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你必须对自我训化保持耐心
2014.09.05

当你为了实现成功、富足或其他积极改变, 利用启动效应,或其他每日强化技巧进行自我训化时,保持耐心就是关键。


在最初一两周内,你的努力经常看起来只有很少,或根本没什么效果。但若这些技巧确实有效,通常自我训化几周后,你就能看到个人想法、感受、信念和行为开始有了显著转变。达至某一点时,你将观察到自己似乎每周都在发生巨大的飞跃进步。



从次要模式转变到主要模式


请让我做个简单解释,来说明为何日复一日的自我训化最初看起来毫无效果,随后又能很快迎头赶上,并常常导向一个引爆点,最终使你发现自己完全进入一个崭新现实世界。


假设你最初想要的目标,开始只是脑中一个念头。或许它就是个想法,比如一个新收入目标,或想有的一个新习惯。但因为它起初只是个想法,还未完全融入你的整个大脑。你在想着它时可能感觉很美,但它纯粹只是想法而已,本身还未融入你的其他想法、感受、信念和行为之中。


现在为了进行论证,我们假设这个存在你脑中的次要思维模式 — 这个想法 — 只包含了10000个神经元。它还是个孤立的思维模式,面对你拥有100000000000个神经元的庞大神经网络,其影响微乎其微。


接着我们假设,为了让这个次要思维模式转变成主要模式,使其对你的各种想法、感受、信念和行为发挥强大影响,你需要在此思维模式的影响网络中创建多达10000000个神经元 — 也就是一千倍的数量增长。假设你实现了这一千倍增长,这个思维模式就能很好地融入你的整个生活。所以若此思维模式是个收入目标,你就会发现自己在做着实现这个目标所需的任何事情。如果它是个新习惯,你就将发现已成功养成此习惯,而且它和你的其他生活习惯会和谐一致地融合在一起。



一千倍的增长


为了只在10天内就让思维模式的神经元数量增长1000倍,你必须连续10天,每天让这个思维模式的神经规模增大一倍(2的10次方等于1024),这种要求很可能完全不切实际。


但如果能在更长时间间隔里实现1000倍的增长,这个神经模式就能以更慢、更可持续的速率进行扩展。例如,要想在90天内实现1000倍增长,这个神经模式只用每天将其影响程度拓展8%。这就有可能做到了。


请注意倘若每天增长8%,在第1天你只会为此神经模式添加800个神经元(10000的8%)。它只是微不足道的收获,因此你可能感觉不出任何效果。你想要的结果还未显现出来。你自身的行为习惯看起来也没受到任何影响。


在第30天,你将为此神经模式添加7454个神经元,总计增加100627个神经元。这已10倍于你开始时神经元每天增长的数量,但这一数量只占你1000倍增长目标的1%。请想象你一连30天,每天都进行着自我训化,到目前为止却只看到1%的渴望结果。显然想继续完成目标,你就需要些耐心。


第60天,你将为仍在扩展的神经网络添加75005个神经元,这一想法的神经模式现在总共拥有1012571个神经元。即使60天过后,你依然只完成了目标的10%。假如你现在就放弃努力,宣称自己使用的技巧没那么管用,会有什么结果?那你就恰好在迎来巨大的引爆点前,放弃了目标。


在90天期限的结束之日,你一天就能为此神经模式添加754752个神经元,终于超过了总共1000万神经元的既定目标。请注意这一神经模式90%的增长都发生在最后30天里,而头60天内你只实现了目标的10%。与头30天内看到的成果相比,你在最后30天里看到的收获结果令人瞠目结舌。



每日训化和指数级增长


使用各种每日训化方法时,我都见识过这类效果,比如每天收听积极音频项目,或是每日清晨复习我的各种目标。最初它们的效果看起来都很小,或者根本就没有效果。但坚持几月后,我很可能会突然跃入一种全新层次的体验境界。那曾经只是一个念头的小小神经模式,最终变得拥有足够强大的主宰力量,能开始和谐一致地影响你的想法、感受、信念和行为。


这就是我能在三个学期内取得两个本科学位的头号策略。当时我每天会听上大概两小时的激励与时间管理音频。贯穿全部三个学期,我都坚持使用这种训化方法。我注意到不管自己何时有所懈怠,其他人的限制性信念就开始对我产生影响。我以往的旧思想同时会制造负面影响,随后我便开始感到更有压力,并对自己正做的事情产生怀疑。但当回归到每日强化训练模式,主要通过每天在步行换教室和往返学校时收听积极音频,我就能重新强化那些与个人目标一致的想法、感受、信念和行为。倘若没有坚持这种每日训化,我很怀疑自己能否达成那个目标。


通常在进行这类每日训化时,我注意到头一两周只有极其微小,甚至可被忽略的变化。我可能发现自己会更多想起这些念头,但仅此而已。我的行为表现看起来依然毫无影响变化。


但2-4周过去后,我开始注意到一些小的转变。我可能会有几次与自我训化相一致的小行动,但它们对结果的影响微乎其微。这是个好兆头,但这些转变仍然过于琐碎,很难靠它们产生大的不同。


4-6周过去后,这些转变开始加速形成,每周我都能观察到自己发生了各种改变。观看这种效果随着时间过去而不断展现令人非常欣喜。


最终10周过后,我在某一刻会注意到,不管自己现在自我训化的目标是什么,似乎都不在话下。我已经做好了行动准备。通常在转变发生时我并未留意,但当越过了那个转折点并回头看去,我才意识到:欧耶... 不知怎么回事,我猜自己已达成这个目标了。真有意思...


