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
2015.06.09

昨晚一辆囚车在俄亥俄州齐尼亚市附近翻覆。根据上次新闻报道,车上有一半囚犯在事故中丧生,还有许多身受重伤。但仍有很多幸存者得以从毁坏的囚车中逃出,朝着不同方向徒步奔逃。


大部分逃犯都已被再次抓获,但仍有许多逃脱在外。执法人员正在继续搜捕,但实际上他们不太期望能重新抓获所有逃犯。一位当地官员承认:“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但很可能没法将他们全都抓获。”这听起来可不怎么让人放心。


最糟的是这些逃犯全都是死刑犯。车上所有囚犯都已被判处死刑。


鉴于他们反正都已判处死刑,哪些囚犯实际上能从这次事故中获得最好结果?


那些在车祸中丧生的一半囚犯走得轻松吗?也许死于车祸并非舒服死法,其中一些还可能在重伤去世前承受了巨大痛苦,但至少他们已经了结此事。这种死亡肯定是个意外突袭。大家没有机会去做好准备,或跟自己所爱的对象郑重道别。但他们也无需再为几个月,或数年后无可挽回的死刑结果压力重重。


而那些在车祸中幸存,能够活得更久一点的囚犯,真的就有更好结果吗?那些家伙仍会在不远的将来被执行死刑,而且死前仍会被关闭囚禁。这多活的一点时间真的重要吗?


那些依旧逃脱在外的囚犯又会怎样?显然他们将尽力避免再被抓获(否则他们也无需逃跑),但心中知道人们正在搜捕自己,想把自己重新关进牢狱的感觉肯定压力重重。即使得以逍遥法外一段时间,他们也永远无法完全放下戒备,因为在未来某天重被抓获的可能永远存在,那时他们就将马上面对死刑。所以这个结果真是所有可能中最好的一种吗?


对我来说,这些囚犯的任何一种结果都毫无吸引力。执行死刑,重新被捕后接着执行死刑,或是在逃跑中面对无穷无尽的压力,看起来都像无法接受的结果。对囚犯们而言,这是种毫无希望的情境。


你可以说那是他们咎由自取。假如不想身处那种情形,他们早该不犯那些令自己置身此地的罪行。但无论他们是不是罪犯,我们将任何对象置于这种情形难道是种明智做法吗?对社会整体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吗?


由于自己在牢房里也有过几天生活,我简直难以想象被那样关上多年会是什么样子。而且许多囚犯的大半生都像这样被关在牢里。这对他们而言无比可怕,对社会资源也是极大消耗。


人们可以很容易站在远处评判这种情形,退后几步然后说道:“你看,这些囚犯选择的生活方式离我十万八千里。我对他们的困境也没任何关系。反正我没有任何责任。另外,我实际上也无法为他们的困境做任何事情。”


但若事情没那么简单又会怎样?要是你实际上和它有所关联又会怎样?


倘若在你的日常行为和这些囚犯的困境之间,存在简单直接的彼此联系,又将如何?


若你确实负有个人责任,做出过一些决定,导致至少一名囚犯坐上了那辆囚车,又会怎样?假如其中一名囚犯身在那里,就是因为你做过的某件事… 或因为你没去做的某件事,又会怎样?要是你本可从个人行为上,至少阻止一小部分那种结果的发生,又会怎样?


不过你当然可以说:“我真的不知道自身行为会以什么方式造成这种影响。我肯定知道通过影响身边的人们,会带来某种涟漪作用。之后那些人又会影响其他人,如此类推。可能某一时刻那份稀释了的影响最终抵达一个有着犯罪意识的家伙,潜在导致他做出了某种犯罪决定。但我确实无法知道那些涟漪影响的波及范围,所以为它们困扰不已毫无道理。”


不过若你能更容易观察到那些涟漪影响的结果,又会如何?假如你有了一种反馈机制,可以收集到自身行为的长期涟漪影响结果,又将怎样?


