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付你的账单
2013.08.16

要是你真想辞去工作获得独立,又担心自己没法付清各种账单,该怎么办?


今天我能同时享受这两个世界的最好结果。我的所有账单都可以用各种被动收入流轻松付清,我还做着自己喜爱的工作,享受着巨大自由。但在事业刚起步时,我常会陷入两难境地。有时我无法付清信用卡账单、法律账单、水电煤气费、房租,等等。很多情况下我就是没钱。


显然不付账单会造成各种后果。我的财务信用评级许多年里都是垃圾等级。我不得不卖掉一堆东西来换取吃饭钱。我失去了自己的办公室。我被房东从公寓赶了出来。我不得不申请破产。但我就是不愿找份工作来补救这种局面。我宁肯失去公寓,也不要住进笼子。(Steve把雇佣工作视为笼子里的生活。译者注)


我从不失信于个人,但我确实失信于一些公司组织。他们在我身上冒了险并造成了损失。这是他们选择的风险。我怀疑有任何公司雇员,会为我无法付清的账单难以入眠。


最终我学会了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但在一开始,我太缺乏经验,无法不做雇佣工作就挣到足够的钱来付清各种账单。过去我选择了错误的收入策略,得到的结果也颇为凄凉,因此没法付清所有账单,但我接受这样做带来的后果。


一份账单只是一个数字。除了你所指派的名头,它别无意义。你可以认为不付账单是种丢人的可悲行为。对我来说它仅是一次学习经历 — 一场教训。一个小小的狼狈错误。


要是这些账单挡在我个人成长的路上,它们必输无疑。


你知道为追求自己所走的成长道路,我有多少没付的账单吗?好几十份,要是算上后来的催缴单,可能多达几百份。我至少有15万美元的账单从没付清。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远早于我开始写博客之前,当然我不得不应对这种行为带来的后果。


负面后果也可以是伟大的老师,你不用将其看作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避免的惩罚。


不付账单就像在你做错事的手腕上打了一巴掌。我的手腕已经挨了许多次巴掌。这些巴掌毫无令人害怕的必要。你会渐渐习惯它们。要是你决心走上一条不断成长的道路,就请预想自己手腕也会挨上很多次巴掌。


没付账单时,大多数时候我手腕上挨的第一个巴掌会以逾期通知单的形式出现。哎呀妈呀!那些大写的红色警告字体简直让我害怕得颤栗了。或者,我可以直接将通知单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筒,继续当天生活。


有时我还会收到催收代理公司的电话… 每天最多能有10个。解决此问题的好方法就是也别付话费单了。:)


最初我真的感觉这些后果令人压力重重。但当自己负债到极为荒唐的程度,压力如洪水般向我涌来时,我反而觉得后果都已无关紧要,我在整个境遇的另一侧新发现了一种自由。我不再担忧,只是平静接受所有事情原有的结果。恐惧本身要比真正的现实有害得多。我意识到自己的那些逾期未付账户,都是通过一架公司机器在处理。而他们为让我付账所采用的心理策略,都是基于使人恐惧、羞耻和愧疚。催收员会因为我没能付帐而试图叫我感觉像个废柴输家。一旦我意识到他们的所作所为,便在心中停止了让其再用这种方式对待我,债务催收员的强大形象也衰弱了很多。当然他们可以搞砸我的信用评级,但他们无法不经我允许就让我感到痛苦、担忧或压力重重。


最终整件事对我而言好像变成了一个游戏。干嘛要对数据库里的一个数字过度关心?等催收员再打电话的时候,我就会询问他们的个人生活,或对“你什么时候能付账?”这种问题想出些搞怪回答。当我被房东踢出公寓时,我就搬到了一个更便宜的地方。当我没什么家具时,我就用一个大纸箱当桌子。我意识到自己的物品也许脆弱易失,但个人态度不必这么虚弱怯懦,纵使财务状况已破败不堪。


这段时期成为令我惊叹的个人成长经历。我学会了不再过于依赖金钱和财产。我学会了在犯错同时维护自我和个人权利,不让自己在搞砸事情时被人当作废柴输家对待。这些教训从此深入我心。现在的我确实有了不少金钱,但我不再恐惧失去它。金钱对我已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力量。我不怕再一次破产。


挣钱也变得更容易了。由于我当时已经破产,就决定把全部精力集中到真正热爱的事情上,充分表达自我创造力,在不去担心要赚多少钱的前提下做出我的贡献。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恰恰是能够产生丰厚收入的生活态度。从那之后每一年我都实现了财务上的富足(到现在几乎已15年)。你自己想想。


雇佣文化常导致人们如此惧怕手腕上挨巴掌(意指轻微的惩罚。译者注)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这种文化常由恐惧驱动。人们就是这样被管束和驯化,从事自己并不愿做的工作。有时我真的很难和已被长期雇佣的人进行有趣交往,因为他们中很多人连自己的影子都怕。跟他们交往好似隔着监狱里的探监电话一样进行交谈。有些人甚至害怕因为在办公桌上摆放了错误类型的物品而受到斥责。去年我就写了一篇嘲弄这种对话情形的文章,试图指出雇佣者思维在一个拥有独立思想的人看来有多荒谬。


我那些个性独立的朋友们从不会问我,“但我该怎么支付自己的账单呢?”他们知道假如自己没法付清那些账单,就不付,他们会应对随之而来的后果,生活仍将正常继续。但那些有雇佣者思维的朋友,常被驯化成相信不付账单就是能想象到的最坏恶行 — 一个要不惜一切代价去避免的巨大失败。


我是在建议你变得放任又不负责任,像个疯子那样去花钱吗?一点儿都不是。但不要害怕在自己身上下赌注,甘愿冒些风险。你也许要失去某些赌注。这没什么。掸落跌倒时自己身上沾染的灰尘,再试一次。不去尝试你还有什么方法真正学到东西?而且你还要不止一次地去试 — 一次接一次!


所以对于“要是我辞掉工作没法支付自己账单该怎么办?”这种问题,我的回答直截了当。要是你付不了自己的账单,就别付。请放心,就算你有些账单没付,这个宇宙也不会爆炸。


这不是违反规则吗?是的,它确实违反规则。


如果你不付账单,它显然意味着你是个可耻该烂掉的无赖,而且你注定要下地狱。但我会在那儿和你一起烂掉,那是地狱里格外温暖舒适的一地儿,专为违反规则的人士预留。你应该能通过一堆由逾期通知单燃起的篝火找到我,周围还有帮绕着篝火载歌载舞,为自由而庆祝的疯狂家伙。篝火上升起的浓烟,很可能烦到所有在天堂里拨弹竖琴的顺从催收员们,但不管他们发来多少红色警告字体的通知单,都可以被我们用来保持火势。;)


附注:谢谢你,WordPress(Steve的博客由WordPress网站平台搭建而成。译者注),为大家在色彩方块上提供了弹出提示,以便标明每种颜色的文字名称。对于像我这样的红绿色盲,要辨认色彩面板里的哪种颜色实际上是红色,就能一目了然。:)



下一篇:20130819 富足的感情关系 — 视频

上一篇:20130807 明尼阿波利斯见面会细节安排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