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摆脱索求感
2012.10.08

学会留意和感激掩藏在匮乏和缺失背后的潜在富有感,更多富有感就会向你涌来。


虽然我今天十分享受个人生活中的富足(拥有时间自由,热爱自己的工作,可以随时旅行,还有极好的朋友,让人称羡的孩子),但我无需任何特殊事物让自己感到富有。照我看来,在这些事物出现前,我已经学会培养自己与生活间以欣赏和感恩为基础的相互关系,从而得以吸引这些富足事物进入我的生活。



感激


几年前当自己身陷破产,贫困不堪时,我便专注于深化个人对那些简单事物的感激之情:比如一段晚间漫步,一次温暖拥抱,和吃下一片水果时的甜蜜感受。


除此之外,我也努力寻找方法感激生活里的痛苦经历,尤其是那些包含了令人惊叹成长教训的经历。


我允许自己感激天生色盲,它使我看到了和大多数人所见不同的一个世界。我也努力让自己明白,年少时被多次逮捕经历中好的一面;它使我能毫无责备地同情那些犯过罪的人们。我原谅自己经商时做出的所有糟糕决定,它让我得以深刻了解把赚钱看成第一和首要之事时的诱惑心理。


若你此时在生活里察觉到一种匮乏感,我能感同身受。我对你正经历的一切深表同情,因为自己也曾到过那里。我知道那种感觉有多么不堪重负。我曾一天接过不同信用卡公司打来的10个电话,都是问我“什么时候才能把账付清?”我也知道你为改善现状而不断找寻一个个机会,却只能一次次看着辛苦付出灰飞烟灭时,会有多么沮丧。我在这种情况下也生活过数年时光。



一个转化性的提问


我现在要问你一个自己多年前发现的,有着极大转化作用的问题:


倘若在余下生命里,你的财务状况只能维持现状或变得更糟,你仍可能享受自己生活吗?


当我问自己这个问题时,一开始并不确定。但当我琢磨起来的时候,开始明白生活里除了金钱外还有太多重要的东西。为何我要把个人幸福和尊严,围绕在一种最后只剩下一串数字的东西上。


而那时,我的财产数字前还有个负号。并且自认为这个小小的水平横杠就拥有剥夺我生活中大部分享受的权力。我相信如果手头没有足够的钱,就无法完全享受个人生活。所以我就给自己创造了— 没错,创造了 — 大量根本毫无必要的压力和沮丧。


最后我下定决心,即使一生都身无分文,只要肯致力于此,我就仍能极大享受个人生活。我依然可以享受那些美好的感情关系,悠长的漫步,健康的食物(长在树上的),和人交谈,写作,真诚的拥抱和柔情,甚至环游世界。其它身无分文的人已经享受过所有这些事情。为什么我不能?我很快总结得出,财务上缺乏成功并不能阻止我创造一个幸福和富足的生活。财务上的一个负号没有那种力量,除非我让个人力量屈服于它。


这个领悟永久性地转化了我和金钱之间的关系 — 并且超越其上,同时转化了我和生活本身的关系。我不再感到那种撕扯内心的,想挣更多钱以摆脱债务的索求。我不再关心自己挣了多少钱,也不再用个人收入来衡量自己的成功。


我决定让工作的中心围绕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而非那些我想为挣钱而需要去做的事情。这个决定在一年内完全转变了我的财务状况。直到今日,金钱似乎都是非常容易地就流进我的生活。但即使今天有了更多金钱收入,我也不会再为那些数字大惊小怪。我用个人快乐和对生活的享受程度来衡量自己的成功。因为不管自身财务状况如何,我都可以完全掌控这些东西。


对更多金钱的渴求并不能招来富足生活,是抛弃对长期贫穷的恐惧发挥了作用。你能丢掉自身对贫穷的恐惧和抵抗吗?在余生都会贫穷和负债的情况下,你仍能享受个人生活吗?假如你能做到这样,就会在生活中迎来真正的富有体验。


若数据库里一个数字的改变,就能把你所谓的富有毁灭,那它究竟有何好处值得你去拥有?真正的富有是无条件的,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如果富有能被威胁到,它就不是富有;它就仍是贫穷。



摆脱索求感


不难看出人们普遍排斥索求感,由于金钱通过人来流通,索求感也会引起金钱的反感。你越是索求金钱,得到的就越少。你难道没有过这样的体会吗?


当有人找你要钱,并说其非常需要时,你的感觉如何?他们那种需要激起过你内心的慷慨之情吗?还是让你心头一紧?或者兼而有之,你得看具体情况来决定?


你什么时候最享受自己的给予行为?你喜欢把东西给予那些最想要的人?还是宁愿给予那些真正感激并最珍视你礼物的人?


