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邀人依偎的同时避免引起邀人做爱的误会
2012.10.30

由于最近写的那篇开放关系文章,我不断收到许多满是好奇的反馈问题,特别是关于更深入友谊关系那一章节。其中有几位女性读者提到的问题最后可归纳为:


我真的很喜欢相互依偎,但我总觉得邀请男士们一起依偎很困难,因为对方可能以为我是想邀请他们跟我做爱。可有时我只是想和人依偎而已。我如何才能提出依偎请求而不让男士们误以为我有性方面的要求?


不管你信不信,男士们也同样有这个问题。


让我们从一些不同角度来琢磨分析这种情况,因为同一问题的产生可能有多重原因。



你的沟通清楚明了吗?


当探讨情感方面的事务时,很多人都是众所周知的拙劣沟通者。他们表达自己的方式暧昧而又含糊不清,难怪常被人误解。他们老给人留下令人困惑的暗示,而非坦率直白的印象。他们喜欢拐弯抹角而不是主动给出邀请。


如果你想改进此方面结果,首先就得学会舒服自在地用清楚直接的方式跟人沟通。事实上,即便你觉得这样做不怎么舒服,还是要坚持下去。最终你会习惯这种做法,从而减少许多误会。


提出一个清晰要求有多困难?如果你确定自己想要的只是依偎,而非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那有什么能阻止你在邀请时传达这个想法?


例如,你可以说:“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依偎。我觉得这是跟你交往的一种非常美好的方式。我知道有些人可能认为依偎是做爱的前奏,所以我想先说清楚这件事,我只想和你一起依偎 — 没有任何性方面的内容,这样可以吗?你对找个时间和我依偎在一起感兴趣吗?”


请随意用自己希望的方式来重组这段话,使之听起来更加自然。提出依偎请求的同时说明性行为会超越界限完全合乎情理。我上面这种说话的方式不会令人心生戒备,因为你没有指责他/她对性的期望,同时你又通情达理地清晰给出了自己邀请的内容。


如果你想表达得更明确,可以与人分享依偎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比如,它是否包括亲吻、抚摸,或者解掉任何衣服?若你知道自己有一些界限,就开诚布公地和人自在交流。


假如你不能像这样给出足够清晰的要求,那可能就是你被人误解的一个原因。请试着在提出要求时更加清晰明了。不要期待他人去破译你模糊不清的邀请信息。



你清楚自己的欲求吗?


要是你对自己真正想要什么都搞不清楚怎么办?如果你准备给出依偎提议,但又不确定在开始后会不会想做依偎之外的事情,你该怎么办?


这也是我常会碰到的情形。大多数时候当我提出和某人依偎时,我无法确切讲明做爱会不会被考虑在内。那经常是在我跟人依偎拥抱(或者亲吻)时才会明白的事情,而非在之前就能做好决定。


幸运的是,这种情况也很容易处理。再次强调,你只需要在跟人沟通时保持诚实。若你不确定想让事情发展到何种程度,就开诚布公地与人分享自己的想法。


这时你可以说:“我确实很想找个时间和你依偎在一起。如果你喜欢这个主意,我们可以一同依偎后看看彼此感觉如何。如果事情的发展超出依偎的范围,我有可能会继续下去,但我只想做让双方都感觉舒服的事情。我们不必感到有任何压力,事先期待,或类似的不安情绪。你觉得这怎么样?”


这种做法为双方的探讨打开了一扇门,你可以更深入谈论自己的感受。例如,你可以探讨双方愿意怎样开始,在需要暂停和彼此确认前又有哪些行为是可以尝试的。你愿意在依偎时给对方按摩吗(隔着衣服或是在衣服下)?可以亲吻吗(能否在脸上,胳膊上,或者嘴唇上,等等)? 是一人躺在另一人怀里,还是双方面对面地依偎在一起?诸如此类


我很少会事先进行这种讨论,因为我觉得它对于经常和我交往的那些女性没有必要。我在这些方面没有什么僵硬界限,对被人触摸、按摩、亲吻等行为的态度也十分开放。不过当我怀疑女伴有所犹豫并需要事先澄清,我会很乐意和她探讨这种问题。但一般我更愿在跟她依偎时确认她的界限。我这方面的直觉已非常准确,通常可以判断出哪些大门是敞开的,哪些则不是。假如我有任何疑惑,就会直接去问。


