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目标与自己个性冲突吗?
2013.07.01

今天是下半年开始的头一天,这是更新个人目标的好时候。你在年初定下(或者补充)的那些目标此时进行得怎样?有没有好的进展?还是总徘徊不前?你是否一开始就没能设定好明智目标?


根据我的经验,若你想取得真正进展并享受美妙顺畅的行动节奏,一开始就选择好正确目标至关重要。请让我和你分享一下,自己最近发现的如何更清醒设定目标的方法。



传统方法


过去我经常是针对自己生活的不同领域来设定目标。这些目标服务的对象包括我的健康、工作/生意、稿件、财务、社交生活、感情关系、个人成长、精神发展等等。大多数情况下这套方法都卓有成效,我也很多年都一直采用这种途径解决问题,甚至还为之写了一些推荐文章。


这并非我发明的方法,它基本上是我在阅读各种个人发展书籍过程中继承而来。这个解决问题的途径看起来不错,我也就默认采用。起初我没发现它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然而,随着不断使用这种方法,我常感到会困于其中或者偏离目标轨道。有时我会审视这些目标,虽然它们在表面上看起来都十分明智,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它们并非我预想的那样能持续激发自己的积极性。


我不断调整着自己所追求目标的类别,但感到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我曾试着把目标搁置一段时间,让自己顺其自然,但那样产生的结果更加糟糕。我知道有人中意这种做法,但它在我身上并不奏效。只有对自己生活的发展方向有着更清醒控制时,我才能取得更大进步 — 并且总体上也感到更加幸福和满足。


最近我找到一条设定目标的更有效途径,现在请让我和你一起分享这种方法。



根据个性设定目标


与把每个目标当作我想在生活各个方面要取得的成果不同,我开始把目标作为自我表达的手段来思考。我个性的某一方面想获得充分表达,而一个强有力的目标就能帮我专注于这种自我表达的渴望。随着这种表达在现实中不断展现,最终结果就能让我感到满足或是自我实现。


例如,我的一部分个性显然热爱学习、成长和探索。我喜爱旅行,尤其是前往全新地方。我喜爱认识新的人群并获得新鲜体验。这种渴望深深植根于我的本性,但它并未限于任何特定目标类别,比如健康或者事业发展方面。


我的另一部分个性热爱传授。我发现写作、演讲和其他能帮助人们成长的沟通方式,都值得自己真心付出。这种渴望并不限制在我乐于传授的任何特定领域,我能帮助人们改进他们的健康、感情关系、职业道路等等方面。这就是我愿在众多不同话题上进行写作和演讲,并拒绝将自己限定在某个特定领域的原因之一。另外,我不会把这种自我表达的形式,拘束在个人事业范围内。我在私人生活中也会与朋友自由分享各种指导经验,就像在工作中专业所做的那样。我不会在工作结束后就封闭自己这方面的个性。


针对自身有着强烈表达需要的不同个性方面,我开始思考能用来代表它们的简单标签。最后我得出下面这个列表:


     1. 探索者 — 这部分的我热爱学习、成长和探索。他喜爱旅行、结交新朋友和获取新体验。


     2. 引导者 — 这部分的我热爱传授和帮助人们成长。他尤其喜爱通过写作与演讲表达自己。


     3. 顶尖选手 — 这部分的我享受有用、高效和成功的做事状态。他能干而自信。他无需赞扬或认可来做出优秀表现,而负面批评只会从他身上弹落。他相信自己。他尤其喜欢与其他顶尖选手联络和一起工作。


     4. 成员 — 这部分的我热爱与有趣的人们交往,乐于成为志愿者,喜欢社交,并愿意归属于团体。这部分的我曾任职于非营利社团主席,曾积极参加Toastmasters演讲俱乐部,曾是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Council(转变领导力协会)成员,曾管理过多个成功的交流论坛,并组织过在不同城市举办的公开见面会。


     5. 冠军 — 这部分的我热爱健康饮食,有规律的运动,并在黎明到来前就起床开始一天生活。这部分的我热爱坚持训练,从而让自己变得更强、更快和更聪明。他保证我拥有丰盛的体能和精力。


     6. 主人 — 这部分的我热爱让事情处于掌控状态。他对秩序、条理和整洁有着强烈需求。他能在压力下保持冷静并非常善于管理个人情绪。这部分的我尤其喜爱D/s主仆游戏。他欢迎承担责任并喜欢处在掌控位置。


这个工作仍在进行之中,所以列表并不完整,但截至目前我喜欢自己总结出来的标签。为简单起见,我想列表中的项目最多将限制在七个。


与通过传统方法设定目标不同,现在我会使用这种基于个性的目标设定法。我先从深入理解自身各部分渴求表达的个性入手,再通过设定目标来满足这些渴求。


例如,“探索者”本月准备去纽约旅行。“引导者”将在今年的多个活动上演讲(而他也正写着这篇博客)。“冠军”现在则开始了第5周的Insanity(疯狂)锻炼项目(堪称疯狂的一个挑战)— 他最近一直都非常高兴,因为这个锻炼项目能提供额外能量和高于平常的新陈代谢效果。


