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名纯素主义者
2015.05.21

这篇文章初步介绍了如何建立并享受一种长期性的纯素生活,而我在纯素领域已有不止18年的生活经历。本文将包括一些如何转变为纯素主义者的建议,但因为通过简单的网络搜索,你就能轻松找到怎样转变的有用信息,所以我会更深专注在探讨做名纯素主义者的长期影响层面,而非讲解如何变成一名纯素主义者的知识信息。



转变到纯素饮食


开始纯素饮食的一种方式,就是通过简单的替换行动,把你最喜欢的非纯素食物变成纯素类型。这并非转变到纯素主义者的最健康方式,但它确实是将动物成分排除在个人食谱外的方便做法。一旦你坚持纯素饮食一段时间,就能从那里开始做出进一步改进。


寻找纯素类型的替代食物 — 假如你在纯素饮食方面完全是个新手,可以先从学习了解自己最喜欢食物的纯素类型替代品,开始这种饮食尝试。只需在网上搜索“纯素___”,空白处填入你曾吃的食物名称便可。这种做法将帮你发现那些食物的纯素版本,以及/或者纯素主义者会吃什么食物来替代它们。例如你可以学会吃纯素汉堡,来替代牛肉汉堡。乳制品冰激凌也可以变成豆制品冰激凌,或椰汁冰激凌。等等等等。


寻找纯素食谱 — 对于你想做成纯素类型的任何食物,你都能轻松找到纯素食谱。请直接在网上搜索“纯素___食谱”,比如纯素烤饼食谱,或纯素奶酪蛋糕食谱。假如有任何食物是你渴望做成纯素类型的,我打赌八成已经有人为它分享了不错的食谱。很多食谱还提供反馈点评,因而你能看出人们对其评价如何。


纯素烹饪书 — 我在上世纪90年代最初转变到纯素主义者期间,一开始都是靠纯素烹饪书寻找菜谱想法,帮助自己学习纯素烹饪的基本知识。如今市面上已有众多菜谱类手机应用。所以我不认为这些烹饪书还有任何必要,除非你真的热爱美食烹饪,或是需要大量参考资料。只需简单搜索一下,你就能在网上找到大量免费的纯素菜谱。我有很多旧的纯素烹饪书,但已很少使用。利用网络搜索要快捷灵活得多。请将互联网当做你的烹饪书。每当需要寻找有用信息时,我都喜欢用iPad来搜索和参考查看各种食谱,比如去制作纯素煎蛋或西葫芦鹰嘴豆泥。


奶乳 — 转换个人饮食以远离动物乳制品超级容易。与消费动物母乳(用于喂养动物婴儿)不同,你可以转换到饮用豆奶、杏仁奶、米糊奶、麻籽奶、椰奶,或其他任何基于植物的奶制品。请尝试不同品牌和类型的植物奶制品,直至你找到自己喜欢的替代品。你很可能发现有些种类的植物奶制品让自己难以下咽,另有一些则美味可口。我在刚转变到纯素生活时曾喝过大量米糊奶,但目前个人最爱是有机豆奶。许多纯素主义者不喝任何类型的奶制品,但当你刚开始转变饮食习惯时,这会是个很好的转变步骤,而且很多纯素主义者(包括我在内)都喜欢纯素奶制品的多样选择。


奶酪 — 转变到食用纯素奶酪的习惯也超级容易。我在上世纪90年代刚开始纯素饮食时,发现周围提供的纯素奶酪糟透了;它们的口感令人失望,味道则更加糟糕。今天的情形已完全不同 — 现在市面上能找到一些非常美味的纯素奶酪。我最喜欢的纯素奶酪是Daiya,它提供多种口味(cheddar、mozzarella、pepper jack),十分易融,而且越来越方便买到。它还不含面筋。Whole Foods(全食健康食品连锁店)甚至能为你做出搭配Daiya奶酪的纯素披萨(只需要求在披萨中使用纯素奶酪便可),而且他们还在披萨柜台前销售小块的Daiya奶酪纯素披萨。纯素奶酪的脂肪含量依然可以很高,但若你喜欢奶酪的味道和口感,尤其是喜欢披萨的话,纯素奶酪就是不错的替代品。


黄油 — 本来人们完全放弃这种食品才是最佳选择,但若你确实喜欢黄油的味道和口感,也可以轻松转换到食用纯素人造黄油。Earth Balance黄油就有些不错的纯素选择。椰子油(室温下呈固态)也是某些需要用到黄油情形时的良好替代品,比如涂抹在烤面包上,以便获得类似于融化黄油的口感。我曾经很喜欢吃掺有黄油的玉米,但现在我会在爆米花机中制作玉米,并在其中喷洒些橄榄油,再加点盐和营养酵母。与在植物油中直接炒制相比,采用这种做法的爆米花脂肪含量更低,而且轻喷的橄榄油能帮盐粒和营养酵母更好附着在爆米花上。


鸡蛋 — 如果你要做很多烘焙食物,可以用Egg Replacer(素蛋粉)替代鸡蛋;它由土豆淀粉制成。若你喜欢炒蛋或煎蛋食物,可以学习制作炒豆腐。我曾喜欢在吃早餐时做煎蛋,而炒豆腐就是将其转变成纯素食物的满意方式。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不错的炒豆腐菜谱,做起来也非常容易。就豆腐本身而言,它很清淡,却能轻松吸收与之混合的其他食物的口味,所以做法极其丰富多样。我喜欢把豆腐与清炒的洋葱或韭菜、胡椒、西葫芦混合在一起,上面再放切碎的新鲜西红柿。假如你想要奶酪风味,可以混合Daiya奶酪,或撒些营养酵母。许多纯素餐厅提供的早餐选项里都有炒豆腐。一些Whole Foods连锁店在沙拉区域还有卖作早餐的炒豆腐。只是请意识到,炒豆腐的做法有很多不同选择,你可能需要做些测试来找到自己最喜欢的那种。因为我喜欢辣味食物,所以发现加辣酱的炒豆腐特别好吃。


三明治 — 在个人纯素意识不高的时期,我常会在午餐时食用带有鸡肉、火鸡肉或猪肉的三明治。不过转变到食用纯素三明治非常轻松。与在面包里放上动物肉片不同,我可以用切片的鳄梨、莴笋、西红柿和第戎芥末制作三明治。鳄梨尤其美味。若你想念肉食口感,也可轻松利用纯素熟食切片来替代。它们拥有各种口味和类型,能从像Whole Foods一样的很多食品店买到。对于制作三明治所用的面包片,我的最爱是Food for Life的Ezekiel 4:9 Sesame胚芽面包,它在Whole Foods、Trader Joe’s和其他许多食品店都有售。有时我也会在三明治中加入黄瓜薄片、泡菜、豆芽或鹰嘴豆泥等。


早餐 — 食用纯素早餐简单又轻松。我通常会在燕麦粥里混入各种水果(一般都是新鲜的蓝莓、葡萄干、醋栗果或切片香蕉),而且常会添加些香草味豆奶,以获得奶油般口感。我尤其喜欢在吃燕麦粥时喝碗热味噌汤。如果想让早餐准备得更快点,我会做什锦一类的;直接在碗里放些生燕麦片、干果、碎坚果(一般都是核桃仁或山核桃),然后浇上香草味豆奶 — 两分钟内便全部搞定。有时我也会为早餐制作水果冰沙或水果奶昔。有些纯素主义者喜欢在每天开始前喝杯新鲜果汁。我偶尔会这样做,但自己通常更喜欢耐饿一点的早餐,尤其是在早上运动后。当我胃口大开时,炒豆腐便再好不过。或是选择更甜一些的食物,纯素烤饼或华夫饼就挺不错,特别是搭配有新鲜浆果、切片香蕉和枫糖浆时。


