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式创新
2014.03.15

我必须承认,自己很享受看到互联网对传统商业模式造成的颠覆式影响。


旧模式在尽其最大努力进行抗争,以求生存。例如,新泽西最近就禁止特斯拉在州内销售电动车,于是本州低效的汽车经销商们便不必跟特斯拉的直销模式竞争。


到目前为止,新泽西是禁止特斯拉电动车销售的第五个州。另有两州也对特斯拉的销售有严格限制,至少还有两个州正在核定相似法律程序。看来特斯拉确实捅到这些抵抗力量的马蜂窝了。


记得不久前走进一家Borders书店时,我就在想... 这个地方不会存在太久了。现在它已消失,直接被更智能、快捷和庞大的互联网模式干掉。



你正保护什么?


嘲笑这些贸易保护法规得以通过,还有这类反潮流思维的愚蠢,是很容易的事情。但请后退一步,留意这种事何以激起你内心波澜。它令你心烦,是否可能因为你也正阻止邀请更多颠覆式创新进入自己生活?


你有哪些地方显得过于守旧?你在生活哪些领域做得墨守成规?你正在哪些方面保护自己现有事物,对过时心态紧抓不放?


五年后你将在哪里?为何不现在就实现?干嘛不一年后就做到?为何要如此缓慢?你仍在抵制哪些可更快实现目标的创新?


你能完全在生活中提早创新吗?你正以机敏反应和冒险精神驾驭颠覆式创新的浪潮吗?你在对明日机会进行卓有有效的资本化吗?


或者,就像那些焦虑的汽车经销商们一样,你正对要到来的现实怀着抵抗?你是否感到改变发生得太快?你是否想让事情放慢下来?


也许你已知道旧模式正在消亡,最终除了向前看,没有其他选择,正如那些汽车经销商们已知的这样。但与此同时,暂时留在原处不是感觉更安全一点吗?改变总是可怕和无把握的事,难道不是吗?



在充满变化的世界里感到安全


与创新一起流动变化,而非抵制它的关键,就是确定自己未将个人安全感维系于创新可以颠覆的领地。


例如,假如你把金钱看作一种力量来源,那么任何威胁财务状况的事物就能打乱你生活的平衡。假如你把首要感情关系变成个人力量来源,那么任何威胁这份关系的事物也将威胁你感受安全的能力。这些情形会自然而然引发你对所觉察威胁的抵制。


在充满变化的世界里,将个人安全感根植于没那么容易被颠覆的事物中,会有用得多。你无法对自身财务状况感到确定。但你能对那些更为永久和无法改变的事物感到确定。


我对个人成长抱有的激情,还有自己生活的原则(真实、爱、力量、一体、权威、勇气、智慧),都不受时间影响。它们永远不会改变。


无论个人生活发生多少曲折变化,我都能感到稳定安全。当然有时我会被现实问题打破平衡。我会感到惊讶。我要花一段时间来适应。但我似乎总能站稳双脚。无论生活中发生什么,我都能泰然处之。


这是因为我没将自身安全感,根植于任何会受到威胁的事物中。我把人生根基更深地扎入坚不可摧的事物里。



坚不可摧的根基


金钱是脆弱的。好奇心则坚不可摧。


感情是脆弱的。爱则坚不可摧。


工作是脆弱的。幽默则坚不可摧。


假如在生活中变得对脆弱事物过于依赖,我就会感到更有压力和更加焦虑。我会担心潜在威胁。我可能在遭受某种损失后会变得抑郁沮丧。


我尽着最大努力,提醒自己牢记生活中那些脆弱事物都只能暂时存在,对它们过于依赖绝非明智之举。我可以暂时享受和感激它们,但终有一天它们都将逝去。我并不拥有生命中一切事物。眼前所有东西都只是暂时景象。


奇妙的是,我对脆弱事物的依赖感越少,就越容易将它们召唤进现实生活,尽情享受它们。


例如,当我把金钱看作一种力量来源时,便无法吸引它的出现。我甚至没法留住已有钱财。我曾陷入债务之中 — 长达数年。那时赚钱很难。存钱也很难。享受金钱甚至都不在我的思考范围内;金钱太宝贵和稀少了,以致我无法好好享受它。金钱对我来说更像是付房租和买食物的必需品。


当采纳金钱只是用于成长的工具、一种学习帮手、一件玩耍之物的态度时,我就更能享受它在个人生活中的存在。当收入发生波动,我也不会感觉受到威胁。这种心态使我能以更喜乐和试验性的态度做出各种决定,比如2008年放弃网站上的谷歌广告收入,即便这一广告方式能为自己每年带来超过10万美元的被动收入。我当时想尝试以不同方式赚取金钱,而非过于依赖广告,这种收入方式已变得太过容易。不依附于金钱也让我感觉幸福得多。



自我颠覆


与其等着世界在你身上造成颠覆性影响,何不领先一步,主动出击?


