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博客的反馈
2013.09.16

对于上篇博客和其中链接的亲自见面新网页,让我来分享一些收到的反馈信息。针对想与我当面相见的男士和女士们,我在那些文字中详细分享了自己喜欢探索的交往关系类型。我诚实分享了个人的思想、感受和欲望,使那些有类似见面兴趣的人们,在与我进行私人交往这件事上,能更容易地决定双方的兼容性将会怎样。我的出发点就是接收更少但更加兼容的交往邀请,以便在各方并不兼容时,节省自己和他人一些交往时间 — 对于那些我极为欢迎收到其交往邀请的高度兼容人士,也可给予他(她)们更大的行动信心。



积极的结果


首先,大部分的反馈都非常积极 — 而且好得出乎意料。我收到数封极其详尽和充满感情的邮件,都来自对我分享的内容有强烈共鸣的人们,特别是来自那些感觉双方可以成为很好的3维或4维匹配对象的人士。我还收到些“我们见面吧”的邀请,这些人已断定我们会是高度兼容的对象,包括几位女士给出的新依偎邀请。我认为这太美妙了。:-)


我同时收到一封很礼貌的邮件,来自一位之前考虑邀请我亲自见面但又感觉犹豫不定,所以没有发出邀请的人士。读完我分享的内容确实帮其确认了那些直觉的正确性。双方若亲自见面的话很可能不会有十分兼容的结果。邮件的最后表达了对我提供这种直观而逻辑的验证依据的感谢。这种反馈让人看后备受鼓舞。还有些人意识到了双方的不兼容性,但并未因我分享的内容而感到不被尊重。当然如果相互间的兼容性日后发生了改变,大家见面交往的大门依然敞开。所以通过清晰明确地分享自己的欲望和兴趣,大家得以更容易地弄清双方是否能很好地当面交往。各方进行无益猜测和步入社交尴尬情形的风险都大大减少。这是我未曾料到的积极一面。


另一个积极的意外影响就是一些和我已有着很好交往的人们也读了我写的内容。他(她)们告诉我自己有多么喜欢那些文字,并表达了想超越我们当前现有的交往,去体验更多交往维度的渴望。与我们之前共同探索的交往联系相比,他(她)们看出了双方兼容性上的更大潜力。而且他(她)们对于跟我分享这些话感觉很舒服,因为我已经首先公开分享了自己的想法。他(她)们并不担心遇到拒绝或尴尬的情况,因为他(她)们能看到大家确实在交往联系上有着类似的渴望和意愿,想法都完全一致。


例如,一位原本可能只与我有生意关系的女士,看出我们也有互相成为绝佳依偎伴侣的潜质。这难道不是一种令人欢迎的美好转变吗?我是这么想的。


现在我意识到不去分享这些想法只会使人身在暗处。我的生活中已有不少人很愿意跟我更深入地交往,只要他(她)们能知道我也对之持有开放的态度,并且双方都有类似的想法。他(她)们之前犹豫不决,只是因为不知道我这一方的大门是敞开的,所以在无法预知将得到何种回复的情况下,向我主动提出交往就存在着社交风险。现在他(她)们既然知道自己在给出特定类型的提议和邀请后,能期望得到积极的回复,便可以令人欣喜地推动事情向前发展。他(她)们对给出邀请感到很舒服,是因为某种程度上,他(她)们知道自己已预先获得了同意。而且即使事情的发展不如预期,他(她)们也看得出我不是会给人难堪拒绝的家伙。如果我们最终发现彼此不兼容,它并非任何人的过错,我们只需不带任何怨愤或依赖地自然放手。


总的来说我喜爱这种做法。听到人们能这样对我说真的感觉太好了:“基于你所分享的内容,我确实喜爱跟你发展更亲近的交往。我想我们可以发展出一份非常美好的3维交往联系... 也有可能是一份4维的关系。”这让我对个人社交生活将在未来几个月要发生的演变感觉好极了。若我看起来对此兴奋不已,那就是因为我确实如此。:-)



批评


不过,收到的反馈并非全是好话。让我来分享一些批评的内容,以便你对同一话题在某些人那里会有多么两极分化的反应有所了解:

喔 Steve,

我拜读了你的“亲自见面”网页,基本上那就是一页超长的借口,为了说明你是个何其猥琐的变态狂,而且如果你的变态欲望没法尽快满足,你很可能最后就要变成一个连环杀手!我想你需要滚开一段时间,重新想想你自个儿是谁,搞清去追求你渴望的所有事情是行不通的(连环杀手渴望强奸和杀死很多人,那也行得通吗?)。身为一个男人,部分责任就是甘愿将你的爱和关注都给予一个女人,而非在你那难以置信的自私变态的欲望上采取行动(顺便说一下,你的欲望完全不正常,它们是与杀人犯、强奸犯和恋童癖一样的过度亢奋欲望)。我曾敬重过你,现在我算看明白了,你就是另一个操蛋的个体,很可能在年轻时难以得到女人的青睐,现在想试着弥补这个问题。你以前没能干上学校舞会的舞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不要继续滑向这条道路,它会毁了你的声誉。我不会马上在自己的博客上提到对你的这些看法(每月有30万的独立访问量),但如果你那个网页一周后还留在这儿,我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这里是另一条反馈:

哎呀你多了不起啊,我都要被自己看到的吓着了。你的语言听起来就像个小荡妇,还有点儿自大狂的样子。


我不觉得人们会有兴趣跟你见面,不过我还是得说,整个页面就是你迎合狂妄自我的举动。


“有时我会和自己的男性朋友们一起参与策划活动,也就是我们一帮人聚在一块儿,谈论自己的目标和挑战,再用头脑风暴的方式帮助彼此获取成功。如果其他人无法做出贡献,显然我就没法将他们带入这样的团体中。”


让“不够格”的人错失了好好嘲笑你和其他天才们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是多么巨大的损失啊。


蠢货。我还会继续读几篇你的文章,因为看看像你这样精神错乱的人写东西是一件挺有趣的事儿呢。


这儿还有一段在公开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评论:

真的吗?我有这么多想见我的人,要是你不合我的标准,就滚蛋。哦对了,如果我打算去干你,我还必须要作为你的主人... 太让人恶心了。他可以去干他自己了。(我确信他要是能这么干的话肯定早干了。)如果你从未“有幸”尝试结交一位自恋狂,遇上他就当作你的幸运吧。(我不确定为什么他还在找伴侣,因为他原本觉得所有人都只是自己”现实世界“中幻想出来的...)


这基本上就是我目前看到的批评反馈的大致范围。你可以照自己的意愿来解读它们。


我分享这些内容的部分原因是想让你知道若你选择了一条相似的道路,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这里提到的反馈都来自网上,我还从没见过这些人。但我周围的朋友们一直都对我极其支持。


所以请意识到让自己处于这种公开情形,诚恳地表达自己的欲望可能会招致一些批评性言论。这种反馈(或更轻微的一些批评版本)甚至可能来自与你亲近的人,若你所分享的事情触犯了他们的话。


不过,负面的反馈通常都很短命。根据我大多数的博客文章来看,这类批评言论48小时后就已耗尽半数生命,这意味着我在一篇博客上收到的全部负面反馈,有一半都出现在头两天里。剩下的批评内容会分散在博客文章的其余生命中。这当然只是即兴的估计;但关键点是这种批评言论并无太多持久力。所以如果你也想走这条道路,可能就要在头两天里坐稳了,让那尖刻的时段过去,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回应积极的反馈和新鲜的交往邀请上。



长期回报


随着负面反馈的消散,积极的响应变得越来越显而易见。我越是投身在辨清、接受、拥有和广播个人欲望的行动中(包括接受广播欲望后可预见的那些后果,比如时不时收到些个人攻击的言论),我就越能从一心想要的状态转化到已经拥有的状态。拥有的感觉显然更好。


即使会继续收到更多上述类型的批评反馈,我所得的回报依然远值得自己这样去做。当与真正喜爱的女人享受着令人愉悦的依偎时刻,我才不会想着那些批评家们。我会想着自己多么感激能在生命中拥有这样美好、充满爱心的女人,会想着将她搂在怀中是多么地温暖、幸福和快乐。我用微笑回应她给出的微笑。当我们一起听着音乐,我会享受在她脖间和面颊留下温柔的亲吻,让手指游走于她发中的愉悦感觉。那时那刻,我能听到的唯一反馈只来自于她… 嗯... 这样的感觉好极了。继续这么做… 被你这样搂着真舒服...


一些我从没见过的人在网上指名道姓地咒骂我,诊断我是精神错乱。同时我喜欢和尊敬的女人们告诉我她们喜欢我,她们关心我,她们享受我的陪伴,她们热爱我的触摸,她们想花更多的时间和我在一起,她们想与我一同依偎入眠,她们感到幸福欢乐,她们想一起做更多这样的活动,等等等等。你愿意听谁的话?


有时我会跟依偎伴侣分享那些负面的反馈。你知道她们是怎么回应的?通常她们都表达出震惊和错愕,然后有时会付之一笑,接着用充满同情的眼神看着我,再把我抱得更紧一些。长远看来,她们最后对我更加尊重,她们知道我甘愿选择面对这些批评,只是为了将她们带入我的生命,花更多时间和她们在一起。这就是我通常真实经历的情形。


就像斯蒂芬•柯维所写的:“当你拾起棍子的一端时,你也将拾起它的另一端。”有时棍子的另一端会沾上脏东西,但幸运的是那并非你需要碰触的一端。


我真的喜欢充满爱、关怀、柔情和忠于内心的女人。我愿在任何时候趟过一片批评的雷区,只为和一个像这样的女人共度一些美好时光。她们绝对值得我的全部付出。


现在,若您不介意的话,我今晚还有个依偎约会要去赴。:-)



下一篇:20130922 生活方式大联欢 — 9月28日,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上一篇:20130914 亲自见面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