晚餐 — 只需通过Google搜索,你就肯定能找到数不尽的想法点子,做出许多纯素晚餐。在刚开始纯素生活时,由于喜欢在一天结束时吃得更清淡些,我常会为晚餐准备快炒蔬菜。如今我常吃伴着蒸菜的乌冬面或荞麦面,加有大量蔬菜的意大利面,或是自己做的“终极炒饭”。进入纯素生活后,你很可能发现自己的晚餐选择爆炸般地丰富多样起来。肉食者们倾向于反复吃着同样寡然无味的晚饭 — 他们不断吃着死去的鸟肉、鱼肉、牛肉和猪肉 — 然而一旦你开始探索基于植物做出的饭菜,就将看到晚餐的可能性有多丰富。你的晚饭很可能也会看起来五彩缤纷得多。


学习基本做法 — 如果你确实想要如此,纯素饮食可以非常轻松容易。虽然你有时也许很享受复杂多样的饭菜,但先习惯学会基本的烹饪做法不失为明智之举。请从容易准备,你也喜欢的简单纯素饭菜做起,比如烤土豆、下意大利面、伴有蒸菜的米饭、燕麦粥、纯素三明治,或水果冰沙。之后假如想更丰富多样,你可以在这些饭菜基础上进行复杂化拓展。扩大个人视野的一个好方法就是在网上搜索纯素菜谱,你将找到大量饭菜的试验做法。


若你直接一头扎进其中边做边学,很快就能收获大量经验。肉食者们常陷入平乏重复的饮食选择,随着你不断远离这类社会教化导致的生活习惯,自然会看见个人饮食的丰富多样性将逐渐提升。


即使在成为纯素主义者18年后,我仍对新奇纯素菜肴的层出不穷惊讶不已。世界上总有可以尝试的更多素食想法,用尽自己一生也难以举例完毕。我不明白人们何以对纯素饮食感到乏味或无法享受,除非他们真的能力不足,生活在没有互联网的山洞里,或者真的在总体上对食物无知无感。



30天尝试


鉴于多方面理由,在转变到以植物为基础的饮食生活时,我推荐把30天尝试作为一种有效的行动方式。


我曾做过的第一个重大30天尝试,是连续30天试着只吃奶蛋素食(包含牛奶鸡蛋的素食方式。译者注)。我是在1998年夏天进行的这次尝试。经过30天没有任何肉食的生活试验后,我再也没有吃过动物肉体。其实我当时并未试图变成素食者,只想试它一个月。但我非常喜欢那种素食生活,所以很容易就保持下来。大概6个月后,我意识到自己已不再将动物视作食物。吃动物肉体甚至比吃纸箱或锯末还缺乏吸引力。


然后在1997年1月,我使用相同途径变成了完全的纯素主义者。那次尝试也进行得非常顺利,我在个人饮食中永久性放弃了动物制品。回头看去,我倒很希望自己早点变成纯素主义者,没有在奶蛋类素食的灰色地带停留那么长时间。虽然变成素食者一开始看起来像个大事,不过从素食者再变成完全的纯素主义者就容易了许多。而且自己不再支持令人困扰恶心的乳类和蛋类工业,也让我感到无比美好。


30天尝试是最短承诺。这一长度足以让你学会吃基于植物制作的食物的基础知识,而一旦你获得30天素食经验,便会意识到继续下去十分容易。不过这样做也足够短暂,可以让你利用心理技巧,告诉自己在第31天就能吃你想吃的任何东西。当然,你很可能发现在第31天继续这种尝试非常容易,只要你想,就可把它变成生活方式上的永久性提升。第31天时,你将不再是个新手;你会拥有过去30天积累的亲身体验。


对某些转变而言,也许在你能够将其固定下来前,需要进行多次30天尝试。人们在纯素饮食上有很多愚蠢做法 — 最常见的错误之一,便是摄入太少能量 — 所以若你的第一次尝试不太顺利,请花些时间教育自己,了解那些长期纯素主义者的真实饮食方式如何,然后为你的下一次尝试做好更佳准备。以后的尝试很可能就会更加顺利。我和许多尝试了纯素饮食的人交谈过,他们说试验过纯素饮食,可那种生活并不适合自己。但当我问对方吃的是什么时,他们的食物选择让我听起来总感觉非常奇怪。我心里会想,好吧,这种吃法从技术上讲是纯素方式,但谁又真会像这样吃东西?


请你想象,如果我说自己尝试过吃动物肉体,但那种食物并不适合我。接着你问我吃的是什么,我分享说,自己打猎捕获了野生鹦鹉、灰熊和豪猪,并生吃了它们。然后我又抱怨因为动物羽毛、皮毛、爪子和体刺引起的消化问题。你可能会想那真是吃动物的怪异方式,但若我以前从没吃过动物,也许就认为这种吃法和任何方法一样,还是个挺不错的开始。


很多肉食者以为,他们曾经吃过一些纯素食物,所以已然知道如何吃素。只需光吃个人食谱中的纯素部分,并去除那些非纯素的东西便可。不过对许多人而言,这是种十分愚蠢的途径,难以产生能够持续的成功结果。要想在纯素饮食上获得成功,他们很可能需要添加自己平时不会吃的食物,而非仅仅把以往的配菜变成主食。


纯素主义并非一种奇异饮食方式。它是一种生活方式上的选择,而在这种选择之内,存在着吃植物性膳食的无数不同方法。只因为你试过吃植物性膳食的一种方式,并不意味着你就尝试了所有方法。所以请小心注意,不要只因为自己试过的一种饮食方式不太管用,就否定了整个纯素饮食。


我也发现一些流行的植物性饮食方式,在自己身上造成了消极副作用。例如,在许多纯素主义者那里,采用低脂饮食(从脂肪中获得的个人能量来源不超10%)非常流行。这种饮食方式也是业已证明的逆转心脏疾病的做法。但每次我尝试低脂膳食(无论是生食还是熟食方式),自己都会在坚持这种做法的第二周结束时,遭受皮肤干燥的困扰 — 甚至我的指关节都会干裂出血。那种干燥状态还会让我浑身发痒,尤其是运动锻炼时。但在食谱中重新加入更多脂肪成分后,比如多吃些鳄梨,几天内那种干燥症状就会消失,自己皮肤的外观和感觉也会变得更好。


我鼓励你多加阅读,尽量学习了解植物性饮食的所有广博吃法。利用自己的阅读成果来启发个人试验,尤其是经历更多新的30天尝试。通过行动不断学习。



提升你的食物智商


作为一名纯素主义者,你可以期待自己会极大提升个人食物智商。当你了解到曾经所吃食物的真相时,很可能对那些仍处于蒙蔽状态中的人们深感遗憾。


若你仍想购买包装食品,请养成阅读包装上营养标签的习惯。这种做法需要些练习,但你终会习惯扫描查看其中是否有动物成分。一旦辨认出某种动物成分,例如奶粉或乳清,你便可放下这件包装食品。


乳清到底是什么?乳清是一种有毒物,属于奶酪和酸奶制作过程中的恶臭副产品。处理乳清曾是乳制品行业的重大问题。人们试过将其直接倒入下水道来排弃,但这样做已变得违法,因为乳清显然要比一般的污水更加有害,直接倾倒会给污水处理厂带来麻烦。人们也不能将乳清倒进河流,因为它会耗尽水中氧气,杀死鱼类。


最终技术发展拯救了乳清的处理难题。乳制品行业与政府机构一拍即合,找出了一条处理乳清的绝妙途径,他们利用化学品对乳清进行处理,将它变成一种本质上毫无味道和气味的食品添加剂,这样便可通过喂养给人类的方式处理乳清。所以最终解决策略就是利用毫不知情的人类,把他们当做乳制品行业的生物废料处理器。