想要富有的关键就是停止索求更多,并开始感激你已经拥有的一切。


生活其实对那些培养出感激之情的人们十分慷慨。即使看起来所得的并不够,你能否让自己觉得拥有的已经够多?你是否可能已经有了让自己感到快乐所需的一切?



毫无所求地与他人建立关系


这种动态关系也体现在我们的人际交往中。


最近我一直享受着让人感到丰富快乐的社交生活,我体会到这种个人状态源于相同的领悟。我问过自己一个非常相似的问题:


假如我的社交生活永远没法比现在更好,甚至会倒退,自己还有没有可能极大享受生活?


即使再不会交到男朋友或女朋友,你还能不能依然享受自己的生活?假如再也不会有人跟你做爱了呢?


我意识到即使在这些情况下,答案也应是能够。即使感情生活看起来会十分贫乏,我仍可找到其它数不尽的事情来享受个人生活。我可以享受大自然,养只宠物狗,更深入地练习冥想,继续写作和演讲,环游世界,等等等等。


即便在社交生活中得不到从别人那里反馈回来的爱心和善意,我仍可让自己充满爱心,而且这就足以让我享有那种富足感。


老实坦白地说,如果体验不到许多触摸和柔情,同时再让我享受自己的生活,我会发现这将是个极大挑战。但我确信如果知道余生会在这些领域有所缺失,我可以臣服于这个现实,并且仍能从整体上享受个人生活。我无需给自己制造受难和痛苦的感觉。



好奇与爱


若我无需从别人那里索取任何东西,那自己社交的动力是什么呢?对我来说,主要是两样东西:好奇与爱。


当遇见新的人群,我就会好奇地想更多了解他们。我很好奇大家会在哪些地方融洽到何种程度。我会好奇彼此的关系会导向何方,即便在这个关系才刚刚形成之时。我会抱着一切皆有可能的态度,而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好奇心,就是我想社交的一个强大动力。


我的第二个动力就是自己很爱看到人们快乐。


我表达爱的方式之一,就是到处跟人开玩笑和逗乐。那些只是读过我博客的人最终当面见到我时,都经常告诉我他们没想到我这么喜欢搞怪。这种性格无法通过博客很好地传达出去,但在与人直接交往中会很自然地表现出来。当自己是个孩子时,我就喜欢把人们逗笑。


我表达爱的另一种方式,尤其对待女性时,就是通过触摸。当我和一个女人拥有良好关系,我就喜欢抱着她,抚摸她,给她按摩,或在我们交谈时摸摸她的脑袋。当在外漫步时,我总喜欢牵着她的手或把胳膊放在她肩上。当然,我不会和讨厌此种沟通方式的人这样做,但和那些同样喜爱许多触摸的人,我很喜欢让她们跟我在一起时感到舒服。而且,探索每个人最喜欢的触摸方式也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当有人不开心时,我同时也会有想让对方感到更好些的自然渴望。这次奥斯陆旅行期间,有位女士因为男友在她离家远行时跟她分手而伤心不已。我那晚刚好准备和另外两位女士外出看电影,所以就邀请她和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时,我坐在她旁边并握着她的手,为她脖子做按摩并安抚她的手臂。返回路上经过一个寒冷潮湿的街道时,我握住她的手并用胳膊搂着她。回到公寓后,我又为她的脖子和肩膀好好按摩了一下,并很温柔地在她头上抚摸了几下。我无需从她那里获得任何东西。我只想让她感到好受些,并让她知道她仍是被人爱着的。我也不期望这些简单行动可以消除分手的那份刺痛。但这就是我身处爱的状态时自然而然的行为表现;也许它能起到些小帮助。对那些可能正感到脆弱的人而言,满怀爱意的触摸是种极大安慰。



转化过去的痛苦


几年前我在跟任何一个人分享触摸时还有很大的心理障碍。我对主动去触摸别人感到并不舒服。我认为大部分人都不想被触摸,并且在这样做之前需要很多先决条件。随便触摸别人对我来说更是不可想象 — 那样做太有侵略性,是非常暧昧的侵扰。


这些限制性想法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时期。作为一个小孩,我基本上没有被人触摸过。如果有谁想试着拥抱我,我常会显得畏畏缩缩并敷衍了事。我会主动避开那些我知道喜欢拥抱的人,当有类似亲戚来访时,我也会尽可能长地躲在自己屋里避免和他们交流。


