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该投票选我当总统的十大理由
2012.10.17

美国总统大选马上就要来了。与其投票给那些把你糊弄得团团转的家伙,我觉得你更该把票投给我。我的名字没印在任何选票上,所以还得麻烦你亲自写上去。由于在竞选活动方面有点儿懒(其实也就是今天刚开始),我的胜选概率可能不太大。但是,如果成功当选,我将很乐意接受这份工作。


以防您还不熟悉我的政治观点,下面就是我想作为下一届总统打算做出的改变:



一.  我会消灭掉数百万工作岗位


我家就在内华达州,来自此地的数据充分表达了我的观点。我们州有着全国最高的失业率。而且很多人已经完全放弃了找工作的想法,因为没去登记,他们都未被统计在失业范围内。这种情况让人看了真是赏心悦目。


我有种特别的诀窍,能鼓励人们放弃自己麻木无聊的工作,找到更明智的方法来创造价值,养活自己。有了你的投票支持,我们就能一起消灭掉数百万,甚至更多空虚乏味,透支生命的工作职位。


找份固定工作是古旧过时,思想退回到工业时代的一种行为。现在大学里满是荒唐的高收费,学生们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文凭证书在现实世界几乎一无是处。他们一毕业就要背负高额学生贷款,却又没有合适的途径来偿还。


旧体系已然病入膏肓,急需替代。与其保护这些毫无出路的工作职位,不如让其消亡。我甚至会积极促进它们的消失。因为它们本来就会自然灭亡,何况如今早已久拖未决。不错,这样做会造成一段混乱的调整期,甚至需要不止一代人重新定义就业的含义。但我们终将一同抵达那里,我们那时的未来也会更加光明。


我对人类天生的智慧能力坚信不移。我们也深知自己是极其聪明和有创造性的生物。但在充分发挥自身创造力,找到更佳工作和生产方式前,我们需要首先放弃那些已经无用的旧思路。


让失业者都领救济闲着不干事是无法持续的,而如此大量的人群都接受再教育也是现实无法承受的。所以暂时我们不得不忍受失业与流浪人数的急剧膨胀。这也是没法避免的情况,考虑到美国当前的巨额公共债务,再推迟这样做已经说不过去。我们需要启动这种巨大的社会变革,并让人们来重新适应。


另一方面,人们会意识到那种在公司里等着领养老金的惬意生活已经一去不返。这个世界的变化已经太快,我们需要更主动灵活的劳动力来为自身的持续教育负责。我们得鼓励国家的公民不再指望老大哥(政府)去照料自己的生活。社会的转变也应当对灵活持续的自我教育更为重视。假如希望保持我们作为全球劳动力中不可或缺和富有竞争力的一部分,每个美国人就必须变得更以成长为导向。


有点讽刺的是,当选总统意味着我终将获得一份工作。不过为了更伟大的愿景,我会乐意忍受这短期的自我牺牲。



二. 我要为感情关系创造更加灵活的法律框架


我自己对婚姻不感兴趣已非什么秘密,但我尊重其他人对婚姻制度法律权利的重视。而有良好自我意识的成年人应当选择对自己来说最合适的感情关系形式,并完全拥有这种选择自由,只要他们都清醒自知,并相互认同彼此的选择。


也就是说,不管是男同,女同,异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多角爱情,等等等等,你都能从法律视角去定义自己的感情关系,并从本质上享有和传统婚姻夫妻同样的权利。而对于多角爱情的伴侣,可在定义自己感情关系时包含两人以上的成员。


我当然相信法治的必要。法治自有它的地位,我们需要良好的法律框架来处理那些普遍情形,比如共有财产的分配和赡养子女的责任等。破坏这些法律结构无疑愚蠢之极。但是我们的法律也应该最大程度地配合我们人类的关系结构。当法律自身无法跟上人们心灵追求的脚步时,我们的感情关系就不该被迫忍受法律所强加的刻板约束。


现实状况是,在传统男女婚姻之外,人们正在形成其它强大、紧密的感情关系。只要一份关系是基于彼此认同,而且关系中的成员都是法律意义上的成人,那就让这些成年人按照自身意愿来定义该如何处理共同财产、赡养子女、授权委托等法律权利和责任义务吧。我们可以为大多数普遍情形制定一些好的共同法规,但也可让人们灵活定义适合自己关系结构的法律条款。这样做实际上应该不会比创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律文书工作难多少。


我同样想让人们在解除婚姻关系时的法律过程更加容易。想到解散一家公司比结束一桩婚姻要容易得多(而且经常花费更少),就不免让人觉得荒唐可笑。现实是,对大部分美国人来说,婚姻已变成一种临时制度。让我们尊重正在发生的事实,帮人们更简便容易地进出这些承诺关系下的法律框架。