与强大市场营销手段结合后,这种做法在乳制品行业取得了巨大成功。其他食品公司也把乳清作为廉价填充物,添加到大量食品当中,从而为乳清提供了丰富的处理途径。乳清在面包类食品中尤为常见,如蛋糕粉、烤饼粉和饼干等。调味剂和其他食品添加成分还可与之混用,以弥补乳清毫无味道的特性。


之后乳清科学家们甚至更进一步,劝说人们购买由乳清制成的蛋白粉。他们采用这种途径的一个原因,就是这部分“食品”行业吸引着一些最易受骗的购买者。只需使用正确营销手段,就能影响人们消费几乎任何东西。在食品包装上亮出一只肌肉硕大的手臂,资助那些提供虚伪健康声明的假冒研究,购买健美杂志上的整页广告,然后那些受骗者就会蜂拥而至。做到这一切需要的只是金钱,而商家们在这方面有的是钱。这些做法的效果当然妙不可言,直到今天,许多人还在不断被洗脑,充当乳制品行业的废物处理器。


无论是不是纯素主义者,乳清都不是你该吃进身体的东西。尽管多得令人发指的营销宣传都在劝说人们通过把它吃掉来帮忙处理乳清,但它肯定绝非一种健康食品。请不要让你的身体成为乳制品行业的废物处理器。你愿意购买被营销宣传包装成“原生废水蛋白质”的东西吗?其实废水在很大程度上都比乳清更健康,至少它还有更诚实的标签。请别将你的身体当成废水处理厂对待。


有些纯素主义者偏好根本不吃包装食品。不过这是个人选择。食品行业当然销售着一些会给人带来长期危害的恶心产品。但我不认为所有商家都邪恶无比。我对买些包装食品也不介意,但倾向于避免购买主流的美国食品品牌。


我通常使用的一个经验法则,就是若发现某样产品放在主流美国超市连锁店的显要位置,而非农产品或有机食品区,自己八成就该回避它。所以无论你在这些商店区域发现何种东西,我都不会将它视作食物。在那些地方买些卫生纸倒是可以。


另外,请小心食品包装上的虚假健康宣传字眼,比如“全天然”或“纯自然”等,它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毫无意义。“有机”(在欧洲或被称作“生态”)其实是有法律意义的词汇。当看见一个毫无法律意义的术语明显试图让一件产品听起来健康有益时,我通常会推断那件产品就像它的标签一样虚伪。那些看起来奋力显得健康的产品,通常都是些垃圾。


越来越多的纯素包装食品会显示画在圆圈里的V字标识,以表明自己是纯素食品。这是个易于辨识的不错捷径。有些产品还会在包装上包含vegan(纯素)这个单词。但许多纯素食品没有使用这类简单鉴别标识。而且就算一件产品从技术上来说是纯素食品,也并不意味着它会很健康。所以我总习惯查看包装上的食品成分说明,以便对食品本质有更好了解。假如那些说明看起来像种化学汤剂,我宁愿自己不被当成废物处理器看待。


作为一条快速鉴别捷径,请直接查看营养标签上的胆固醇含量一列。如果你看到任何不是0mg(0毫克)胆固醇的数字,那种食物就非纯素类型。因为植物性食物永远不含任何胆固醇。胆固醇只来自动物食品,若你发现有任何胆固醇成分,那它肯定不是纯素食品。但如果你看到胆固醇含量为零,仍需查看其他食品成分,因为还存在包含其他少量动物成分的可能。


如果看到并不认识的某种食物成分,你可以使用手机到网上搜索。逐步教育自己,了解每种成分到底是什么。若你无法弄清楚,也许最好就别把它吃进肚里。


总而言之,如果你要吃包装食品,请选择那些组成成分较少,或自己能辨识出是真正食物的产品。若你看见食品成分列表上有几十项内容,还有大量化学成分,就算它们都是纯素类型,我也建议你把它放回货架。你肯定能找到更健康的选择。


只要有可能,我都更愿购买有机食品。但若你对食品价格更敏感,也请不必太担忧杀虫剂。作为纯素主义者,你摄入的杀虫剂含量仍会比肉食者要少。由于杀虫剂会在动物身体组织中堆积,所以它们在动物肉体中要比在农产品中的浓度高得多。


一般情况下,我都从Whole Foods、Costco、Trader Joe’s连锁店,有时还会从本地农贸市场购买食品。拉斯维加斯农贸市场的食品供应非常有限和高价;假如它们能像加州那样拥有丰富充裕的选择,我会更常到那里购买。由于Costco是离我家最近的食物来源地,我从那里买的东西最多。我很高兴他们近来一直在添加越来越多的有机食品。我家旁边的Costco便销售有机的混合蔬菜沙拉、菠菜、胡萝卜、红薯、香蕉、蓝莓、豆奶、大米、意大利面、乌冬面、鹰嘴豆、速冻浆果,以及其他大量有机产品。我也十分喜欢Costco给自己员工提供了很好待遇,所以我总能看见同样的雇员会年复一年地在那里上班;他们几乎没有员工离职流失。相比之下,沃尔玛在我看来就完全让人恶心,尤其是他们对待自己雇员的做法;我从不在那里购物。


假如自己生活街区里能有家全素食品杂货店,我绝对会欢喜不已。对于像我一样的众多纯素主义者来说,去支持一家同时会售卖动物制品的公司感觉并不太好,即使我们没有直接从商家购买那些产品。你需要自行探索想做到多纯粹的程度。随着更多人成为纯素主义者,新的购物可能性将变得越来越可行。就目前而言,你可以先尽最大努力,做到自己所在生活区域里的最好程度。


在餐厅方面,我更喜欢在100%纯素的地方吃饭。我希望拉斯维加斯能有更多纯素餐厅;加州附近的居民在这一点上就令我感到嫉妒,因为他们那里拥有如此丰富的高品质纯素餐厅。当同时面对纯素餐厅以及提供纯素食物的非纯素餐厅选择时,我会自动偏好纯素餐厅,而且也倾向于在那里给出更慷慨的小费。能支持在道德准则上与我和谐一致的商家,让人感觉美好舒服得多。我还注意到那些100%纯素餐厅的整体感应氛围,一般要比提供动物食品的地方更加轻盈平和。


寻找属于自己的身心平衡,是纯素主义者生活的重要部分。你肯定将发展出与旧有生活方式极为不同的新生活节奏和习惯。我总体上对自己融入的生活模式感到非常幸福,但也喜欢对它们不时进行重新评价,以便找出可以不断提升的途径。


成为纯素主义者只是一趟漫长旅途的中间一步。请别将它看成某种最后跨越的终点线。在完成这种转变后,我们还有很多需要迈出的步伐。



重拾清醒选择


看见人们在电视节目和电影中吃东西时,我肯定对你而言,明白这些镜头受到动物食品行业营销预算的严重影响绝非什么秘密。当你选择纯素生活,不再像电视里的人们那样吃东西时,就会对这些负面影响拥有更清醒的意识,而且明白它们的局限性有多极端。你还将学会清醒克服这些影响。自然而然,你也很可能看到个人饮食灵活性上的巨大拓展。


你从电视上看见人们早餐都在吃什么?牛奶麦片。鸡蛋培根。烤饼。华夫饼。烤面包。甜面圈和糕点。咖啡。你会一遍又一遍看见相同的食物内容。假如只用五六种食物就能涵盖美国电影电视中80%的早餐场景,我绝不会感到惊讶。


如果那些电视中的食物是你饮食内容的一部分,那么电影电视在你身上造成的影响就更大,鼓励着你继续去吃从中看到的食物。而且由于如此多的人群都受到相似影响,你还将在餐馆和其他人的家里看见同样的食物。


