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还没聘用网站设计师
2014.07.01

有人问我为什么这个网站的设计看起来如此过时。一个原因是,我本身不算太好的网站设计师(自己是色盲会成为小障碍)。另一原因是,跟我接触过的网站设计师们都不怎么善于推销自己 — 尤其是向我推销。他们总试图推销各种变化缤纷的网站功能和样式,并说会给我好价钱。有时他们还愿意免费更新或改进我的网站。


然后他们就问我想要何种网站。我想看到哪些功能?有没有其他网站界面是我想模仿的对象?


这时我立刻便知此人并非我想一同工作的人选。


有时我会访问其个人网站,这些网站看起来都很精美。随后我可能读到里面一篇博客,他们在其中抱怨一同工作的客户不知到底想要什么。这马上告诉我,此人并非真正设计师。她/他只是一个假装成设计师的程序员。


在谈到网站设计时,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至少在网站特性和功能方面就是如此。我也不知应该想要什么,更不知该要求设计师做什么。我并未跟踪了解所有最新网站设计和可能选择。我把更多时间都专注在自己要分享的想法观点上,而非用于呈现它们的网站包装外观上。


不过,我确实承认包装外表对某些人很受用。


如果我要聘用一位设计师,我希望他们能胜任真正设计工作。我无需一个用于讨好自己的网站。我想要的,是让读者感到愉悦的网站。但更重要的,我想要这个网站不仅看起来,而且能够令人感到充满激励,就像其中内容给人带来的激励感一样。那便是我想要的 — 激励感。现在,有哪位设计师,愿意承担风险诠释这种设计?我则一直在承担这种风险 — 每当写作和演讲 — 我就必须面对读者和听众并不赞同自己那些激励想法的可能。所以,我为何应当接受,与我并肩工作的设计师有低于此要求的风险意愿。


上世纪90年代,当自己还是个游戏开发者时,我的工作就包括设计新游戏,以及某些游戏的新级别内容。我没法直接问玩家想要什么,再把那种结果交给他们。他们知道自己想要的,只是最终面世的游戏版本。他们并不知该如何讲述游戏设计语言。搞清哪些游戏体验对其而言才好玩,是我该完成的工作。而这种工作绝非易事。


我无需某位设计师跑到自己面前说:“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就能把它给你。”


当有人这样对我说时,我就认为他们在试图回避真正高水平设计工作。他们只想应付低水平决定和编程任务。除非你是以设计师身份推销自己,否则偏爱处理低水平决定和编程工作就没啥错。


倘若知道自己想要的网站功能和样式,我可以自行编程。我熟知HTML、CSS、PHP、MySQL、JavaScript,还有其他很多编程语言。我也知道如何让事物出现在屏幕上自己想要位置。如果需要,我甚至能干点艺术活儿(但我没说自己擅长艺术)。要是我看中另一个网站,想复制其界面和功能,也能相对轻松地完成此事,即使它需要我新学一两门编程语言。


你可以认为,对一位经验丰富的网站设计师而言,像我这类人算是不赖的客户。我有个几乎在线10年的高流量网站。我有支付设计师的充足资金。我也愿意付费请人完成此事。我确实可以用个焕然一新的网站,我有许多读者也同意如此,所以需求已然存在。


或许自己做事态度有点艾因·兰德风格,但我喜欢一个有着诚实品质和意义性设计的网站。这种设计应当与我网站内容美妙地保持一致。我知道这种设计看起来是什么样子,而且它该有哪些功能吗?当然不知道。但一位真正设计师应该有能力做出这些决定。


就目前所见,我还没遇到一位真正的网站设计师... 此人愿意主动拥抱设计上的艰难工作。


真正的设计需要反复斟酌。它会蕴含某些风险。真正设计师知道这点。


我想那些不够自信的设计师们,之所以害怕告诉客户有关设计工作的真相,是惧怕如果客户知道真相,就没人愿意聘用他们了。因此他们总采取安全玩法,退守于做个程序员。因为对已知功能设置进行编程,是更容易预想的事情。而在编程方面,他们能提供更多可靠评估结果。其工作被拒绝的风险也就更少。但我会因其胆怯表现,直接拒绝他们接手这项工作。


我对砸钱创建一个装饰过度,却功能不良的网站毫无兴趣。但在展现真正设计之时,我并不惧怕冒些风险。就算说我疯了,但我认为怀着做出充满灵感激励之物的勇气与意愿,跟一位真正设计师一同并肩工作,将是极为有趣的事情… 尤其是面对这个特别网站之时。


这样的网站设计师在哪里?他们真存在吗?



下一篇:20140707 社交媒体,你被甩了

上一篇:20140630 为何我不录制“清醒生活工作坊”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