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的恒星移民地
2015.02.21

我探索个人成长的长期生活道路,经常感觉像不断脱离熟悉恒星的环绕轨道,转而探索银河系其他领地的历程。


通常这种经历包含三个阶段:


1. 识别出熟悉恒星正限制自己成长;开始意识到现状的束缚

2. 感觉受到当前恒星系统外各种可能性越来越强的吸引;心中痒痒着想出去探索

3. 采取行动开始探索;脱离现有轨道;接受所有行动结果


广受欢迎的一个恒星就是宗教之星。很多人都居留在其引力之下。它是挺难脱离的一个恒星,尤其当你像许多人那样,在试图脱离时会受到威胁。但脱离此恒星轨道将打开充满可能性的新世界。远离宗教之星影响后,人们会找到巨大的自由与开阔感。


另一个流行恒星是暴力之星。当环绕这个恒星轨道,你就存在于一个满是盟友和敌人的世界。动物们只是财物和产品。来自其他生命的肉体,不过是你有权享受的奖赏。


你可能也很熟悉由嫉妒和占有欲组成的双星系统。身处这种复合系统中的人,经常宣称对彼此的占有。这些人暗中偷溜到其他领地去探索十分常见,不过一旦在回归时被抓住,就会被严厉对待。即使这样,在此系统内,面子表象也比掩盖其下的真相更重要。



搜寻家园


在个人成长道路上,你很可能会脱离多个不同恒星系统,在其他领地进行探索。然后加入新恒星系统轨道,最后又从其脱离而出。


经历几次探索后,你可能发现自己正在星际间漂流游荡,寻找真正令你感觉像家园的新系统。


倘若这种恒星系统已然存在,通过足够搜寻努力,你也许能找到它。随后你可以安于其轨道,享受这个系统的美妙精彩,想要多久就多久... 至少在你觉得心痒痒,又想探索更多领地前。


但若你既无法找到渴望的恒星系统,又怀疑它根本不存在,那该怎么办?


那你就可找一处还未被人占领的恒星系统,插上个人旗帜,开创你自己的移民地。邀请银河系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们,帮你一起创建这片领地。因此,如果无法找到喜欢的家园,你永远还有个人自由,去创建崭新家园并邀请人们加入其中。



开创你自己的移民地


经过多年探索后,我从未找到一个业已存在且人群聚集的恒星系统,能让自己有家园般的感受。我找到过一些非常有趣的恒星系统,但通常最好情形也只是我渴望匹配度的60-70%... 虽然绝对值得自己在一段时间内拜访此地,但还没好到足以让我安定下来。


我之所以给自己找了个银河系中安静角落,开始创建我自己的移民地,部分原因就是看不到更佳选择。它并不太大,但由于能按自己喜欢的形式自由设计,它拥有使我幸福快乐所需全部要素。


在这片移民地上,我们没有订立的宗教。我们热爱哲学,但不需要创世神话或上帝,或诸如此类的任何事物。我们热爱探索真相,但没有所谓的神圣经篇。


与银河系其他领地可吃的相比,我们的食物简单朴素。我们不想过度复杂化或败坏自己食物,所以我们只吃这里树上长出的任何新鲜果实。偶尔之时,我们会在饮食方面有些创意表现。但大部分时间,我们更愿在更高层面的追求上投入更多注意力。


我们最大的着迷对象就是彼此。我们热爱深入默契的交谈。我们热爱协同创作。我们总是一起工作,着手一个又一个创意项目。我们的移民地是压力极小的生活园地。但也有持续不断的积极压力,要求我们协调其中,尽情向外实践表达每天流经自身的灵感信息。


我们是发自内心的乐观主义者,会酣畅淋漓地给予彼此鼓励。拥有各种想法十分美好,但我们更看重用行动表达美好想法的价值。我们热爱说出:“让它成真!”


