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免于沮丧
2012.09.18

若你感到沮丧,说明你正拒绝面对或接受一个现实,并且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怎样制造沮丧情绪?很简单。只要审视一下你眼前的现实生活,然后抵制或反对其中的某些部分。比如财务状况、工作环境、感情生活(或者缺少感情这种状况),直接抵制让你感到不满的地方,你就会变得沮丧了。


一旦进入沮丧感觉中,你就被困在了个人抵抗情绪里。而现实环境也会对你做出相应的回答。就像在说:“哦,你总喜欢感受自己不想要的那些东西。好吧,我这儿还有更多呢。只要你愿意,想感受多长时间都可以!”


你可能以为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等待现实环境发生变化 — 或者你主动改变自己所处的外部环境 — 接着沮丧就会消失。不过这样做真的有效吗?结论当然是不会。


你越想改变外部环境,同时对其中某些部分进行反抗,你就会越久陷于沮丧之中。即使你暂时解决了现实环境里的某些问题,其它问题还是会随之而来。就你刚前进几步,又倒退回来... 如此反复,难以解脱。你是否熟悉这种情形?



没有什么外部世界


上面说的那些方法没有效果,是因为你想改变的外部世界本来就不存在。你对那个外部世界的所有认知在哪里?就在你的脑子里,或者说,在你的意识里。那里有你所有的记忆、知识和经历。同时那里也是你产生感觉的地方,是你感受整个世界的地方。


你可以尽可能客观地思考个人的现实经历。但你会在哪里理解自己观察到的事物?你在哪里产生周围清晰的三维景象?你在哪里处理传播过来的声音?你又是在哪里感受自己经历的一切?所有这些都发生在你的脑子和身体里。


沮丧从哪里来?显然就在你的思维中(或者脑子里)。


进一步说,那些沮丧经历从何而来?它们真的是“外在事物”吗?如果是的,你就指给我看。若你无法在外部空间里指出它们或给出其方位,那它们就只是个人记忆或心理投影,只存在于你脑中。若你相信可以实实在在地指出它们,那你指出来的事物是什么?你只是看到自己脑中反应出来的一个视觉物体,说到底还是你内部现实的一部分。


一旦你意识到沮丧这回事本身不存在 — 这个世上本来也没有那些让你感到沮丧的事情 — 你就向完全去除沮丧跨出了一大步。如果这些所谓的经历都是来自于个人思维,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那你或许就有了在无需改变外界事物的情况下,去除自己沮丧情绪的能力。


你也的确有能力做到这样。若你意识到让自己脑子里的一种想法去抵抗另一种想法有多愚蠢,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好开端。而想要制造沮丧,简单方法就是一定让你的现实观察与自己做出的预测相对抗。



观察 VS. 预测


若你所观察到的和你原本预测的结果相左,那让这两种结果在自己脑子里开战说得通吗?


结束这种内在冲突的最简单方法是什么?假如我们尝试让预测结果服从于现实观察会怎样?让现实观察成为我们的首要选择,承认现实就是这个样子。你看到的就该是这种结果,停止因个人原先预测与之不同而表现出的反抗。放下心来,让你的预测能力在学习和成长中与自己的现实观察保持一致。不要沉溺于那些原本不准确的预测。


当让自己沉溺于沮丧中时,你就在让预测结果和现实观察进行着战争。这种战争在本质上还有永久化的趋向。即使当前的冲突过去了,你还是会找到新的来源去制造这种对抗。只要你觉得让个人预测结果和现实观察不断斗争没什么问题,你的大脑就将继续为这种战斗补充弹药。


然而,当意识到这种冲突本身毫无意义,事实上也确是如此,你就可以清醒结束这种对抗状态。要想这样做,就必须有一方需投降,而失败方应该是你的个人预测。否则的话,你将更深陷入与事实真相的分裂之中,并扩大预测结果与现实观察之间的隔阂,从而制造更大的沮丧。你最好在冲突还不那么剧烈时,就能更正个人预测出现的错误。



投降


一旦预测结果表示投降,你脑中战斗的两方便会放下各自武器,战争自然就能结束。与感到沮丧相反,此时你会开始慢慢接受现实,最终感到平静自然和快乐。


当个人预测能力继续服从现实观察的结果,你会获得更多积极感应。在你的预测结果和现实观察停止斗争时,更多精力和资源就可投入到个人创造力上。与此前创造力被分散到冲突中相反,现在你便可专心创造内心所渴望的事物。