那种反馈机制必须100%准确可靠吗?应该无需如此。能有一些反馈肯定比一点都没有要好得多。


例如,我所做的工作就有这样的反馈机制。那些反馈当然不是完全可靠,但它们确实存在。到现在我已连续写了大概11年博客,能够看到多年积累而出的反馈结果,使我得以一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帮助创造的涟漪影响。不过我无法看到的,是假如自己从没创作过这个博客,从没写过特定文章,从没做过某个工作坊或演讲等事情时,又会发生什么结果。但我已收到的大量反馈,都是人们感谢我的工作带来的各种积极结果,包括阻止自杀行为,发现人生目的,达成和解,新创事业,新写作和出版的书籍,新获得的好习惯,创建出满意生活方式,等等等等。


事实上,这种不断累积的反馈多年来也在我身上发挥着强大影响。由于我至少能看到自己工作带来的一小部分涟漪影响,它让我越来越感到自己对那些影响负有个人责任。它使我更深入地思考,通过自己的作为,或是不作为,我又可能对这个世界造成何种影响。因此,对我来说假装自己的行为无关紧要会更难做到,因为我能看出它们确实发挥着作用。我是在非常宽广的意义上说明这种作用。即使当我离网下线,只做这个世界上的平常一员,而非通过我的博客媒介向外拓展,我也会思考个人行为将会创造的涟漪影响。而且我会尽最大努力,避免无意中引起一连串事件影响,最终导致某个作用对象不得不因此坐上那辆囚车。


这样做轻松吗?当然不轻松。但我确实认为,如果大家清醒自觉地关注自己正给这个世界带来何种影响,就会有不可忽视的作用。甚至一小份努力都能创造不同结果。事实上,考虑每天发生的如此多罪行,很难否认,若你只做些不同选择,也许就能至少阻止其中一些的发生。


一次微笑。一回拥抱。一段按摩。一个简单的善意行为。可能某人就是因为你的这些小小举动,而不必再坐上那辆囚车。


假如你可以做些简单的习惯修正,让世界因为你的影响而变得少了些暴力成分,从而帮它轻微减少了点犯罪行为,使一个(甚至可能是几个)囚犯最后不必走上死刑道路,这又让你感觉如何?


你会这样去做吗?


你真的在乎这种结果吗?


你是否真的足够在乎,去付出微小努力?推动自己变得更友善一点,更慷慨一点,更热爱奉献一点?


假如你能承诺长期付诸这些行动,又会怎样?你愿意努力形成哪些新的习惯?


是每天做些友善行为吗?还是变成热爱拥抱的开放人士?或每天多用一两分钟时间,对你生活中的人们表达感恩与欣赏?经常多说“请”和“谢谢”?给人们更多问候和微笑?


哪个(些)习惯会最为强大?哪个又能带来最多涟漪影响?或者最强大的涟漪影响?从而让这些涟漪作用终能影响到某个对象,使其不必坐上那辆囚车?


你认为有无可能,通过竭尽一生的积极成长和改变,努力变成一位更有善意和爱心的个人,你终会从世上拯救至少一个生命?


我确实认为这有可能。


它值得我们去做吗?


我相信它完全值得。


如果有许多人这样去做,如果能有某种方式衡量自己累积而来的行为影响,如果也能测算出在犯罪率或囚犯数量方面造成的影响,那我们也许就可以针对特定类型的习惯改变,得出一般要坚持这种习惯多长时间,就能让一个普通人拯救一个生命。这肯定将是个复杂计算过程,但要是这种数据真的存在,又会怎样?


那么我们不仅可以了解哪些特定习惯最具影响力,还能估算出实现不同水平的影响要花多长时间。


假如我们有了清晰数据来得出以下结论(只是为了举例编造而出),又会怎样?


平均而言...


… 每当向某人发出500封充满支持和感恩的邮件,你就能防止一次疾病的产生。


… 每当向陌生人说出5000次“你好”问候,你就能阻止一次暴力犯罪。


… 每当给出10000个拥抱,你就能拯救一条生命。


诸如此类... 我想你已明白我的意思。


不幸的是我不知道哪里有这样的数据。假如它确实存在将会多么美妙,但我意识不到有任何这种数据 — 除了一个例外。


在减少暴力和囚犯数量方面,这个例外情形就是一种特别强大的生活习惯。它的影响力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你无需实践它太长时间,就能获得可以衡量的差别变化。


事实上,这种习惯如此强大,以至你每坚持3-4天,平均就能将囚犯数量缩减一个。而且你还会拯救一个生命。坚持实践一周,你就将拯救两个生命。连续坚持一年,你便可拯救100个生命。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它千真万确。只要每个人都能追随这种生活习惯,那种囚车事故,还有所有的死亡、受伤及逃跑问题都本可避免,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囚犯会坐上那辆囚车。


这种生活习惯是什么?