若将个人安全感根植于不会被颠覆性改变破坏的观念和想法中(因为它们可无限适应变化),你就能以全新境界与生活共同嬉戏。你还可以只是为了乐趣和体验,来创造自我的颠覆式改变。


我在自己身上施加的一次颠覆性改变,就是放弃了个人网站内容(包括文章、音频、视频和社交媒体更新内容)所有版权,在2010年将其捐献给公共领域。这些内容的数量大概相当于30本书,是我许多年来创作而出。我写下的每篇新文章,包括这篇,都会自动捐献给公共领域。我不再拥有它的所属权。假如我把个人安全感,或是自己生意的成功,依附于对知识产权的占有,我就不会做出这种举动。我并未因这种行为感觉受到威胁。你可以将它看作我感到有多安全的正面展示。


版权所有制已是临时存在的事物。在美国,一位作家作品的默认版权归属期,是这位作家全部在世时间,另加70年时长。我们干嘛要等这么长时间?如果它反正要发生,看看自己死后70年作品可能产生的影响,并在今天就与之互动,不是更为有趣吗?让咱们按下快进键,瞧瞧最后结果如何。


当我体验同一件事太长时间,就喜欢向其注入一些颠覆性创新内容,搅动一下现状。把各种事物混合起来,给自己生活餐盘摆上一道新挑战。甩出新的色子。重洗一遍牌桌。


当我们慢下脚步,常是因为恐惧作怪。我们恐惧自己无法很好适应另一边的生活。但另一边的世界,就是所有乐趣和冒险 — 以及成长 — 得以给你享受之地。而且对任何事情来说,对另一边世界的恐惧会完全毁掉我们转变前这一边的生活,制造出压力、担忧和抵制状态。


体验转变要比恐惧转变好得多。想象在一家迎面接受特斯拉直销模式挑战,将团队马上融入创意革新的汽车经销商那里工作,会有多少乐趣。去培训销售人员为客户真正创造价值,而非耍用手段策略压榨额外钱财,这种做法怎么样?在体验驾驶中提供更多服务,而非只是转四个弯就草草了事,这种做法又怎么样?把Folger’s咖啡换成一些更上乘的免费咖啡呢?还有,当走进车店大门时,我要的拥抱又在哪儿???


那些汽车经销商们正剥夺自己绝佳的成长体验。他们本可赋予雇员极佳礼物,让其享受工作在一个令人兴奋、忠于变化、充满创新之地的好处。在顾客服务方面,这一领域显然还有很大创新空间。


抵制改变会令人压力重重。主动拥抱改变,则充满乐趣。


恐惧改变时,我们便放慢了成长。特斯拉在其行业领域内,拥有颠覆性产品和颠覆性商业模式。它并非第一家颠覆性公司,也绝非最后一家。这种改变长远看来于我们有益。它会给陈腐停滞的行业注入新鲜力量。应对挑战才是令我们每日工作充满乐趣和活力的地方。


我们干嘛还使用内燃引擎?让我们不断前进。大家其实都知道怎样做才更明智。



拥抱你的道路


我们不用痛打那些好像在给改变设置路障的人。这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我们不如审视自己,看看自身还有哪些障碍。


你正抵制哪些地方的改变?你在哪些领域前进得过于缓慢?你正依附于哪些过时规则和行为?你又推离了哪些创新之处?


你可以提速吗?你可以停止抵制吗?你能更快沿着自己终将踏上的道路前进吗?干嘛要用五年时间?你今年完全就能做到。你知道这一点。更快前进会好玩有趣得多,难道不是吗?


请先审视自己。将个人存在感与那些坚不可摧的观念保持一致,让自己更易欢迎颠覆性创新的到来,而且你会把这种欢迎态度更彻底注入整个世界。如此,你很快就能开上一辆非内燃引擎汽车… 不过你实际上并没开车。汽车会自动将你载向四方。:-)



下一篇:20140324 利用大脑启动效应实现永久效能提升(只需几分钟)

上一篇:20140311 咱们去跳伞!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