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约会失误
2015.03.04

你是否曾在很吸引自己的某人面前,犯过愚蠢错误,搞砸了本来可能挺好的一份感情关系?


也许你在接触对方时便犯下过错。在错误时机说了或做了错误事情,从而扼杀了个人机会。


或者你的失误发生在约会中。某时刻之前一切都进展良好,然后就碰了钉子,你看出自己刚做的那个错误决定。可游戏已结束。


或者不幸之举会发生得再晚点?可能一段时间内事情都非常顺利。接着你就遇上那个致命失误 — 在那判断力低下的可怜时刻 — 这份关系就这么戛然而止,再也没有挽回希望。


这种情形不仅适用于行动中犯下的错误,还有不行动造成的过失 — 那些你没果断采取的行动,你转眼错失的黄金机会,还有叫一切好事烟消云散的犹豫不决。


毫无疑问,之后将发生什么?你会在脑中一遍又一遍重放当时情境。你幻想与其不同的最终结果。你总为那个愚蠢至极的失误自责不已。


假如你在找份人为总结的10大头等错误名单,还有如何回避或补救每种错误的方法,这里就非你想找的地方。我不认为那类建议对此情形特别有用。所以,请让我为你提供一个与众不同 — 显而易见更富力量的 — 视角。



面对错误时的脆弱性


请换个视角考虑,若你正与某人探索的一份感情关系,在面对各种过错时如此脆弱,甚至在关系开始阶段也是如此,那可能对方从一开始就跟你不怎么兼容。


即使你得以避免那个过错,另一个同样致命的失误,晚点还是可能发生 — 就算不是这个,另外一个也会出现。


假如一不留神踩上某个情感地雷就能突然扼杀这份关系,或许错误之处并非是你踩中地雷。也许错误在于,一开始你就走进了一片雷区。无论你做什么,很可能都无法创建一份强有力的感情关系。你们从第一次问好开始就注定分手。


就算你在这种情形下成功建立起一份像样感情关系,还是会为维持它而不断闪避地雷。假如你放下戒备,不再保持警惕,就将无意中踩上地雷,最终扼杀或严重损害这份关系。你永远没有能自由做自己的感觉。你在这种关系里永远都感受不到放松。


我有过几次跟女人进行这种交往的经历,一段时期内事情都很顺利,然后关系就转错弯道,走入末路。我常能回想起发生那些过错的具体时刻。我,或者她,说的,或做的某件事,就那么扼杀了双方关系。起初我对这类事情还感到遗憾抱歉。要是能避免那个过错该多好,不然一切都还会皆大欢喜


但过段时间后用更客观的视角回顾那些交往关系时,我能看出自己最初忽视了的关系雷区。显而易见,在每个出现问题的情形里,双方此处的兼容性从一开始就很虚弱。即使我们避免了所有情感地雷,那些关系也不太可能永远繁荣兴盛。有时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不够兼容。另一些时候则在价值观上存在主要差异。还有一些时候,双方的吸引力就是不复存在。


那个爆炸掉的地雷其实是份礼物。省下了关系双方更大麻烦,不再更深地走向错误道路。



错误容忍度


根据我的经验,那些有潜力变得更强大的感情关系,倾向于从一开始就有很好的错误容忍度。倘若双方高度兼容,情感雷区很大程度上便不复存在。假如你故意选择如此,仍可终结一份这样的感情关系。但若你实际上想要这份关系保持良好,而另一方也有此意,那你们踩上致命地雷的几率就微乎其乎。


当我遇见有人跟我共享深入的兼容性,尤其在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方面,双方就很难搞砸这份关系。我可能犯各种各样的错误,对方也不会拿这些错误来指责我。她可能没去留意,或是对其不加理睬,也有可能稍感烦扰但会很快原谅我。而我也会以相同方式对待她。


当彼此兼容性强烈时,双方倾向于很早就能相互感应到,因此我们更可能在心中仍有疑惑时信任对方。我们将这份关系视作值得投入的感情,所以非常愿意原谅彼此的一些过错。


当发现已然身处兼容性虚弱的关系中时,我得承认自己很可能会故意踩上一两个情感地雷,并且知道这样做会终结那份关系。但若我在高度兼容的关系中做出相同行为,就难以带来同样效果。