关键是你要让双方都对相互依偎的整个想法感到自在和放松。若有人因为担心意外跨越界限而感到紧张和不安,你可以通过探讨所有疑虑而让他们放松下来,事先探讨或在依偎时进行都可以。


请始终将自己限制在有更严界限的一方。当碰到那些限制时,如果你想做出更开放一些的行为,可以邀请对方先如此,之后尊重他们做出的任何决定。


如果你没有什么严格界限,就不要假装自己有。没必要去细说那些本不存在的限制。再次声明,要诚实沟通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如果你有某些界限,就自由表达出来。如果你对其它可能性也持开放态度,就跟人分享这种想法。如果你的想法和感受在依偎过程中会发生变化,就直接在变化时和人坦诚分享。



你会说不吗?


要是对方比你更开放,而你是有着更严界限的那一方,你该怎么办?假如对方已表达出要超越你界限的兴趣,你又该怎么办呢?


如果你也想越过个人限制,就可以答应对方。你可以随时暂停下来沟通自己的感受。如果你感觉紧张,想要进行得慢一些,就及时说不。如果你需要自己做掌控节奏的一方,就及时说不。如果你想要对方引导节奏,但保留自己在感到不舒服时停止的选择,就及时说不。


如果你不想越过个人界限,就在被要求这样做时果断说不。并清晰表明自己说的是不。


倘若对方不尊重你给出的回复,就是你应当抽身离开的时候。你不应鼓励那些不尊重自己界限的人。


如果对方想继续探讨,你也觉得可以,就那样去做。但若你感到有压力,就让对方知道你无法接受这种行为。如果你对情形的发展感到不舒服,就起身走人。


当你需要说不的时候,请清晰表达出来。不要说得软弱无力:“呃我对这个不太确定。”若你知道那不是你想要的,就说不。明白无误地说出“不”这个字来。请注意“不”的发音听起来不像 “嗯嗯,我不知道吔。” 或者“让我想一想啊”。这个不字听着就要像“不”!


假如你不确定自己的答案是“是”还是“不”,那该怎么办?一种用来在脑中辨别区分的方法就是问你自己:“我能现在这样做吗?”,然后再问“我愿意现在就这样做吗?”


通常在被人劝服做某事时,你会对第一个问题答“是”,而对第二个问题说“不”。有许多事情是你能去做的,但有能力这样做并非意味着那个选择对你来说就很明智。第二个问题专注在你是否真正愿意这样做,如同在问“我是否愿意选择现在就这样做?我是否真想要做此事?这是我所渴望的吗?”如果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是“不”,即便说的是“我不确定”,你也直接说“不”。


当你真的愿意时,请自由自在做你想做的事情,但不要仅仅因为自己能够做,就去做某些事。若你本意想说“不”但没有说“不”,就是为自己预开了后悔收据。


当然,如果即便自己想做,你也确实不能做某事,那就更容易对其说不了。


你不用在对方试图拓展你最初的提议时感到太惊讶。人们这样做很普遍,对此没有什么好怕的。这就是人际沟通中正常和自然的一部分。假如你有需要强调的界限,就应在必要时说“不”;别指望对方来替你处理这种状况。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界限。


有些人在感到自己不舒服时说“不”的能力非常软弱。突破他们内心的抵抗完全可能。若你是较少感到不自在的一方,并看到对方有些犹豫,难以说不时,我建议你稍停下来和对方谈论这个问题。有时你可能是过于保守,但比起逼迫另一方做他们可能后悔的事情,晚点再让他们因此责备你,能避免这种状况总会好一些。



你沟通时是真诚的吗?


你要问自己的另一个问题是:在你邀请某人一起依偎拥抱时,你确定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吗,还是你把这个提议当作了实现个人其它目的的诱饵?


你是在给出真诚提议,还是在用调包手法向别人提出自己伪装的意图?