有时自我训化过程只产生一系列的增量变化。另有一些时候则会导向一个更加突然的引爆点。几周前我就有一次顿悟,做出了关闭并删除自己所有社交媒体账户的决定。我当时已清楚认识到需要这样做。但就在最终行动前几天,这个决定还并不清晰。然而,为了导向这一决定,我已经连续几月几乎每天都进行自我训化(通过视频启动效应的形式)。而放弃社交媒体与我进行的自我训化非常一致。这种训化经历了一段时间,最终它变得足够强大,使新的想法、感受、信念和行为成了主宰力量。这些新形成的思维模式非常清晰地表明,是时候让我离开社交媒体了。


由于舍弃社交媒体后,我继续训化着相似的思维模式,现在新模式的主宰力量甚至更为强大。回头看去,舍弃社交媒体的决定似乎更显而易见。我甚至想着自己为何没在多年前就下此决定。


对于每日训化能如何重新构建我们的思维,以及训化效果会如何随着时间发生指数级增长,了解这些事实真相让人着迷。在其中任何一天,这种训化方法看起来都毫无效果。但当你几周后回头看去,就常能看出一些明显深刻的变化成果。



保持训化效果


即使在达成一个新目标或养成一个新习惯后,我也常常发现,对于某些帮我最初达成目标的思维训化方法,有必要继续实践。若非如此,我发现自己就会发生倒退。


这个世上存在如此多的负面社会影响,它们促使人感到消极,令我们害怕其实并不危险的体验,沉迷于琐碎事务,并让我们安于远逊自身潜能的生活。当缺乏充满力量和清醒自主的自我训化时,这些社会影响常会成为我们脑中的主宰神经模式。


所有体验经历都是思维上的编程过程。无论你通过自身感官体验过什么,这些经历都会活跃地对你的大脑进行编程改造。是否要控制这些编程过程完全取决于你。如果你不喜欢被编程的内容,就可以主动改变它。



对负面编程说不


若你的体验大部分都是负面的,那么大脑正在进行的编程工作,就会使之更好、更强和更快地运行那些负面神经模式。你的编程过程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负面。这可是个非常糟糕的做法。永远别这样对待自己。若你看到这一切要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尽快远离!


每天吸收正面输入信息则无比美妙!请一定这样去做!但与此同时,不再允许负面模式继续对自己大脑进行编程也势在必行。若你能注意到这些负面模式,那它们就肯定在对你进行编程。只是告诉自己“我没被编程”,或“我能超越这些负面模式”其实并不管用。假如你的双眼能看到,或双耳能听到,这些负面模式就已进入你的大脑。虽然你没法删除旧的模式 — 除非用外科手术方式进行脑叶切除 — 但你可以通过输入正面模式来压制它们。不过首先,你需要关闭那些负面输入。


就像正面编程工作一样,你通常意识不到负面编程工作的效果,除非自己过段时间,回头再看那些负面编程还未发生之前的状况。之后你便能看出逐渐累积的负面效果,比如发现不断失去朋友,想起自己曾经更为快乐,看出个人健康的衰退,并感到现在背负的压力,等等。


人们有时会问我,我如何应对满是负面思维,或是待人苛刻的朋友和家庭成员。我诚实回复他们,自己根本不应对这些人。若我们无法在彼此尊重和相互支持的基础上建立关系,那我就不会让这些人进入自己生活,不管他们是否是我的血缘亲属,或曾是我的亲密朋友。我理解每个人都会偶尔遇上坏心情,这完全可以原谅。但若他们选择沉溺于负面思维,将其作为默认行为模式,并试图在此基础上与我建立关系,那他们就会出局。我如果选择其他做法,就意味着故意让自己屈服于不断进行的负面编程,而且这样看起来极为愚蠢。生活中还有更美好有趣的事情等着我去做。


在自己脑中进行内部斗争可不像明智想法,除非你是个受虐狂,热爱挣扎于自我折磨。我认为将大脑作为自己的最佳盟友,要更合乎情理。请给你的大脑提供高质量输入信息(即高质量的神经编程工作),你将发现大脑能够成为一个非常强大有力的盟友。


若你发现自己在应对拥有负面思维的人时感到困顿停滞,请允许我提醒你,你正给这种情形肯定答复。沉默的许可依然是许可。与让人对自己大脑进行负面编程相比,你当然有更好选择可做。积极正面的训化效果,不可能在被毒化的土壤中生根发芽。


请先清除你在生活中注意到的负面训化过程。若你不得不脱离一帮人群,那就这样去做。之后开始用积极正面的想法、感受、信念和行为训化自己,让它们与你渴望的生活道路保持一致。


最重要的是,请保持耐心。我在上面分享的那些数字只是为举例而虚构。我想再次强调的重要观察结果是,每日进行的个人训化过程需要持续耐心的练习,才能创造改变。你最初常会看到很少,甚至根本看不出什么效果。但若你正吸收着积极正面的输入信息,请放心,它们已在影响你的大脑。若你的眼睛能看见(或耳朵能听见)这些信息,你的视觉(或听觉)皮层就在处理它们,你的神经网络也正发生着改变。要让这些改变被清楚明显地观察到,还需花费一段时间。但最终,这些每日进行的训化过程,会像指数级增长模式那样,产生强劲有力的神奇结果。



下一篇:20140914 免费培训,9月16日开始

上一篇:20140829 明智选择创业项目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