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毫无索求感地满足自己的各种需要
2013.09.24

一方面,我们被教导作为人类一员,自身会有各种需要,包括生存需要(食物、饮水、居所等)、情感需要(归属感、爱和被爱)、自尊需要,等等。


对于是否能把这些概念看作真实需要,人们仍然争论不休。各种需要间有清晰分级的想法也充满了争论,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  — 而且就我所知,马斯洛的理论也早被广泛批判。但我们大都同意有些非必需的生活方面也不时地让自己心神难安,使我们感到这些令人不满的生活元素就是个人未被满足的需要。


另一方面,我们还被教导对人有索求或依赖是不受欢迎的表现,好像那些到处索求的人们感染了大家不愿碰触的疾病一般。



需要 vs. 索求感


怀有需要和心生索求的差别在哪里?它们的差别就在于你用来满足自己需要的途径。


怀有需要和想使这些需要获得满足无可厚非。这种状态完全正常而且也不会自动导向索求感。引发索求感的原因在于供给的匮乏。这种匮乏会导致竞争性姿态,因此满足你的需要就意味着其他人必将难以满足自身需要。


如果你需要饮水,却面对缺水的情形,当然就会处于一种索求状态。你可能感觉干渴难耐,当处在这种情形,你自然会额外努力地找出解渴办法。若其他人也想喝水,但没有足够的水源,境况将极具竞争性。一些人最后可能就会无水可饮。


情感需要又是怎样?同样的情形也可能出现。例如,若你感觉有对触摸和柔情的需要,那么你是否会产生索求感,就取决于愿意和能够帮你满足这种需要的人选是匮乏还是充足。


若你感到这种供给是匮乏的,就很可能产生索求感,从而引起你和其他人在社交上采取竞争性姿态。


但若你有某种需要,并能获得充足供给,自己就不大可能有索求感。你只需在自己想要时取用这份供给,也不会因其耗尽而感到处在和人竞争的境地。



获取供给的能力


获取供给的能力在这里是关键因素。对于某些情感需要,从技术层面上讲存在着庞大的供给资源,但你也许仍不时发觉难以获得这些供给。通常这都源于缺乏相关技能或抱有一些限制性信念,因而阻止了你完全获取那些资源的能力。


假设你感到自己有和人分享触摸的强烈需要。满足这种需要的供给就在那里。地球上有几十亿人口,他/她们中的许多人都乐于和你分享触摸。


但你能多容易地获取这种供给?你是否已拓展出邀请人们跟你分享触摸的社交技巧,以便你的邀请得以经常被人接受,从而满足你的各种需要?


还有,你是否有任何限制性信念,阻挡了你去接触早已存在的那些伴侣?你是否感到邀请人们帮你满足这种需要十分古怪或充满疑问?你是否在发出这样的邀请时觉得不太舒服?


你是否人为约束了这种供给,比如持有一种信念,就是只能和与自己承诺了关系的人分享触摸?



追求和依附


通常当人们在情感上有索求时,已存在可以帮他/她们轻松满足自己需要的供给人。这种匮乏索求感其实是由自我强加和/或社会教化的限制思想引起,它们人为限制了个人获取这种供给资源的能力。


当一个人产生索求感时,他们常展现出被看作追求和依附的那些行为。


追求行为发生在某人察觉出能满足自己需要的潜在供给者,但供给者并非完全愿意满足这种需要的情形。不过由于追求者没有发现其他众多的可行选项,因此规劝、说服,或操控供给者来满足自我需要就成了他/她们的目标。


依附发生在供给者已然确定下来,但依附者仍感觉不到他/她们有众多其他良好选择,所以要尽力锁定或困住此供给者,阻挡任何会对供给关系造成威胁的潜在对象。感觉替代供给者很难找到的认知思维刺激了依附行为的出现。


这两种行为都是竞争性匮乏思维的人造产物。幸运的是它们都可以被克服,有时是通过拓展更好的社交技能,有时则通过克服限制性的信念,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需要和开放感情关系


我确实喜爱保持开放关系姿态的原因之一,就是它能增加帮我满足各种情感需要的人选供给。


在封闭的感情关系中,我会束缚自己的选择,告诉自己只能从特定个体身上满足某些需要。如果特定的供给对象总能提供并愿意帮我满足那些需要,我仍可以拥有富足的感觉,而且不会产生任何依附感。


但要是供给对象并非总能提供,或者不愿帮我满足自己的各种需要,我该怎么办?或者供给对象难以找到,我感到获得另一个自愿并能满足我需要的伴侣很困难,又该怎么办?这些情况下,追求和依附行为就可能感染我的行为模式。而且这些行为将更难让我满足那些需要。