例如,当你提议在一起依偎时,你确定那是你真正想要的吗?还是你想的本来是做爱,感觉依偎拥抱会帮你更接近目标?或者你很想试着和潜在的依偎伙伴开始一段长期感情关系?又或者你是在寻找某个可以给你更多财务保障的人?


暂停一会儿自我检查一下。你确定给出依偎提议只是为了享受依偎和与其相联的东西吗(温暖,相互联系,更深友谊,喜欢触摸,等等)?还是你在脑子里把依偎看成了实现其它目标的一块垫脚石?


心里对依偎可能引发的结果有想法和感觉并非什么问题,但那些潜在的事后影响对你来说其实比依偎本身更重要吗?倘若如此,对方很可能会看出你实际上寻求的是另外一些东西。


如果你意识到自己想要的是其它东西,那跟人依偎对你实现真实欲求还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吗?比如,先跟某人依偎在一起对做爱来说就毫无必要。如果你给出依偎提议,但你其实对做爱更感兴趣,那你的提议就不是非常真诚,对方也很可能会意识到这一点。


另一种可能性是你把其它欲求影射给了他人,不仅仅是邀请对方一起依偎,你还隐隐约约暗示了自己的依偎提议包含着更多内容。人们这样做常是因为担心只有依偎的提议不足以获得肯定回复,因此他们就暗示自己还会给得更多。


例如,你有没有暗示邀请对方成为自己的男友或者女友?你有没有暗示依偎之后还可以做爱?


当你出现在别人面前准备一同依偎时,你是穿得像去依偎,还是穿得好像十分饥渴,想跟人上床?


男人和女人们都会给出这类暗示,从而希望增加他们得到肯定答复的机会。人们会给出性暗示作为获得感情关系的诱饵。或者晃动着获取一份感情的可能性,来作为得到性爱的诱饵。这些摆布他人的花招完全没有必要。习惯去给出真诚提议,你会发现有太多人也想要同样真诚的东西。


当你给出依偎提议的时候,你有没有掩饰什么隐藏动机?你是否给了别人公平机会去回复你的依偎提议,没有给他们暗示一些十分虚幻的可能性?


如果你确实对那些可能性持开放态度,暗示更多内容就没什么问题。但若你实际上不会提供更多可能性,就不要挑逗性地做出暗示。


如果你觉得依偎不是自己的真诚提议,就不要提出它。相反,给出自己认为是真诚的提议。


我认识几个真正只想要性的家伙。他们并不特别喜欢依偎,对爱也没什么兴趣。他们不想牵扯进啰嗦谈话里。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想跟一个能激起他们性趣的心甘情愿的伙伴,享受纯粹身体上的性行为 — 不带任何附加条件。这就是他们给出的提议。当他们和自己感兴趣的女人说话时,经常是从自己嘴里蹦出第一句话开始,就带有一种明显的性意味。你可能认为这些家伙会给人诡异的感觉,可女人们事实上总会给他们正面答复,即使她们会回绝这种性关系。这些男人尊重女人和她们自主选择的权利,所以他们让自己的提议清晰明了。他们不会许诺或暗示某种感情关系,也不会给出感情上的安全感或是爱的承诺。他们只是给出一个发生性关系的提议。而他们最后得到的就是很多的性,因为有许多女人想要享受的也只是那样一种关系。即使拒绝了他们这种要求的女人,在回复时通常也表现得十分优雅,会被这些男人的真实所打动。


如果你真的想要性,就承认自身这种欲求。省掉什么约会或者依偎部分。也不用进入精神上的沟通。当你跟某个想一同上床的人交谈时,请一开始就表达出你的兴趣,然后让对方以自己愿意的方式来回应。如果他们不感兴趣,你就可以自由转移到其他人那里,同时这样也节省了你大量时间。如果他们感兴趣,就请好好享受。如果他们有一些问题想知道,就一起来讨论。


我诚心地喜爱依偎,所以那就是我倾向给出的提议。假如这不是你的菜,就不必尝试模仿我的方法,因为模仿了也没用。如果不能同时共享他人的价值观和内心欲求,你无法只是通过模仿某人行为就期待相同的结果。人们通常十分善于解读对方,不真诚的那些提议会触发他人内心的警觉。