与观察到的现实抗争,并非你实现愿望的可行途径。若你总在否定自己已经创造的生活,就没法继续创造新的生活。如果你不能接受现在身处的感受状态,你也无法将个人感受提升到新的高度。


假如你想更快向前迈进,就让自己爱上已经创造出的一切。不管现实看起来多么不堪,就像公主爱上青蛙王子一样去爱上它。在它的丑陋外表下,找到某个方面 — 或任何方面 — 能令你感到美丽的地方。



反抗匮乏


自己多年前完全破产并深陷债务时,一开始我总是反抗这种结果。每一年我都更加坚定地反抗这种现实,不断告诉自己要去创造更多财富。但最后我不得不承认这种内心斗争毫无用处。一连5年我都在不断赔钱。满脑子反抗破产的想法并没有帮我招来富有生活,只是让破产成为我现实生活中越来越严重的问题。最后我不得不卖掉所有财产,失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和公寓。我现在明白越是反抗破产这件事,自己就越会深陷其中。


最终我恢复了理智,认识到抵制破产的想法耗尽了我的创造力,令我根本无心创造和享受自己渴望的生活。当我的预测结果和现实观察不断对抗时,自己内在剩余的资源根本不足以支持我去实现个人愿望。


所以我最后放弃了抵抗,顺从眼前现实。我不再挣扎,并开始承认和接受自己已完全破产的事实。我让自己完全沉浸其中,就像把整个人浸泡在满是破产现实的浴缸里一样。


我让个人预测结果无条件投降,宣布自己的现实观察成为这几年战争的最终胜利者。我那些创造财富的种种企图没有一个奏效,更别提挣钱了。我预测的那些可以让我变得富有与成功的目标、项目、行动和态度反而让我负债累累。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失败之一,超乎我的想象。最终我选择放弃反抗这种现实,并开始庆祝这个失败。看看,这是人生中多壮观的一次失败啊!



解脱


当这场战争彻底结束时,我以为自己会对整个事情无比绝望。当时也许有点那种感觉,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感到解脱甚至有点兴高采烈。很多战争结束时,人们都常会出现这种感受。


当自己脑中的那些士兵从战场上回家时 — 无论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都为战斗最终结束感到无比解脱 — 我也可以让他们开始重新工作了。与制造武器、战斗训练和军事斗争这些事相反,我可以让他们开始在如何建设上花更多心思。没了那些耗神的斗争,我有了更多精力完成那些富于创造性的工作。


那些创造性工作最终取得了成功。我不再让自己困在现实里并为之沮丧,我开始允许自己慢慢滑向一种更想要的生活。通过减少自己对过去生活的反抗,我的创造力提升了一到两倍,甚至十倍。



别虐待你的创造力


反抗自己不想要的事物,其实就是在摧毁个人创造力,这是挺难学会的一课。现在我知道要想创造并实现所渴望的事情,就必须鼓励自身创造性。我必须允许自己看到已有生活的美好之处... 并不吝言辞地夸奖自己所创造的一切... 把注意力集中到个人创造力的优点和潜力上,而非其短处。


假如你否认、反抗,或者谴责已经发生的一切,就是在羞辱自己的创造力。这就像是在训练一个运动员的同时却不断喊道:“哎,你个大笨蛋!总把事情搞砸!”。而且也不提供任何鼓励和积极有效的反馈。


当你反抗自己生活中出现的事物时,就是在虐待自身创造力。但这种关系真是你渴望的吗?谴责打击你自己的创造力,让它变得无助和毫无力量,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与富有感应保持一致


由于这些历经苦难得来的教训,我已经可以相对容易地保持在富有的感受状态中 — 而且可以把这种感受延伸到自己生活的其它领域,例如享受充满快乐的开放关系。这种创造富有生活的思想的核心,就是完全彻底地接受自己所处的现实。


每当我发现个人观察的现实和预测结果出现分歧时,我会深切地给每一方一个拥抱,然后告诉个人预测先坐下来安静仔细地听取现实观察的意见。一旦双方恢复了好朋友的状态,我的创造力就会获得许多新鲜能量。而创造力将十分擅长把我的那些渴望变成现实。


我会赞美自身的创造力,赞美它已经给我带来的一切。我会寻找任何理由来给它积极肯定。


看看你刚写的那篇美妙文章。你简直就是个大作家啊。


你确实帮那位女士感受到被爱和被欣赏。你在和别人进行真诚沟通上干得真不错。


你又登上飞机了。祝贺你再次开始旅行 — 这种生活真有趣!