作为总统,我打算庆祝人类关系上具有的这种丰富多样性。我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传统婚姻。我将站在支持个人自由做出其清醒选择的立场上 — 而且也支持法律会尽最大可能跟上我们社会生活的丰富性。



三.我会极大促进教会和政府的分离


宗教就像条脏兮兮的吸血鱿鱼,缠着政府机构的脖子很久了。让我们来终结这种状况,摆脱可恶的宗教侵扰,净化我们的政府机构。


作为总统我不会接见天主教皇或给予他任何特别尊重;我不认为与其他喜欢个人崇拜的教主相比,他该享受到不同的待遇。如果他想拜访美国,完全可以自己掏钱自由入境。


我得指出伊斯兰教义也是不成熟和有自毁性的。而且我会公开承认,把宗教领域的胡扯八道从政府机构和政治组织中清除,符合美国乃至全世界人民的最大利益。


我坚信人们享有个人权利,选择他们自己的精神信仰。而且只要他们愿意,可以用社团方式共同实践这些信仰。但是,这个星球已变得越来越融合与多元,不允许我们的政府机构受到那些滑稽、幼稚宗教意识形态的影响,制造像无休止战争之类的严重后果。


你有着完全的自由,去追随自己渴望的任何精神信仰。你可以崇拜自己喜欢的任何人。遵守能与你产生共鸣的价值观。可以斟满圣酒,尝着圣饼,点起圣烛,心怀圣恩地以各种方式鞠躬致敬。但是,请别指望政府也要从经济上支持你的个人信仰… 或者,以你的个人迷信和传说为依据制定公共决策。


让我们也终结宗教机构享有的那些不公平补助吧。作为总统,我将致力于终止宗教机构被归类在非盈利组织,也就是说所有教会都要开始缴纳它们理应承担的那部分税费。捐款给教会以换得相应服务,就像其它任何财务行为一样,这类捐款不应获得免税优惠。它们应该像其它任何商业操作一样,作为受捐者的收入而被统计和征税。


若其中一些机构可以发挥作用去从事更多建设性社会事业,那它们或许有资格重新申请教育或者慈善机构的身份。但对那些天生固执于自身信仰及其实践方式的宗教组织,我们的政府就该否定它们的非盈利身份。把纳税人的钱浪费在那些无稽之谈上完全不公平,比如像有的团体所宣扬的将人划归成得救和不得救的类别。我们的钱完全可以有比这更好的用途。


否则当更多人看到创立一个虚伪宗教是个合法有效的致富途径,就会有更多像基督教科学教派那样疯狂和有害的机构组织,在未来几十年内不断出现。我们不该再鼓励更多人跟从效仿像天主教会那样,一直所采用的极其成功的偷税漏税模式。是时候来根除这种明目张胆的滥用税款行为了。


再次声明,对于人们以个人和团体形式选择与追随自己的精神道路,我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你喜欢这样做,请自便。但我们的政府 — 广义来说,我们这些纳税者 — 绝不该为这些追求行为买单。


让宗教机构跟其它商业组织一样,担负起自己那部分的合理税费吧。这些钱可以用来让我们的国家摆脱债务,改善其他政府系统,尤其是那些还在处在尘世中的教育机构。


正如耶稣说的那样,“让凯撒的归凯撒”,直接翻译过来就是,“把你的税付了”。


应付美国税务局对上帝来说肯定不是什么问题。



四.我会帮美国人民重获健康


面对健康生活和企业利益之间的战争,我们需要把胜利天平拨回健康一边。如同身体的健康依赖于每个细胞的健康一样,国家的健康也维系于其中的每个公民。


几十年来我们正一步步变成一个满是病弱之躯的国家,但这不必成为我们未来的命运。


我们可以从承诺分享诚实正确的信息开始做起。一个好方法就是把那些跟食品工业没有经济关联的健康顾问们集合起来,向所有公民推广他们在合理营养、饮食道德、疾病预防和精神健康方面的成就。


在食品是不是转基因类别的问题上,至少给它们注明标签是无需动脑子就能办到的事情。这样人们就能自行决定是否要购买这类食品。故意隐瞒这类信息便是违背了诚实原则。


孟山都,去年收入大概是120亿美元,正在花费数千万资金来试图阻止类似法律的通过。如果你想在个人食品供应里见到更多孟山都的产品,比如化学杀虫剂、牛生长激素,还有迫使农民陷入反复购买困境的一次性种子,你就放手去为其他总统候选人投票吧。