但是当你选择纯素生活,不再吃那些非纯素食物时,很可能就会开始尝试不经常出现在电影电视中的食物。那些营销信息也不再对你有如此大的影响,因为那些食物已不再是你饮食内容的一部分。这将有助于解放你的思维,使之开始探索新饮食方向,而非受到营销信息的过度影响。这样做还能帮你对那些伪装的营销信息竖立更清醒的防范意识。这也是人们在选择纯素生活后,经常看见生活中其他领域也受到积极转变影响的一个原因。


倘若没有选择纯素生活,你很可能永远不会发现以前从没尝试过的几十、几百,甚至几千种不同食物选项,对此请不必过于惊讶。一旦抛弃让别人告诉自己应当采取特定饮食方式的社会压力后,纯素主义者能够收获丰富得多的饮食体验,这种事情极其常见。


请不必束缚于那些陈旧的饮食规则,让别人告诉你该吃什么早餐、午餐和晚餐。这些做法充满限制。


我有时喜欢晚餐来份绿蔬果昔... 或在午餐时吃几根香蕉… 而早餐时做碗拌有蒸菜和花生酱的乌冬面。


请意识到你很可能是在被洗脑的状态下,一遍又一遍吃着同样的食物。选择纯素生活就是治愈这种限制性思维,拓展个人生活可能性的绝佳方式。



在预算条件下吃素


吃素也可以非常经济节省,只要你想要(或需要)如此。大米、豆类、意大利面、红薯、燕麦、香蕉、小米、藜麦,还有其他许多食物,都能在低开销条件下提供身体所需的充足能量。你可以靠低价的淀粉类食物过上很舒服的生活,几千年来这种饮食选择都是大型现代文明的基础生活方式。


同样的做法也适用于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吃素。吃些水果能要多久?当我时间紧张时,只用几根香蕉就能解决一餐饭。开车时吃苹果也很方便。煮米饭需要花些时间,但准备时间却很短。


假如有人向我抱怨吃素的经济成本或时间成本,我总想试图弄清他们是否真的很无知、懒惰,或就是愚蠢而已。根据我的经验,那些抱怨经常混合了全部三种原因:无知+懒惰+一般性的愚蠢。幸运的是,对于那些想治愈这些问题的人士而言,它们都有应对方法。


当然,面对周围环境和我们生活中的水、电、燃料等资源,吃素也能为其消减大量负担。与种出植物饲料,把它喂养给动物,再吃掉动物不同,人们直接去吃植物性食物,在各方面都是高效得多的选择。


将动物转变成食品的过程难以置信地浪费。已经有人测算过,若把环境成本也计算在内,如今一个汉堡包的真实成本会达到大概200美元。



在旅行时吃纯素饮食


在旅行时吃纯素饮食超级容易。如果你想在附近找到纯素食物,只需使用HappyCow(网站或手机应用均可)进行搜索。我到新城市旅行时常会使用手机上的HappyCow应用。它会利用GPS获取我的位置并显示附近能找到纯素食物的地方,包括餐馆和食品店。我还能看到其他人的消费点评。当挑中一个地点后,它还能通过地图应用,引导我抵达目的地。这些功能都让找到纯素食物变得极其简单。


2011年第一次去巴黎时,有人告诉我在那里找到纯素食物可能会有些困难。更确切地说,非纯素人士给我提出了这种警示。但富于经验的纯素旅行者们对此有更好了解。巴黎的纯素食物极其丰富,而且法国纯素厨艺简直令人称叹。我尤其喜欢Saveurs Végét’Halles,这家餐厅离卢浮宫就不远。 


当住在有厨房的地方时,比如AirBnB的家庭旅馆,我便会寻找当地的杂货店或天然食品店,买些纯素食物。我旅行时常买的一些食物包括豆奶muesli(一种用碎果仁、干果和谷物混合制成的早餐食物。译者注)、意大利面、新鲜水果,还有面包和鹰嘴豆泥。Muesli在欧洲尤其容易找到,而且一般都比美国所卖的品种要好。


假如我身处不懂当地语言的一个国家,就会使用手机翻译食物原料成分。"谷歌翻译"应用在此方面有如神器。我打开应用,将手机摄像头对准食物成分列表,便可在手机屏幕上实时看到英文翻译。通过一点练习,我还能学会像鸡蛋、牛奶、黄油等食物的外语文字,自己可以快速扫描查看。这种做法还能帮我学会像小麦、大豆等常见植物性食物的外语文字。


只要有可能,我也喜欢依靠当地人的帮助。旅行时我很容易就能结交新朋友,当人们知道我是纯素主义者,通常都很高兴帮我找到纯素食物。即使在可以利用技术手段获取帮助时,我也更喜欢询求朋友帮助。因此若大家在一起购物,我可能会向他们摆出几包不同的muesli,请他们帮我辨清哪些是纯素类型。这样做对他们来说非常容易,而且当看见我对帮助心怀感激时,他们也有十分美好的感觉。另外,我这种做法经常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他们最后会买更多纯素食物,更少选择动物食品。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外出用餐时。如果我在不懂当地语言的地方和其他纯素主义者一起吃饭(比如和我的女友),我们通常都会前往支持纯素饮食的餐馆。那些地方都会在菜单上清晰标明纯素选择,或至少服务人员熟知各种纯素选项,比如巴黎的Le Pain Quotidien。假如我和非纯素的朋友们一同外出,最后随便找了家餐厅吃饭,我也能寻求他们的帮助,弄清自己可以去点哪些纯素食物。


说到飞机上的纯素饮食,所有航空公司在提供纯素选择方面给我的整体印象,就是他们从组织系统上全都难以胜任。即使我提前要求准备纯素餐食,他们也经常出错。其“纯素”套餐经常包含像黄油这样的动物食品(有时在食物成分标签上还明确标明),或者他们干脆就忘了在飞机上准备我的纯素餐食,之后乘务人员会代表搞砸此事的那人,试图向我道歉。除此之外,航空公司一般会向纯素餐食额外收取25美元左右的费用。这种做法看起来荒谬可笑,尤其考虑到他们提供的食物通常都不怎么样。


所以我干脆拒绝了航班上的所有食物,包括乘坐国际长途航班时。我会提前准备个人食物。这样做更合我心意,而且我能饿了就吃,不必遵守飞机上的餐食安排。只是我必须确保自己准备的食物可以通过航空检查。有次我从巴黎起飞,机场安检就从我包里扣下了一罐果酱。显然把果酱带上飞机是种非常危险的行为啊。



毫无歉意地做名纯素主义者


在满足个人饮食需求方面,纯素新手们常会显出社交胆怯。他们中一些人的行动举止,就像自己该为给他人带来的不便道歉,似乎帮助一个不想为获取食物而屠杀动物的人,是种不公平的负担一样。


我建议你彻底抛弃这种生活态度。做名纯素主义者精彩绝伦。你永远无需为它向任何人道歉。通过选择纯素生活,你已经做出了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更好结果的决定。对此请不必有任何怀疑。


不用轻信那种洗脑式言论,自认为你是个难伺候的社交异类。不要边缘化自己。你做出的是种明智选择。你绝非社交异类,而是一名领导者。所以请像个领导者那样行动。


许多纯素主义者都接受了做名纯素主义者会让自己身处社会边缘的思维心态。那种思想告诉你一旦选择纯素生活,你就不再属于主流人群。你是怪异、与众不同和非同寻常的。你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若你轻信这种思想,肯定就在无意中吞下了来自动物食品行业的那些宣传教化。他们会把部分市场营销预算,用直接投入和利用各种贸易协会的方式,鼓励人们边缘化纯素主义者。他们为何如此?因为纯素主义会威胁其利润。所以他们要操纵社会压力,试图阻止更多人走向纯素生活路线。


不幸的是纯素主义者们也常轻信这种思想。我当然也时不时陷入过这种情形。


与把自己视为社会排斥者不同,请和事实真相保持一致。通过选择纯素生活,你在提升个人生活方式上,取得了严肃认真的进展。你不仅只为自身利益,也为各种动物、其他人群,以及整个世界的利益做出了贡献。这不是应当被人排斥的行为,而是一种领导力,事实简单明了。


