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他人的不安全感
2012.09.24

你如何能有效地应对别人表现出的不安全感?


要是你和爱人决定去尝试更加开放的两性关系,但是在机会真的出现的时候,你的爱人却变得别扭起来,而且显得非常犹豫和畏畏缩缩,你该怎么办? 或者你能看出他们面对这样的事情其实很不自在,因为对每一步的互动他们都会提出令人感到不适的问题。


要是你决定去做个新的生意,但是你的合作伙伴却非常紧张,担心你会赔光自己所有的钱,你该怎么办?也许他们从生意里得到的全部乐趣,就是做事后诸葛亮,对你做出的每个决定评头论足。


要是你选择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大学专业,但是你的父母却很不以为然,担心你将来赚不到足够的钱养活自己,更别谈过好的生活,你又该怎么办?要是他们情愿多负担你的学费和生活开销,只希望你去换个专业呢?


到底怎样处理这些情况才是聪明的做法?



抵制别人的反抗是无效的


博格人(《星际旅行》中的外星族人)老会说的那句话是对的。反抗是无效的。而且,去抵制这样的反抗更是无效的。


如果有人在你的生活里表现出不安全感,就让他们这样做好了。如果你去抵制这种不安,就只会给自己制造问题。如果你接受这样的现实,他们的不安也就变得没有必要了。


你可以这样去告诉别人,“我不会对你的不安全感有抵触。你感到不安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我对此毫不介意。不管你有多么的缺乏安全感,我仍然会选择爱你(或者与你一起工作,一起相处,尽情在你的乳头上面吃蓝莓,等等)。”


通过不抵制或是不试图消除别人表现的不安,那些人很快就会意识到,如果自己的不安不会吓到你,或许他们本来就不需要有这种感觉。他们本来就不用担心什么,完全可以简单直接地跟你交往。其实这样一来,你反而帮助他们有了更多的安全感。


我想这是个很好的例子,来说明独立自主要比去渴求关心,互相依附好得多。如果你去回应或是抵制别人的不安全感,就只会让那种感觉继续下去。你可以试着去告诉别人感到不安全是错误的,看看这样做在他们身上会起到什么效果;结果往往是让事情变得更糟。同样,与别人一起分担他们的不安全感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说到底别人身上表现出的不安全感也是你自己内心状态的反映。如果有人和你在一起时感到不安,也暗示你对自己所生活的现实或者即将面对的情况感到不安。当你觉得安全时,你周围的人们也会感到很安全。


当你觉得真的安全,别人的感觉也就影响不了你,而且你不被影响的状态也让人觉得没有必要去感到不安。如果你能舒服自如地面对别人的不安全感,那人们也就知道你和他们相处时本来就很舒服,他们因此也会很快丢掉不安的想法。



允许人们去探查那口深井


当人们和我分享他们的不安时,我就想象他们正在探查一口深井,而自己正在井口抓着一根绳子保证他们不会掉下去。我不会和他们一起下到井里去,我只会一直待在井上面。我也不会叫喊着让他们回到上面来。我对他们想去井里探查的选择毫不介意。如果他们想从井里出来并需要帮助,我会很乐意用那根绳子把他们拉上来。但前提是他们确实想上来,而且会主动配合我的帮助。我没打算在他们反抗出井的时候就试着把它们拉上来,同样如果他们不主动要求我帮忙的话,我也不会去伸手那样做。


我自己在那口井里也待过,所以我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我看不出每当新来的人邀请我再下去和他们一起探查这口井时,会有什么意思。我更情愿回绝这些邀请,但会待在井上面以防他们晚点出来时需要帮忙。如果我看到他们打算在井里待上一段时间,我可能会离开那里,去别的地方先转悠转悠,并告诉他们如果准备好出来了,就大声喊叫好让我听见。


以前我曾试着用相反的方式来处理这种情况。我会愿意和别人一起下到那口井里去。然后我们就都困在里面了,而且要一起爬出去也困难得多。或者,我会在上面劝说井里的人放弃继续探查的想法,结果招来的都是强烈的反对。再或者,我一开始就会强烈地责备人们想要下井的选择,然后就弃井而去。


现在我明白了如果有人选择去探查那口井,其实是我自己内在的一部分也想这么做。如果我抵制这种选择,我同时也会被困在那里。如果我直接放手让它发生,整个事情结束得也会更快些。当人们证实了井里确实没什么新鲜的东西好看,他们很快也就愿意回到井上面了。



咖喱话题


昨天Rachelle和我在温尼伯的奥斯本村闲逛的时候,用主观现实的谈话方式兴致勃勃地聊了半天,我们还一起享用了一碗美味的红咖喱汤。我爱死咖喱在我的主观世界里变成现实了!


当时我们谈到两个人的关系可以再向什么方向去探索,还有可能由此会引起的各种不安。要是我们跟其他人睡一起比我们自己在一起还频繁怎么办?要是我们中的一个或者我们两个都各自享受三人性爱,比我们自己在一起享受三人性爱的次数还多怎么办?要是我们各自跟别人一起旅行比我们自己在一起旅行还多怎么办?这些情况对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否意味着我们不再亲密了?还是说我们已经不再是一对真的爱人了?


在对可能引发的不安一个个确认的时候,我们清楚地认识到其实没有必要去抵制它们的发生。那样只会引起不必要的心理阻碍,从而影响我们自身的成长。


我意识到我在她身上看到的任何潜在的不安都是我自身问题的反映。我在抵制她可能会产生的反对意见,而经验告诉我这么做不会有什么出路。这样的思考很快转化了我的想法,我意识到不管我们跟别人的关系是深是浅,我们和别人会一起做什么,或者我们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受如何,都没有必要去抵抗那些会发生的潜在反应。


我喜爱Rachelle足够深,深到我明白不管她对我做的事情有多么不安,我都会选择去爱她并享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取决于她是不是会一直有种安全感。有趣的是,我这么想反而让她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感到更安全。


我同时也知道她可以去选择探索让自己幸福快乐的任何事情,而我不会对之有任何的不安全感。我会为她的幸福而感到高兴,无论我当时是不是在场。如果无论她如何与别人享受快乐,我仍会不断地欢迎她和我一起相处,我想我们会持续地享受更多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如果你知道,即使自己感到不安,爱人也不会离开你时,你又怎会对这种关系感到不安全?如果你知道,当你或者你的爱人去选择探查那口深井时,另一方会在井口耐心地抓着绳子等待,这岂不是件极美妙的事吗?


通过探索面对别人反应时的自我反应,你会获得一些惊人的成长经验。我们只能去有效解决我们自身的不安全感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也是最关键的。当你学着去接受和允许他人表现出的不安全感时(比如你对别人反抗的抵制),你就是在释放自己内心感到矛盾、不和谐的想法、感受和信念。而且你很快就能看到,人们在你出现时会越来越幸福快乐和无比安心。


好好享受那些蓝莓吧!;-)



下一篇:20121006 无羞,无惧,无愧 

上一篇:20120920 轻松成功思想大集会- 免费参加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