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素生食之乐
2012.08.15

上周我又回归到100%纯素生食的饮食方式(到现在已有一个多星期)。


我发现这次转变要容易许多。因为之前我已多次尝试生吃素食,包括一次为期6个月的长期试验,所以这次很容易便适应了那些生食习惯。比如购物时要买大量水果,还有记住那些我最喜欢的原生食谱。


这次转变带来的好处让人难以忽视,几天内我就感受到强烈变化。要知道,开始这次转变前,我的日常饮食中已有大量生食部分。而且从1997年至今,我一直过着纯素饮食的生活。


头一周内我就能看到的一些好处有:


能量方面 — 提升效果毋庸置疑。我感到自己在身体、心理和情感层面都有了更多能量。我的行动更为迅速,写作更加流畅,同时也能做完更多事情。


睡眠方面 — 个人睡眠更加深入,而且少了大概30到60分钟的睡眠需求。梦境反而更丰富生动;感觉做的梦也更长和更精细复杂。


冥想方面 — 我觉得冥想时精力更容易集中,冥想期间的体验也更加丰富。


锻炼方面 — 能更轻松地在健身房锻炼。我的身体好像一夜之间变得更加有力。若用同等设置在椭圆机上锻炼(进行心肺适能运动训练的健身器械。译者注),我的心率比之前每分钟要低10下左右,我必须调高设置才能达到预定运动量。根据以往经验,假如停止生吃素食,我的心跳在进行同等锻炼时又会恢复到原来的速率。我认为造成这种变化的一个原因,是体内血液在生吃素食时变得更洁净了(生吃的那些素食在被消化时由于更清洁,会产生更少废物),所以能更轻松地为细胞输送氧气。而经过加工的食物会制造更多新陈代谢废物,以致阻碍血液的流动。


碱性指标 — 若我用pH试纸检测个人尿液,当吃烹调食物时尿样总是酸性的,生吃素食时则是碱性的。在开始这次饮食习惯转变的前一天,我的pH值还是5.8。昨天已是8.0以上(超过了检测试纸的显示范围)。要知道pH检测用的是对数刻度,所以从5.8上升到8.0以上会是极大的不同。如果你也好奇,想测测自己的pH值,许多维生素商店都有这种测试试纸。你也肯定能从网上买到,它们价格都不贵。


幸福感 — 这是我最喜欢的好处之一,也是我不断回归纯素生食的原因。在100%生吃素食三四天后,我就感觉快乐多了,有时还有那种极乐体验。在这种快乐状态下,我很难出现消极情绪。在适应变化的头一周里,我可能会有情绪散乱的状况。不过一旦度过最初排毒期后,我就觉到每天都很美好。这种体验也让我身处一种更轻松喜乐的情绪状态。


智力表现 — 我的头脑感觉更清晰,反应也更敏锐,似乎被人抹去了一层雾障。之前觉得困难的那些脑力工作现在忽然容易了许多。写作也变得如此简单。我的潜意识会完成大部分工作,几乎不需要我有意识地创作文章。在吃烹调过的食物时,这种智力表现会逐渐下降,所以我以前几乎没有觉察到。但当回归纯素生食后,这种能力恢复得十分迅速,没法让人感觉不到。


性生活 — 生吃素食时的性生活明显要比吃烹调食物时好很多。额外增加的活力和幸福感起到了一定作用,但自己的性能量也开始在全身流动起来,变得更为强劲。此时经历的性体验感觉更加浓烈,也更加顺畅。在与另一半享受性爱时,也更容易舒缓、深入和有力地呼吸,从而进入那种双人合一的境界。我期待明天就和女友再验证一下这种境界。:-)


有人可能会问,我之前为何要在生吃素食6个月后中止这种饮食方式呢?我不觉得这是因为自己忍不住烹调食物的诱惑。它是我当时的一个主动选择。主要由于我想对烹调饮食生活多做一些试验。看看在混合生食和熟食生活方式后,自己能否在享受更多生活便利的同时,保留住生食带来的大部分好处。而且有许多烹调食物也是我喜欢的,尤其在旅行时,我很感激不同地域美食的多样性。


不过在身体健康方面,这种混合型探索并不成功。我试过的这些饮食方式都不及100%生吃素食给自己带来的好处。虽然不完全生吃素食时,我可以更灵活安排个人生活,但很难说这种灵活性值得拥有。我觉得为了享受那一点更丰富的饮食花样,自己不得不放弃其他许多东西。我喜欢烹调食物带来的多样选择,但这种多样性也有其过高代价。每次回归纯素生食后,我就更难再接受任何烹调食物,我知道那将意味着放弃太多美妙的生素好处。


变成纯素生食者是很有挑战的事情。不过一旦你经历了一段时间这种生活,保持这类饮食方式就并非太难的事情。


生吃素食也有众多花样选择。我最喜欢的是吃许多水果,同时搭配很多坚果类食物,或者将两者混合在一起食用。有些生素主义者不建议这种吃法,但我这样吃时感觉最好。若我摄入的脂肪量太少,比如采用脂肪只占10%比例的吃法,自己就常会因饥饿而分心,忍不住想吃东西。我对这种生活方式的感觉也并不太好。我无法像有些人那样一顿就吃下10到15个香蕉(即使一下吃上5、6个香蕉我也觉得够呛)。


