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断食试验总结
2016.09.12

我昨天结束了饮水断食试验。自己断食了17天零3小时,这比我从前断食过的记录都要长。本文是在我饮水断食试验第6天所分享内容的基础上,对断食经历的总结说明。



动机


人们如今生活的世界和100年前已然不同。不幸的事实真相是,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充满自己身体无法有效去除的各种毒素。这些毒素包括杀虫剂、除草剂、污染物、重金属、塑料制品、动物激素、药品、辐射等等等等。只是通过饮水、呼吸、吃饭,我们就已暴露在这些毒素面前,所以消费各种毒素成了每日现代生活的一部分。我们都在某种程度上处于中毒状态,有些人则比其他人更加敏感。


摄入毒素过量的症状包括:


  • 慢性疲劳或懒惰
  • 思维不清
  • 难以集中注意力
  • 极易受到分心干扰
  • 绝望、焦虑,或持续性消极情绪
  • 皮肤问题
  • 关节或肌肉疼痛
  • 消化问题


即使轻微中毒也能降低个人思维与情绪状态,尤其是长时间保持良好专注,保持自律,明智解决问题,以及享受积极情绪等能力。你的思维和情绪状态就是个人内部中毒程度的指示器。遗憾的是如今许多人都不知道真正的思维清晰感是什么样子。他们以为的正常状态,其实已是思维迟缓的表现。


由于尝试过各种排毒做法,我在思维清晰感、个人专注力和内在动力上体验过显著增长。我很多年前是从饮食排毒开始做起,之后试验了能帮身体排除毒素的各种辅助药物。过去一年中,我提升了自己在排毒方面的努力,对于思维清晰感和耐力上收获的改善,一直都很高兴。每天工作14小时已经不费吹灰之力(只要我想这样)。我还能像没事一般搞定大量工作,比如在四个月内举办四场工作坊。


你可能以为排毒是件小事,就像做次清肝排毒一样。但我们究竟得付出多少努力,才能真正排出体内大部分毒素?我看过一份估计报告,说你必须连续吃上7年100%的纯素生食,才能完成一次彻底排毒。即便如此,你也没法清除所有不该留在体内的毒素。面对如今暴露在生活中的毒素剂量,我们的身体还未进化到能处理它们的程度。但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帮助加快排毒进程。


我做饮水断食试验的主要动机,就是继续让毒素排出体外。我从排毒做法上已看到明显好处,自己也想保持这种进展。饮水断食法看起来像是值得探索的另一个出色排毒途径。


进行饮水断食时,你的身体不必在消化活动上耗费任何能量。消化过程是身体资源的巨大贪吃者,会用掉身体可用能量的2/3。有了这些额外能量(身体会转换到燃烧脂肪以获取能量),身体可以专注于清除毒素(许多都存储在脂肪细胞中),净化血液,清除不健康细胞,并强化各个器官,以使其更高效运转。只有在断食期间,身体的许多修复进程才会被激活。这也是其他动物会有的自然体验。


我还读到其他人从断食体验中收获的一些巨大好处,所以也想看看与我以前尝试过的排毒做法相比,它会有何不同。自己做此事的主要驱动力量,就是自身好奇心和潜在的改善思维好处。



断食经历


我在8月25日早上吃了最后一顿饭(绿蔬果汁),所以自己认为的断食起始时间就是那天上午10:15。我觉得在早上吃顿饭后开始断食会更容易点,回头来看这的确是个好主意。断食的头几个小时十分轻松,我也想让这几个小时处于白天期间。这样自己开始感到饥饿时,就可以去睡觉,并在睡眠中完成几小时断食。假如在晚饭后开始断食,我便会浪费正常睡眠时段,去度过感觉最轻松的头几个小时。


