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信任问题
2013.12.14

信任他人对你来说有多容易?你会轻易相信别人吗?或者你常对他人动机持怀疑态度?


你是否对生活足够信任,一旦认识到个人工作毫无激情,就能马上辞掉它,而且知道生活会给你带来更好结果?或者你需要放慢脚步,控制事情的发展过程,比如先试着攒上些钱,甚至去做更多你不喜欢的工作?你是否正因对生活的不信任感,付着满心沮丧的代价?


倘若离开毫无激情的感情关系,你是否信任生活将给你带来更好,更心满意足的感情体验?


如果你跃身投入一条追随内心的道路,你是否信任生活将是自己的坚强后盾?



艰难的信任教训


在20多岁头几年开创电脑游戏事业时,我还是个很容易信任别人的家伙。对于能跟一家主流出版商达成交易,出版发行自己公司开发的一款游戏,我当时感觉非常幸运。我的开发团队在那个项目上奋战了数月时间,随后出版商却单方面取消交易,还试图用毫无道理的原因起诉我们。这其实是个恐吓策略。我得以说服出版商放弃诉讼,但他们仍扼杀了公司的游戏项目,最终令我摊上一大堆债务并颗粒无收。


我之后才发现他们显然没有出版我们游戏的意图。他们只想避免我与其他出版商合作,因为他们也有一款与我们公司形成竞争的游戏准备同时发布,于是想出用这种方法来制约我们。这个糟糕交易确实让我在财务上大受挫折。它就是导致我在1999年宣布个人破产的主要问题。在自己20多岁的年纪,我对一些人有多么欺诈还抱着太过天真的观念。最终我被坑得一败涂地。那也是我人生中压力最大的时期之一。


这家公司CEO(首席执行官)后来由于财务欺诈不得不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数千万美元的个人罚款。公司其他一些官员也被处以罚款。显然,他们通过虚增销售数字抬高了股票价格,从而欺骗了众多投资者。虽然旧CEO被开除,这家公司今天依然制作和销售着数以百万计的游戏,大都充斥着暴力内容。


之后我与一家不同的出版商进行了另一次满是问题的交易。他们的CEO其实是位看起来挺诚实的友好人士,但这家公司却经营得不怎么顺利。在共同合作大概一年后,他们因为资金短缺不得不取消了我们公司的游戏项目。很快他们就被竞争对手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收购。


此后我对在生意中信任他人产生了很大问题 — 既难以信任他们的做事意图,也难以信任他们坚持到底的成事能力。


另一方面,我可以说这种经历也算好事,因为它引导我走向直销模式。与跟出版商合作相反,我开始通过互联网直接销售自己开发的游戏,而且进行得非常顺利。不到一年时间,我便得以扭转局面,还继续帮其他开发者发行游戏。最后,在转行到个人发展领域前,我总共发布了大概20多款游戏。



你信任生活吗?


现在我已重建了面对他人的信任感,而且能吸引极值得信赖的人们进入我的生活(这种感觉棒极了)。我不再有以前那种面对他人的疲惫感。


给这种转变帮助最大的地方,就是用不同于往的方式来思考信任。我开始询问自己能否信任生活本身。我是否信任整个宇宙?我是否感到这是个可以安全生活的现实世界?还是个我不得不处处保卫自己的地方?


最终我意识到,自己与生活的相互关系只存在于个人脑中。所以我可以将其改变。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我和其他人的相互关系。它们都存在于我的思维感受里。它们本就是思想与情感上的概念。


随后我意识到自己有两个选择。我可以信任生活。或者不再信任。我从思想上探索了这两种可能性,并琢磨每种可能性会带来什么样的生活。倘若我信任生活,将会活得怎样?要是不信任它,又会过得如何?我鼓励你也仔细琢磨一下这两种选择,比如通过写日记的方式,看看你的想法将把自己带向何处。我觉得你会发现这是个大开眼界的练习。


最终,我得出信任生活是更佳选择的结论。我可能会在短期内偶然被人欺骗,但如果我真正信任生活,就会总给予它最大善意。这使我能对任何看起来好像是消极负面的体验,重新进行解构,把它们当作生活提供的教训。我会怀着谅解态度,吸取教训,继续前行。


