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
2015.12.22

今早我在阅读《辨喜作品全集》(The Complete Works of Swami Vivekananda)时,碰到了下面这段内容:


“到底什么是义务?它就是肉身的冲动,我们在这世上的依附关系;当一种依附关系建立起来后,我们便称之为义务。例如,在没有婚姻的国家里,就没有夫妻之间的义务;当婚姻建立之后,丈夫和妻子会因为这种依附关系住在一起;而历经多代人群,那种住在一起的生活便稳固下来;当它变得极其稳固,就会成为一种义务。我们也可以说,它有点像种慢性疾病。当它表现严重时,我们称之为疾病,当它慢性发展时,我们称之为自然现象。可它就是一种疾病。当依附关系变成一种慢性病时,我们就用义务这种听起来高尚的说法为其命名。我们在它上面撒满鲜花,为它奏响颂歌,用神圣文字给它赞美,然后整个世界又征战不休,人们以义务之名热忱地彼此抢掠。


你和我没有任何天生义务。无论你有什么要奉献给世界的东西,请尽一切办法去奉献,但别借用义务的名义。不要有任何这类想法。别被迫使去做奉献。你为何应当被迫行动?你在被迫之下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会强化依附关系。你为何应当背负任何义务?


请不要为你所做的任何事情,寻求赞美和奖赏。”


我偶尔会收到一些特定人群发来的电子邮件,尤其是来自印度和中国的年青男女。他们都感到一种内心冲突,既想尊重自己家人和社会习俗期望他们履行的义务,又渴望自由灵活地探索属于自己的成长道路。他们经常从年少时开始,就被教导履行义务的重要性,给自身行为附加了许多外界期望,尤其是在结婚之后。这些人时常渴望拥有那些会被自己家人排斥的生活体验。


我对这类思维心态能够感同身受。自己也曾有段时期,会把他人对我的期望置于个人生活首位。在许多年里,我的个人兴趣和肩负的义务都相当一致,所以自己能在没有太多压力的情况下,满足那些义务要求。最终这些人生道路出现分歧,我不得不做出个人选择。我可以选择遵从义务(即:满足他人期望的依附关系)去生活,或者做出属于自己的决定,探索自由之路。每种道路将会有不同的人生结果。


长久以来,我都偏爱自由的生活道路。当各种义务和我的自由发生冲突时,我通常会避开义务,选择自由。我的大多数朋友也有类似的思维心态。


就像辨喜指出的,我们可以给义务打上自然状态的标签,尝试用鲜花、颂歌和神圣的文字来抬升它。但我们也可以将义务看作根植于依附关系的一种慢性病,一种会制造毫无必要的痛苦与冲突的疾病。


在自己人生的一段时期,履行义务对我而言十分重要,我也能满足并经常超越他人对我的期望。当那种义务与我的成长道路和谐一致时,一切都相安无事。而在我人生的另一段时期,自己尽了个人义务,但并未体验到与它和谐一致的感受;那是段压力重重的时期,我的生活从外部来看还不错,自己在内部却感觉并不正确。我永远都无法动摇自己对拥有更大自由的内心召唤。最终,我开始用辨喜描述义务的相同方式,去看待义务本身。我看出将义务放在自由之前,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慢性疾病。


当自由变得比义务更加重要时,生活的滋味也变得极其不同。第一,你会看出并不真心喜爱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浪费精力。第二,之前在你忙于履行义务时隐而不见的全新生活真相,将开始显露出来。第三,你和自己工作的相互关系会发生改变;你将学会不带依附或索求心态地去工作,同时仍能满足自己的各种生活需求(还会变得更加轻松容易)。第四,你将发现有些人并不赞成你追求自由的道路,而且你能应对处理这些人的非难。第五,你将发现有些人想知道更多关于你追求自由道路的事情,因为他们也在考虑类似的人生转变。第六,你很快会体验到与其他心灵自由的人们,产生的全新交往关系。


我的博客存在于此,就是因为我热爱自由的人生道路。假如自己困于充满义务的道路,我就不会进入博客领域。为追随这条自由之路,我不得不避开先前背负的一些义务。


通过追求自由之路,我仍能高效工作并支付各种生活开销。而且我更加享受所干的工作,因为自己并非从义务感出发去工作。我在受到写作灵感的激励时才会写作,而非因为我必须如此。当我开始感到自己应该写些东西时,通常会干脆避免所有写作,因为我不想让自己与写作的相互关系,走入那种义务方向。当我阅读由于不得不写才去写作的人创作出来的文章时,那些文字让我感觉毫无热情。我想要的状态是,自己要么会不带依附或义务感受地去写作,要么就什么都不写。


我曾经有过十多年的婚姻生活,所以能对婚姻和家庭关系中的义务角色感同身受。身处婚姻之中就像生活在一个舒适的茧囊里;你知道外界会对你有什么期待。最终我避开了那种义务并再次追随自由的生活道路。做出这种选择极端困难,但我还是有意为之。我避开自己的义务,以求探索一条不同的人生道路,我很高兴自己做出了那种选择。


只是为义务理由而停留在一份交往关系里,对我来说并不够。我珍视荣誉和承诺的价值,但我更珍视自由的价值。当个人义务与我追求自由的道路和谐一致时,我就会尽到自己的义务,但在两条道路出现分歧时,我通常会走向那条自由之路。这便是在工作和感情生活中,我会努力避免各种依附关系的一个原因。自由需要灵活性做保障。


当你追求自由之路时,有时你会因为自己的决定饱受称赞,还有些时候则会因为它们遭受谴责。请尽力对这两种反馈形式都保持超然状态。别让你对这条道路的真诚追求,受到赞扬或批评的过度影响。


哪条道路会显得更加自私?我认为你需要在两条道路上都走段时间,才能为自己做出这种决定。从个人角度讲,我发现义务那条道路显得更加自私。在那条道路上,你会为了保护自我感受,而躲避他人评判。你依然想要自由,但你过于担心若放手那些义不容辞的依附关系,其他人会对你有什么想法。你不敢离开,就是因为惧怕各种后果。屈服于自身恐惧就是一件自私的事情,难道不是吗?


你一直困于义务之路,就是因为你不信任这个宇宙。你想要更多自由,但你并不信任自己对自由的追求,会在长远看来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你在内心深处知道,和义务向你发出的召唤相比,这种对自由的召唤来自更有精神高度的领地。但你对这条自由之路的信任,并不足以让自己采取行动。这种信任上的缺乏正在收缩你的自我感,导致它向内塌陷。你发现自己正活在一个茧囊里,就是这种内在状态的外部体现。


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你必须从这种深受限制的自我感中崛起,让它彻底崩溃。你必须信任这个宇宙,信任更高的自我。与自我保护相比,愿意把你更渺小的自我暴露在负面社会反馈之中,是种更加无私的行为。信任这个宇宙就是无私之举。


我真诚地相信,长远来看,追求自由之路是更明智的选择。但我认为义务之路也应在某种程度上进行探索和得到尊重。两条道路之间的反差对比会在它们的不同之处闪耀光辉。义务之路是一条封闭、收缩和守卫的道路。在一个敌对或冷漠的宇宙里,你必须守卫狭隘的自我,以及其他人的狭隘自我。但若你信任这个宇宙,就不需要这种守卫。相比之下,在与更高自我保持和谐一致面前,那个狭隘自我的命运就会显得更不重要。


义务或自由?哪条道路此时在向你发出召唤?



下一篇:20151228 完成你的支线任务

上一篇:20151130 十一年的成长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