由于早上吃过一顿,断食第一天确实非常容易,我像往常一样高效多产。自己晚上感觉饥饿,而那时也到了上床睡觉的时间。


第2和第3天最艰难。我在这两天饥饿难耐,能量低下,很难集中精力。那些天里我没法完成太多工作,但我预想会有这种状态,所以能轻松对待。当感觉难以忍受时,我提醒自己只需要一次熬过一个小时。我喜欢天色开始变黑,因为那时我就能在睡眠中度过几小时的断食状态。头三天用了自己整个断食经历的最多自制力。我当时每天的目标就是熬到晚上睡觉时间。


第4天开始我感觉好了一点,但依然不时有些饥饿感。到了第5天我不再感到饥饿,觉得好了不少。不过自己体力依然很低下。


一直到大概第10天,我的个人感受每天都阴晴不定。在第6天,我感觉棒极了,自己全天都思维活跃。在这种良好感觉下,我有足够能量出门做些杂事。其他日子里我则感觉行动迟缓,头脑不清,如果能有一两个小时的高效时间就已很幸运。我很难预测自己每天会有何感受,有时我的能量状态在当天中途会发生变化。即使身体没感到饥饿,我依然常会想着食物。自己也很想念平时习惯的生活。但我每次只尽力度过一天,在不吃食物的情况下逐渐习惯了不同的日常生活节奏。


我允许自己不在断食期间工作,但也喜欢在身体可以时去工作,因为这是个人感觉不佳时消耗时间的好方式。工作能让我少想食物,比看电影等其他任何事情的效果都要好,我也很享受自己的工作。


断食期间的日子感觉更长,因为我不用准备食物、不用吃饭、不用打扫卫生、不用锻炼,所以找到度过时间的好方式,有助于提振个人精神。因为我没想在断食期间保持高效多产,自己完成的任何工作都像额外收获。


家里厨房在我断食期间也一直很干净,因为自己没做任何会让它变得杂乱的事情。尽管厨台上会逐渐堆满水瓶,碗碟我却一次都没洗过。这听起来可能挺怪,但我其实挺想念每天操作洗碗机的日常习惯。


大概11天过后,我的思维能量和警觉水平感觉都挺棒。我没法说自己像有些断食者报告的那样,体验到任何惊人的思维清晰感,但这有可能是因为我已做过许多次排毒。在断食试验的最后一周里,我很容易就能完成大量工作。我可以一连工作14小时,直到最后甚至都不会感到疲惫。试验期间我感觉自律和动力水平也有很大提升。我无需任何进食休息,所以能一连数小时持续工作。我做完了数个小型项目,比如清理和重新组织自己的电脑文件。


接近上床睡觉的时候,若我仍在工作,自己的一部分思维会告诉我今天该结束了,但在行动上我将继续工作一两个小时。与不得不迫使自己完成更多工作不同,我现在有着完全相反的工作体验。因为从一个行动自动转向另一个行动如此顺滑流畅,我必须迫使自己停止工作。那种状态就像潜意识里有个“现在就干”的声音,在毫不费力地激励我继续工作。假如这部分表现在断食过后依然留存,自己现在似乎仍是如此,那么对我实现持续的高效表现将大有好处。


基于断食试验头一周的艰难体验,我当时并未期望继续下去。我不断设定着各个小目标,比如坚持到3天、5天、一周、10天等。我在第二周安排了两个私人会面,自己也担心到时无法有足够的活动能量。有些日子里只是离开沙发续满水杯,我都感觉很费劲。


最终那种倦怠感及时消失,我有了充沛能量应对两次私人见面,这两次见面是在断食试验的第13天和14天。能出门享受些社交时光也很美妙,因为断食试验的大多数日子里我都独自呆在家中。这个试验大多数时候都是种独处经历。


虽然在断食期间没吃东西,我发现时不时去厨房转一圈,闻上一堆东西让人挺舒服。我尤其喜欢芝麻酱、花生酱和sriracha辣酱的香味。食物的香味是进食体验的重要部分,至少我仍可在不打断试验的情况下,体验那种类型的感官享受。所以当开始想念食物时,我便走进厨房,来趟嗅闻之旅。你也许会觉得惊讶,但这样做并未引诱我去吃东西。它给我的感觉就像一种不同类型的感官奖赏。即使你不做断食试验,我也鼓励你尝试一下此事。去厨房闻上一堆美味事物,并真正吸入那些香味,全然享受其中。不过在断食期间这种体验很可能更佳,因为那些香味感觉会得到强化。


