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社交媒体的一年
2015.07.31

2014年7月我决定放弃所有社交媒体,包括删除了自己的Twitter和Facebook账户。如今一年多已过去,我将分享些更新内容,回顾过去一年没有社交媒体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那时做出放弃社交媒体的决定稍微有点困难,但这只是由于多年频繁使用,造成它在我脑中占据了比其应有地位更大的重要性。那种感觉就像我要放弃某样自己可能会想念的有价值之物。然而在事实上,我并不想念它,一点都不想。


从逻辑上我知道自己将为更有意义的个人追求腾出更多时间,但从情感上它有点感觉像是某种抛弃(至少在部分程度上)。一旦我最终接受了这个决定,舍弃它却令人惊讶地变得非常轻松容易。我删除掉所有社交账户并继续之后的生活。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已没有点过任何“赞”或给过任何评论。那便是可以重新投入到其他地方的大量时间。



克服分享冲动


舍弃社交媒体后,我却花了比预想更长的时间,让自己大脑不再痉挛式地想去网上分享生活经历。我尤其会在拍摄照片时注意到这种表现。甚至在删除社交账户3个月后,我仍会逮着自己忍不住在想:我该拍下这张照片并分享到网上... 噢,等等,我已经没了社交账户。


在社交媒体上十分活跃时,我常会抱着分享念头去拍照片。但这种行为毫无必要,因为我本来只想为自己保存那些照片。很可能直到第4或第5个月时,我才能完全摆脱那种旧习惯。随着旧的驯化行为逐渐褪散,我开始拍下各种不同照片 — 只想给自己拍摄的照片。我不再去拍那些只为分享,其实并不想保存在个人收藏里的照片。这种做法也提升了我所拍照片的品质。我更能关注于自己想要记下的各个瞬间,而它们与我想去网上分享的各种瞬间经常并不相同。


离开社交媒体数月后,我仍会偶尔想到那种只有一两行的机智言语,而且能察觉想去网上分享的内心冲动。不过现在我已经没有分享的地方,除非自己想把它变成一篇博客文章。最终这些冲动感受也逐渐褪散,我又清除了另一个思维上的分心习惯。如今我留意到那些只有一两行的言语已不再跳进自己脑中。我认为那种思维模式就是由社交媒体驯化而成。我的大脑似乎已不再为制造微博式的机智言语投入任何资源。


离开社交媒体后的4-5个月间,我逐渐摆脱掉各种除了服务社交媒体,毫无其他目的意义的想法模式和行为习惯。这让我能将那些思维资源重新分配给更有价值的任务,比如更深入思考个人长期目标。我感到好像远离社交媒体越久,自己也逐渐变得越加聪明。


另外,随着对那些源自社交媒体活动的微小行为模式有了更多清醒意识,我对和博客写作相关的类似诱惑心理也变得更加警觉。你可能已注意到我在过去7周多的时间里都没有写博客(这是从2004年开始博客写作以来的最长一次停歇)。我这样做的部分原因,就是要摆脱任何想写博客的冲动习惯。我坚持这种停歇行为,直到自己为了写博客而写博客的冲动心理也最终消失。我想让写作成为一种清醒自主的选择,而非潜意识下的冲动行为。



重塑自律


在舍弃社交媒体的一年中,我逐渐变得更少冲动,并对个人选择想得更加细致周到,甚至对那些与社交媒体毫不相关的生活选择也是如此。


当我活跃使用社交媒体时,并未看出那种与他人交往时永远在线的回复能力,会如何增加自己在生活其他领域的冲动反应。但在舍弃社交媒体数月后,我确实看出了其中的不同。舍弃社交媒体成为我从那之后取得的一连串逐步改善的第一步行动,而且这些改善行动一直持续到今天。


我从阅读多本神经科学书籍中学到的一课,就是上瘾行为永远不会是个孤立事件。在某一生活领域的上瘾行为,也会全面弱化我们的自律性。所以当我们改善了一种粗心或冲动行为时,通常也将在生活其他部分看到一连串好处。这种效果对我而言绝对真实。


我在个人健康和效率模式上尤其感到更有自律。过去一年里我已在这些生活领域完成了大量重要改变。舍弃社交媒体让我移除了一种坏习惯,而这种行为又鼓励我去舍弃其他坏习惯,并用更好习惯替换它们。这是个逐渐发生的进程,但我能看出舍弃社交媒体就是这一进程的真正起始点。


虽然我最近在网上始终很安静,但今年在线下一直非常活跃。我在研究那些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还有致力于个人成长上,一直投入着大量时间。我很喜欢不会一路被想要分享如此多细节的冲动心理所干扰。这种专注度使我能获得更快进展。



更佳专注状态


没了那种平时想要上网看看个人社交圈正发生什么的冲动性分心干扰,我发现自己能更容易集中精力,每天都会完成大量工作。


舍弃社交媒体后,我终于感到有动力去处理一些被长期推迟的项目,将其完成并永久清理出个人生活。我对能了结那些悬而未决的事情感觉非常美好。


这个月早些时候,我花去大概两周时间设置并理清了自己未来18个月的目标,包括写出为每一个目标打造的详细行动计划。最终文档有40页长,而且全是单倍行距。之后我利用Scrivener软件干净利落地组织整理了所有目标、项目和具体行动,以便能快速浏览查阅这些内容。这种做法能让我轻松跳转到那些活跃项目上,并让一切事项保持简洁组织。Scrivener是为写作者设计的一款Mac电脑应用软件,我发现它在组织管理个人目标、项目和行动事务上也很高效实用。


回顾过去,我能看出当在社交媒体上十分活跃时,它会驯化我过度专注于那些短期思维。最终,这种获得即时满足的冲动心理逐渐消散后,我开始能把更多注意力放在长期成果和影响上,从而做出更佳决定。我还变得更有耐心。



更富价值的工作


没了社交媒体,我在工作上也比以往感觉更有动力 — 并非只对轻松工作或有趣工作,对所有工作都是如此。甚至是过去并不怎么喜欢的一些工作,现在也让我感到更加愉悦和富有价值。我不会再拖延耽搁像财会之类的任务。过去一年我在保持良好任务进度上感觉轻松容易了许多,在某些领域甚至还有超前表现。


社交媒体会提供即时拥有的良好感受奖励,让我们去做那些几乎毫无价值的事情。当那些奖励无法再如此轻松获取时,我们就必须更努力地工作来拥有同样的美好感受。若我们通过达成某些富于意义的事情创造出多巴胺高峰状态,那种感受就能积极正面地引导个人行为,而那些美好感受也能累积起来创造更加持久的动力,以便应对更大规模的目标和项目。


社交媒体就像个无休无止的跑步机,会替代你对真正成就和进展的快感。它会彻底浪费我们身上的天然奖励环路。将未来5或10年都花在社交媒体上能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好处?你那样能实现什么富于意义的成果?你只会待在同一架跑步机上,只有很少或根本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成绩。若你认为那是个可以接受的结果,我就坚决建议你舍弃社交媒体至少六个月时间,以便你能重获些已被侵蚀的生活动力和雄心。


回首过去,放弃社交媒体完全是件明摆着的事情。回想起来这种服务显然是对时间的巨大浪费。也许在里面尝试几周来满足个人好奇心还值得一做,但我更愿拿回被这种服务吸噬的其他所有时间。至少我在抛弃那些垃圾网上活动时,自己感到由衷的高兴。


使用社交媒体也许会不时给你良好感受。但不再使用它们会让你拥有更佳感受。



下一篇:20150806 做名实现者

上一篇:20150609 囚犯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