它就是去吃基于植物的食物。避免食用动物或任何源自动物的食品。


在我知道的能给世界带来积极涟漪影响的所有简单习惯中,它就是列表上排名第1位的那个。事实上,这种习惯的作用如此之高,以至排名第2位的那一项在影响力和可操作性方面,很可能要比它落后几个数量级。


我估计通过多年坚持这种生活习惯,我已经帮助减少了大概2000名囚犯。不过因为我的网站也影响过其他许多人,临时或永久性地拥有了这个习惯,我想最终获得的涟漪影响会远超于此。如果必须要我去猜的话,或许影响的人数范围在100000到1000000之间。


只是通过做出不同的人生决定,你就可以轻松创造足够多的影响,阻止那些囚车事故,使其甚至根本不必发生。你还可以想象自己从此开始引发的其他积极涟漪影响。


这种习惯相对来说很容易采纳,而且经过一点生活实践,还有来自其他关爱人群的一些积极社交支持,它也很容易保持下来。


坚持这种习惯3-4天以拯救一个生命值得你去尝试吗?


你能再坚持一周来拯救两个生命吗?


什么样的人连坚持这么短的时间也不愿去做?他们会是本质上就该坐上囚车的那种人吗?还是只肯在乎自己的那种人。为所有事情寻找借口的那种人。毫无关爱之心的那种人。


难道成为一名确实有关爱之心,愿用举手之劳拯救一个生命的人士,不是更好选择吗?


假如你所拯救的生命,并非只是潜在的囚犯,又会怎样?要是你也能拯救众多无辜生命,那些从一开始就从未犯过任何罪行的对象,又会怎样?你愿用举手之劳去拯救那些生命吗?


在我之前分享的新闻故事里,可能会令你惊讶的是,那些囚犯没有一个真的犯过任何罪行。一个都没有。但他们还是全被判处了死刑。


为什么?因为人们并不在乎他们。这种非正义并未受到挑战。事实上,还有许多人积极支持着这种囚禁运输,甚至你就包括在内。


所有这些囚犯还在其他地方拥有共同点。


那就是他们生来便是一群小猪。所有2200个囚犯全都如此。


他们的罪过就是生在一个由人类统治的世界,被人们当做消费品看待,而非鲜活的生命。


那也是你看待他们的方式吗?是你看待鸡、牛、鱼和其他动物的方式吗?你在意他们被放上你的餐盘前,就有1100个同伴在昨晚丧生吗?你是否会为因事故不幸损失的这些产品痛惜,感到执法人员还得去追捕他们是种不公平的负担?你是否会为至少有一半小猪幸存下来感到宽慰,这样他们就仍可完成人类世界给其赋予的生命意义?


你想让自己在所有这一切中扮演什么角色?你已经做出清醒自主的选择了吗?你的生活与自己认真考虑过的价值观和谐一致吗?你正在追随自己忠于内心的人生道路吗?


或者,你更想继续做个毫无关爱之心的人类?


那些毫不关心的人们就是囚犯,假如他们没被关在实体监狱,肯定也被关在情感监狱中。他们的世界阴冷无望,只存在三种本质选择:(1)死去,(2)受罪然后死去,(3)忍受压力重重的逃避行为。但这三种都非高品质人生选择,因为这些人从源头上便已犯下过错 — 不愿关爱的过错。


关爱行为可能会不时令人心痛,但它也充满深入和不可否认的美丽之处。对它进行探索的选择永远存在那里,永远待你取用,永远触手可及。


请只管挑选某个可以关爱的对象,积极主动地给予关爱,不只是在脑子里,而是通过你在世间的行动。今天就做出一个有着些许不同的决定。坚持几天或一周,去尝试一种更具同情心的习惯。这样做并不困难。但若你开始走上这条道路,它便能为这个世界带来改变。或早或晚,你就可以减少暴力,减少苦痛,拯救某些生命。


关爱并非意愿... 并非情感... 并非空洞模糊的爱和万物一体等想法。关爱就是付诸行动。


你有关爱之心吗?


若你真有关爱,那在今天想要如何表达?你会做些什么?


请付诸那些行动。放心让宇宙接管之后的涟漪影响。让它向你展示关爱能有多么强大。



下一篇:20150731 没有社交媒体的一年

上一篇:20150608 “清醒心灵工作坊”回顾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