认可你的需要


我的情感需要之一就是需要被人大量地触摸。这并非核心的生存需要 — 不被触摸我也不会死 — 但我已看出自己与人分享了大量触摸后能在生理、心理和情感上有更佳表现。


当和并不愿常被触摸的伴侣在一起时,若双方处于排他性的感情关系中,我最后就可能会产生索求和依附感。那种类型的感情关系将令我表现出自己的最坏品质。我会有匮乏欠缺的感觉。我会因自己的需要没能很好被满足而感到伤心、沮丧或失望。我可能会花很多时间与自己的伴侣交谈,试图劝说她对触摸表现得更加友好。我可能会责备自己变得如此欲求不满。我可能会试图放弃这种需要。长期而言,我可能会对自己的伴侣变得心有怨愤,或是感到麻木和冷漠(关闭自己所有的情感以避免感觉伤心和失望),或者限于纯粹的无助状态。若我无法满足这种需要,可能就很难表现出最佳状态。这种感觉就像生活里缺失了某样重要东西。


但事情不必以这种方式来处理。与之相反,我完全可以采用另一条路线。我可以辨清、认可、接纳、拥有,并广播我所渴望的东西。我可以意识到若自己如此喜爱分享触摸,并感到它有益于我,也许世上有一些女人也和我非常相似。我们可以如己所愿地彼此依偎在一起 — 要是大家都喜欢,每天依偎好几个小时也没问题。我对这种安排肯定会感到高兴。而且要是她确实像我一样,也将感到幸福快乐。



满足你的需要


如果你现在有个很难满足的需要,可能会得出不值得付出努力的结论。你也许只应该忽略它,试着对其放手。或许通过一些努力,你能获得成功。但满足这种需要将耗费你大量额外的思维和情感投入。


另一方面,要是已经有可以满足你需要的供给者,你将怎么办?如果主要障碍就是你自身的限制性信念和社交技能的缺乏,你又该怎么办?那样的话你只需一次性克服这些障碍,之后就能轻松满足自己的需要,随时想要多少就会有多少。


这就是我用来满足自己触摸需要的途径。我尝试过压抑个人需要的旧式路径,但总发现这种途径有所欠缺 — 甚至令人心神不宁。


几年前我决心探索与之相反的道路。首先,我从自身的信念着手。通过承认若自己如此喜爱触摸,那很可能许多人也有相同感受,我得以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自己对分享触摸的限制性信念。因此我真正需要去做的就是找到这些人(或者让她们能轻松找到我),并邀请她们一起享受触摸体验。如果她们的感受和我一样,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彼此分享触摸,比如依偎拥抱在一起。大家都能有美好的感觉,每个人都将很快乐。而且我们可以重复这样做,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我也可以在与人分享触摸时做其他事情,比如进行有趣的交谈… 或者一同入眠… 或是看部电影... 或在散步时一起手牵着手。因此我无需在满足这种需要时专门腾出很多时间。我只用适度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让触摸成为与之更相融的一部分。


接着我们将遇到拓展技巧这一层面。首先在邀请触摸上有技巧。然后在实际的触摸体验中也有技巧。它们看起来都是值得人们进一步发展的好玩而有趣的技巧。我于是踏上了拓展这两种技巧的学习道路。


我练习采用各种方式邀请女士们分享触摸,最后得以非常善于此道 — 并对其感到十分舒服自然。即便在刚开始探索这条道路时,我的每次邀请几乎都能得到肯定答复,这令人倍受鼓舞。由此可见我对许多女士与我有着相同感受的设想是准确的。我真正要做的所有工作就是开始给出邀请... 并让这种行为拓展成一种持续的习惯。


我也练习过分享触摸的技巧,包括尝试不同事情来找出对自己和别人都舒服的触摸方法 — 依偎拥抱、搂入怀中、轻微触摸、温柔按摩、性感碰触、挠抓头部、亲吻,等等。这些举动简单、轻松又有趣。经由触摸给人美好感受,并教会别人如何使我获得美好感受,通过在这些事上拓展更多经验和自信,我最终受益良多。


我记得一次有位女子问我喜欢什么,我告诉她自己喜爱被人挠头。于是她就让我头枕她的双腿,给了我一顿令人无比愉悦的挠头享受 — 一连30分钟!在挠头结束时我完全喜不自禁,不停地给她感谢。她回应道:“呵呵,你告诉了我喜欢什么,那我干嘛不多多益善?”我告诉她自己真希望会有更多像她一样的女人。


事实上世间确有更多像她那样的女人。我只是需要些时间来找到她们并与之交往联系。



富足感


采用这种途径的结果就是一份富足感。我现在的生活中有着丰富的触摸分享 — 充满各种拥抱、依偎等触摸行为。如果我有些天没去触摸,那通常只是我的选择,而非自己无法获得潜在伴侣的供给。


