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茫然的赚钱高手
2016.01.18

我的读者中有许多人,都拥有可以赚到远超平均水平收入的各种技能 — 只要他们想为此目的应用那些技能。他们中很多人都是程序师或工程师。另有一些知道如何投资或交易股票。还有一些人是非常出色的扑克高手。这些人可以不费太多困难就赚到六位数收入(有时还会更多)。


其中不少人赚到的收入,远未接近自身潜力。他们知道此事。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他们对收入并不特别关心。不少人发现赚到很多钱并未带来满足感。


其中一些人赚过许多钱。他们探索过大部分物质欲望被满足,甚至不止于此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经历了那种物质丰裕的阶段,这样的生活在一段时间里十分有趣,但现在对他们来说已不再有任何意义。


这群人里的另一些,则从一开始就不想麻烦自己赚那么多钱,即使他们拥有做成此事的各种技能。他们根本就没有麻烦自己去赚钱的动力。财务方面的收获无法让他们感到兴奋。


我还记得和一位程序师的交谈经历,此人只干着最低工作量,以负担个人基本开销。他并非赚不到更多钱,只是因为不在乎去付出那些额外努力。他说自己以前通过做设备驱动的编程工作,每月能赚到4万美元,然后他耸耸肩说道:“可那又怎样… 只是钱而已。”


有时这些人会经历一段时期的轻微抑郁,为自己没用个人技能去干更多事情感到沮丧。一些人觉得自己应该去赚更多钱。另一些人则感到不管能不能赚钱,都应当拓展自我或做出更多贡献。


这些人偶尔会在有趣的工作项目上找到暂时的愉悦感。他们可能仍喜欢不时收获好的报偿。但他们并未觉得有太多雄心,要在收入上更进一步。


这种生活道路可能依然有些成长体验,但并不太多。甚至去学新的额外技能,在一段时间后也会有相似的乏味感受。


当去考虑实现更有雄心的目标,拥有更好的财务状态或其他成就时,他们脑中不断冒出的问题就是:何必麻烦?


你探索了更多事物,现在更多事物仍让你感到无聊。


你探索了更好生活,现在更好的生活看起来也毫无意义。


你探索了不同选择,现在不同的选择感觉全都一样。


当更多、更好和不同的结果都不再令人满足,你又该去干什么?


好吧... 这就是当存在危机来到你面前的时候。:-)



再次找到成长感受


许多人都发现自己都有去干更多事情的各种技能,但内心缺乏那种行动动力。他们不在意去赚更多钱。他们也不在意去做更多贡献。他们只在意能负担个人生活开销便可。


有些人能穿越这条隧道,在另一侧世界找到新的满足感。另一些人则似乎仍处于无穷无尽的漂泊茫然状态。在那些超越这种消沉状态,和没能超越的人士之间,存在什么不同之处?


我想说主要的不同之处,如果自己能概括它的话,就是那些再次找到满足感的人们,与那些没能如此的人们,经历了一种不同类型的升级过程。


那些继续陷于挣扎的人们,似乎总在相同的生活领域循环往复,寻找解决方案。他们会审视自己的各种技能,审视自己的生活习惯和常规日程,审视自己的工作项目,审视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可能会做出一些转变,但在经历转变时,他们很大程度上保持着原来的生活哲学。而就是这种生活哲学,使他们陷于困境之中。


超越了这种挣扎状态的人们会做出更深入的改变。他们重新评估自己和生活的全面关系,还有从这种关系出发产生的其他变化。但这些升级了自己生活哲学的人们,并非都以同样的方式进行转变。一个人的升级过程,也许在另一人看来就是降级过程。


这些人重新评估了自己与现实世界的相互关系,并会改变这种关系。这个过程几乎就像经历人际关系里的分手过程一样。旧关系终于完结,一种新的交往方式得以展望并创造出来。


由于你和现实世界的相互关系存在于自己脑中 — 表现为各种想法、感受和信念的集合 — 所以你能改变它。你可以将旧事件重新解读成不同的意义。正如人们在分手前会重新解读自己的感情关系一样,他们也能重新解读自己和生活本身的相互关系。