如果你能诚实可信地给出跟自己欲求和谐一致的提议,如果你尊重他人自由,让对方来选择是否要跟你以提议的方式去交往,你就不会给人诡异感觉。不过,要是你给出虚假提议,就会给人们留下诡异印象。


除了依偎,我还时不时给出过一些相当荒唐的提议,但因为我是诚心认为那些提议会很好玩,人们也就不觉得有什么怪异。我完全愿意听取对方同意或者否定的回复,不执着于任何一种结果。如果他们说了不,我也同时知道了谁可能是其余愿意说“是”的人。


顺便说一下,当你和某人处于一段感情关系时,这种做法也很管用。直接清楚给出你的提议。若你只是想做爱,就不用邀请你的伴侣去赴什么约会。假如你想要跟人依偎,就邀人去依偎,并清楚自己不会提出性方面的要求。如果你不确定自己想要什么,或者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伴侣来主导,直接沟通这些想法也没什么问题。这样做能节省你大量时间和令人头痛的麻烦,你也能拥有更多自己想要的经历。同样,如果你和伴侣对各自想要的东西无法达成一致,你们也能很快弄清整个状况。你可以跟不同人士交往来探索那些个人欲求,而非待在对其不感兴趣的伴侣那里,变得欲求不满和依附粘人。



你信任对方吗?


作为普遍的经验法则,若你觉得不信任对方,就不要邀请他们一起依偎。依偎是种十分亲密的交往方式,在双方信任度很低的情形下开始这种事完全说不通。


有些观点相似的男女会在一些网上论坛,探讨如何在交往关系中更好地耍手段互相操纵。我最近在一个男性论坛上看到,人们讨论着怎样识别一个女人的价值观,从而利用那些价值观有针对性地操纵那个女子以得到性爱。基本上那个家伙会假装符合某个女人的价值观,不管他自己是否赞同,这样那个女人就会认为他是自己想要的男人。这种虚伪的胡扯八道与清醒自觉的感情关系毫不相干。但仍有大量人群信奉这种做法。也许人们会觉得它非常幼稚,不过这种状况的确十分普遍。


女性杂志也经常教授一样的胡言乱语 -— 如何辨别出一个男人想要什么,让你再假装成那种女人。如果你想避免这类愚蠢剧情并享受更加清醒自觉的感情关系,就请丢弃这种无稽之谈。


即便你非耍手段之人,承认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在面对选择时会那么清醒自觉,也不失为一种明智。


如果个人直觉促使你警惕起来,或者你和某人在一起时感到不安全,就得留心了。若你说了“不”但对方没有尊重你的决定,就是你该离开的时候。假如你想帮助对方在尊重他人方面有所进步,请在保持安全距离的前提下进行辅导。


当信任被破坏时,想再修复就十分困难,而且你必须决定自己值不值得付出努力去修复。倘若有人明显地违背了我对他的信任,我倾向于不再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对我来说,根本不值得处理这种麻烦和狗血剧情。我会迅速原谅他们并忘掉这些不快,之后把注意力转移到更值得信赖的交往关系中。我并非要去惩罚对方。我只是不想为这种高维护成本关系所烦扰。


了解什么时候可以信任一个人,需要你通过经验来调校积累。不管是在感情关系上还是在信任个人直觉上,如果你没有太多经验,我建议你在给出依偎提议时更注重安全一些。比如,你可在聚会上朋友们都在场时,邀请某人和你一起依偎在沙发上。看看那种感觉如何,再决定是否要跟那人单独相处。如果事情有变,你的朋友们会及时解救你。另外的选择是在公园一起依偎;虽然你是跟人单独在一起,但是距离其他人也很近,需要的话可以随时脱身。


不过,若你对当着众人的面跟人依偎感觉不自在,那你这种欲求与自己又有多和谐一致?如果这是个真诚渴望,那有什么好隐藏的?当着众人的面跟某人依偎没什么好丢脸的,不是吗?如果你对此还有疑虑,请读读这篇文章《无羞,无惧,无愧。依偎本身没什么让人觉得尴尬之处。


如果你看起来总是吸引低素质伙伴,也许就是你该提升自己社交圈质量的时候了。大多数感情关系来自人们的社交圈,我猜对依偎伙伴也是如此。若你找不到好的被推荐者,就找出你低素质伙伴的关系来源,之后停止从那里再接受推荐。把更多注意力放在那些为你带来最好依偎对象的来源上,甚至可以要求那些朋友为你做出更多推荐。



你是不是给性附加了额外意义?