我们毫无羞耻地充满柔情。相互拥抱是我们的标准问候方式。我们热爱让彼此感到美好,无论在身体,还是在情感上。


我们都充满好奇,因此热爱探索。移民地可以是家园,但我们仍频繁离开它,一同或单独探索银河系其他领域。我们能从探索中收获大量创意灵感。


我们并非总是赞同彼此。我们其实热爱不同意见,因为那是大家可以共同玩耍的机会。移民地的大多数地方都已色彩斑斓,被我们以往发生的水果大战所涂满 — 那是我们喜欢以最大活力和热情参与的激烈活动。其他恒星系统用作武器将人们禁锢的羞耻、恐惧和愧疚之事,我们却将其视为自己的娱乐玩具。


我们也爱等级制度 — 至少是作为玩耍工具使用。与各人只有静态头衔不同,我们一般会相互称对方为男主人、女主人或奴隶。这些角色可根据大家心情,每天多次转变。这样可在防止生活停滞和乏味的同时,让我们充满喜乐地表达自我。当有人感觉富于权威时,他们就可开始给出命令,其他人一般都会配合行动。当有太多人同时想处在主宰位置,就将引发非常搞怪的战斗。而有太多人想处于顺从位置时,通常就有人发出命令,让每个人去做最荒诞离奇的事情,直到顺从者有了做些创意之事的灵感。我们以最喜乐的态度方式,持续不断地探索领导力,团队合作和权威感。


我们确实拥有个人财产,但在那方面我们都是极简主义者。所以除了身上所穿衣物,我们的个人物质领域不会远超于此。比起获取,我们更愿创造、玩耍、体验和探索。物质财产对我们而言无聊乏味。


我们热爱分享个人创造。我们将自己作品与整个银河系融为一体,免费作为礼物贡献给大家,并鼓励他人在我们作品之上开拓发展。要找一个还未受我们创意作品影响的恒星系统,会很困难。


我们确实有钱,但钱的角色更具玩耍意义,而非现实用途。任何人都可从无到有,自由自在创造无限金钱,而且他们可用喜欢的任何方式赠予或花费这些金钱。在我们移民地生活的人经常用钱购买拥抱、按摩和其他愉悦之事。这些事物本来都是免费给予,但偶尔为一次拥抱给人支付千元仍然充满乐趣。我们移民地拥有类型丰富的离奇惯例,用来表达欣赏、感恩和柔情,其中一些就包括金钱礼物。我们热爱确保身处此地的每个人都感觉被珍视。


我们通常会避免与其他恒星系统发生冲突,不仅通过保持隐蔽的方式,而且会通过不占有任何他们想从我们这里索取的东西。我们的系统没有他们在意占为己有的资源,并且他们可能认为有价值的任何东西,比如我们的创意作品,反正都已免费分享。我们靠自己恒星提供的能量生活,而且策略性地栖息于银河系无关紧要的位置。在成为他人目标方面,我们会故意保持毫无吸引力。


这个世界中所有动物对我们而言都堪称神圣。我们将其视为自己的兄弟姐妹。我们并不占有他们,或将他们养作宠物,但我们会与他们共享自己的移民地。当来自其他恒星系统的客人拜访时,我们会教其有关这个世界的动物知识,并鼓励他们怀抱尊重与爱意对待所有动物。


许多人都意识到我们移民地的存在,可能也听说过它。但几乎没人知道它的确切位置,或能够寻找到它。我们对邀请别人拜访非常谨慎,而且对邀请人们加入其中更加谨慎。当我们遇上对拜访此地感兴趣的人,但他们显然和它不匹配,我们就会礼貌介绍他们前往其他恒星系统。因为我们感觉那些地方对他们而言更适合。假如有必要,我们甚至可能一同否认这个移民地的存在:“没错,那个地方只是神话。并非真的存在。”我们还有些预备区域,可用来评估这些人士,在冒险将自己暴露于潜藏冲突前,确认他们是否能成为移民地的匹配对象。


相对于其他恒星系统,我们的移民地精妙纤巧,假如有不兼容能量感染此地,它就有被打破平衡的潜在可能。安全感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这种安全并非指保护我们的生命或财产,而是守卫我们珍视的平和、喜乐与创意能量,还有自己神圣对待的个人价值观。我们并不寻求让自己移民地广受欢迎,甚至备受好评。我们只寻求保持其存在的纯粹性。它只需可持续地存在下去,这便足矣。


这就是我的移民地。它当然不像其他有些恒星系统一样宏伟壮观,但它是我的家园,我很幸福停留在此。虽然我仍热爱探索,并且很可能永远都将如此,我的内心却会一次又一次把我引回这个简单朴素的移民地。它是银河系中那唯一之地,能让我感到最深层的万物一体感。而最为美妙的是,它确实存在于世。



下一篇:20150224 拥抱盛宴项目

上一篇:20150211 交往联系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