除了不时散散步,我并不打算在断食期间锻炼。通过阅读我得知这并非什么好主意,因为运动会燃烧更多肌肉组织,带走身体用来修复和排毒的能量。在断食期间,我有几天的体力都不错,没多大困难就能走上一个小时,但比往常要走得慢许多。另有些日子里,我在不休息的状态下连15分钟都走不了,甚至在断食试验最后一天也会如此。没有断食时,我平常能毫无麻烦地一连走上数小时。我喜欢保持身体活跃,所以自己用了些时间才习惯这种活动不多的状态。根据苹果手表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周我只有两天的活动分别燃烧了不止200卡的热量(包括只在屋内移动),所以大多数日子里我都低于这个水平。我想更多活动,但自己没有去活动的能量。我不断提醒自己,断食期间我的能量最好消耗在体内的净化过程上。


在断食的头几天里,我有过一些强烈鲜活的梦境,但大多数时候我的梦境都没什么特别。许多晚上我都比平时更难入睡。通常我几秒内就能入睡,但断食期间有几天我要30-60分钟才能睡着,虽然自己在上床时已经感到困倦。这种状态很可能源于排毒过程打乱了我的荷尔蒙水平。进行断食时,细胞会把自身毒素排入血流之中,从而造成各种副作用。因为我可以在那些日子里睡懒觉,这个问题并没什么大不了。由于不确定身体需要多少睡眠,断食期间我没用闹钟叫自己起床。大多数日子里我都会睡上大概8小时,这要长于我平时的睡眠时间。


我在断食期间觉得个人情绪更加敏感(常见体验),某些日子里还有情感上的排毒表现(即:随机出现情感变化),尤其是有压力和焦虑感受。这些感受在头一周过后便已消除,我也重新开始感觉更积极乐观。


在断食最后一周,我的一些皮肤开始看起来有点不好。但吃过一些食物后,皮肤问题似乎已完全清除。我并未像有些断食者那样遇到粉刺问题。


某些人说断食是种灵性体验。但我没法说自己在断食期间有任何特别的灵性连接感受。这个试验很大程度上是种身体经历,以及耐性挑战。倘若我是和其他人在静修中心一起断食,个人体验也许会有所不同。这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初始意念是为了获得身体和思维上的好处。我想说这次试验真的只与身体相关。


在某种意义上,这次断食试验对身体来说挺难,但我认为最大挑战来自心理层面。我省去了51顿饭,在试验头一周左右,我确实会在平常吃饭的那些时段,感受到每顿饭的缺失。到第二周结束前,那种感受逐渐开始消散,我也习惯了不吃饭的状态。


到了试验第17天时,我感觉自己没有太大困难就能继续断食。再坚持一两周似乎也没什么负担,尤其是因为我在最后一周有了维持高效表现的思维能量。但最初让我坚持下来的,就是一次熬过一天,甚至是一次熬过一小时的思维心态。我真的很高兴试验在一路进行下去后变得容易起来。


在断食最后三天,我胃部出现一些痉挛症状。但情况并不太糟,每天只会出现几个小时。自己开始吃饭后,痉挛症状便消失不见。


假如能有更多可行时间,我本想让试验超过17天,但9月11日是我终止断食的最后期限,因为本周我马上要进行一次旅行。我想让试验继续下去的原因,是由于我能看出停止断食时,身体并未彻底完成排毒。我的舌苔上仍有白衣,自己口气也很难闻,而且真实的饥饿感还未重新出现。所以对于没能给身体完成排毒进程需要的足够时间,我稍微感到有点失望,但我以后永远都能再去尝试更长时间的断食。



体重减轻


试验开始时我的体重是183.8磅(约为83.14公斤),在终止试验的当天早上,我的称重结果是165.2磅(约为74.93公斤),所以自己总共减掉了18.6磅(约为8.45公斤)。


