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游戏 vs. 公正与平等
2013.10.06

上篇关于主仆游戏的文章发布后,许多读者看起来都很享受其中的内容。有人问道扮演主人与仆人游戏角色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干嘛要做这种事情?


我想这个问题背后应该还有些其他问题:在感情关系中保持公正与平等不是更明智吗?每个决定不该由关系双方共同做出吗?为何有人想要服从另一个人的意志?


我知道一些人会因此处提到的主仆标签而性致索然。我理解这点,但标签其实无关紧要。请让我来解释一下。



主/仆 = 司机与乘客


这里有个简单比喻,可以用来理解主仆角色的价值所在:乘坐由单人驾驶的车辆(小车、公交车等)。


主仆游戏如同参加只包括一位司机和一位乘客的活动。一个人领路。另一个人跟随。


为什么有人想跟随别人?因为她/他信任司机会把双方都送往想走的旅程。这样做能让彼此都受益。


当你认为事情对自己有益时,就会服从让他人领导你(或开车载你)。你是因为自私的理由而服从。


而由你领导时,你并非只为自己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人利益。


无论何时登上一架飞机,我都会选择服从。当我坐好自己位置后,飞机便不在我的控制之下。我会让飞行员来领导,信任他将带我去往自己的目的地。


当朋友开车载我前往某地,我也会选择服从。有时他们会带我去一个令人惊喜的地方。嘿,我要带你瞧瞧这个你从未去过的好地方。如果我信任这位朋友,就会期待旅程和目的地对我而言都将是美好体验,而结果通常都是如此。


假如主仆游戏显得不公正或不平等,那开车这事也一样。每次开车都只有一人当司机岂非不公平?人们会叫嚷公交司机该和乘客共享驾驶位置吗?当然不会。大家明白由司机单独开车的价值所在。


那为何我们要服从于做名乘客?一个原因是假如你信任司机,当乘客就比驾车更轻松。驾驶意味着更多工作。如果每个人都不得不同时开车,整件事情就需大家付出更多努力。因此时不时让他人开车,使我们能放松下来,就是个不错选择。您是否同意?



无人驾驶的感情关系


我们在人类感情关系中见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它们常陷入漫无目的的漂流境地。这种情况发生的一个原因,便是没人真正处于掌控位置。分享责任很容易导致回避责任。没人为发生的事情负起100%个人责任。在这些情形下,感情关系就有衰退到停滞的倾向。


在无人负责洗盘子的家庭里,盘子常会杂乱成堆。但若有人负责洗盘子的任务,而且每人都知道这一点,盘子就更可能被洗净放置妥当。这样每个人都是赢家。


对一些人来说,处在无人领导的感情关系中并非什么问题。


但即使在最公正和平等的感情关系里,也存在让其中一人领导才更明智的情形。对进入感情关系中的新人们来说,每当两人坐进同一辆车,而且有一人应当驾驶时,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他们想要,可以选择轮流驾驶。但依然每次只能有一人开车。


谁该做晚饭?当两人都不负责时会发生什么?这对夫妇就将在每晚吃什么上犹豫不决,浪费时间。如果一个人能决定该做什么并做好晚餐(包括可以指挥另一个人帮忙),就会简单得多,而且两人都能吃好晚餐。要是一方不喜欢做出的选择,他们可以给出反馈,下次做饭时再进行调整。


性生活又该怎么办?两人什么时候能做爱?多久做一次爱?用什么姿势?这周可以探索什么性幻想?


在无人驾驶的感情关系里,性生活常陷入索然无味、重复单调的模式。这种生活少有情趣和即兴感。但若有一方处于掌控位置,另一方只用放松下来跟随便可,完全有可能(但不保证)让两者都更享受随之而来的体验。



领导


在各种情形下谁才是正确领导?我认为选择能把工作做到最好的一方,就是个明智决定。


当Rachelle和我住一起时,她会掌管做饭。我是个一般般的厨师,她可是极棒的大厨 — 比我好得多。她知道怎样在食物上做出对我而言就像是魔力一样的事情。可能身为色盲让我在此领域有所不足。也许就是因为她更有经验。或者她更关心做出好的饭菜。不管什么原因,我俩不用争论。她就是更棒的厨师,我们都明白这一点。她也刚好享受做饭的整个过程。


Rachelle做饭。我负责食物花销。我们都感觉这是个公平安排。这种模式已在我们之间很好地运行了数年。要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人不再喜欢这种模式,可以做出更改。但到目前为止,在做饭时,她就是司机,我是乘客。


我热爱她做的饭菜。我从不将它看作理所应得。我总会告诉Rachelle自己很感激她为我俩做了一顿好饭。当不论何时坐下与Rachelle一同吃饭时,我都感到极其幸运。


有时她问我晚餐想吃什么,我常告诉她可以自行决定。不管她做什么,我都想吃。我喜欢让她领导这件事。我信任她的选择。我们有着非常和谐的食物品味。而且她做的饭菜比我好很多。我发现放手让她处理一切自己会极为轻松。对她来说这意味着更多工作,但她接受这些工作。而且我很感激她喜欢这样做。