其实现在有项正进行的请愿活动,要求国会支持在转基因食品上注明标签。绝大多数美国人都会因此受益。这项活动已经搜集到了31000个签名,而他们的目标是50000个。让我们帮他们一把,超越目标。请在这儿为这项活动签上你的名字。 我已经签上自己的名字。这虽然是整个集体行动中的一小步,但表达了我们对那些公司企业在食物供应上滥用行为说不的态度。


我会采取的另一步做法,是尽我所能终止对动物制品工业纯属浪费的荒唐补贴。也就是说肉类、牛奶、奶酪和类似产品的价格要上涨到由市场驱动的水平。这些价格将真实反映所需的水、电、运输和废物处理开销。这样做反而使那些健康环保的好选择,和其比较起来会更便宜。与其把植物喂养给动物,再让动物被人们吃掉,现在人们就可直接去吃更多植物食品。这样整个国家的健康状况都将获得极大提高,我们的健康医疗开销也会显著降低(说到健康医疗,我们都知道其实该叫疾病医疗才对)。


此外,我还会要求所有加工农场安装上全天候网络摄像系统,以监控他们的加工操作,这样人们就能看到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人们有权知道他们消费的真正是什么。更多真相有利于做出更好的决定。


当人们正变得越来越不健康时,我们还在这儿过分关心获取健康医疗,是毫无道理的。运转不灵的保健系统并非主要问题。更大的麻烦是我们有害的健康习惯。个人责任确实是解决问题的一部分,但我们的政府显然可以更好地支援公众的健康事业,而非太过关心那些所谓“食品”企业获取的利润。



五.我将简化税收法规


我们现有的税法显然荒唐可笑。它们极其复杂费解,只会给我们的生产力增加多余负担。在一个理想世界里,会计这种职业应该是不存在的 — 它完全就是种毫无价值和必要的岗位。也许我们没法创造理想世界,但我们当然可以向此目标靠近一些。


让我们丢掉旧的税收法规,从头启用一种直截了当的税收模式,个人和公司可以各使用一种单独税率。人们会简单明了地知道自己需付的税费。若我们以后想让其复杂一点,可以再稍作调整。但比起我们今天过度繁杂的税法怪物,简明直接的税收模式应当是个更佳选择。


这样做肯定会消灭许多工作,但那些工作本身就没必要存在。这个世界不需要更多人把自己生命浪费在为别人计算欠了多少税费上面。我们完全能把损失的那部分生产力用到更明智和有创意的事上。


我不是反税收或者反政府主义者。我尊重政府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而且认为税收是资助其运行的合理方式。我们也很好使用了大部分税款来服务于公众生活的改善。但我们可以让每笔税收发挥更好的作用。人们应该更容易了解到他们所欠的税费金额,并轻松简便地进行缴纳。把如此多工作用在计算欠费这件事上,是难以置信的浪费。人们的创造力不该被用在琢磨怎样在税收上省钱。而是应当把更多资源,投入到公众和企业的创造性事业上。我很期望看到所有企业的财务部门可以被一个简单的手机应用代替,只需几秒时间就可算出所欠税费并上交给税务部门。


当然简洁的税收模式不会是完美的,但现在这种复杂的税收模式也是不必要的负担。而且这对那些小型企业来说也极不公平,因为它们无法拥有像大公司那样可以忽略这种负担的资源。考虑到这种情况,更简洁的解决方案就是最佳选择。



六.我会干掉美国邮政


美国邮政曾经为公众提供了许多许多年令人钦佩的服务。可是,它的日子已经到头了。如今它就是财政黑洞,最终的消亡将不可避免。电子邮件就是结束其生命的杀手。


大多数邮递信件本来就是垃圾邮件。账单、信函和付款收据都能采用电子收发途径。我们已经没什么必需理由要用实体方式来传送信息了。任何信息的发送都可用数字方式替代,这种方式也更有效率,可以节省更多资源。


至于实体物品的运送,像UPS、联邦快递这样的私营公司所收运费更有竞争力。根本无需逼迫,它们自会和政府在邮政业务上进行竞争。


实体邮箱也没人需要了。我们目前的技术进步早已越过这一阶段。是时候不再假装我们仍活在上世纪50年代了。


与其迫使美国邮政在饥饿、被人忽视和空洞的复兴保证下缓慢痛苦地死去,我们还不如给它一个体面的葬礼,让它尽快获得安息。政府应该解聘所有邮政员工,拍卖掉剩余邮政资产,最后把剩下的邮票都出售给那些收藏者们。



七.我会把自己的幕后交易放到台前来


我对政治一点儿也不天真。我理解幕后交易的现实本质,而且我打算大大方方地参与进去。我是个想要把事儿干成的实用主义者。有时这就意味着允许通过贿赂来帮人们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理想主义在纸面上看着挺好,但考虑到美国政府现在的状态,理想主义没法让我们在实际中走得太远。