以下就是我每天的减重进程:


  • 第0天 — 183.8磅
  • 第1天 — 180.8磅(-3.0)
  • 第2天 — 179.6磅(-1.2)
  • 第3天 — 178.4磅(-1.2)
  • 第4天 — 176.0磅(-2.4)
  • 第5天 — 175.0磅(-1.0)
  • 第6天 — 173.4磅(-1.6)
  • 第7天 — 172.4磅(-1.0)
  • 第8天 — 172.2磅(-0.2)
  • 第9天 — 170.6磅(-1.6)
  • 第11天 — 169.4磅(-1.2)
  • 第12天 — 168.2磅(-1.2)
  • 第13天 — 167.8磅(-0.4)
  • 第14天 — 167.2磅(-0.6)
  • 第15天 — 166.2磅(-1.0)
  • 第16天 — 165.4磅(-0.8)
  • 第17天 — 165.2磅(-0.2)


自己平均每天减掉的体重是1.1磅。


在终止断食当天,我的体重反弹到167.6(+2.4)磅。这种结果在意料之中,因为消化系统现在有了些食物,整个身体也重新增加了些水分。


我的臂围(上臂中部)减少了0.875英寸(一英寸=0.0254米),腿围(大腿中部)减少了1英寸,胸围减少了0.875英寸,腰围减少了2.375英寸,臀围减少了1.125英寸。


目前我处于1990年代以来的最低体重状态,甚至比我在2008年完成30天只喝蔬果汁试验后的体重还低。


除了自律挑战和需要腾出所需时间的考虑,我认为断食无法成为较流行减重做法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它很难进行商业化操作,所以大家不会受到关于断食的各种营销信息的狂轰乱炸。在销售饮食书籍、减肥课程、健身房会员卡、个人培训、营养咨询、锻炼器械等事情上,商家有着可观利润。所以那些减重方式也是营销资金流入的方向。


你可以支付成千上万美元,和一位专业人士经历一次断食静修体验。若你存在严重医疗问题,需要每日看护,这也许是个恰当做法。即便如此,有些水平一般的静修组织者,会在不该逼迫时强迫你断食,导致更加糟糕的结果。你可以从网上找到各种有关这方面的可怕视频。不过若你身体健康,像我一样只靠自己进行断食,断食做法其实能帮你省钱。因为你不必购买食物,或使用与食物相关的任何器具,比如洗碗机或烤箱。但断食的不利一面是,你可能没那么高效多产。



终止断食


从30天只喝蔬果汁的试验经历中,我知道在转变回原来的饮食方式时,逐渐进行非常重要。对于饮水断食试验,身体需要时间增加消化液和消化酶的产出。在断食期间,这些物质含量都已降到最低点。太快回归难以消化的食物应该是个坏主意。


我研究过如何终止饮水断食进程,所以能够小心处理,不会让身体有太多压力。我决定从食用新鲜水果,并小量进食开始做起。


昨天我吃了下面五顿饭,从下午1点开始,每隔两小时吃完了它们:


  • 哈密瓜片
  • 草莓
  • 莴苣和牛油果沙拉(加有一汤匙橄榄油,一个柠檬的果汁,还有一点喜马拉雅山岩盐)
  • 味噌汤和海苔片,还有来自自家花园的绿葱花
  • 清蒸西蓝花并加小量鹰嘴豆泥


这种做法比某些断食者推荐的做法稍微更激进一点。有些人说在进展到固体食物前,最好慢慢从稀薄的水果或蔬菜汁开始吃起。吃过水果后,我感觉身体能处理更多食物。由于两天后便要动身前往伦敦,我也没有多余时间过于缓慢地终止断食。自己不想在旅行时仍身处转变模式。尤其因为我是转变到全天然的纯素饮食,而非毒素超多的动物食品,自己觉得更佳做法是再多断食一两天,然后更快一点转变回原先的饮食状态。


