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见面
2013.09.14

这篇博客是对《享受深厚与丰富的感情关系”》的个人跟进。我基本上都照那篇文章说的做了,甚至要更进一步,决定对自己的社交和感情生活进行一次重大调整,现在开始。


此决定部分是由身处欧洲的这段时间启发而来(我目前已在这里待了两周半),但它也是我多年来不断拓展的人生道路的一次延伸。


我花了昨天大部分时间和今天半天,通过日记、写作和重新书写心底最诚实的欲望,来思索想在今后生活中体验的社交关系类型。与之对应,我也需要弄清自己该准备好放手哪些交往关系。


最终结果就是我在网站上新添了一个页面,里面包含一份详尽得让人想吐的说明,细述了自己当前渴望的社交关系类型。它还讲明了我必须谢绝的关系类型,以便为更匹配对象腾出更多时间与精力。

http://www.stevepavlina.com/meeting-in-person.htm


我想创作一个类似页面至少已有几年时间。事实上,我曾写出并删除过几份半完成的版本,而且每年都有一两次会从头思考这个想法。我从未写完和发布那些版本,是因为它们都让我感觉不太对路。它们似乎总与我真正想要的结果无法一致,自己好像仍有许多犹豫不定的地方。但最近写完那篇关于丰富感情关系的文章后,我终于觉得有了这样做的清晰感。


或许身处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也提供了某种神奇效果,最终给予我正确的灵感启示来推进实现此想法。


我预计超过99%的人会对我在页面上分享的内容毫无兴趣。他们读完后得出的结论将是:“绝不适合我!”我的本意并非要冒犯他们,而是尊重但毫不含糊地明晰我们之间的不兼容性。我想避免任何人在一份很可能会失败的交往关系上浪费时间。但那些对我分享的内容有着强烈共鸣的很小一部分人,就能高度确定彼此应当开始交往,而且双方很可能会一拍即合。


新页面上的内容很长而且极为个人化,所以要是你对此话题不感兴趣,就没必要看它。但如果你对辨清自身社交欲望有兴趣,即使对里面的内容毫无特别共鸣,或许也能从我采用的写作结构里获得某些见解。


我总会收到许多想一对一见面的邀请,尤其是在旅行期间。而这通常超出了我的处理能力。很多年来我对这些邀请都有着爱恨交加的关系。一般说来我喜欢认识新的人们,但很多见面情形都令我精疲力竭,比如人们将见面变成了一堂免费指导课,一场推销演说,或是把我用作一个可以哭泣的肩膀。接受这些令人精疲力竭的邀请并非我管理自己社交生活的很好方式。它总导致我处于想跟人交往,之后又不得不返回独处状态以获得恢复的摇摆境地。


另一方面,我也享受着众多鼓舞人心的美妙社交关系。而且我很想继续享受更多这类交往。


因此我的想法就是创造一种可以过滤这些邀请的方式,让自己能接收那些拥有最大潜能给予人力量的交往关系,同时充满尊重地谢绝那些显然不兼容的邀请。我的做法是用极其详尽的方式,分享自己对交往关系的具体欲望,从而让人们做出自我选择或是自我谢绝。假如他/她们懒得去读,就意味着自动回绝了我,我对此毫无问题。


我意识到对一些人而言,写这么长的内容似乎有点疯狂。也许是吧。但目前我感觉这样做很好。现在若有任何人想亲自与我交往,我就可以请他/她们先看一下这个页面。如果他/她们读后失去了想跟我见面的兴趣,这毫无问题。但如果他/她们喜爱自己看到的内容,我们就可以跳过那些琐碎环节,直接从开始就进入更深层的交往。


创建此页面的部分作用,只是采用一种新途径来过滤社交邀请。更大的作用(至少对我而言),是通过比以往所做更全面彻底的方式,来辨清、接纳和真正拥有自身的各种欲望。


我以前写过许多关于广播你的欲望的文章。这并非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但我也看到了做成它之后的结果有多强大。每次这样做时,便有一部分自我担忧若承认了内心想要事物的真相,周围的世界就会坍塌。但不论何时,当我允许自己充满力量地踏入那清晰的新世界,抛弃曾让我犹豫不决的各种阻碍、畏惧和限制信念时,最后获得的解脱和有力感都令我惊叹不已。当然这个过程常伴随一些轻微恐惧,但恐惧终将渐渐消逝。



下一篇:20130916 上篇博客的反馈

上一篇:20130911 享受深厚与丰富的感情关系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