体行动步骤将非常简单。但你负责情感和动力的边缘大脑,能主动配合个人决定吗?也许你经常发现,它并不怎么配合。它将反馈给你一个虚幻的生存威胁,让你避免采取会令自己处于危险的举动,即便那些危险都是想象而已。当这些反馈传达到新脑皮质,你就被强迫编造出各种形式的借口,来解释自己不具备行动的能力。


古人采取安全策略,避免去食肉动物出没的地带十分合理。在某些生存情形下,我们过于普遍化这类安全模式也行之有理。因为有时犯一个错误都可能绝对致命,特别在人们的童年时期。但像面对尴尬或财务倒退这类小一些的风险,不应该和真正的威胁相提并论,即使它们会引起个人思想和行为上的相似回避反应。你完全能承受工作或财务上的一些失败,以获得更多学习和成长机会;事实上,这样做也大有裨益。


无论你是否喜欢,我们仍属于哺乳动物,所以会不可避免地继承哺乳动物的思维包袱。往好的方面想,我们最初能幸存下来,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这些思维模式。另一方面,若你的愿望是与大多数哺乳动物相比,过上更加丰富的生活,你也得为这些思维包袱付出相应代价。



有意识的思考 vs. 无意识的信念


当处理无意识的限制性信念时,你有一些基本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忽视它们。让这些心理上的潜藏程序按部就班地运行。如果这样去做,假定你的限制性信念并不极端,你很可能会过上那种一般而平凡的生活。你难以发挥作为一个拥有高等意识的人的潜力,但你仍可成为一个感觉自豪和富于价值的哺乳动物。假如你认为总是去过同样的生活完全可以,也就没必要要求自己去处理那些限制性信念。这些信念将极大掌控你的人生结果,但若你并不介意经历更多同样的生活,人生结果也就取决于你的选择。接受这种选择即是承认,你过去的思维程序就是你真正的自我。


第二个选择是尝试压倒那些限制性信念。你可以试着运用意志力强迫自己不断采取行动,以抵制这些信念的影响。你可以采用一些对应体系来强迫自己行动和不断向前,比如加重放弃目标会带来的消极后果。这种方法会起作用,但效果通常十分短暂,而且持续使用会令人在心理上精疲力竭。这个策略的本质,就是让你头脑的一部分和另一部分相互打架。


第三个选择是消除限制性信念。和与其抵抗相反,你可以彻底摆脱它们。消除一条限制性信念后,你可以永久移除它并使其无法再在潜意识中影响自己思考。从本质上讲,这意味着你删除了在童年早期,被植入的一个旧潜在程序。作为一名成人,你已不再需要它。在旧信念被移除的地方,你可以试着植入新信念进行代替。但你也可将位置空在那里,允许大脑用逻辑思考去添补空白。


身为一名成人,你已不再需要童年时代那些保护个人安全的信念。你可以利用完全发育的新脑皮质,做出更加聪明的决定。你可基于个人知识、生活经历、技能和对未来结果的预测,得出明智决定。这些思维技巧在你的童年时代并未发育完全,因此你需要边缘大脑来保护你。但当成年之后,你便可以运用个人生活经验和知识储备,来判定狮子可能依然危险,但公开演讲却威胁不了人身安全。


假如大脑能在我们成长过程中自动做这些垃圾清理的工作,简直就太棒了。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也确是如此,但这个过程非常缓慢。我们在长大变老时会变得更不情绪化,这就能减少童年时期教化产生的影响。但我们仍可通过人工方式清除这些毫无必要的信念,加快此进程。我也确实认为这种做法非常明智,尤其在二三十岁时。如此一来,这些信念就不会限制我们本可设定和达成的那些人生目标。



消除限制性信念


我可以带着你一步步演练如何消除一个限制性信念,但Morty Lefkoe已将具体过程放在他的网站上。在我看来,最简单的做法就是介绍你去那里看看。因为你可以完全免费测试那种方法的有效性。若能亲自试验,你也能最深入地理解这种方法,同时拥有了永久去除一个限制性信念的好处。


如果你怀疑限制性信念正拖自己后腿,特别在关于我们涉及的被动收入工作方面, Morty的方法就能帮你辨别和消除它们。针对每一个信念,整个清除过程需要大概20分钟,不过你真正要做的只是看完一个视频。


24小时之内,我将去往机场开始另一趟旅行冒险,中途很可能不会再更新博客。当回来之时,我也应该已经准备好,演练如何从零开始创造一个新的被动收入流。


在我离开期间,你可以乘此时机将那些讨厌的限制性信念清除完毕。这样你也不必担心,它们以后再来困扰自己。假如在我通过博客叙述如何创作新被动收入流的同时,你愿意跟我一起创造属于自己的收入流,那时你就不用担心脑子里各种想法会打成一团。你只需要自然而然地跟着我演练操作步骤便可。


同时,你可以尽情想象自己未来旅行冒险时,所有开销都由个人被动收入流支付,会有多么美好。即使离开工作,你仍能持续挣得与工作时相同的收入。而且无需请求任何人批准和允许 — 想走就走。请记住这并非什么疯狂幻想。假如你能消除那些挡在自己面前的限制性信念,进入自然流畅的行动状态,这些就都能实现。只是,别告诉你的老板,自己在工作之余,正忙着干什么。;-)



下一篇:20120725 如何从现场表演艺术中获得被动收入

上一篇:20120716 安息,史蒂芬·柯维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