要是你邀请某人去依偎,最后确实发生了性行为,你该怎么办?为什么这对你是个问题?


性对你而言是个不得了的事情吗?你是不是在它上面附加了某种意义?它是否意味着你开始了一段新感情?这对你来说是种特殊的越界行为吗?


也许性本身不是你的真正问题。更有可能是你给性附加了额外意义,并对之紧抓不放。与把性当作某种界限相反,若你能放弃自己附加在它上面的意义,又会怎样?如果你对性行为持开放态度,也许有些依偎最后导向性行为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当我邀请某人依偎时,对结果往往持开放态度。我不是特别关心它会不会导向性行为。我很高兴享受任何能让双方都感觉美好的事情。如果我们做了爱,很好。如果我们没做爱,也很好。如果我们的爱只做到一半,只享受了亲吻和口爱,同样很好。


在我看来,做爱只是深化我们友谊的另一种方式。它是一种游戏形式,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成了男女朋友。我们激起了对方性趣,让彼此获得了美好感受,有了一段共享的快乐时光。朋友间有时就会做这样的事情。当大家之间有了化学反应,它就是我们彼此联系的一种十分怡人的方式。


假如你对做爱没问题,但是担心另一方会给它附加各种意义,我建议你事先把自己的想法和对方沟通好,最好是在做爱之前。我的一些朋友在那些时刻会停下来说:“只是想说清楚,我不是那种男朋友的类型。我真的喜欢与你共享这份关系,但我现在并没有寻求一份感情的想法。”这对他们来说很有用。预先说清楚也防止了另一方在告诉其朋友跟你之间的关系时,在上面附加各种自认为的意义。当他们以后不得不告诉朋友们自己弄错了那些意义,就难免会让人觉得丢脸。你应该不会想要某个人只是因为和你做了爱,就告诉所有朋友你已经成了他的男友/女友,可你自己却从没有这种打算。


我在此要表达的观点是,与担心性行为本身相反,实际上处理好你和另一方给性附加的意义也许更有用。如果你能消除自己由于社会教化而给性所附加的信条,也许就能更经常地把性看作由依偎延伸而来的愉悦享受,而非对其过于崇拜。性就是游戏。



你在抵制自己的性感吗?


另一个问题是,当你邀人一起依偎时,对方可能最后就是想和你做爱。也许只是因为你性感得太要命了


好吧,你可能比自己意识到的要性感得多。这是否真的很糟糕?


如果人们频繁地渴望和你做爱,而你只是想依偎,那就根据自身需要去强调你的界限。如果这对你来说是个常见问题,就事先尽最大可能说清那些界限。


请接受这种状况可能时不时发生的现实。只要你还是那么性感,就会有人想和你做爱。你可以自己想一想。


这本身不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它只是你需要接受和应对的一部分现实。你其实不必抵制人们想跟你做爱的想法。你可以随他们这样想,但同时回绝他们的要求,根本不用把它放在心上。


很多时候人们可能在彼此意愿并不一致时,仍想以某种方式跟人交往。几乎每个星期,我都会收到想和我探讨多相睡眠的人的电子邮件。我在2005-2006年试验了多相睡眠法,所写的睡眠日志和博客文章从那时起就一直很受欢迎,不过老实说我今天对其已经没什么兴趣。所以当有人为这个话题提出想跟我沟通交流时,我就直接点删除键并查看下一条信息。我这样做不会有任何内疚感。


要在你感兴趣的关系类型上进行投资,并快速摈弃那些不匹配的人际关系。如果你收到许多性方面的交往提议,但自己当前对其不感兴趣,那在回绝这些提议时就不必有任何丢脸、愧疚或者后悔的感受。你有自由去追求自己渴望的事物,如果别人跟你的这些欲求并不一致,就尽快放弃他们继续前行。还他们自由去追求他们渴望的事物,同时你也能享受自己所渴望的结果。否则你就是没有忠于个人价值观。