通过走向纯素主义,你在与明智、道德和清醒成长保持一致上,已处于人类金字塔的顶端。请对你已经达成的壮举感到自豪,并不断学习、成长和提升。


纯素主义并非由傲慢或狂妄生发的思维心态,而是源自关怀。身为一名纯素主义者,难道不是显而易见,你正对整个星球采取更有关爱和同情的行为方式吗?难道不是显而易见,若有更多人追随这条道路,这个世界将获得极大改善吗?请让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好好沉入我们心底。


请保持足够聪明理智,别让动物食品行业大规模的市场宣传俘获你,而且它常会通过你认识的人们达成这种效果。你可以自行定义纯素主义的意义何在。你可以自行定义要在社会中处于什么位置。我强烈建议你将自己置于领导者的正确地位。你可以付诸众多行动,帮助其他人学习以更高的清醒意识、真诚关怀和同情心,去面对所有动物和人类,并规范自身行为。


如果你需要在某场活动、家庭聚会,或任何涉及食物的场合特别安排纯素食物,请毫无歉意地要求负责食物的人士(比如餐饮经理)帮你准备它们。那些提供餐饮服务的人士习惯于处理不同的饮食要求,不过有些人肯定会比其他人更具丰富知识和经验。


请保持友好。保持礼貌。坦诚要求你想得到的食物。假如对方让你感到他们并不知道该做什么,请绕过他们直接为自己做出独立安排。如果需要,你可以自行外带食物。但请不必表现得要求获取一份毫无暴力成分的纯素食物,好像会给对方增添额外麻烦一样。


就在最近,我参加了一场活动,中间提供的自助午餐几乎没有任何纯素选择。另有一位纯素主义者也参加了活动,我注意到他看起来可怜又尴尬,盘子里只放了几片莴笋叶子。我们最终交谈起来,我告诉他因为自助餐上没什么体面素食,我便要求后厨做份纯素三明治,而且他们会很快帮我拿来。他于是说道:“我不知道这也能行。”我问他是否也想来一份,他说想要,我于是帮他也叫了一份,这让他比起只在午餐上吃莴笋叶子高兴了不少。他只做了两年纯素主义者,但显然还没学会做名纯素主义者意味着主动要求你想要的食物。我鼓励他若再遇到类似情形,请直接要求他想吃的食物 — 而且无需因此感到害羞。


人们永远可以回绝去帮助你,但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即使发生了,通常也是因为对纯素生活的无知,或缺少可用的纯素食材,而非没有帮助意愿。


假如发现自己身处周围人群普遍缺乏合作意愿的情形,我的终极退守策略就是直接离开。这种情形很少发生,但确实发生时,我会坦然接受,并从毫无支持的环境中抽身而出。例如,若在某场活动中组织者完全搞砸了我的餐食,而且没有办法能及时补救,我宁愿不在其他人都进餐时,自己端着空盘子坐在那里。我将礼貌离开并外出散步。我会在其他地方找些纯素食物,或直接错过这顿饭。来到会场之外时,我便摆脱了暂时缺乏社交支持的困境。我会把个人注意力转向自己对动物更深厚宽广的热爱,这种爱总能消解任何个人层面的种种不便。当自己晚点回归活动场地,看见所有人饱餐后略显呆滞的眼神,即使胃里暂时有点空旷,我的心中却感到完整圆满。


但大多数时候,这种情况并不会发生。我一般都能得到一份精心准备的定制纯素饭菜。很多时候,那些肉食者们会低头看着自己盘中橡胶般的鸡肉,或是黏糊糊的鱼肉,然后带着嫉妒之情注意到我那更显吸引力的餐食。我经常会收获像这样的评论:“哦… 我真希望也能让厨房做些这样的饭菜。那看起来比其他人吃得都好多了。”


我记得2009年在百慕大参加一次静修会时,便吃到一些准备得极其精美的原生纯素饭菜。而且主厨每天都会出来和我一起讨论他当天打算做些什么美味。


请也别感到自己不得不错过甜点环节。如果你想要份甜点,可以尝试来碗新鲜浆果。几乎任何地方都能准备这种食物。


请不要为自己身处明智、清醒和富于同情的纯素选择一侧而心怀歉意。当你需要帮助时,请求获得帮助毫无问题,但无需在人们偶尔拒绝帮助你时过于生气。



法律歧视


也许纯素主义权利还处在法律上的灰色地带,但它很可能受《1964年民权法案第七章》的反歧视保护。这意味着若雇主歧视你的纯素主义者身份,很可能会是违法行为。至少美国联邦法院已有此判例倾向。在一个案例中,来自俄亥俄州的一位女子因为拒绝雇主要求,注射由鸡蛋制成的疫苗,导致被解雇。她以这种歧视决定违法的缘由起诉了雇主。那家公司试图撤销这项诉讼,但法院在这一点上支持女子起诉。最终公司方面寻求庭外和解。不过我认为如果这件案子真的闹上法庭,那家公司很可能败诉。


此案例的法理推断在于,纯素主义包含一套指导性道德原则,因此在雇佣歧视方面受到保护。例如,若你所在公司因为你是纯素主义者而解雇你,你便可起诉对方,并有很大胜诉可能。因为那种行为等同于因自身宗教信仰被人解雇,所以属于违法。其他国家可能也有类似法律。


我同时感到好奇的是,一家由纯素主义者管理的公司,是否能因为对方并非纯素主义者,而拒绝将其招聘,尤其当它是一家纯素环境的公司,并且纯素伦理也融于其商业模式时。就我所知,这样做很可能合法,因为人们想牺牲伤害动物的欲求并未受到法律保护。不过你必须和一位律师查证这方面的问题。


你现在可能仍是作为少数派的纯素主义者,但这种状况终将改变。若你深入审视动物食品行业,便已明白它完全建立在不可持续的疯狂行为,以及永久性的谎言和无知之上。倘若有足够多的人群不断学习和成长,我们终将改正这种毫不明智的行为。但我猜想,在更强大的人工智能更深介入我们的社会生活前,人类将难以完全过渡到舍弃动物产品的状态。我预想更高级的机器最初甚至会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糟糕(全自动的动物屠宰场可提高产量并降低成本),但之后我期待更智能的机器将从整体上消除这种问题。无论超级人工智能是否允许人类继续存在,长远看来,那些智能机器继续这种疯狂行为既不理性也不明智。



纯素饮食只是一个开始


那些肉食朋友们很可能会让你觉得,选择纯素生活是某种反文化的巨大跃进,一旦你走出这一步,便是狂热之徒和极端分子,无需再向更深方向前进。你当然已经走得很远。但若你轻信这种无稽之谈,便会停止探索在选择纯素生活后随之而来的精彩成长体验。


我理解在个人成长方面,选择纯素生活看起来可能像是巨大怪异的一步。这样做后怎么可能还有更多探索内容?你已远超社会中的其余人群。难道不该停下脚步等着其他人赶上你的进步吗?


请努力防止落入这种陷阱。选择纯素生活肯定是向前的巨大一步,但它之后还有更多精彩步骤。一旦你走出这一步,就会看到另一步… 之后又是一步… 然后还有一步。请在这些步骤出现时迎面而上。别被那些认为你已难以置信地与众不同的人们拖慢脚步。另外,也请不要被那些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比你走得更远的人们的恐吓言行所吓倒。


我并非因为同情心选择纯素生活。对我而言,它始于一次30天尝试。它就是一次生活试验。我主要出于好奇心和个人成长的目的才去尝试。然而随着继续深入这条道路,我发现它逐渐转变了我对动物们的内心感受。我曾经跟周围其他人一样对动物漠不关心,然而一旦自己不再食用动物,还有他们的蛋卵和乳汁,我便感到越来越难继续把动物当做消费产品看待。如今回头看去,我认为将动物当成可以售买其肉体的产品,简直是疯狂之举。对这些美丽生命做出这种事情多么丑陋可怕!