我也可以预想,这种心态将最终吸引到,和真正值得信赖的人们一同分享的伟大感情关系。假如我是可信愿信之人,并遇到另一位可信愿信之人,我们就能以真正愉悦的感情深度去交往。因为双方关系将在很大程度上免除猜疑与设防的麻烦。能有机会享受深厚亲密、心无防备的感情关系,看起来似乎有些浓烈,但也引人入胜。


另一方面,假如我选择不信任生活,心中便总会充满猜疑。我将在生活中时刻竖起防卫,感觉不得不始终保护自己。即使有人陪伴,我也很可能经常感到孤独。我将不得不拒绝展露个人最亲密的状态,因为这会令自己显得极为脆弱。而谁又愿跟一个总是满心疑虑,处处设防的家伙发展关系呢?


我偶尔会和缺乏信任的女人进行交往,但我没法说自己喜欢那种交往。那种感觉就像有人试图强迫我符合她们的期待,认为我最终会出现背叛行为一样。当我避开她们的诱导模式,试图将其从错位的猜疑中带回清醒自知的状态时,她们最后便感到困惑和尴尬,常常退入自己的防卫外壳。只要她们仍对生活怀有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我就无法帮助她们。持有这种怀疑心态时,她们在感情关系方面的大概所有体验,就是更多的背叛。或在推离某个想真心交往的人士时,感受到更多困惑与尴尬。


这是我想体验的那种生活吗?如果由于不知准确与否的那些猜疑和推测,我就把身边的人们推离开来,自己又怎能享受真正的亲密体验?时不时受些伤害真有那么糟糕吗?


总体而言,我觉得信任是更佳选择,因为它几乎必然导向一种更为有趣、互动和令人满足的生活。也许在信任中,我不得不偶尔面对一些拒绝和背叛,但若能保持信任生活的态度,自己终将遇到那些美妙优雅、志同道合的人们,并与之共享深入和令人满足的交往关系。另一条缺乏信任的道路则显得黑暗、沉闷和孤立。我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重新解构痛苦


一旦决定了信任生活是更佳选择,我便会事先臣服于生活带给我的任何体验。


我主要是在精神层面上保持这份信任。我此生所有肉身体验都只是暂时的。最终我将失去物质王国中所得的一切。因此,我对生活的信任,无法基于相信自己会获得物质财富、伟大朋友或出色生意伙伴,并能让这些永远存在。事实上,我可以信任的,就是这一切终将消逝。所以我臣服于失去的必然性。


在精神层面上信任生活,意味着信任自己的存在有着更伟大目的,即使我还不明白这目的到底为何。我信任生活正在帮我学习、成长和经历饱含意义的体验。我信任生活绝然、积极地站在自己一侧。我信任生活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背叛我。


这种层面的信任能转化其余一切事物。我可能在生意中再次被骗。我可能失去钱财。我可能在身体上受伤或生病。我不认为自己能掌控所有这些因素。但有了现在拥有的这层信任,我便无需控制它们。


我信任即使生活中出现看似艰难的挑战,它们的显现也有其原因。生活正教授我更多课程。它在教我如何沉浸于自然流畅的生活状态,如何学习、成长和爱。它教我更少看重结果,更多体味当下。它帮我坚持走在追随内心的道路上。我热爱它正为我做的这些事情。而且我信任它将继续如此。


我感觉自己与生活的能量流动极其和谐一致。我感觉整个宇宙都是我的坚强后盾。我感觉生活在一个充满爱与支持的世界上。


但我也感到生活将不断挑战我。它会挑动我的神经。它将暴露我内心最深处的脆弱之地。它不会让我长时间安于现状或自我陶醉。它将继续推动刺激我,帮我不断成长。


我越是臣服于这种能量流动,生活似乎越愿意给我更多奖赏。它用友爱关系、美丽体验和珍贵回忆沐浴着我。但它也会给我带来众多强有力的经验教训。


你看... 我早期生活中的生意失败,其实跟信任了错误的人没多大关系。这些失败与我没能全然信任生活密切相关。我当时追逐着金钱和成功,而非追随一条忠于内心的道路。我依赖他人的创意想法,而非信任自身的创造力。我可以说,自己当时吸引了错误的生意伙伴。但其实我吸引的是最佳伙伴,来教授自己需要学习的人生课程(非常艰难的一课)。这些课程带来的痛苦,很大程度上源于我对它们的顽固抵制。从一开始我就存在那些信任问题。生活只是直接将其反馈给我。



你其实只有一种感情关系


我在2009年终止自己婚姻,就是信任生活的一个好例子。我当时感到被推动着在感情关系上步入更广阔的方向,但起初我却在抵制这种感觉 — 一直长达数年!


