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探索内容
2014.01.01

随着一年结束和另一年开始,我通常喜欢回顾过去一年的经验教训,并在开始新一年生活时,希望对接下来想探索的事物有一定清晰的认识。


对我来说,2013年精彩纷呈,充满许多美妙的成长体验。它的确是我度过的最好年份之一。如果只是像这样再过一年,我也会感觉非常高兴。


我认为使2013年如此美好的原因,就是自己在改善感情关系和生活方式上付出了大量精力。我放宽了事先计划安排的生活方法,在不知自己将被引向何处的情况下,敞开了一扇扇生活的大门。


例如,在2013年我去过两次欧洲,一次去了4周,之后一次又待了5周。每次去时我都只订单程机票,不知道自己将何时返家或者要去哪些城市旅行。我跟随一连串邀请和个人灵感的指引来行动,留下了一些非常值得回忆的体验。在第二次旅行时,我甚至连一晚的住宿费用都不用付。我很爱在未来的几年中多做些这样的旅行。提前就订好返程机票现在看起来已有点沉闷无趣了。


我还投身到一些即兴而起的协作项目中,这些项目也充满了乐趣和满足感。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并无计划做出发展方向上的彻底改变,而是更愿在生活中继续这种已十分美妙的流畅感和拓展状态。



3维和4维感情关系


2014年我想继续享受更多3维和4维感情关系。我已在放手各种1维和2维的交往关系上做得很不错,所以相比一年之前,我在开始2014年的生活时感觉更加轻盈。


具体而言,我想在今年探索至少另一份长期性的感情关系。短期性的交往联系也很美好,我依然欢迎它们的出现 — 尤其是所有的依偎拥抱体验 — 但若彼此兼容性合适,我也想抓住这样的机会来建立更有力长久的感情关系。


从实际上讲,这意味着我要寻找的人愿意和我一起共享时光,一同工作,一起旅行,一块玩耍,并能帮助彼此成长,等等。Rachelle和我多年来已经享受着这样的美妙关系。能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这种探索和生活方式,将是令人极为欣喜的拓展体验。


此刻我的身心正处于非常富足、幸福和有爱的境地,并不觉得需要强迫实现这种渴望,而更愿让其以自我感觉最合适的时机呈现发展。



协作项目和团队工作


随着自己不断升级个人感情关系,与彼此高度兼容的人们共度更多时光,在我生活中出现的一种额外效果,就是我不断投身于更多协作和共创类的工作项目。我希望在2014年能从事更多这样的项目。驾驭并跟随着团队的创意能量而动充满了乐趣 — 只要团队成员都是乐于享受此种体验的正确人选。


能使这种协作项目成功的关键,至少对我而言,就是尽可能多地面对面进行协作。我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处理协作项目的一些部分,但我更喜欢让整个团队一起当面完成真正的创意部分,比如录制一个新产品,或共同设计和举办一场新活动。在同一物理空间里共同工作所产生的那种特殊能量,是我无法在虚拟工作环境中再现的。


这种团队氛围也是我以前经营电脑游戏生意时最享受的事情之一。我喜欢让团队成员聚在办公室,或是餐厅,或者其他地方,一同当面讨论各种设计想法。后来由于效率原因在网上处理大部分协同工作时,我就无法像当面工作那样享受这种做事过程。亲自相见时,与隔开一段距离相比,人们能更强烈地激发彼此的能量。


因此我想在2014年继续探索这种协作与共创项目所营造的动态能量。我想在如何选择创作项目和探索新社交关系上,增强自己思维与情感的流畅程度。


我曾一度对团队项目毫无兴趣,因为自己从前认识的大部分人都并非我想一同共事的团队伙伴类型。但如今我在生活中遇见了更多优秀的人们,他们确实更会因为要做的事情富于创意、意义和利于成长本身而被感召和行动。倘若所做之事可以赚钱,那也是锦上添花,而且我们很容易想到公平的方式来分享创作这类项目所得的收入。但赚钱并非我们的首要目标。更高的优先级是共同创造出一种成长体验,去服务和贡献,去表达自我的创造性,去拓展我们生活的舒适区而非固步自封,并为这个世界创造更多积极的涟漪影响。那才是点亮了我心灯的项目类型。让我们去干更多这样的事情吧!


有趣的是,正是我对3维和4维感情关系的专注才令这些项目如此引人入胜。


当我允许自己的社交领地被1维和2维的交往关系盘踞时,参与团队项目的动力便不复存在。我干嘛想跟只在乎赚钱的家伙一同工作?这样的工作中哪有心灵和精神享受的位置?我对从事空洞、缺乏灵魂的工作毫无欲望,即便它能给我带来大笔收入。


我基本上发现,那些能成为我伟大朋友的人们也是能与我在协作项目上极好共事的人。这是种美妙的协同效应。它意味着改善我的交往关系也能帮我提升职业道路。这种发展趋势使我对未来一年的生活感到十分幸福和乐观。


因此,作为个人,我不觉得在今年的成长道路上,自己需要有过多控制。我会清醒地放弃怀着特定结果来管控自己生活的念想,从而享受到有着更多流畅感、适应性和协同创作的生活方式给自己带来的好处。我在今年生活中所呈现的结果,无论是私人还是职业领域,将取决于跟我交往和协作的人们类型 — 以及我们将一同创造出的各种体验。 


虽然对于不同形式的新协作项目,我都持非常开放的态度,但有一些是自己明显青睐的。它们包括:


  • 新产品 — 就像我最近录制的音频项目(目前正在编辑阶段)。与其他人共同创作新的个人成长类产品肯定充满乐趣。这也可以为参与贡献的团队成员带来附加收益,创造新的被动收入流。