与听取那些觉得我已前进甚远的人们的言语不同,随着个人心声在生活中成长得越加响亮,我很高兴自己继续倾听着内心呼唤。选择纯素生活后,我沿着这条道路走出了更多坚定步伐。而随着不断前行,我对自己,以及未来成长道路也有了美好得多的感受。


我不再购买皮制产品,不再杀死进入家中的小虫。我采取了更多措施,增强自己对这条道路的承诺与和谐一致感。


我不断吸引到各种机会,探索自身与动物间的关联感受。我独自在树林中徒步旅行并遇见过几只黑熊,之后和母熊与小熊们并肩行走。我抚摸过一只老鹰,抚摸过一只蜂鸟,还拥抱过一头狼。我在一个西班牙农场住过一周并和那里的几只动物一同沟通交流过。


我越深入地拥抱这条纯素道路,就越能遇见更多美丽事物,越能享受万物一体的感觉,也越能感到自己凝神聚气。现在我知道,至少对自己而言,进入纯素生活的最初几年只探索了这池深水的肤浅地带。其中还有如此多的深层内容和奇迹等待我去体验。


不要让那些肉食者们拖慢你的脚步。一旦你选择了纯素生活,如果需要,请暂停休息一段时间,但请不要停止成长。也不必为那些你还没有走出的步伐烦恼不安。


选择纯素生活,就像穿过一扇通向全新成长王国的大门。请享受穿越这扇大门的转变历程,庆祝你的胜利通过,但一定别忘了好好探索王国内的世界。我保证它将是个美得难以置信的领地。



荣耀你的真实感受


一旦你经历过一段时间纯素生活,尤其是采用高度原生的饮食方式时,可能会发现自身情感力量将获得显著增强。你会与个人感受更协调一致,也更难忽视它们。


这种生活有着重要的有利一面。你的情感水平会比以往更高。你能体验到之前从未感受过的强烈爱意和喜悦。在回首过去食用动物的日子时,你会意识到自己那时简直就像情感上的僵尸。作为纯素主义者,你在内心深处感觉鲜活快乐得多。


而纯素生活的不利一面,就是随着情绪水平的放大加强,你的低潮感应也会加深。你可能会对来自他人的情绪感受变得更为敏感。假如身旁有人充满压力或沮丧,你很可能就将感觉得到。人们为何能如此有着生物学上的原因,但探索这些原因超出了这篇文章的范畴。不过个人情绪敏感度上的改变,可能会对你生活的其他部分产生涟漪影响。你将更难从事无法激励自我的工作,更难停留在一份毫无生气的感情关系中,更难和消极负面的人群呆在一起,也更难对他人制造伤害。


起初你可能想压制这些感受。你可能发现自己被口味更重的食物吸引。你可能发现自己想吃更多纯素垃圾食品来降低个人敏感度。如果你需要暂时脱离这些情绪感受,请寻找那些临时性的逃避措施。但从长远来看,你最好能直面它们。直接去感受自己感受到的情绪,再让你的感受激励自己采取行动。


在自己20多年致力于清醒成长的道路上,我曾做过的最强大的第1位决定,就是选择纯素生活。没有任何事物能与它所带来的持续影响相提并论... 甚至结婚或生儿育女都难以与之相比。


假如没有选择纯素生活,我就不会创作一个关于个人成长的博客。我也不会写作帮助人们成长的文章,不会放弃自己作品的版权,不会举办工作坊和进行公开演讲,不会有足够的关切心,用这些方式去帮助人们。当我毫无敬意地对待猪鸡牛鱼,把他们当做可以购买和消费的产品时,我绝非那种满怀关切的人士。我当时感受不到那种层次的关心。而选择纯素生活改变了所有这一切,并深刻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在情感层面上,这种改变却将我置于真正的困境。我最终对人们有了更多关切,包括对那些看起来并不怎么关心动物的人们。我发现自己身处令人难受的情形之中,意识到我竟然是一个内战不断的家庭一员。


你可能也不时发现自己身处相似的情感困境,有时还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情绪感受。你可能想时不时从这个世界抽身而出。我有时就的确想这样。我建议你尽最大努力荣耀个人感受,让它们去引导你,而非压抑它们。


有时我确实不能应付周围满是肉食者的情形。那种无知和冷漠令我烦扰。当面对众人毫无关切的意愿,不肯减少他们在积极支持的苦痛行为,我便常感到无比悲伤。有时这些感受无需任何特定事件或环境就能触发。当我转移个人注意力,只是意识到如此多的动物每天都在被屠杀,并为获取其肉体被人售卖时,自己就会感觉情绪消沉。


我已经学会,当需要远离这些肉食者一段时间,自己最好去荣耀这些情绪感受。我将从肉食者的世界消失,退回个人的纯素避难所,拒绝来自他们的任何邀请,只和我的纯素同伴们待上一段时间。我不会告诉肉食者们自己在做这些事情,因为他们难以真正理解。像我身上的这些情绪感受并非他们世界中的一部分。这些暂时性隐退确实有帮助。它们能恢复我对人性的信仰。它们清除了那些无助的情绪感受。它们强化了我的耐心。它们给予我灵感和激励,去继续鼓舞人们更清醒自主地生活。我能再次感到变得更加强壮。


我也鼓励你荣耀自己在纯素生活道路上的情绪感受。当你因过度暴露于残忍和冷漠而感到虚弱时,请利用你需要的任何退隐静修方式,重新恢复个人能量。


我十分喜爱做名纯素主义者的地方,就是它能帮我保持清醒生活状态。在这条纯素道路上,我会不断被提醒自己要做的生活选择和它们带来的长期后果。几乎每一天,我都能看到自己所选纯素道路,与旧有不清醒生活方式间的反差对比。身为一名纯素主义者,我发现回到那种沉睡生活状态已无可能。这条纯素道路会让我保持警醒,尤其是在自己内心深处。它能让我远离麻木生活。



应对肉食者


作为一名纯素主义者,你很可能会遭遇来自肉食者的大量尴尬行为。对你来说学习怎样应对这些情形十分重要,因为它很可能将长期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不过别太担心。所有这些问题都有管理办法。


当肉食者第一次了解到你是纯素主义者时,他们假装关心动物并为自己的肉食行为做出部分道歉,会是你常从对方身上看到的回应。许多人试图用这类言语为其行为辩护:“我只吃自由放养/草料饲养的动物。”好像这样就能让纯素主义者更易接受屠宰动物的事实。这些术语表达在法律上也毫无意义。另外,这种行为辩护通常也显得虚伪可笑。考虑到自己听过这种辩护声明的所有次数,当和肉食者外出用餐时,我却没有一次听他/她询问过,自己所点肉食是否源于自由放养或草料饲养。他们会直接点吃菜单上提供的任何东西,就像他们一直所做的那样。


你很可能遇见过无数例证,发现肉食者们试图控制你对他们的看法,尤其会试图说服你相信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关心动物。之后你将看到的真实行为,只表明了他们对动物福祉完全缺乏关心。请习惯于这些情形。这种事情极其常见。作为一名纯素主义者,你肯定会大量见到这种情形。


一些肉食者会用这样的声明假装自己是素食者或纯素主义者:“我也是素食者,除了每周吃一次鱼。”也请准备好听到大量这种被弱化的声明:“我大多数时候都是纯素主义者,除了有时吃些非纯素食物。”