我之前并不想离开自己的婚姻舒适区。处在那种婚姻关系中十分舒服安全和温暖。我和妻子当时都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但停留在婚姻里并非自己忠于内心的道路。它曾是我内心追随的道路,但那条路径最后转变了方向。我的婚姻已实现了它的意义。生活中还有其他课程需要我学习。我可以与这些课程保持一致。或是顽固抵制它们。我起初尝试了顽固抵制。但这种做法并不解决问题。


你现在是否正试图顽固抵制生活中某一部分感受?这种做法的效果如何?很可能与我当初体验到的一样。


回头看去,我很感激生活没有让我安于现状。当时要信任它令人感觉很难,但我最终选择信任:信任生活知道我内心深处的最大利益,倘若自己追随忠于内心的道路,生活就将给我全力支持。


事情果然如此,生活似乎奖赏我走出了后来的一步 — 让我拥有了一份几乎已4年的美妙感情关系。


虽然我热爱身处开放感情关系,并在与其他女人的4维交往探索中享受着无穷乐趣,尤其在今年,但我仍然坚信自己只拥有一种感情关系。那就是我与生活本身的感情关系。


我不想假装自己拥有的任何人间交往关系会恒久不断。我知道它们终将结束,或是由于分离,或是因为死亡。我此刻珍视着它们。我臣服于它们的暂时本质。我信任生活将其设计为这种方式必有更伟大的目的。我感到自己与这个目的始终和谐一致,即便有时接受这个事实会极为艰难和痛苦。


我不仅原谅过去让自己感到受伤的那些人,我还深深感激他们。他们教给了我极具价值的人生课程。我学到了将自己跟生活的感情关系置于金钱和成功之前。我学到了如何听从个人直觉。我学到了基于灵感和启迪勇敢行动。


我知道前方还有很多课程要学。我已瞧见其中的一些,它们看起来并不容易。我的一部分自我更愿留在当前的舒适区,不再前进,但我信任生活不会让我这样。


生活本身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教练。即使我所要求的没那么振奋人心,生活也知道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生活不会让我安于现状。


我在开放感情关系探索中没有感觉嫉妒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只有一种感情关系。那就是我与生活的感情关系。我拥有这份感情关系,而且对其许下了承诺,比人类婚姻关系更大的承诺。我无法背叛生活,而且我不相信生活会背叛我。


我和人们的各种感情关系,代表着自己与生活这份感情关系的各个方面。每个人都在表达生活本身的不同方面。因此我拥有的种种人类关系,其实反映的是它们所代表的生活各个方面,与我存在的感情关系。



选择信任


要克服自己对他人的信任问题,请探究你与生活本身的感情关系。


你是否信任生活?你是否感觉这是个安全的地方?你是否相信自己存在于此必有原因?你是否感到生活正通过一系列挑战指引自己,帮你不断成长?你是否感觉生活会因你对它的信任,而给你奖赏?


或者你并不信任生活?你是否仍固守在个人舒适区,竖起各种防卫,回绝摆在自己面前的种种挑战?


信任生活是种选择,而且是个创造性的选择。你的选择将创造你的现实世界。若你选择用可能达到的最深方式信任生活,你终将重新解构生活里的每种体验,从而不断强化这种信任。你最痛苦的失败将变为成长课程。找出追随内心的人生道路会变得强制必要,而非可选项目。你信任生活的决定将创造对应的现实世界。从个人经历而言,我可以告诉你,它是一个充满喜悦体验的现实世界。



下一篇:20131215 教练大聚首 — 扼要总结

上一篇:20131212 为何无女士?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