这些人会意识到,自己和旧生活的分手已经在一点一点进行中。他们对这份关系感到疏离已经有段时间。自己付出的努力和投入都在渐渐耗尽。从这份关系中收获的奖赏也越来越虚弱。此时的生活看起来枯燥又毫无意义。继续停留其中将无济于事。是时候继续前行。


当某人重新定义他/她和现实世界的关系时,生活方式的改变常会随之而来。我已见到人们会辞去工作、开始旅行、从事慈善事业、探索开放感情关系,等等更多内容。但之前这些变化,也许一直在此人的“未来/可能”事项清单上停留了许多年。看起来启动这种转变的要素,就是一个人对其生活哲学的根本性重构。



意义深刻的转变


在具体的变化方向上,这些意义深刻的转变似乎没有固定模式,至少没有一种我能看得出的模式。人们会朝着不同方向任意变化。这很像人际关系的分手形式。分手之后会发生什么,对每个人而言都不相同。


随着不断行动,此人通常会有一段混合着恐惧、兴奋和决心的生活阶段。“解脱”一词会频繁用来描述这段生活的感受。


变化另一侧的生活很少会完美无瑕,但我无法想起有一个实例,是改变之人想要回到从前的生活。他们知道那种转变必须发生,但实现转变本身并未神奇地解决他们的所有问题。仍有许多工作需要着手完成。


虽然我无法识别人们在新变化方向上的核心共性,但我已看到他们创造这些转变时的某些相同模式。这些模式与人们转移离开一份人际关系时的行为模式,在本质上彼此相同。


通常,这些人会开始对他们一直感受到的抵制和怨愤心理给予关注。他们看出自己正在抵制当前处境,想要生活有所不同。他们对自己明显缺乏动力的状态感到厌恶。对于不少同龄人似乎已经超越自己的现实,许多人都在心中感到失望沮丧。他们开始注意到这种内心抵制。


接着,他们开始对制造出这种抵制心态负起责任。他们看出这样做毫无帮助,而且只能让自己陷于停滞。他们决定不再抵制,并向当前处境投降。他们逐渐变得没那么顽固。他们已经得出一直顽固毫无作用的结论,于是开始放松抵制,决定在一段时期内变得更加灵活和留心观察。他们会变得更加放松。


在过去,这些人会把改变之路,看成需要进行环境条件的改变。他们需要更好的生活方式,或更好的工作项目,或更好的工作空间与工具。他们需要更加自律。更加专注。更加主控。这就像一个人试图通过改变自己的伴侣,来挽救那份感情关系一样。我需要你帮我解决X、Y和Z问题,然后我们的关系就将变得更加美好。可这种做法通常效果如何?


有时感情关系中的另一人并未把X、Y和Z看成是问题。有时现实世界似乎也不赞同你的问题确实是问题。当你试图解决那些问题时,感觉就像现实世界正有意和你对抗。或者你可能感觉自己在不断折磨自己。你决心做出改变,而你的努力付出在几天内就以失败告终。


最终此人抵达了向显而易见的事实投降的状态:整个关系已经破损。我在此所指的关系,是这个人和生活、宇宙与一切事物的相互关系。那份关系已经不起作用。你和现实世界似乎正相互争执。你们无法达成一致。


许多人在此时都会进入一段停滞期。他们知道那份关系已经破损,所以想试图进行修补。可这种做法并不管用,部分原因是,即使在清醒自主地改变困境之时,他们依然运行着令这种困境永久化的旧思维模式。


那些成功实现转变的人士,倾向于通过放弃试图改变自己伴侣的方式,最终做成此事。他们愿意向另一种显而易见的观念投降:我的伴侣想要的事物,与我想要的事物并不相同。他们终于决定允许自己的伴侣成为其他某种人。而伴随这种决定,他们也意识到是时候转移离开这份感情关系。


这种转变过程,在你和现实世界的相互关系上,又是如何展开?这两种转变有着相似的动态变化。这个人不再试图改变现实世界,而是终于允许现实世界做它本来的样子。与它抗争、抵制,或试图解决问题都毫无意义,因为现实世界只会进行抵制。