我们很难找到一位长期纯素主义者,没被问过“你从哪儿获得蛋白质?”这种极其无知的问题。动物制品行业在传播这种无知问题上干得非常出色。在成为纯素主义者的头几年,你可能还有动力去尝试教育那些肉食者,自己会严肃对待这种问题并提供深思熟虑的回答。但最终你将意识到这种问题简直就是愚蠢,根本不值得人们严肃回答。当你意识到这点,也许就能帮你卸下一些思想负担。


从个人角度上讲,我觉得有关蛋白质的问题难以置信地愚蠢,以致于让我很难用除了逗趣或讽刺以外的任何方式进行回答。自己刚成为纯素主义者的头几年,我还试图严肃对待这种问题,不过在那之后,我便臣服于自己的“下流”本能。如今我回复蛋白质问题最喜欢的方式之一,就是说道:“我从1993年起就没吃过蛋白质。我应该快死了。”之后我会邀请对方告诉我,他们见过的遭受蛋白质缺乏之苦的人们是什么样子,还有其症状如何,这样我就能知道未来几年该去期待什么。


当你遭遇纯粹的愚蠢之事 — 你还会大量遇见这种事情 — 请尽最大努力保持从容。假如你想不时指导一下肉食者,请自由自在地带着乐趣做此事。但若你在最初投身其中几年后,对那种教导角色再也没有任何兴趣,也请不必感觉有任何义务,再做肉食者们的营养顾问。


在新转变到纯素生活并感觉充满正义感时,你可能会喜欢加入与肉食者们的争论之中。尤其是你一旦拥有足够的自我教育,看出真相确实站在自己一边时。假如这种争辩吸引你,请好好享受。但不要觉得只因你是纯素主义者,就需要在余生都纠缠到这种争辩当中。


在我目前这种纯素生活阶段,与肉食者们介入对自己生活方式的辩论,真的让我毫无兴趣。我已经听了他们几乎20年的各种争辩,做过自己的调查研究,认真思考过他们的每个观点,并学习了解过真相直至自己满意的程度。虽然我很高兴帮助那些对纯素道路拥有真诚兴趣的人们,与其分享各种知识、建议和资源,但我为何想去浪费自己时间,和某个只想跟我争论,以维护其生活习惯的人辩论?根据我的经验,那种辩论难以说服任何一方。正如俗话所言,被违心说服的人依然会保留自己的看法。


所以作为自己普遍应用的法则,我不会允许那些赞同残忍行径的人们,针对我的纯素生活方式与我进行辩论。这种辩论在上世纪90年代对我而言还有兴趣和吸引力,但现在已不再有任何价值。


换句话说,一些肉食者推断,只因为你是纯素主义者,他们便有权对你的生活方式选择进行争辩,而且这种情形十分常见。正因如此,许多纯素主义者,尤其是纯素主义新人们,总被这样的争辩纠缠不休。不过这种争辩极端耗费时间,特别是你真的陷入这类争辩中,非要寻找可靠资料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请让我来为你提供一条解决此问题的捷径。只要你不想回应,就完全不必满足对方的这类争辩要求。肉食者没有那种权利,只因你是纯素主义者,就可以针对纯素主义和你争辩。如果你渴望如此,也能给予他们这种特权,但我强烈支持你,若感到这种争辩过程和结果没什么好处,就直接回绝它。


另外,你也不必同意接受针对个人生活方式的采访(正式或非正式的都包括)。若你想要回答关于纯素生活的某些问题,请随意,但不必感觉自己有义务回答那些问题。你毫无必要只因自己是个纯素主义者,就成为某人的营养顾问。


近期有人和我分享了一个绝佳网站Vegan Sidekick(纯素伙伴),里面用一种幽默方式讲到纯素主义者和肉食者们的相互关系。网站上满是会令你大笑不已(若你是纯素主义者)的动画内容,因为那些场景如此真实常见。我鼓励你去看看那里的一些动画短片。它将帮你明白自己在肉食者那里遭遇的尴尬行为非常普遍广泛。你很可能会在网站上一看数小时。我认为能有如此多动画素材的一个原因,就是纯素主义者们在肉食者那里真会遭遇大量荒诞可笑的行为。


我发现对自己而言,以对方的行为逻辑去和肉食者们交往是条死胡同。我无法半心半意地不断步入他们的世界,假装除了我碰巧吃纯素饮食这个方面,自己真的喜欢他们。我发现邀请他们进入我的世界会更让自己心满意足。与和对方用肉食者世界中常见的冷漠、麻木和社交疏离方式来交往不同,我邀请他们加入一个对动物充满温暖、关爱和同情的世界。我不会试图劝说他们选择纯素生活。我只是和他们身上已经显露纯素主义的部分交往,而那部分品性确实想要表达更多关爱。


假如他们会尖叫着夺门而逃,请其自便。



纯素浪漫关系


纯素者和非纯素者发生浪漫关系又会怎样?对于像只有几周那样的短期感情关系,我认为完全可行,尤其是当双方拥有一同探索的良好理由。但我并不推荐两者进入一份严肃的长期感情关系。我理解人们的确会产生这种感情,但不幸的事实是,与非纯素者拥有的长期感情关系很可能会妨碍个人成长,并降低你的整体幸福水平。对纯素主义者而言,这种感情关系会变成一个巨大陷阱,导致大量压抑感受。而且他们能明显感知到那种伤心状态。


爱本身非常强大。它能创造澎湃的情感联系。但兼容合拍性肯定也至关重要。虽然纯素者和非纯素者之间的感情关系仍可充满爱意并拥有美好经历,但它在兼容合拍方面遭受着考验。其中会错失太多潜在的分享体验。


长远而言,和某位跟你拥有兼容价值观,并能分享共同道德感的人士在一起时,你一般会感觉幸福快乐得多。一份发生在真正纯素者与纯素者之间的感情关系,能让你更加深入到双方的爱情感受中。而且你们共享的道德标准,会帮你以从未与非纯素者体验过的方式建立感情联系。虽然忍耐在爱情中有其位置,当别把忍耐错认成是爱本身。


那么纯素者和素食主义者之间的感情关系又如何?我也不推荐这种感情关系。一位仍在消费动物制品的素食主义者,并未做出与纯素者相同的承诺。在我看来,素食主义与纯素主义相比,更接近肉食行为。从肉食行为到纯素主义的整个变化范围内,我愿把素食主义放在大概20%纯素的位置上。但那其余的80%才真正重要。


生活在一个毫无动物制品的家里,与生活于一个存在某些动物制品的家中,有着非常不同的差别。什么样的纯素主义者会想在冰箱里看见牛奶或鸡蛋?


我知道对许多人而言,这是个十分微妙的话题。我一般在纯素者/非纯素者感情关系中看到的现实情形,是纯素者和非纯素者都真诚地爱着彼此。纯素主义者希望他们的伴侣也能成为纯素主义者,但若这种想法不太可能实现,他们也会为了保留那份感情,尽最大努力在双方不兼容的状态下生活。不过,他们通常会对自己伴侣隐藏这种想法,以便维持相互间的和谐,同时回避可能潜在威胁到那份感情关系的争论。之后他们又该做什么?是停留在这样的感情关系中,还是离开?虽然离开这种感情关系可能需要巨大勇气,但在这些情形下,那通常就是正确决定。由于存在主要生活方式上的不兼容问题,它会一直像个幽灵那样困扰双方的感情关系。在离开这种关系的那种选择一侧,人们常能找到更大的幸福感。


尽管自己在此问题上表达了毫不含糊的态度,我完全能理解它是那种让人灵魂挣扎的人生决定,可能会挑战你的智力和情感极限。即便如此,我也鼓励你给予自己这份礼物,探索和享受一份精彩深入,真正纯粹的纯素者与纯素者间的感情关系。它是奇迹之上的奇迹,而且是只有纯素主义者相互间才能收获的体验。



