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统治
2014.09.19

Rachelle和我这周看了部很有意思的纪录片:Caesar’s Messiah:The Roman Conspiracy to Invent Jesus(《凯撒的救世主:发明耶稣的罗马阴谋》)。我还与这部纪录片的几位制作者见了面,他们两周前刚来过拉斯维加斯。我们对各种话题进行了愉快交谈,其中就包括这部影片。


《凯撒的救世主》对耶稣这一人物进行探索,试图了解他是真有其人,还是一个被发明出来的文学形象。与沉溺于教会教理的专断言论不同,这部纪录片的目标在于,搜寻耶稣到底为何人的事实真相和历史证据。


我发现这部纪录片极其引人入胜。它所展示的强有力证据表明,耶稣是一个发明出来的文学形象,世上其实并未存在过此人。我以前听过这种理论,知道耶稣很可能是由类似人物角色合成而来。但我喜欢这部纪录片的地方在于,它还辨析出耶稣的发明者,以及发明耶稣和基督教的原因。



谁发明了耶稣?


根据《凯撒的救世主》所述,耶稣这一人物形象是由罗马帝国的弗拉维王朝发明,目的在于平定和控制当时反叛的犹太人。这些犹太人不愿朝拜罗马帝国,还频繁与罗马人发生军事冲突。于是罗马人想通过控制犹太人的教义学说来应对此问题,从根本上用赞同罗马人的教义(即基督教)来替换犹太教义。如此便可促使犹太人停止斗争,并对罗马人表现得更加顺从。


《凯撒的救世主》解释说,基督教是由弗拉维王朝发明,企图解决当时罗马人与犹太人之间发生的严重军事和政治问题。由于罗马人无法直接转化犹太人,使其朝拜罗马帝国,也正因为意识形态上的差异,犹太人才频繁与罗马人发生冲突。于是罗马人基本上就用强迫犹太人的方式,使其信仰系统偏移到更加赞同罗马人的方向。


若你和我一样读过《圣经》,应该就能明显发现耶稣非常赞同罗马人。他游走四方告诉犹太人要付自己的税(“让凯撒的归凯撒”),并顺从自己的敌人。耶稣教导犹太人要放下手中的剑,做个和平主义者。如此一来罗马人就可以更容易地统治他们。这都是设计好的。它恰恰是罗马人希望犹太人采取的行为方式。


犹太人当然不傻。他们很可能不愿从罗马人那里吞下这一堆胡言乱语。因而罗马人就强迫他们听从。罗马人搜集了所有与之相冲突的犹太教义文本并将其销毁,再用赞同罗马人的基督教文本进行替换。罗马人还将基督教变成了罗马帝国的官方宗教。


罗马人也许早知道犹太人会抵制这个新宗教,但他们使其阴谋获得成功需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提供充分市场推广,并结合强力干涉措施,以便让此宗教传递给下一代。这样新的宗教就能自行维持不朽,从而征服犹太人的未来世代。罗马人当时已大权在握,而这就是其强化主宰地位的绝妙方法。


我知道罗马人曾是杰出的征服者,但这种统治手段还是令我叹为观止。没错,这种手段极端阴险,但它也难以置信地有效。当你能通过重塑对方的信仰系统,来主宰和整合一群人时,干嘛还要诉诸毁灭性的战争手段?



谁是耶稣?


已有确凿证据表明,基督教的信念、标志、仪式和教义,很大程度上都借鉴和源于其他宗教资源,包括异教信仰、犹太教和罗马人教义。耶稣是个虚构合成的人物形象的理论,也毫不新鲜。但我极为喜欢这部纪录片探究情境事实的深入程度,喜欢它对这一人物为何被创造出来,怎样进行创造,以及是谁将其创造等问题的清晰解答。


那么耶稣到底是谁?


耶稣是个虚构人物 — 这没错 — 但他其实是罗马皇帝Titus Flavius(提图斯·弗拉维乌斯)的代表形象。《凯撒的救世主》详细解释道,耶稣的生平故事是由提图斯生前发生的平行事件修改而来,两者发生的时间序列完全相同。他们在纪录片中列出了40个这样的平行事件。若你有时间观看此部影片,我想你会发现这部分内容尤其让人大开眼界。当你意识到这么多世纪以来,人们其实一直在隐秘崇拜Titus Flavius,不免更感好笑。


《凯撒的救世主》还指出耶稣的再次降临当时已经发生。那一预测也是设计好的。


当弗拉维王朝的罗马人书写关于耶稣的故事时,他们将其存世时间设定于几十年前的罗马王朝。接着,他们把此人物角色再次降临后将做之事的预测也写入其中。当假定的未来其实存在于过去的历史时,你当然就可以很轻松地准确预言未来。罗马人书写的预言是为了吻合Titus Flavius过往的军事行动,包括他对耶路撒冷城的胜利围攻。因此对耶稣再次降临的预言,明显是为了认同Titus Flavius就是第二次降临的耶稣,只不过此次降临是在耶稣第一次出现几十年之后。


另外,当时神化罗马皇帝也是种常见做法。罗马人官方宣称Titus的父亲便是位上帝,Titus自然也就成了上帝之子。



教导顺从


于是耶稣这一人物形象 — 以及基督教本身 — 就成了一种赞同罗马人的有效宣传工具。其设计目的就是平定犹太人,让他们变得更易统治。


这一手段被证明是如此有效,直至今天它都以同样的伪装存在于世。人们依然颂读着有关耶稣的章节,浑然不知他们其实正读着罗马人的宣传材料,意图让大众隐秘崇拜Titus Flavius。