当回顾自己和Rachelle第一次交往的情景,我们感到是如此兼容,以致我认为双方最初一起相处时,任何一方都很难搞砸这份感情。我也许会说出或做出最愚蠢的事情,而她能毫无疑问地原谅我,或指出我那样有多傻冒,或直接用嬉戏方式回敬我。我也能以同样态度对待她犯的错误。事实上,假如回想一番,我看得出那就是当时所有事情真真切切的发生方式。我俩犯过的许多错误,足以扼杀那些兼容性较差的感情关系。但对我们而言,这些过失无足轻重。由于彼此感情关系值得双方全然投入,面对出现的各种过错,这份感情也就不会显得那般脆弱。


当无需在躲避地雷上保持警惕时,我们便能全身心去做自己。我们可以犯各种错误,它们在彼此感情面前甚至无关紧要。我们不必担心踩上任何地雷,因为双方感情里根本不存在雷区。


我拥有的其他美好关系,包括友谊,都适用于类似模式。当双方高度兼容时,我不必警惕自己要说或者要做正确事情,还有去避免各种过错。犯错根本无关紧要。


但同样一个错误,就可能立即终止一份低兼容度的交往关系。



是否值得投入


随着自己不断年长(希望也会更智慧点),我已失去对追求低兼容交往关系的兴趣。我没有欲望了解某人的情感雷区,试图小心翼翼地穿行其中。我更愿全然做我自己,心中明白个人日常行为足以排斥那些反正不会长久的交往关系。这能为我节省大量时间。


值得投入的交往关系并不常见,但它们会美好得让人难以启齿。一份好交往关系的价值,可轻松超越一百份低品质交往。


人们没能享受那种更值得投入的交往关系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把时间浪费在部分匹配的对象上。许多人当前都困于一份和不匹配对象的感情关系。这对出现在他们生活里的,那些值得投入的交往关系而言,就是一种巨大排斥力。由于你对外表现为不可亲密交往,所以甚至意识不到自己错失的各种黄金机会;那些美好匹配对象,不会在你困守于部分匹配的关系时现身而出。



尽早发现地雷


由于那些值得投入的交往关系要比部分匹配的对象更富于力量,因此尽早将部分匹配的对象筛选掉就是明智之举,这样你便不会陷入他们的感情雷区。


与只想试着追求某人并建立一份关系不同,我更专注于根据兼容度进行筛选。假如双方高度兼容,而且看得出对方不存在感情雷区,我就会兴奋不已,全身心倾注到这份关系中。


但若我踩上一个地雷并使对方吓得跑掉,我便自信感觉,刚好省去了双方未来继续交往下去的无谓失望。


踩上地雷并非意味着你要表现得粗鲁或可恶,以便看出对方是否能容忍你。这根本不是我想在此说明的道理。


踩上地雷意味着测试出双方的兼容强度,尤其是在生活方式和个人价值观方面。


为了帮你更好理解,下面有些我经常用于检查兼容度的地雷:

  • 她是善妒类型的人吗?对于非排他性和开放感情关系,她会有何感受?
  • 她信宗教吗?她能跟一个在宗教人士眼中执迷不悟的罪人轻松交往吗?
  • 她喜欢探索、旅行和尝试新鲜事物吗?她热爱成长吗?或者她显得顽固和不太灵活?
  • 她富于关爱和同情心吗?还是喜欢炫耀自己残忍和善于报复的一面?
  • 她对大量触摸和柔情体验感到舒服吗?还是对身体上的亲密行为难以接受?
  • 她充满喜乐吗?她享受心灵轻盈的挑逗行为吗?她能一起开心玩耍吗?
  • 她清醒自主和拥有自我意识吗?她是位有趣的交谈对象吗?还是表现得像个没有思想的NPC(游戏术语,泛指一切游戏里不受游戏者控制的无意识角色。译者注)?
  • 她能在我想领导游戏时很好配合吗?还是总需要自己处于掌控地位?
  • 她一般都会表现出真实自我?还是总沉溺在低自尊状态?
  • 她做好了准备而且能够进行更深入交往吗?还是在未解决的心灵创伤被人触发时,会突然情绪爆发?