“成员”近来一直都不太满意。我在欧洲旅行的一个月间社交活动非常丰富,但回到拉斯维加斯后就懈怠下来,使自己的社交生活变得有点乏味。这种不满感觉告诉我,是时候设定一些新鲜目标来好好表达这方面的个性了。假如我能更平衡地表达这部分个性,而非让社交在一段时间内过于丰富,在另一段时间又过于平缓,应该会有更好效果。


有些目标只针对我某方面的个性设定,而其他目标则可以由多方面的个性共同决定。关键是每方面个性都至少需要一个目标来进行表达自我。


有时这些不同的个性方面,会与传统目标设定法所覆盖的各种类别相匹配,但它们并不局限于此。例如,“冠军”经常与健康目标相匹配,但同一方面的个性也会推升我在社交生活上的标准。而“探索者”也可参与设定健康目标,比如提议进行新的30天试验


我想列表中现在缺少的主要方面,就是自己个性中对关心他人、亲密关系、拥抱依偎和不伤害动物的热爱。我还未想出这部分个性所对应的好标签,但等想出来时,我会把它也包括进去,以确定自己能有一些更全面表达这部分个性的目标。我之前列出的只是第一版草稿,所以很可能在未来几星期做出重大更新。但即便此列表看起来有些粗糙,我也想要现在就分享出来,而非等它完美无缺时再公布。一个能立刻与人分享的不完美想法,通常也比无限期推迟的完美想法好得多。


这些总结而出的不同个性方面,若能表现出轻微的相互连接和令人信服的条理性,就是种理想结果。轻微的相互连接,是指每方面个性都彼此有一点重合。令人信服的条理性,是指它们的定义十分清晰,没有太多模糊不清的边界。我们也许无法僵硬地定义出,与自己神经网络完全一致匹配的各方面个性,但倘若可以想出尽可能忠于这些个性标准的抽象概念,就能极大协助我们来理解如何设定与自己更和谐一致的目标。


通常只是决定更加关注你个性上特定方面的自我表达,就足以推动事情发展并获得某些新鲜流动能量。比如,当我决定是时候放开自己,更积极参与当地社交生活时,一个朋友就发来信息,告诉我他与一些其他我认识的人们这周都会待在拉斯维加斯。我们明天就将一起共进晚餐。这听起来可能有点矫揉造作,但我的确相信我们彼此间以某种方式,超意识地联系在一起。即使看起来还未采取任何行动,当我们从能量上对新的体验持开放态度时,自己就可能接收到与之兼容的邀请和机会。我想决定前行本身就是一种有效的行动形式,而我们所在的宇宙似乎认可这种形式,并会不时给予我们积极反馈。


使用这种方法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你可在现有目标和活动上更多展现自己的个性一面。我在城里时经常每周末都跟朋友们玩飞盘高尔夫。它是我多年来的一个业余爱好。对我而言这是和朋友们一起尽情玩乐和互开玩笑的时光,我通常不会对比赛本身太认真。不过在表达个性的需求下,我意识到若确实想玩出最好成绩,就像自己个性中某些方面的确想看到的那样(顶尖选手,冠军,主人),我便可以让自己表现得更出色。所以上周六我跟朋友们玩飞盘高尔夫时,就试图取得顶尖比赛结果,同时仍像往常一样尽情玩乐和互开玩笑。最后我取得个人历史最好分数,这个分数我只在几年前达到过,从那时到现在都从未有过突破。其实我觉得自己很有机会打破纪录,可能就在这个夏天。有趣的是,朋友们的技术看起来也提升不少。他们都玩得非常出色而且也得到了比平时好很多的分数。我们三人一共得到五个2分(只用2次就把飞盘扔进篮筐中),这对整个团队来说是个极其出色的成绩。平时我们整场比赛玩下来也没人能得到2分。最棒的是每个人都感觉玩得非常高兴。对我而言,这种体验要比往常更丰富有趣和令人兴奋。


过去我告诉自己飞盘高尔夫只是个娱乐消遣活动,是我私下为开心而做的事情。我并无兴趣苛求自己把它玩到最好。扔出或好或差的结果对我都无所谓。但我的个性显然在自己做到最好时更享受这项运动。即便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消遣/玩乐活动,也在我更投入其中时变得更丰富有趣和令人满足。


请考虑一下你怎样能把这种想法应用在个人生活的一些活动中。你如何能将更多的个性因素带入工作、玩乐和感情关系等领域?