在生活其他领域,我则更喜欢领导。为什么?因为一般来说,我更擅长这些领域。我通常对自己接下来想探索的事情有很清晰的认识,而且大多数时候我都喜欢邀请人们一同进行这些探索。他/她们一旦接受后,我们就可开始行动。多半情况下,我更喜欢掌控整个事情的设置安排。


有些人讨厌处于掌控位置,但在生活中的很多领域,我喜欢这样。我喜欢感受自己肩上担负责任的重量。我喜欢知道他人正指望我的表现。我喜欢经营自己的生意。我喜欢在没有老板的情况下决定每天要做的事情。我喜欢能在这世上创造有积极影响的涟漪效应。我喜欢能够自行决定的自由度。我喜欢迎接做出优秀决定的挑战。


在卧室中,我喜爱一个女人可以顺从并让我来领导。我喜爱能自由引导与她一起进行的探索;引领双方都进入欢乐、心怡的愉悦状态;使大家都感到真正美好;用我喜欢的方式(而且我期待她也会喜欢的方式)和她一同游戏。我喜爱嬉戏我俩之间的能量联系,让双方都性致盎然,使能量回归我们内心深处,再令其回绕于身体周围。


我尤其喜爱一个女人在卧室外也顺从于我的情形,她同意我在想要的任何时候都能触摸她并与她嬉戏。这给予我引领、挑逗和玩耍我们之间能量的能力。我热爱令她整天都充满不断累积的惊喜,使她躁动难耐,并让她在参与过程里始终紧绷这股能量。我喜欢可以有机会,而非义务,来做这种事情。女人们似乎也喜爱如此 — 体验那些惊喜、互动和不断想知道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的心情。当然并非所有女人都喜欢这样。但我喜欢,所以我更愿和情趣相投的女人交往。我对搭载会抱怨我驾驶技巧的乘客没有兴趣。我想使乘客能够放松和享受我的旅程,让我用感觉自然的方式尽情驾驶。


当然若有女人反对我做的任何事情,她总有暂停或中止的自由。她并非与一个陌生人一同乘车。她在和自己信任的人共度旅程。所以在此过程中,她总有时间提出反馈和做出调整。从其视角来看,加入这种安排的全部原因,就在于她喜欢如此。她这样做完全源于自私理由 — 因为对她而言,这会充满快感。



跟随


在感情关系中的性或其他方面,为何要选择跟随?其中的好处就在于,若你让其他人来领导,你常能有更深入愉悦的体验。


如果你可以放松下来,放手于一位知道怎样领导的好伴侣,给予他们许可来掌控你的愉悦体验,你也许会惊讶他们竟能达成如此好的结果。


无论何时享受按摩,你都在这样做,除非你要对按摩者的每个动作指点到位。你信任这个人会使你感觉美好。你不知道他们确切将怎样做,但你希望他们足够胜任,可以令自己有美妙感受。在这种情形下,你最好的选择就是放松下来,让他们来触摸你。之后,你可以根据自身体验提出反馈。你还可以决定是否想让此人再为自己按摩。


当我为一个女人按摩时,假如她想让我再按一次,我就认为自己做得不错。她让我来领导。她对结果感到快乐。而且她还想要更多。


同样的体验也适用于非常性感的主仆游戏。如果和我一起这样做的女人告诉我,自己并不享受这种体验,她们当然就不愿再来。倘若她们喜欢,自然就想要更多。为什么?因为这种体验让她们感觉好玩又美妙。


主仆游戏也可以是种成长体验。有时当一位朋友给我按摩时,她会做些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新技巧。我就会让她把技巧传授给我,从而把它也加入个人技巧目录。这就是我喜爱和多位伴侣交往的原因之一。你可以从更多人那里学习,从而更快提升自身技能。


直到今日,我还没看见存在任何反对主仆游戏的合理理由。如果说这样做有什么错,就像在说任何一种“领导-跟随”的动态模式有错一样,包括驾车在内。


真实情况是若处理得当,主仆游戏的性体验本质会令所有身处其中的人充满快感。人们会有美好感受。每个人都很快乐。因此,我对那些宣称主仆游戏是错误、不道德或不公平人士的智力提出质疑。我想那些人可能没法坐进一辆由别人驾驶的车里,只因为这种服从行为本身固有的不公平性质。



超越那些标签


我意识到主仆游戏听起来像是某样黑暗神秘的事物,但真实情况极为简单。领导和跟随是一种我们每天都经历的人类自然动态模式。有一位责任清晰的领导者,在很多情形下都是不错的选择。同时承认谁应当跟随,以及为何如此也大有益处。


在卧室中有个领导角色真是件糟糕事情吗?这得由你决定。无秩序状态有时可以很有趣,但我通常偏好更专注浓烈的体验。我知道如何创造这种体验,而这就是我喜欢领导的原因之一。