这个人该如何与旧现实世界和平分手?他们可以通过展望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和整个世界,其他人,还有总体生活相互交往的新方式,来实现这种转变。他们展望出一种体验现实世界的新途径。对某些人而言,它确实感觉就像踏进一个全新的现实世界 — 一种全新的生活环境。


主动投降在此就是关键。当你不再抵制,向现实世界主动投降时,你就不再给自己不想要的结果喂养力量,而且你并不想要的那种相互关系也倾向于逐渐消失。但只要你不断为了改变进行抗争,就会体验到一种对抗自己的反向作用力,使你一直陷于困境。


有位男士决定不再基于回避恐惧的方式与生活相处。从现在开始,他只打算面对、接受和欢迎他所恐惧的一切事物。他厌倦了看到自己的现实世界随着他不断躲避恐惧而收缩。他为自己采用了一条新规则:不管恐惧什么,我都必须面对。他不再抵制生活的挑战。结果你瞧,他发现那些恐惧其实只是幻觉。他就是那个一路给恐惧喂养力量的人。


有位女士决定自己厌倦了像往常那样的商业生意。她的生活遍布仰望其成就的人们,但那些成就对她来说已不再有任何意义。她不再对缺乏经商动力进行抗争,所以主动向其投降,让自己的生意逐渐衰退,不管人们可能对她有何想法。最终她处理完了那些生意事务,开始创办自己的非营利性基金。自此以后,她与生活的相互关系就将基于贡献和服务。而这就是她所热爱,但之前从来不被允许去做的事情。她必须主动向事实投降,承认她的生意不再是个人未来成长和自我表达的正确载具。



从忍耐到完结


这些人都有属于他们的Jerry Maguire(《甜心先生》,由汤姆·克鲁斯主演。译者注)时刻。对他们中的许多人而言,自己人生转变最强大震撼的部分,就是当自己体验到和旧生活方式彻底完结的深刻感受。他们厌倦了恐惧、虚伪、隔阂、肤浅、冷漠,或其他令人感觉并不一致的状态。他们决定是时候抛弃旧的生活方式,继续向前行进。


一位朋友用此话来描述自己完成转变后的生活:Steve,我现在感觉和谐一致了。


另有一人在经历那种转变时说道:我他妈一定要离开这儿。


随着人们经历转变,在一段时间内体验到并不协调的生活进程十分常见。几乎每个人都发生过前进两步退一步的事情。这种情况没什么。那粒转变的种子已经种下。让种子成熟发芽可能需要花费时间,但它会继续成长。我们越是偶尔退步一下,也能清晰感受到旧现实世界已经无法再被称为家了。


那些仍陷于停滞状态的人们,似乎还未抵达这种彻底完结的状态。造成这种结果的常见原因,就是人们陷在一种忍受状态。他们继续忍受着自己当前和生活的相互关系,即使那种关系对其而言并无益处。


忍耐并非投降。忍耐仍是抵制。当你忍受一种情形时,你会允许它存在,但你拒绝向它投降。所以你无法从中提取经验教训。你没法最终毕业。


忍耐就像不想上学但还是要去学校。你现身课堂,但你拒绝做名学生。因此,你所学也甚少。如果你只想抵制学习,现身课堂的意义又在哪里?


当那种抵制终于停止,主动向现实投降并决定不再抗争,这段经历终于可以转化成经验教训,使此人收获进展。毕业时刻将伸手可及。


身处破产状态能学到经验教训。拥有一份艰难感情关系能学到经验教训。遭受身体疾病能学到经验教训。经历漂泊茫然的时期也能学到经验教训。如果我们抵制这些人生经历,我们也在抵制其中的经验教训。


假如有种自己不想要的经历体验,似乎就像胶水一样粘着你,请尝试不去抵制一段时间。试着向那种经历体验主动投降。给现实世界以无罪推定,推断在你此刻身处的地方,就有富于价值的经验教训。让你自己完成这段人生经历。允许你拥有当前经历的体验,不去顽固地抵制它。让自己抵达彻底完结的状态。之后你就能获得进展。



下一篇:20160119 如何观看一场政治辩论

上一篇:20160117 毫无索求地进行探索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