  • 新活动 — 参与更多工作坊和现场活动也有很多乐趣。我在参加其他人举办的活动时已受益颇丰,因此即使在自己没有计划主动举办新工作坊时,参与这类活动也将成为我生活的一大部分内容。


  • 软件 — 能与一个小团队共同开发和发布跟个人成长相关的软件应用,比如iOS或Android手机应用,将是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团队成员们可以从简单的想法开始,不断测试,直到把它进化完善成颇具魅力的成果。


  • 网站优化 — 我的网站仍然有着很大流量,但由于我并非好的设计师(特别因为我是色盲的缘故),看其他设计师能如何改进或优化这个网站的设计、易用性及各项功能,应该是项极有意思的协同创作试验。


我可以为团队添加的两个优势是,贡献大量激励人心内容的能力(比如某个产品或活动),以及在数量可观的受众范围内(通过我的网站、新闻邮件和社交媒体),分享我们创作的任何成果。


只是需要重申一下,和他人亲自、面对面地完成这些协同工作,至少是在那些共同创作部分上,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除非确实必要,我对增加更多虚拟形式的协作事项不感兴趣。



融合身体、思维、心灵和精神的创作项目


我从不缺少人们想一同进行协作的邀请。多年来我几乎每周都能收到这种邀请。但这些邀请大部分都仅是1维和2维的交往联系。一般人们只想利用我的网站流量来赚取钱财。他们的邀请背后毫无伟大的目的意义 — 缺乏心灵或精神维度的联系。因此我只能感到失望并删掉这些邮件。我已为自己的网上联系页面编写了一些过滤程序,所以这类信息大多都无法再进入我的收件箱。


另一方面,我有时也会收到满怀心灵和/或精神追求的人们的共事邀请。他们显然想要改变世界,其想法却太过模糊和不切实际。我到底该怎样做才能帮到他们?我也不知道。如果想让我参与其中,大家所做项目需要具备一些理性上的实际性。它需要在思维层面首先行得通。只向世间喷涌原初的情感与精神能量还远远不够。


当交往联系的4个维度都存在时,我们便有了具备以下品质的潜在4维创作项目:


  • 身体 — 至少为了项目的创作部分,我们应在物理空间上亲自聚在一起,面对面进行合作。即便我们住在不同城市,也需在一段时间内亲自身处同一物理空间。


  • 思维 — 项目的概念可以充满挑战(有挑战是好事),但其核心想法需要足够实际可行,以便能在现实世界中运行,比如创作一个新产品,或举办一个现场活动。而且,每个团队成员需具备有价值的技能、资源,和/或是时间上的承诺,以便帮助整个项目获取成功。


  • 心灵 — 项目本身怀有心灵追求。它要具备情感上的兴奋性和激励性 — 是大家都想去应对的有趣挑战。整个团队会对项目的成功极为关切。团队成员相互间足够喜欢和尊重,都渴望以积极共创的精神工作,并能为项目的整体福祉自我调整。


  • 精神 — 项目充满了积极目的和意义,具备让团队成员聚在一起实现它的强大理由。它可以是团队成员获得的某种严肃成长体验… 或是进入未知领域的一次新探索... 或是能创造无数积极涟漪影响的创意成果。


这些类型的协作项目将使我深感兴奋。它们就是我会一口答应的项目,在见到这种项目的头几分钟内,我就能微笑着说道,“你我一拍即合”。:-)


由于我极有幸地参与过多个具备这种本质的创作项目,且参与程度各不相同,我期待在2014年拥有更多这类体验… 很可能远不只是2014这一年。



头等挑战


让上面所说的一切变为现实的头等挑战,就是找到具备4维思想的良好交往人士。一旦我们亲自见面,通常大家马上就能心领神会,其余的事情便可自动各就各位。而常会受限的一步便是让大家能够面对面相见。


成就此事最难的地方就是不让自己陷于部分匹配的对象。有许多人只想在一个或两个维度上进行协作。4维协作项目对他们来说并不合适。而且即便他们对4维协作持开放态度,大家在一起时可能也无法产生兼容的想法,不知道要一起去创造什么。


好的4维协作项目经常面对的一些障碍包括:


  • 匮乏思维 — 这类人相信他们拥有的总是不够,对给予更多感觉不舒服;他们倾向于在创作过程中过早投射对自身财务利益的关切,从而阻碍了创意的出现。


  • 胆怯 — 这类人认为安全感的价值超过对忠于内心道路的追求,他们不适合成为好的4维项目团队成员。


  • 毫无灵魂 — 这类人更愿一直做着毫无灵魂的工作,他们也常会继续这么做下去。


  • 沉闷无趣 — 4维项目的创作团队不喜欢沉闷无趣,缺乏幽默感的成员;他们需要那些能帮团队注入新鲜动力能量,防止大家灵感水平下落的人选。


要使4维交往关系运转良好,你需要成为坚守交往兼容性的顽固分子。否则整个团队就无法很好地协同工作。大家都必须愿意共同创造一个不断进化的团队愿景,而非让单个人完全控制全部工作结果。我们所要的不是工业时代,层级化的团队模式。


我觉得自己很擅长遇见对4维关系和协作项目感兴趣的人士。我可以在生活中多用点这种能力,但我的生活似乎正自然而然地朝此方向流动,因而感觉自己并不需要特意推动。我期待新的相遇机会将相对轻松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既可以是和同一个人的反复相遇,也可以是通过其他人的友好引荐。


所以这些就是我在步入2014年时想要投身的事情。你的个人成长道路现在正把你带向何方?你又愿意在今年投身于哪些事情?



下一篇:20140102 Trello

上一篇:20131230 2013年12月更新内容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