我也可以跟随别人吗?当然。但对我而言那并非跟随什么身穿皮衣,想让我跪倒其脚下的施虐女王。不过,我能看到自己愿和一位拥有密宗按摩经验的女人进行这种游戏,我信任她会引领我进入新的体验。之后随着获得更多经验,我会享受自己所学,并回过头以不同方式引领其他女人进入这些体验。我热爱学习和探索,因此和自己信任能朝着有利方向领导我的正确女人在一起时,就可以放手跟随她。不过,我作为跟随者时感兴趣探索的事情,会与作为领导者时喜欢探索的有所不同。


我们有时选择跟随,有时选择领导。这两种角色在生活中都很重要。没有哪一种要比另一种更好或更糟。



情感上的诚实


我喜欢主宰和服从这种标签的实际原因,就在于对我而言,它们在情感上更加诚实。假如我真的要以跟随者身份尽可能学习,就会选择服从。我会放手让自己做最好的跟随者。我将接受命令。我会做到需要自己完成的事情。


例如,在Toastmasters演讲俱乐部里,我就是如此。从2004到2010年,我都曾是Toastmaster演讲俱乐部成员。我当时跟随着演讲训练计划学习。我按要求完成了很多演讲。我赢取了相应的教育奖项。我多次作为俱乐部官员为他人服务。我通过了俱乐部为自己设计的重重考验。起初我看不出一些任务的价值,但我还是按照要求去做。很多情况下,我是在以后才领会了其中价值。我选择放手信任那些设计训练科目的人士的智慧,还有那些比我有更多演讲经验的俱乐部同伴的智慧,这种信任给予我极大帮助。


最终我感到是时候让自己继续前行。我开始抵制一些任务安排。我当时必须再做一场演讲便可赢得下一个教育奖项,但我不想这样做。我开始在Toastmasters俱乐部之外更多演讲。人们也愿意为我的演讲付费。最后我退出了Toastmasters俱乐部,继续举办个人工作坊,最终成为一名国际演讲家。


现在我在此领域已能领导自己。我能够组织运作自己的活动。我可以自行选择演讲话题。我得以受邀进行自己热爱的大量旅行。但为抵达此地,我选择了全然服从整个学习过程,在一段时间内放弃个人道路以便从更有经验的人那里学习,去做一名好学生,让其他人来领导我,这些都使我受益匪浅。


我本可做个爱争论的学生,从一开始就显得反叛独立。但我不认为那是帮自己学习的最佳方式。这样做对我参加的俱乐部也无任何好处。服从于既定学习过程获取的结果很好。我很高兴自己选择了这种做法。


当然在任何时候,我都有能力选择不服从。这种自由从未离开我。如果Toastmasters组织是个别有企图的疯狂团体,我早就闪身退出。但只要我能看出服从整个训练项目对自己和他人都有利,继续这样做便完全可行。训练项目有其瑕疵,但它对我管用。当最初加入时,我想学习如何专业演讲。我不光达成了这个目标;而且还超越了它。



卧室里的主仆游戏


卧室里的游戏也有相同动态模式。你能从他人身上学到许多,尤其当你允许他们来领导自己进入一种体验时。


我喜爱主仆标签的原因之一,就是在情感诚实性方面,它会暴露游戏双方的信任问题。当一个女人和我一起扮演这些角色时,只有我们相互信任它才好玩。如果缺乏好的心灵联系,我们就无法进入游戏。有人将会表现出抵制。


在较小程度上,你也可在感情关系的其他地方看到这种紧张感的出现。倘若信任瓦解,人们就会对彼此的决定吹毛求疵。你干嘛要拐到那条街上而不是另一条?你干嘛买这么多香蕉?你干嘛还不把垃圾带出去扔掉?


当感情关系中存在主仆动态模式时,信任问题能更快暴露出来,即使它们依然很小。这可以阻止感情关系里的小问题成长为大麻烦。假如有什么事情在主仆游戏角色中无法达成,那就是因为感情关系的其他地方出了问题。


从另一面来看,主仆游戏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它实际上能加深一份感情关系的信任联系。因为你要不断步入这种高度信任会至关重要的场景,你就必须不断更新加固和伴侣相互间的信任。这种信任联系也将延伸到卧室之外,在你感情关系的其他部分反映出更多爱、感恩与欣赏之情。


感情关系中最甜美的层面之一,就是领导者和跟随者角色,共同以玩乐挑逗的愉悦模式缠绵互动。例如,当Rachelle准备晚餐时,我常会走进厨房... 从后面拥抱她… 在她的脖间和面颊留下温柔的亲吻… 再给她的脖颈做做按摩... 告诉她我深深爱着她… 并在她耳边轻声说着性感的想法... 在她身上恣意游走自己的双手… 将手滑入她的衣底... 挑逗她身上我想要的任何部位... 享受她身体震颤的感觉并听着她的呻吟... 将她转过身来充满激情地热吻。之后我便回身走入自己办公室,让她高兴地做完那顿晚餐。



下一篇:20131011 你无需克服搭讪焦虑

上一篇:20131005 主仆游戏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