要是你今天确实过得不好怎么办?还是一样,找出任何理由去赞美你的创造力,这样做就是在找理由来感激你的现实生活。


谁刚刚做的爆米花,竟然(大部分)没糊?你做的真不赖!


你刚才给女儿的那个拥抱真是太棒了。她忍了半天才不得不笑了出来!


你刚才给自己前妻发了条浪漫短信?真是开始一天的美好方式!



驯化你的预测能力


若你想让更多富有感应流入个人生活,与其强迫自己行动,还不如放弃抵抗那些你不想要的现实,以及对将会发生之事的任何焦虑担心。


如果不去担心破产,你可能会更容易地开始一项生意。如果不去担心潜在拒绝,你可能会更容易获得长久的感情关系。如果不去担心别人的指责,你可能会写出更有趣的文章。


我现在对自己生活感到很幸福。今年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美妙无比,我也对接下来一两个月可能到来的事情兴奋不已。我期待那些充满创造性的工作项目,有着丰厚利润的生意,温暖有爱的拥抱,激动的旅行冒险,美妙的性爱,新交的朋友,新鲜成长体验,等等等等。


但是我也学到,如果让个人预测过于超前观察到的现实,往往会造成灾难性后果。我会让个人感应与渴望实现的愿望保持一致,但不会让自己沉溺于那种预测之中。


要是我过于执着,结果最后看到的事实和预测不符怎么办?比如期望的生意最后失败了,原来的约会被取消了,或者一次美好的旅行得推迟了,那该怎么办?如果紧抓着个人期待不放,我就是在自找沮丧。


我允许自己做出预测 — 我也没法阻止自己这样做 — 但我会清醒看待这些预测,并且不给出任何肯定结论。只有现实观察才有这个权利和责任去做结论(即使在那时,有些结论也需要斟酌)。预测永远不能替代确定性。预测只能建议,而不能断言。预测只能告诉你可能发生什么,而永远无法告诉你一定会发生什么。


在不去操心那些可能发生的事情时,我的思绪也能平静下来,得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沮丧。当然我并非每次都能做到像现在说的一样。但在能理智面对事情时,我会让个人预测顺从现实状况。我让它回到自己的合适位置,并提醒它只需做好侦查兵的事情,而非去充当一个将军。


这种心态需要耐心的练习。我经常不得不回到上面分享的那些观点上 — 提醒自己预测和观察都是个人内部思维,让它们之间发生冲突极其愚蠢。好在我们并不需要让自己无比完美。只要在这种内在关系的处理上取得一小点进步,我们就能获得不错的成果。



创造力的教官们


也许未来几周我会做成一两笔赚钱生意,但也可能不会发生。也许我本月会去加拿大和挪威,但这些旅行也可能因为不可知的问题取消。也许我会高兴地见到自己爱人并享受一两次三人游戏,但也可能我不会。


即使这些事情已经有了周全安排,我也尽量避免过于肯定。不管看起来有多么可行,它们依然只是可能发生的事情。


无论何时我的预测想大声宣告:“让我们提前庆祝。这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我将不会认可它是能够预知未来的权威。我允许它建议,并会听取这些建议,但同时我将保持一种“可能会,也可能不会”的态度。根据以往经验,我知道预测会产生巨大自信,即使这些预测本身是彻底错误时。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比起其它方式,我越是让预测远离骄傲自大的状态,它就越是准确。通过让它保持卑微的地位,它总是感觉需要去证明自己,所以也总会做出最可靠的判断。


预测结果和现实观察可以成为个人创造力的联合教官。假如教官之间不断吵闹和叫嚷,相信对学生也没任何好处。让两个教官同时处于同等地位,会造成棘手的意见平衡问题。最理智的途径,就是让现实观察做主教官,预测结果做助理教官。当出现对训练内容的不同意见时,它们可以互相听取意见并达成最后一致。但若双方出现大的分歧,那么主教官就有权作出最后的决定。


通过热爱和接受你所处的现实,新的愿望很快就将出现,你也能更快更容易地创造和实现这些愿望。你可以避免预测结果和现实观察间发生新的战争,并确保它们共同协作来训练你的创造力。这样更多能量就可流入创造之中,而非浪费在沮丧之上。


更重要的是,通过释放这些内在的挣扎(或至少减弱这种状态),你可以获得更多时间去享受外在世界的馈赠。


谁刚做的爆米花竟然(大部分)没糊?就是你!



下一篇:20120920 轻松成功思想大集会-免费参加 

上一篇:20120909 即将到来的一些活动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