做名彻底的纯素主义者


人们会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开始探索纯素生活道路。一些人是为了健康原因。另一些人则是为了道德原因。还有些人是为了环境原因。其他人(包括我)则是通过探索和试验,由好奇心驱使走上了这条道路。


无论为何开启这条生活道路,当你看出它在自己身上产生强烈共鸣时,请对它做出真诚与持久的承诺。


帮助我许下这种承诺的事情,就是深入教育自己,了解关于做名纯素主义者的方方面面。我需要从个人思想上感到满意,认可它是对自己而言正确的选择。我阅读了大量相关资料,包括许多反纯素主义的内容。经过一遍又一遍思考,当足够深入地审视它,我便看出真相更偏于纯素主义一侧。


而且在情感层面,我花了大量时间探索自己在面对动物,面对这个星球,面对肉食者,还有面对其他人时的内心感受。我最终明白当自己能更多关爱其他生命,而非试图变得强悍、独断和冷漠时,我的生活似乎要美好得多。


经历这种思考过程后,我变成了一名坚定的纯素主义者。这份承诺对我意义重大。由于我已主动选择如此,它被深深编织进我的个人存在感之中。我今天的大部分人生道路,都投身于荣耀这份承诺,并继续对它进行探索。它已触及我生活的所有部分。


我认为开辟出你能完全掌控的一部分个人世界,让其成为100%的纯素环境会极有帮助。对我来说,我的家就是这种地方。也许这个世界的其余部分此时还非纯素环境,但我的家可以成为我的纯素避难所。


当有宾客想在我家中留宿,他们便不允许带任何动物制品进入我的住宅。若有任何人坚持那样做,他们就将被拒之门外。


我曾在此方面灵活随意得多。我不会允许家中出现动物肉食,但如果宾客想要的话,我会让他们带入奶蛋类素食。不过我很快拒绝了这种行为,因为在自家冰箱里看见鸡蛋或奶酪,会使我感到恶心。而在厨房烹调鸡蛋的难忍味道确实会令我厌恶。当自己决定不再允许那些东西出现在家中时,我便感到好受了许多。不论宾客是否在场,我都能在家里保持彻底的纯素环境,这会让我感觉无比美好。


倘若你还没有如此,我鼓励你转换到全部纯素的衣物,严格回避那些源自动物的物品,比如皮革。如今只用通过简单网上搜索,人们就能轻松找到纯素的鞋子、裤带和其他衣物用品。此时我便穿着一双麻织的鞋子,而且觉得十分舒服。


一些纯素主义者感到,若在成为纯素主义者前自己买了些动物制品,不妨继续使用它们,直至废弃的程度。我理解这种逻辑理由,但我也观察到当纯素主义者最终捐献掉那些物品,尽快彻底完成个人转变时,一般会有更好的自我感受。一位纯素同伴最近告诉我,当她知道自己不会再公开穿着那些动物制品,在无意中为其做着广告宣传后,便有了更加美好的感觉。


当你达至可以合理说出自己已是100%纯素主义者的程度时,它和身处99%纯素状态的感觉确实有着显著差异。在实际生活中,实现真正100%的纯素生活方式可能并不总是非常现实,但如果你有可以采取的下一步明显措施,比如放弃自己的皮包、皮鞋、iPad皮套,或非纯素化妆品,请尽力实施这些做法。这样也能给你机会,向那些提供销售非残忍用品选择的人士抛出你的支持。


我认为作为一名纯素主义者,若你确保自己住宅和财物能反映出个人真实价值观,也会让身心有更和谐一致的感觉。如果你当前付诸这些行动的能力受到限制,比如有位非纯素室友,或生活在一个非纯素家庭中,那么请尽个人最大努力,去做到自己的最佳表现。但请让个人生活方式向着完全反映自身纯素主义价值观的目标不断前进。这是极为值得实现的目标,也是值得完成的精彩人生里程碑。


你想在纯素方面变得多么纯粹,将由你来探索和决定。它会是个不断拓展的进程。在一个虐待动物如此普遍的世界里,我们相互依存的人类关系意味着,你很可能会在某一时刻,遭遇某种灰色地带。其中一些灰色地带对你而言也许不是问题。其他一些则可能要挑战你去做出新的决定。我无法针对每种可能情况为你提供建议,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若有某个灰色地带不断引起你的注意,它很可能就是你需要重新做出评估的领域。



创建属于自己的纯素生活仪式


随着你逐渐摆脱从孩童时期被洗脑灌输的旧有社会教化仪式,我鼓励你创建属于自己的各种生活仪式来替代它们。去创建那些真正对你富于意义的美好生活仪式。


大多数早晨,我都会5点起床外出跑步。我喜欢在外晨跑。我喜欢运动身体,提升心率,呼吸新鲜空气,并看着朝阳从山顶渐渐升起。


跑完步后,我常会在公园板凳坐上大概20分钟,自己身旁就是生活着几十种鸟类的小树林。破晓之后鸟儿们会很快变得活跃起来,叽喳鸣唱着欢迎新一天的到来。我独自一人坐在那里,默默观赏并倾听这一切。我面带微笑。我享受日出美景。我感受着自己与地球以及所有生命的彼此联系。


当自己坐在板凳上专注观赏那些鸟儿时,我不禁钦佩他们的美丽和优雅。我看着他们毫不费力地在树间滑飞跳跃。我留心分辨眼前的不同鸟群种类。我感到能怀着尊敬和钦佩的态度与他们,还有其他动物默默相连,是多么美好的感受,而非用带着暴力、控制或冷漠的态度对待他们。我允许自己去关爱他们。我喜欢由关爱带来的美好感受。关爱之情让我充满了一种无比怡人的温暖感觉。


在那2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我会反思自身的存在。我注意到自己在那段时间中显得多么清醒与自觉。我会想到生活里让自己无比感恩的众多喜悦。我会想到早起跑步的感受是多么美好。我会想到自己深爱的女友,而且我将很快返回家中和她依偎在一起。我会想到自己当前的挑战,以及这些挑战如何帮我不断学习和成长。我向大地询问自己今天能怎样为这个星球服务,随后倾听它的回答。我会和生活直接对话。


对我而言这是一天中非常平和,非常清醒,非常美妙的时光。它就是个简单的日常仪式,更像段暂停休息,而非一种特定活动。但它能帮我在身体上、思想上和情感上感到更加踏实坚定,同时在精神上更为自觉和自知。


我热爱做名纯素主义者的地方,就是自己不必再害怕去关爱。与阻碍自己表达关爱相反,我现在会陶醉于这些感受。当自己花时间一次又一次创造和体验这些感受时,我无比热爱心中充满的那种温暖感觉。我像实践日常仪式一般沉浸于这些关爱感受,不再畏惧它们会在我内心激起的成长体验。


当吃着动物们时,我永远无法允许自己探索这些实践体验。关爱行为太有风险,所以我才无视它的价值。我会逼迫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而非更有爱心。但如今回首过去,我能够看出不许自己表达更多关爱,多么严重地限制了个人力量。我还看出这样做多么严重地否认了自身的美丽之处。


我鼓励你也用简单的生活仪式,来深化自己在纯素主义上的实践体验,允许自己采用在非纯素生活中难以做出的方式,好好体验这条纯素道路上的美妙动人之处。一旦你扫清食用动物的行为实践,就将不再困于自身认知上的不一致状态,无需在以冷漠和残忍态度对待动物的同时,还尴尬假装自己依然是个富于善意和关爱的人士。这将给予你自由,去探索真正的关爱和同情,而非以往的那些虚假同情。纯素生活道路绝对是你值得投身的美妙世界,所以请给予自己这份礼物,在其中尽情探索。


请深深关爱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动物。他们值得被人类更好地对待。



下一篇:20150601 没钱也可富有退休

上一篇:20150517 “清醒心灵工作坊”100美元优惠最后一天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