大多数时候,当我新遇见某个人时,都能在第一次交流中发现一处或多处情感地雷。


发现一处地雷并非意味着我要让此人脱离自己生活。但若核心兼容性并不存在,我很可能不会投入到更深层的交往。我更愿节省个人能量,将其投入到对自己来说像更佳匹配对象的深入交往中。



商业生意中的雷区


你也许能有趣地发现,这和很多成功企业家推荐的商业做法完全相同。他们会说要尽早失败,经常失败,更快失败。去犯更多错误。尝试更多想法,尤其是在创业早期阶段,消灭那些表现不佳的点子。然后把更多时间、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最值得投资的想法点子上。这种做法的好处在于,它帮你标明了自己周围的雷区,从而避免在无意中不断踩上地雷。


我认为相同做法在感情关系上也行之有效。对一个并不兼容的匹配对象紧抓不放,很像对一个糟糕商业想法紧抓不放。糟糕的商业想法有其自身雷区。它在面对各种错误时也非常脆弱。没错,你仍可让那种想法运转下去,但实现它需要你持续不断地保持警惕。倘若那类商业生意 — 或感情关系 — 对你富有吸引力,是否选择坚守完全取决于你。


我更喜欢错误容忍度更高的商业模式。我喜欢博客这种很有错误容忍力的媒介。我不必担心要表现得完美。我能写任何觉得激励启发自己的内容。我能涵盖宽广的话题种类。我能在想要的任意时刻休息放松。我能时不时变换自己的收入流形式。而这种创收方式仍将运转良好。我最好的读者们会紧随于我,因为他们看得出双方在相互重视的领域彼此兼容。我不用担心去追逐并不兼容的读者。


这让我的生意充满经营乐趣。很大程度上,我经营它的方式就是做我自己。我不必因为一个错误就可能扼杀了整个生意,而感到惊慌失措。


谁又想经营那种一个诚实错误就能将其扼杀的生意?谁又想身处像那样的一份感情关系?



尊重那些地雷


有时你可以踩上对方的地雷,同时又不会扼杀这份关系。它可能实际上打开了通向更深亲密感的大门。这份关系的发展结果,取决于双方应对那个地雷的具体方式,以及这份感情对其中每个人而言有多值得投入。


有些人其实对自身雷区的强度颇感骄傲。他们甚至可能夸耀自己有多少地雷。这会排斥掉大多数交往关系,但也确保了若真的有人与之交往,那个人很可能就善于处理这片特殊雷区。


另外,对一个人来说看着像雷区的事情,在另一个人看来也许没那么危险。


当某人直接在我面前显露其潜在雷区时,我通常都持欣赏态度。这让我更易看清那些雷区对自己而言是否会成为问题,也免去了我今后无意踩中某个地雷的麻烦。例如,若一位女士告诉我她身处开放感情关系并有两个孩子,这对某些人而言可能就是片巨大雷区。但对我来说,这种事甚至连个地雷都不算。通过坦率分享此事,她便可节省大量时间,不必在非兼容的交往关系上投入时间精力,从而更好地筛选兼容交往关系。


有些地雷还能邀请获得治愈的机会。这对那些源于恐惧、羞耻、愧疚或过往心灵创伤的情感地雷,尤为真实。当你看出这样一个地雷,可以选择不进行处理。或者,若对方看起来有此意愿,你们也可一同做些治愈工作。我时不时会遇上此类情形。有时我不想投入这种事,就会退出其中并节省个人精力。另有一些时候我则志愿和对方进行一些治愈工作。通常我的意愿取决于另一方对此进程做好了多大准备。


面对未来会在社交关系里遇上的各种地雷,你要如何处理它们完全由你决定。你可以为踩上它们自责不已。也可把这些地雷用作兼容度的过滤器,为最美好交往关系保留个人精力。你还可将某些地雷作为治愈情感问题的机会看待。


无论最后做何选择,我都希望你在此生,能至少享受和投入一份,真正高度兼容、饱含意义和丰盈美妙的感情关系。<3



下一篇:20150327 全新“清醒心灵工作坊”

上一篇:20150302 让人感觉美好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