通过练习你会更容易地处理这种情况,最终能够自动回绝那些不感兴趣的提议。我已经习惯了每天这样做,而且做得太快以至于都想不起做了这些事。如果一份关系变得刻薄,或者对方想去的方向并非自己感兴趣的,我就放手让它离去并继续前行。这种做法给了我自由,得以更深投入到那些与我的欲求相一致的交往关系。若我允许自己疲于应对那些不匹配的人际关系,就会为错失更好的交往机会而痛不欲生。试图与不匹配的交往对象相处太易让人心疲力竭。


一旦习惯了迅速摈除那些无法很好匹配的交往关系,你就有了更多时间专注于使你感兴趣的人和事。例如,你将找到一些好伙伴,完全可以很舒服地跟你依偎在一起,而且无需有任何性行为 — 如果那就是你所渴望营造出的体验。


所以你不必抵制自己的性感,就像我无需回头删掉自己网站上多相睡眠的文章一样。你可以继续性感着并同时邀请人们以你最渴望的方式跟自己交往。快速去除不匹配的关系,好好享受那些愉快的匹配关系。



你能从容应对被误解吗?


假设你感觉给出的提议已十分清楚,你也相信自己是真诚的,但对方完全误解了你的提议,以为你会给的比你本来愿意的多很多,这对你来说真的是一个问题吗?


只有你对自己被人误解这件事非常执着时,它才是个问题。事实是时不时地,总会有人误解你。这种事经常发生。


在自己8年多的博客写作生涯里,我不得不应对的现实是,不论多么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还是永远会被误解。有些人能在我的文字里读出我其实根本没说过的事情。人们会错误引用我的话,然后别人又引用那些误解了的话。


假如这种事不常发生在你身上,那最后碰到时,你可能就会大吃一惊。不过最终你将意识到,你无法控制自己在别人脑中的形象。他们只会相信他们想信的。有些形象会是准确的,有些则不会。


即使尽了最大努力来真诚沟通,你有时还是会被误解。不过这绝非什么世界末日。如果发生了,你就尽快适应它并继续前进。


尽你所能通过不断沟通来更正那些误解,但如果对方依然误解你,不管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还是没这个能力,你也该抽身走人了。


我肯定你听说过沟通是个双向道的说法。你可能在尽着个人最大努力,但如果对方不能有效倾听和提问,你就不用把整个沟通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一份清醒自觉的交往关系,有赖于关系双方都自愿并有能力清晰明白地沟通交流。假如有人充耳不闻或者拒绝倾听,那你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如果对方看起来很愿意倾听,但不管你沟通得有多清楚,他们似乎就是搞不明白,那可能就是他们没有这种沟通能力。要是这样,你也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不论是这两种情况里的哪一种,你都可以从这个关系里抽身走人了。


再次说明,被人误解不是什么世界末日。如果被误解是种毁灭性的挫折,我早在自己写博客的第一年已经放弃。事实上,许多把误解看做大问题的博主确实在头一年就放弃了写作。如果让别人一直理解你真是那么重要的话,你将很难获得任何社交上的丰富体验。你估计也会成为一个隐士。


更现实的做法,是接受被误解总是会发生的事实。当它们出现时,就尽最大努力去应对。我发现对其抱以幽默的态度十分有益。有时那些误解甚至会给我带来写出新文章的好点子。


从长远来看,暴露在人们的各种误解下,同时也能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沟通者。你能提前预判到一些最有可能出现的误解并设法防止它们的发生。结果当然不会都很完美,但你肯定能在一段时间后变得更好。


不要老去期待完美。那样既不现实也没必要。即便有一些误解,你仍能享受很多依偎经历,这样总比没得依偎要好许多。



依偎的喜悦


我喜欢先用依偎这种方式来和人交往的一个原因,就是依偎能帮我看清一个女人能否和我营造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密联系。如果有这种联系,就能提升我们之间关系的感应。通过分享这种感应,其它交往问题也会变得容易许多。这种感应可以用关怀、欣赏、感激、无条件的爱和同理心来描述。


