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的反叛
2015.02.26

当决定反对生活中盛行的社会压力,比如辞掉工作开创个人事业时,你会倾向认为自己富于反叛、独立有个性、固执己见,或是非常与众不同。其他人可能给你贴上这类标签,你也可能开始把这些标签用在自己身上。


不过要小心这种思考方式。如果你在其上走得太远,就可能带来不必要的负面作用。


假如你显得固执己见和独立有个性,这就意味着你总得单独工作吗?它是否意味着你永远不会成为一名好团队成员?


假如你富于反叛,那是否意味着你不擅长自律工作?意味着你沉溺于逃避主义?意味着你不负责任和不可信赖?


是否因为我开创了自己的生意事业,因为我放弃一夫一妻并享受开放感情关系,因为我喜欢大量旅行,因为我不上教堂,因为我不吃或不穿来自动物的任何东西,我就是富于反叛?



反叛还是负责?


我可以将自己的许多决定都框进反叛行为中,有时这样做十分有趣。但如果经常如此,其负面效果就是最终感觉自己像个社会排斥者。而且将自己想成反叛者,也跟我最初为何做出那些决定的真相并不一致。


可以把这些决定框入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我变得更加负责。我在荣耀和遵守那些对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价值观。我其实并非要反叛任何事物。我只是在学习和成长过程中,做出了更清醒自主的决定。


我可以说自己没有常规工作,是由于反叛拥有老板这件事。但更准确的说法应当是,我想对选择自己该做什么和怎样去做负起全面责任。我还想做那些让自己感到充满意义和富于价值的工作。身为写作者,我已创造出体量庞大的作品,文字内容足以塞满至少30本书。这是反叛吗?当然不是,我并非为反叛才创造如此多的作品。而是为帮助人们成长,承担起更多责任。我倾听人们分享他们面对的挑战。我思考可以做出贡献的各种方式。我直面个人恐惧并穿越挡在贡献之路上的重重限制。这条道路可能看起来独立个性,但我几乎毫无反叛感觉。


我可以说自己反叛了一夫一妻制,但个人真实感受并非如此。事情的真相是,我想在这部分生活领域中体验更多成长。我想要获得机会,去更快学习,拥有更丰富人生体验,与更多人交往联系。我将这条道路,看作自己在感情生活中实现更佳交往、学习和成长的明智途径。它并非一种反叛行为,而是与联系、关爱、探索、学习和成长等价值观和谐一致的行为。


我也不感觉旅行像一种反叛行为。对自己来说,它是另一种加速成长和学习的方式。它能帮我感到更像一个世界公民。我旅行是因为我享受其中。我的许多朋友比我旅行得更多,因此有时我感觉自己如同一个追赶他们的跟随者。我认为对于像我一样具备某些全球影响力的人,不花大量时间旅行,反而是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当自己最初在年少时退出童年时期的宗教信仰,我也没感觉是种反叛。今天这一层面的生活方式对我而言如同常识。有些信教人士仍感觉需要给我贴上被逐者、罪人和异教徒等标签(基于我偶尔收到的那些邮件),但我只把这些标签看作别人的主观臆断。它们对我再无任何意义。我的旧宗教信仰并未与真实保持一致,它也不够有爱,而且在很多方面使人深感无力。从中离开只是我毕业开悟的一种形式,而非反叛。


那做名纯素主义者又如何?与其他方面相比,自己在此领域的生活方式更常被贴上反叛标签。但于我而言,它是对更大责任的一种担当,而非某种想要与众不同的天生渴望。在对待动物的态度上,其他人经常宣称和我有着相同感受,但其行为似乎跟自己声称的感受高度不和谐。我感觉有责任将自身行为与现实真相保持一致;我就是无法忽视事实真相,假装动物们没有受到伤害。我爱动物,所以如何能假装认为把它们变成消费品毫无问题?就因对那些否认自身责任,故意忽视其盘中肉食来源真相的人们感到失望,我就该被称为反叛者吗?当然不是,我绝非为了反叛现状而坚持18年的纯素生活。对我来说,这就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在深具冲突的社会环境里,做出个人层面负责明智选择的生活态度。


随着人类进入更强大人工智能发展的新世纪,我们学习如何作为单独个体,来接受更大责任和做出更明智决定,将显得比以往更加重要。基于我们怎样对待身边动物的方式,大家可以预想人类会有何种未来。


假如你有时不喜欢这个世界对待自己的方式,便可从接受更多责任开始做起,改变自我对待世上其他生命的方式,尤其是那些比你弱小的生命。



习俗还是怯懦?


当你实际上正在承担更多责任,实践更高自律行为,并变得与成长、勇气、同情和明智这类价值观更和谐一致时,不必惊讶你偶尔会被他人打上反叛者的标牌。如果你喜欢那套反叛者外衣,请自由自在穿在身上。也许它确实适合你。但别让这个世界说服你相信由于做出了负责、明智和忠于成长的决定,自己就该被当成社会排斥者。


倘若你想在生活中看到积极改变,就努力变得更负责任和更为成熟。而非只想显得与众不同,光干自己那摊事情。请提升个人决定的周到全面性,别为他人可能给你贴什么标签而过度担心。


在我看来,自己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个世界。如果我因承担了更大责任,以及做出明智和忠于成长的决定,而被人贴上反叛者标签,这种标签不也能解读为那些人对自身责任的否认吗?那些企图将我涂抹成反叛者的人,同时也在试图给自己贴上庸众标签,难道不是吗?假如他们有资格做个庸众,那自然没必要继续学习和成长。他们可以安于停滞状态,可以享受现状。


这就是纯粹的怯懦嘛,你说是不?


你无需这种思想软弱的人给自己下定义。你完全有能力做出更佳决定并付诸行动。你也可创建出全新前进势头。生活并不期望或要求你完美。但若你试图背叛自己的成长之路,生活将不会显得那么友善。


让我们把接受更大责任变成普遍行为,而非例外表现。


让我们将追求成长之路,变成众人向往大道。


让我们拒绝借习俗之名,给怯懦以通行权力。



下一篇:20150302 让人感觉美好

上一篇:20150224 拥抱盛宴项目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