丢掉笼子


这种目标设定法的一个好处,就是你不会忽视自己重要的个性方面。而在采用传统基于生活领域的目标设定法时,这一点便很容易被忽略。


我曾经有过的问题就是没能足够关注自己个性在进行探索和新鲜体验上的需求。这部分的个性在我破产时尤其受到压制,当我处于婚姻中时它也有困在笼中的感觉。四年前我从未离开过美国。如今我护照的一半页面已盖满出入境签章。这种改变令我感到十分满足。


过去我也会设定一些旅行目标,但它们常是个人优先级最低的目标。事业、稿件和感情关系总处于更重要的位置,旅行不过是可选的附加娱乐类别,常被标列为“旅行/玩乐”。


当我开始驱动自己更多投入旅行时,我意识到它对我来说并非一种消遣或逃避方式。它其实是一种沉浸式的成长体验,我发现大多数时候旅行都能让自己感到深深满足。这帮助我不再将这类目标当作可选和消遣型的事情。我意识到这是自身个性需要表达的重要方面。否则我就感受不到自己确实在做自己。现在我终于以高度尊重的态度对待个性的这一方面,至少会把它与其他类型的目标同等对待。


我想当你最终开始表达自己之前被束缚或压制的那些个性方面,你会发现这将产生多么巨大的满足感。我确实感觉如此。


口头上认可你识别出的某一个性十分容易。说出“我也喜欢旅行。”这样的话毫不费力气。但针对这一领域(去哪里旅行?什么时候出发?)设定具体目标,仿佛你的生活有赖于此一般着手认真实现这些目标却是另一回事情。我想说假如你还没订好旅行机票,自己对这方面的个性就不是真正严肃认真。


请注意你最强烈的那些目标,将能满足自己个性的多个方面。去年我便决定进行更多公开演讲,这是个非常容易完成的目标,因为它如此美好地满足了我个性中各方面的表达需求。“探索者”得以去旅行。“引导者”得以去传授。“成员”能够与新认识的人们交往。“顶尖选手”可进行彻底的演讲准备。“冠军”享受了所有挑战。而“主人”则热爱指导听众拓展自己的人生(当然是经过了他们允许)。



拥有你自己的目标


若你要为自己想出类似的个性列表,哪些个性方面是你想包括在内的?我鼓励你现在就通过头脑风暴尝试一下。你对自己会有多了解?


请注意你无需列出自己个性每个小的方面。试着只列出那些最强烈和普遍的个性,那些总是一遍又一遍试图表达自己的个性 — 当它们未能充分表达时,你就会感到受困、停滞或沮丧。


尽你最大努力尽可能多地列出这些有代表性的个性方面。例如,若你喜欢咖啡并需每天饮用,是否因为你喜欢沉溺于它所带来的感官体验?你是由于社交原因才喝咖啡吗?还是渴望咖啡因所提供的刺激?任意一个或者全部原因,可能就是你正寻求表达的不同个性。


注意你在空闲时所做的事情。你个性的哪些方面可能正试图表达自己?


当你真正拥有了自己个性的所有权… 当你可以看着列表并说出,“没错,这就是我!” 时,我想你会发现自己能更容易地宣称,完全拥有了从这种方法生成的那些目标。你终将可以为真实的自我设定目标 — 并非你父母给予的目标,也非社会给你的目标,更非最新流行产品,通过营销植根于你脑中的那些欲求。



整合


这种目标设定法的主要好处,就是它将帮你设定更整体全面、明智融合的目标。你能更好地理解哪些目标对你而言是智慧选择,哪些则不是。


我能看出公开演讲非常适合自己个性。很可能这就是我如此喜欢它的原因。目前我的演讲邀约已经预订到明年三月,而且我总是寻求更多这样的机会。与演讲有关的目标使我感到非常和谐一致,所以我发现完成它们也极为容易。动手实现这些目标完全是充满爱的劳作。


另一方面,创造新作品对我来说会更有挑战性。我可以最终完成这些目标,但它们要花费更长时间,而我的工作进程也更慢一些。这样的目标能满足我的某些个性方面,比如“顶尖选手”和“引导者”,但它们对满足其他个性方面却起不到什么作用,例如“探索者”和“成员”。明白这点后我意识到,如果能将创作过程与自己个性的更多方面匹配在一起,就可以更快完成作品。例如,与他人一同创作就比独自工作会更有帮助。我目前就在跟一位调音师共同创作“主观现实”这个音频项目,这样做确实帮我推进了整件事情,因为大家能在项目的某些方面一同协作。


我会在即将完成的“主观现实”音频项目中,更详细介绍这种基于个性的目标设定法,因为这种方法与你现实世界中“阿凡达”的身份,以及你通过“阿凡达”所创造的故事都紧密结合在一起。不过我想现在就和你分享这种方法的粗略版本,希望你发现它值得一试。


假如你尝试了这种方法,请告诉我你所想出的个性列表。特别要告诉我这种方法,对设定那些你在其他方法中从没考虑过的新目标是否有所帮助。


我个性里的“引导者”现在获得满足了。:-)



下一篇:20130710 如何在30秒内入睡

上一篇:20130628 添加最好的;丢弃最坏的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