当这种感应被创造出来时,高度的信任感就是自然而然的副产物。想耍手段互相操纵变得几乎不可能,因为那需要双方都下降到一个更低层次的感应里。操控对方的想法甚至不会进入我们脑中。对大多数人来说,无条件的爱所带来的感应是如此美好,以至于没人愿意破坏它。我们对这种愉悦感很可能会无比着迷,只想尽可能久地维护好它。


其次,这种感应使我们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性。因为大家的感应相同,清楚的沟通就十分轻松和自然。我们有着一样的共识,可以公开讨论任何问题,内心没有恐惧、羞耻、愧疚或者抵触。我们可以讨论个人欲望,自己的界限,和想要消除的自我障碍。我们可以分享自己过去的任何事情。当我们和这种感应一致时,不会有任何被人评判和排斥的担忧。你无法在处于情意绵绵的感觉,以及深切地与人联系在一起时,感受到被排斥。


第三,在这种感应里没人需要引导关系的发展。这种事情没有必要。直接放松下来顺其发展会令人感到更加自然。一方会受灵感启发有了下一步行动的想法,而那个想法也几乎总能被另一方所接受。我们常能在同一时间想到同一些事情。那是因为由这种感应生发出的想法都与爱保持着一致,而非贫乏,恐惧或其它任何此类负面情感。基于爱所产生的想法很容易被人接受。


当我与某人分享这种感应时,常会开始升级身体上的一些行为,但不一定是性行为。通常我们会非常一致,没人需要口头去提出任何建议。我们只是做让自己感到自然的事情。使我们中的一方感到美好的行为常会令双方都感觉美好。我会抚摸她,她便回以微笑。我望着她的嘴唇,她也望着我的,接着我们就开始亲吻。似乎我们的行动正被这种感应的能量所引导。


即使我们中有人无意犯了错误做了让另一方感到有些不舒服的事情,对方也会很快进行沟通并获取原谅,我们能互相调整适应对方。实际情况中通常不会是因为界限问题。更多时候只是有人在转换姿势时不小心伤到另一个人,比如胳膊肘碰到对方肋骨上。我们都知道这种错误不是故意的,所以会自动马上原谅对方。


如果这种感应开始导向性的方面,通常我们会觉得性能量正在体内聚集,并让身体自己开始随之而动。不过感应也可以轻松停留在无性层面上。有时我们无法预测这种感应会如何发展,但它总让人感到十分美妙。


这种状况同样适用于三人关系,不过那种情形会更复杂一些。我仍然在实践练习这类关系交往。三人关系更微妙敏感,因为相对于一对一的关系,一个人更容易与另外两个人的一致性发生脱离。我猜想当有更多人加入其中时,这样的动态关系会发展得更加复杂。


在我和某人一起依偎时,我并不关心它会不会导向性爱。我首先关心的是我们能不能发展出真正美丽的心与心的沟通联系。只有当我和一个女人处于那种爱的状态时,我才会有下一步可能该做什么的感觉。而且即便在那时,我的偏好也是让自己随着这种爱的感觉发展,看它会把我们引向何处。比起事先把所有事情都想好,那种方式会令我感到更加自然。这就是为什么我在给出依偎提议候,通常对结果持开放态度。我没法事先预测爱的感应会将我们引往何处。我也丝毫不关心这种结果。这种感受让我觉得如此美妙,我更在意自己如何能创造和享受这种流动的感应,最后结果如何对我已不再重要。


我非常信任这种基于爱的交往关系,所以一旦身处其中,我便相信自己的直觉向导。当处在那种感应中时,我觉得不管做什么都十分美好,不管它会不会导向性爱方向。


我想若人们专注于首先创造这种发自内心的交往关系,他们对依偎是否将导向性行为的悬念和担心就不会有这么多。无论怎样,假如性行为将损害你和他人心灵间的联系,你也不会想要那样做。而若心与心的联系把你带往性的方向,你就可以很容易地放松下来,毫不后悔地去享受那些美好经历。



下一篇:20121122 这便是天堂

上一篇:20121029 按部就班与突击作业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