美国人民可不傻,我也不觉得有必要在面对媒体时把他们当作小孩看待。我知道因为国家安全之类的原因,有些真相可能需要不为人知。但我不认为自己有必要打官腔,对于华盛顿处理事情的实际做法向民众撒谎。


我想更明智的选择,是承认自己工作的系统里会掺杂一些腐败,以及很多来自有钱人的游说。与其假装现实并非如此,我想我们更该接受不得不面对的真相,并尽最大努力改善它。



八.我不会隐瞒我要搞搞手下实习生的事实


显然一个手指头可以按着核按钮的家伙让自己蛋蛋涨得难受是很说不过去的。如此下去我们会有的结果,就是像古巴导弹危机那样的情形。我会确保我的蛋蛋在自愿女职员的帮助下定期排空,以便我在工作压力下仍能保持冷静和淡定。为防止在工作期间犯困,我将尽最大努力把这类活动的时间限制在晚上睡觉之前,这样我就可以睡得香甜又轻松。但是若我在上午或下午的时候确实没挡住诱惑,就会花上20分钟去“小睡”一下,再精神抖擞地回来工作。


在我看来,提供这些服务的女子都该获得荣誉和奖励,而非被丑化和谴责。我甚至在她们未来出书(影射莱温斯基出书一事。译者注)时,会帮忙写封表扬信。


实际上我的做法和以前其他总统没什么不同,只是我不会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我想美国人民完全可以面对这种真相;不然他们也就只配有个敢对他们全盘撒谎的总统。


由于我是秉持开放关系原则的人,为培养良好社会关系,我也会选择搞搞国家的女选民,女外交官,女记者,等等。我也将在白宫定期举行依偎拥抱聚会,这样总比拿炸弹威胁别人或者用金钱收买别人要好一些。我甚至会搂住安吉拉• 默克尔(德国时任总理。译者注),只要她也喜欢这样的话。


我倒不会搂抱或去搞搞男同胞,但会鼓励女实习生们去让男同胞像我一样感到是被深爱着的。我敢说自己管理下的白宫会是人们非常喜欢拜访的地方。


良好的性关系可以培养强大的社会联系。有了强大的社会联系做保障,其他世界领导人就可以和我一起更容易地避免冲突,进行合作。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更加和平与繁荣的星球,供每个人享受其中。


去他的握手礼节吧。任何来白宫访问我的人都会得到一个大大的温暖拥抱。即使我们本该是敌人,我还是要准备抱扁他。



九.我会让加拿大人在美国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加拿大人是这世上最富爱心和友善的一群人,当其本想一口气在美国待上几年时,却因为签证原因每隔几个月就把他们打发回国,是让人觉得弱爆了的事情。(Steve在此暗指自己加拿大女友的签证麻烦。译者注)


我们在南方边境上已经生活着数以千万的非法移民,倒不如把北方边境也开放了来平衡一下。我们也应允许加拿大人在这边工作。如果他们在某些工作上干得比美国人好,就让他们去干吧。有了健康的加拿大奴隶劳动力(Steve和他的加拿大女友常玩主仆游戏,他的女友就常被有趣地称为奴隶。译者注),我们也能更快脱离以工作为基础的经济模式。加拿大人会帮我们把经济竞争游戏提升到一个新层次。要是我们连加拿大都竞争不过,就别怪中国人要拿鞭子来抽我们屁股了。


因为加拿大人同时是无比性感的,加拿大移民的大量涌入肯定会大幅提高我们国家的性福指数,让美国各地的生活都变得更加美好。哇哈哈。


为增进我们和北方盟友的外交关系,我也会在白宫安排一些加拿大实习生。不过我会尽量“做”得不太过分;不然我就没法在办公室里干成别的事儿了。



十.我会雇好自己的杀手


毫无疑问,我的这些政策会招来强大政敌,并不可避免地引来对我的刺杀。我对此表示淡定。我会先行一步给自己做好善后准备,而且我不会花费纳税人的钱款来做这事儿。


我愿意被一位身着黑色仿皮紧身衣(像《黑客帝国》里的女战士那样?译者注)的性感女忍者干掉。往我头上发几个忍者飞镖应该就能搞定。


只是一定要记住在看我的被刺视频时点击“喜欢”按钮,那样我就可以含笑九泉了。


如果你喜欢我代表的这些观点,请慷慨捐款以帮我们继续进行这个竞选活动。为达到第一个100美元的捐款目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呀。



下一篇:20121025 你该告诉自己的伴侣对开放关系感兴趣吗?

上一篇:20121008 如何摆脱索求感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