对当时身为小孩的我来说,碰触行为更多被用于施加惩罚而非表达爱意,我也就把它当作一种威胁而不是什么馈赠。因而不必惊讶即使在成年后,我也会把这种感觉投射到别人身上,经常显得担惊受怕,相信碰触别人实际上就是一种暴力行为。然而我的内心一直感到十分矛盾,因为这些童年教化产生的感觉,并不能完全消除我作为一个人渴望去触摸和被触摸的本能。所以我的成长过程就伴随着这些混合感受。更多时候,在需要与某个新认识的人分享碰触时,我都会选择回避。我就是没法那样做;那样做使我感到不安全。


记得有次自己上大学时,一个很有魅力的女孩邀请我和她一起学习。学到一半时,我很快意识到这个学习邀请只是她想和我单独相处的借口;因为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课本上。当学习中间她伸出手抚摸我手臂时,我立马就像被冰封一样,并找了个借口很快离开了现场。之后我整个学期都故意避开她。逻辑上我明白她只是想和我交往,但在情感上我对她碰触的回应就像看待死亡威胁一样。之后我就再也没想和她来往。想想真是悲哀,不过事实就是这样。


后来我开始慢慢努力改善自己的状况,随着时间流逝我也能逐渐丢掉这些消极感受。一开始我把这些碰触看作爱的表现来欢迎接受,并停止将其视为一种威胁。后来我看出主动去碰触别人的美好意义,并消除了自认为是在侵扰他人的感觉。这并非一个容易的发展进程,它需要我不断强迫自己越来越远地离开舒适地带。不过最后我还是迈进了积极的一边。现在我已无法想象再回到自己曾经待过的那种畏惧状态。


我为克服此问题而做出的最重要改变,就是故意和那些喜欢碰触、拥抱的人们一起相处。这种变化需要时间,我一开始也只能接受少量碰触,但与那些把触摸看作十分自然的沟通方式的人交往,帮助确实很大。我只是需要根据个人进度来逐步做到像他们那样。


今天我对通过触摸来表达爱心和情感已觉得非常舒服,包括面对那些我刚认识的人们。我同时能更好分辨出谁能轻松地接受触摸,以及谁会感到惊怕。我从不会在触摸别人上显得过于主动,而且这样做毫无必要。相反我会逐渐邀请别人尝试这样做并由此推断对方的反应。大部分时候她们显然都很欢迎被触摸,但是一旦出现任何疑虑,我就会直接问道:“这样做让你感到舒服吗?”


我现在把触摸当成一种表达爱与关心的美好方式,而非将其看作一种自私行为,好像我在从他人那里索取什么似的。我只是喜欢通过让人感觉美好的触摸方式,给那些女性以感官享受,并使她们感受到愉悦,放松,平和与被关爱。


我体会到的最大转变,是在我丢掉索求感而用一种感激之情来替代它的时候。我专注于深深感激生命中体验到的所有触摸经历,而非觉得自己需要触摸别人。我喜爱一个女人温暖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为其揉捏脖子时她发出的愉悦呻吟,当她抬头看我时的美丽笑容,还有我们接吻时她潮湿的嘴唇。我欢迎可能出现的一切结果,而不是把这些美妙体验都看作理所应当并索求更多。即使我和一个女人之间没有任何性方面的吸引,我仍会享受通过触摸使她感到美好的过程。


我也感激过去生活里的经历,使我能更容易理解那些对触摸担惊受怕的人们。当我见到类似女性时,特别是那些有过被虐待经历的女性,我就愿意在她们准备好时,发出温和邀请去帮她们重建与触摸的积极关系。这些女人一般都很乐意接受此想法,尤其在她们读过我的博客,对我有很多了解并知道我的过去时。我会让她们完全掌握进程,绝不会强迫她们并要求任何结果。我确实非常愿意处在一个有益位置上,去帮这些女性释放过去的痛苦并欢迎她们回到快乐的生活中来。我这样做也使自己在此领域的成长有了附加意义。我不会去可怜那些女人或者看低她们;我在她们那里看到的也是我自己。能帮她们打开心扉也让我自己感到无比舒畅。


即使不通过身体接触,我们也能通过其他满怀感情的接触方式去表达爱意。在奥斯陆的一晚聚会上,我大概有一个小时只是望着房间里另一角的一个女人。我们心无旁骛地相互凝视,微笑,并向对方投射无条件的爱意。我们忽视了屋里的其他所有人,只是专注于保持并增强这种爱的感应。一开始人们还在对我们做的事情开玩笑,以为我们正进行着什么对视竞赛。但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些人就开始对我们在屋里营造的爱的能量表达感激之情。


在对待触摸这方面,我过去的自已永远也不会认出现在的自己。他会觉得我能自然随意地通过触摸来表达爱,而且没有恐惧、担忧和反抗,非常难以理解。这种改变对我意义非凡,当回头看到用欣赏和感恩之情来替代索求、恐惧和担忧,从而让我发生了多大变化时,我也时常吃惊不已。