我在水果和坚果搭配着吃时精力最充沛,坚果还能帮助延长消化时间,提供更多饱足感。这种饮食方式让我感到自身能量获得了最佳平衡,不会经常感觉肚子饿。我尤其喜爱香蕉坚果的搅拌混搭,其中巴西坚果是我最喜欢的。纯生蓝莓派我也喜欢。


我也会吃很多生蔬,特别是蔬菜沙拉,还有拌着鳄梨色拉酱的胡萝卜或芹菜。但个人主要食材还是新鲜水果、果蔬汁和坚果。我在大量吃这些食物时感觉最棒。


有人争论说每个物种都有其最佳饮食方式。我能理解这种想法背后的逻辑,而且我们也能观察到属于某个特定种类的动物都爱吃一样的食物。但涉及人类时,我并不赞同这种论断。人们现在分布在世上各个角落,虽然我们可能有着共同祖先,但人类已在漫长岁月里进化出不同的人种。难道没有可能我们的饮食在进化中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北极熊和黑熊会吃不同食物,但它们都还是熊科。两者当然属于不同种群,但种群概念也是人为根据自然条件做出的划分。我们也能根据同种条件给人类自己做出区分。因此我认为给人类规定一种特定饮食方式的观点过于简单化。我怀疑事实情况要比这种观点复杂得多。


这也是我为何如此重视个人试验和独立探索的价值。不只在饮食方面,在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我都鼓励你也一样重视这种价值。假如让我来给人类做个划分,我可能会把那些老在公司上班度日的人,都划分到一个特别种群里去。;-)


我不确定自己这次转变会坚持多长时间。我已经多次在生食和熟食生活间变换,所以这次也不想做出什么承诺。至少到目前我仍喜欢生吃素食的生活 — 它给我带来的好处如此快速深刻,让人不得不乐在其中。我对烹调食物的兴趣正在消褪,而且继续这种纯素生食生活毫不费力。当吃过一段时间纯素生食后,这些新鲜食物也变得对我更有吸引力,那些烹调食物却令我越来越没胃口。


当然,如果你已有过一段主动生吃素食的经历,再回到这种生活方式就会容易许多。学习如何适应这种饮食方式,并建立起支撑这种生活方式的新习惯,需要花费一段时间。你要付出的一大部分努力,将包括去除以往吃烹调食物时养成的那些习惯。不过一旦你度过这段转变期并坚持一定时间,以后想再回归纯素生食的生活方式,并养成相应饮食习惯就会容易很多。


任何一种特别的饮食方式,都是需要通过练习来掌握的一种生活技巧。不过在练习过程中,这种技巧也会变得越来越简单。一种生活方式的变化在外人看来常是个困难过程,觉得需要一个人付出许多努力和自制力。不过,一旦你经历过这种转变,维持新的生活方式就是无需再费神的事情。


我并未发现自己选择的生吃素食方式特别困难或富于挑战。这种生活确实让人感觉与众不同,但绝非更加麻烦。由于我无需烹调任何食物,这种饮食方式反而更快速简单。我大部分用餐只需几分钟准备,有些拿来就能吃,比如端上一盘水果。


我明天将乘飞机去加拿大埃德蒙顿,我不认为在旅行时吃纯素生食会给自己增添任何麻烦。当然这需要对个人生活方式做些调整,不过我之前已有过这种经历。我发现离自己入住地几个街区外就有家有机杂货店,所以在那儿买要吃的纯素生食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实际上,旅行也是我想回归纯素生食生活的一个原因。我非常热爱旅行,而且给自己安排的行程也越来越频繁。我觉得纯素生食给自己带来的那些额外好处,会让我更加享受这些旅程。我也许无法去品尝丰富多样的异域美食,不过与拥有更多能量和热情,感到更加聪明和灵敏(这样我就能在路上用更少时间完成工作),以及需要更少睡眠相比起来,做出这些交换似乎也不错。另外,假如自己真的想要,我仍可时不时吃一些烹调美食。只是我的感觉又会变得迟钝一些而已。但在适度情形下,若那些烹饪美食值得一试的话,我还是可以选择这样做。


我非常鼓励你也进行自己的饮食试验。即使你认为有些试验看着有点极端,去试上30天也绝非什么坏事。我的很多生活试验都以失败告终;最后结果不是没啥不同就是搞得更糟。但总有那么几次,我会遇上某些量变级的飞跃成果。纯素生食就是其中不可否认的拥有坚实成效的飞跃体验;还没有其他试验能比得过它。也许某天我会发现其他更佳饮食方式,不过到目前为止,这是条看起来值得继续探索的美妙路线。



下一篇:20120817 充分行使你的自由 

上一篇:20120814 你还在玩等待游戏吗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