《圣经》是上帝的灵感言辞吗?是的,没错… 假如你相信一个罗马皇帝等同于一位上帝的话,那就是如此。通过精心设计,基督教上帝其实就是罗马皇帝。圣父上帝是位罗马皇帝。因此上帝之子也是如此。


我打赌Titus要是发现自己家族的平定努力竟然如此管用,肯定将惊讶不已。我还在想,他若知道自己今天仍被人们当做上帝之子四处崇拜,肯定也会无比骄傲。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有效宣传。不禁令人想知晓今天的哪些宣传思想,几世纪后仍将随处可见,还能让人们对其深信不疑。


它怎么会如此有效?


在最开始,罗马人用强力和干涉手段让人们实践这一宗教,并将其传递给自己的孩子,直到这个宗教变得可以自我复制。我认为此思想病毒极为有效的部分,就是它含有宣传教化的层面,并使之成为这个信仰系统的一部分。比如鼓励人们去转化他人,并在宗教内创立神父职位(都由罗马控制)。这和现代电脑蠕虫病毒的运作方式极其相似,这种病毒会从一台电脑传染到另一台电脑。我们完全可以说,罗马人基本上利用基督教,创建了一个贯穿众人大脑的僵尸网络,而罗马帝国就是它当时的控制者。这个僵尸网络依然存活至今,并且繁荣兴旺。


当人们开始变得过于反叛时,控制者们就可以施加压力,根据统治需要来调整宗教和与之关联的宣传内容,使人们感到提出异议会招致更大危险。有些宗教今天还在使用这种暴力手段。令我感到有点可笑的是,基督教现在反对其他宗教利用暴力干涉来管束自己成员,而基督教本身在此方面却有着悠久历史。如今基督教已没必要再诉诸那些暴力手段,因为它在与媒体、政府及商业组织的结盟方面成效卓著,和这些强大伙伴间有着高效的同盟关系。不过,暴力干涉依旧是其管束众人的一个保留选项。


在说服人们顺从生活方面,宗教依然是个极其有效的工具,它让主宰和统治众人变得更加容易。一个教导人们表现得被动、服从、温顺和慷慨的信仰系统,对创造大批像奴隶一样的工作者也有极大帮助。



为自己而思考


若你对我的说法感兴趣,就会发现《凯撒的救世主:发明耶稣的罗马阴谋》是部让人大开眼界和思维激荡的影片。它会令你更深入地思考社会教化是怎样塑造你的思想、感受、信念和行为。而且它将鼓励你质疑自己的全盘人生哲学。


我碰巧也喜欢基督教义的某些方面,但事实证明,这些方面只是罗马人常识智慧的重复论述。而基督教中告诉我该温顺服从,把罗马皇帝当做自己上帝去崇拜的那些部分,我就免了吧。


我深感幸运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和地方,可以拥有为自己思考的自由,能拒绝让宗教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同时不会立刻遭受鞭笞或刑罚的威胁。通常我要应付的最坏事情,也只是偶尔收到来自某一宗教僵尸网络成员的邮件,试图转化我的信仰。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就是将我视作转化目标的主要宗教。对这些僵尸网络而言,我尤其是个高价值目标,因为我可以潜在地帮他们传染更多人的大脑。知道这些僵尸网络正把我视为目标有点儿令人毛骨悚然,但当其这样做时,他们也冒着染上清醒生活和为自己而思考的思想病毒。


请给自己一些机会去想想,那些曾受他人教导,如今可能已编织进你现有生活哲学的思想。这些想法和信念到底来自何方?有无可能你在生活中一直遵循的道德准则,其实根植于远古的宣传手段?这真是你想过的那种生活吗?


我首先要承认,走离群体在一开始会有点可怕。若你走上这条道路,可能有感到自己踏入虚空并被完全孤立的倾向。这当然就是老旧教化方式要叫你相信的事情。任何管束人们的高效信仰系统,都会训化你去恐惧和避免那些,倘若自己抛离这个系统后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现实是,一旦你离开,很快就将结识其他众多早已远离这种顺从和无力境地的人士。



清醒的顺从


下面的说法可能会令你惊讶,但我的确认为顺从是绝妙之事 — 假如你能清醒自主地有意为之的话。在顺从道路上进行探索能学到精彩的成长经验,因此它也可称为一条全身心投入的道路。如果你喜欢在一段时间内做个顺从之人,那就彻底拥抱这条道路并尽力展现自己的全部潜能。若你赞同一种宗教,那就别做得半生不熟。请真的投入其中,成为它最好的信徒之一。若你想找份公司工作,那就成为你能做到的最好雇员。请忠诚并服从,出色完成自己的任务,真心取悦你的上级。


若你想加入一个僵尸网络,例如以现代宗教或公司形式所体现的人际网络,那就成为你能做到的最佳僵尸。清醒知道自己是个奴隶,而且要成为杰出一员。服从并崇拜你的帝王。不要陷入否认现实的状态,在你明显不具备时,假装自己拥有自由。


当你最终做好了远离奴役的准备,再勇敢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现实。做你自己的帝王。过真正自由的生活。



下一篇:20140921 改变你身处的文化

上一篇:20140918 邪恶出口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