社交上的富有


作为多年来经历了许多内在转变的人,我在社交时也变得更加放松自如。当面对老朋友或结识陌生人时,我都能以不需要索求任何东西的心态全然呈现自己。我不需要他们的认可。也不需要大家一起做生意。更不需要和谁一起上床。可能我仍期盼某种类型的交往关系,但我不会执意在那些交往中获取任何结果。我在社交上的富有感开始变得越来越毫无条件。


就像多年前在自己财务生活上看到的改变一样,这种富有感也正在我的社交生活中创造类似转变。与制定目标和试图创造确定结果不同,我在社交上只是努力保持这种富有感应,并欢迎出现任何结果,感激它为我带来的一切,不管那结果看起来有多微不足道。


总之,这种无条件快乐的内心感应极有吸引力。当人们看到不论怎样我都会快乐,而且我也无需从他们那里索取任何东西,他们就自然而然地想和我待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建立的关系轻松、自然而优雅。与那些确实不需要从你那里获取任何东西的人在一起,很容易感到舒服惬意。在过去一周里,我已多次听到人们告诉我跟我在一起是多么轻松。而几年前我很少收到这样的反馈。


上周在奥斯陆时,我陶醉于新交往关系会多轻松和迅速地进入我的生活 — 特别是它们的进展能如此深入,仿佛就发生在一夜之间。我从没去过挪威,而且到达那里时几乎不认识任何人。但在这次旅行结束时,我已经结交到一些好得令人惊羡的新朋友,而且大家感觉好像彼此已认识多年。当我站在车站月台上,拥别三个新交的好朋友,准备踏上4:59分去往机场的火车时,不禁惊呆于离自己刚到这里只过去7天时间。


这次旅行我没有设定什么目标或制定什么计划。来此之前,我想过看看挪威的峡湾风景,但我并未抱着这个想法紧抓不放。我只是保持着让自己在每一刻都自然而然的念头。有几次人们问我当天计划是什么,我就答道,“没有固定计划。我会顺其自然看看今天有什么可做的。”


这趟旅行我玩得非常开心,主要就归功于这种弥漫全身的富有感。我迎接并感激着所出现的一切。


由于倒时差和连续多晚睡眠不足,我竟在被安排演讲的当天患上感冒并发了低烧。我已经很久没生过病了。不过,我决定欢迎这次生病的状况,而不是在心里抵抗。我允许自己感激在个人状态并非最好时演讲所带来的额外挑战。我喝了大量的水,没有去听其它演讲以保证我能得到些额外休息。由于是当天会场里最后一个发言者,所以我不用在6:30之前赶到台上。


在现场热情观众的积极能量鼓舞下,我圆满完成了自己两小时演讲。之后我又参加了一小时演讲者座谈,单独回答了听众提问并与他们合影留念。当天活动结束时,我已精疲力尽,不过我对有机会与如此美好的一群人,一起分享那些发自内心的话语而无比感激。回到公寓后,我匆匆吃了口饭就一头栽倒在床上。不过很快我就感觉好多了,康复之后,我对自己能量的恢复更充满感激之情。



无条件的感恩


我之前学到并仍在生活中不断实践的一个非常深刻的经验是:无论怎样都要感恩。


不管当前情形看起来如何,你永远都能找到可以感激的事情。即使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和你作对,你生活里的一切正在分崩离析,也请你停下来,找到此刻你能感激的某件事。你可以感激这个成长挑战。可以感激你要吃的下顿饭。也可感激我的博客永远在这里供你免费享用。


若你能学会以无条件感恩为基础去生活,感谢生活给你带来的一切,你就能转化自己所有人生经历。生活就会变成一件真正的生命礼物,而非一种挣扎。


你无法和生活抗争并期待胜利。责备你生活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只会令你变得毫无力量,并丢给你一种只会招致更多匮乏状态的内心感应。


请尽最大努力不让自己的生活基于索求之上。看看你能否像我总结的那样,不管自己财务和人际关系发生什么变化,你都能享受一个丰富和值得一过的人生。一旦你知道这完全有可能实现,与生活建立起满怀欣赏和感恩之情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容易。而且这的确是一种极富吸引力的内心感应。


你不再需要任何东西。你现在就已完全和圆满。你的生活已然富有和丰裕,只要你选择以发现的眼光看待它。生活多年来一直试着想说“我爱你”。你能行行好花点时间承认它吗?



下一篇:20121017 你该投票选我当总统的十大理由

上一篇:20121006 无羞,无惧,无愧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