满足这种需要无需任何追求或依附行为。乐于享受触摸的人群供给足够丰富,我只用专注于和那些跟我一样感激喜爱触摸的女人交往便可。我从不试图劝说某个人来分享触摸。若我觉察到人们对此种邀请有任何抵触,就会放手转向别处。我知道自己可以在别的地方满足这种需要,所以不必在单个不愿触摸的非供给者身上纠缠不休。


我也注意到自己对这种途径感到更加舒服,随着我步入这种现实生活,明白自己可以如何轻松满足这种需要,所有因欠缺而产生的索求感都随之而去。现在的我可以继续充分满足这种需要,而无需做出任何邀请,很大程度上只用接受来自她人的邀请便可。


我已有过很多从匮乏转变到富足的类似体验。例如,相同的过程也发生在实现财务富足的转变中。学着摆脱限制性信念并开发拓展必要的技能,你就可以最终赚得比个人所需更多的金钱。随后你可能发现当自己摆脱了财务上的匮乏心态,金钱甚至会以更轻松的方式继续流入你的生活。新的机会开始出现在你面前,你甚至无需再去寻找它们,除非你自己想要这样做。



感激


在经历了摆脱匮乏思想,用富足的思维和心态取代它的过程后,我最终得到的结果便是一种充满感激的感受。这种感受有助于我锁定新的现实生活,使其更易保持下来。


我能收到众多与人分享触摸的邀请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我不再感到有任何欠缺索求。我可以期待这种需要从此都将继续获得很好的满足,即便自己只付诸极少的行动。


大多数日子里人们都会自发给我拥抱。女人们则经常邀请和我依偎在一起。或者以往的依偎伴侣也能随时与我见面。处于富足状态的一侧当然很棒,我也对之感激不已 — 因为我仍记得身处匮乏状态的一侧是什么样子,以及那会有怎样的感受。


这个视频是我上周在布加勒斯特做的一个演讲(大陆读者需使用代理观看Youtube视频。译者注)。视频里我正面对一群大多来自罗马尼亚的创业者和独立专业人士,演讲如何创造一种更令人满足的生活方式。要是你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可在以后随时观看。


如果只看从32:20到33:49这90秒的内容(已经为大家方便观看做了设置),你将看到有两位现场听众在问答时段主动上前给我拥抱。我看起来是不是很享受那些拥抱?当然如此。那种感激来自仍记得生活中没有这种富足能量环绕的那部分的我。


先体验匮乏再成长到富足状态的好处就是感激效应。当我怀抱一个女子,彼此感到爱意融融时,我对能够邀请和接收到这种体验就会产生巨大的感激。我也常会告诉女人们自己的这些感受。这些体验对我而言是如此美好的礼物。我从不将它们看作自己应得的。每份触摸体验对我来说都无比珍贵。


下面的照片是我与两位女士正在一起享受极为美妙的充满着爱的依偎。我们看起来是不是很幸福?:)



当你的需要都得到很好满足时,你就能从根本上摆脱它们。最终你会停止把它们当做需要来看待。你旧有的需要将转化为体验感恩与满足的新的源泉。


通过在生活中增添额外的感激之处,同时替代之前的匮乏感受,你将显著提升自己的能量感应,以及个人的整体生活质量。我发觉拥有富足依偎体验的生活要比缺乏依偎的生活有更佳品质。我已探索过这两种可能,所以能从亲身体验来说此话。对我而言,丰富的依偎体验感觉更好。


感到自己已实现这种生活的提升可能要花上一些时间(常常要几年),但若你至少在富足状态体验过一次(财务上、社交上,或其他层面),我想你会同意这种投资值得自己所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


你在自己生活的哪些领域怀有索求或匮乏感?你发现自己在哪些地方有着追求或依附行为?你愿许下长期和双管齐下的承诺,不断提升自己的相关技能并摆脱那些限制性信念吗?若能这样,我就期待你将最终成功。这些努力可能要花上一段时间,但那些年头总要逝去。你也可能在未来某一时刻拥有得以充分满足自身需要的能力,从而不再将它们视作任何需要。当那未来时刻成为你眼前的现实,你将感激自己曾做过的这份承诺。


我无比感激曾经的自己做出主动去邀请并和完全自愿的伴侣共享触摸的承诺。我不愿说这份承诺有什么特别困难之处,但它确实需要某种程度的献身精神,以求在此领域获得成长,还有处理一些偶尔出现的尴尬情形的能力。在我看来这些付出都完全值得。我必须说自己绝对热爱身处拥有丰富触摸的生活。当我抵达一个从未拜访过的国家,就知道即便自己不主动付出任何努力,也能轻松遇到快乐有爱的人们来满足自己分享触摸的渴望,这多么令人欢欣鼓舞。当然知道自己同时在帮助她人满足需要也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下一篇:20131005 主仆游戏

上一篇:20130922 生活方式大联欢 — 9月28日,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