在很大程度上,我转变第一天应对得挺不错。自己在吃过草莓后需要小睡一会儿,吃过沙拉后腹部有些胀气。但喝过味噌汤,后来又吃了西兰花后,我感觉棒极了。这些食物看起来消化得不错。我也重新开始出现肠部活动(之前两周都没有任何活动),第一次出现在半夜,今早又出现了两次。因此自身消化功能似乎没多大困难便恢复到正常状态。


我听说经历断食之后,食物品尝起来极其美味,因为味蕾那时会变得更加敏感。在完成30天只喝蔬果汁的试验后,以及连吃30天以上的纯素生食后再吃烹调食物时,我都体验过这种感觉。所以自己很期待那种感官体验。


我吃的哈密瓜尝起来一般。我肯定不会把它描述成美味,所以对此有点失望。但也可能是因为哈密瓜本身就很一般。这种情况也可能是由于我的舌头那时仍有白衣,阻碍了一些味道。但自己那天吃过的其他所有食物,真的都很美味。即便做得十分简单,沙拉依然非常好吃。我很享受每一口味噌汤,绿色葱花的美味也完全绽放。西兰花同样给我带来了绝妙的感官享受。我希望这种强化的敏锐感受能持续一段时间,因为那种感觉真的太妙了,尤其是在这么长时间没有吃饭之后。


由于重新开始进食,我现在更加感激这种体验。甚至花时间准备食物都是种快乐。我喜欢触摸各种食材,感受它的质地,嗅闻它的香味。断食体验也让我慢了下来,能享受吃下的每一口饭菜。


今早甚至在想要吃饭前,我已工作几个小时。我的早餐通常都挺早,但断食过后,自己感觉推迟吃饭不再有什么大不了。我的第一顿早饭是绿蔬果汁(两个香蕉、菠菜、克莱门氏小柑橘,以及一些新鲜菠萝),自己写作这篇文章时就喝着它。


今天剩余时间,我很可能会再吃点水果和沙拉,或许再来一碗味噌汤(太好喝啦!)。如果感觉仍然不错,我可能要为晚餐做些烤土豆和洋葱,看自己身体在饭后有何反应。我希望到明天晚上,自己能吃下一碗乌冬面,配上清蒸的大白菜和“花生-姜-蒜”酱,这就是我在断食期间非常渴望的食物。它简直美味极了!


我所吃食物中包括味噌汤的一个原因,在于它是发酵食物,可以帮助产生有益的肠道细菌,这些细菌在断食期间可能已经消失。而且味噌汤的热量很低(比如一大碗只有50卡),所以并不怎么需要消化处理。


我的体力正逐渐回归正常水平。昨天依然感到有点倦怠,但今天已经觉得精力充沛了许多,尤其是在喝过蔬果汁后。昨天我在站起身时仍有点头晕,但今天似乎没了这种感觉 — 太棒了!能在起身后马上开始走路,不必等上几秒钟,好让头晕感觉消失,那种状态好极了。


我在断食期间没进行任何锻炼,所以很期待终于能进行更多活动。我这段时间大多数时候都呆在家里,所以即将外出旅行三周来得正好(去往伦敦和罗马)。



最后的想法


现在就说断食会有什么长期好处,对我来说还太快,但在今天早上,我的思维敏锐警觉,自我感觉很棒,对重新开始进食也充满感恩,我对生活也感受到额外的幸福和兴奋。


这次试验是个充满挑战的经历,尤其是头一周。但现在我知道该有什么期待,自己能看到未来还会再做这种试验。我想要尝试20-30天的更长断食。今年我没有时间再做这种试验,但自己对未来某年去做持开放态度。我很想让排毒进程自然结束,并体验到真正饥饿感的回归,而这次试验我并未获得这种体验。


经历这次17天的断食试验,也转变了我对短期内不吃食物的视角观念。如今省掉一顿饭,或断食一天如同没事一般。


经历新的成长体验确实妙极了。这个试验对我的挑战,完全处于个人舒适区之外。与三周前相比,我现在对断食的感受已有很大不同。和由外向内看相比,一种体验的内部视角总是很不相同。


现在就说这次试验的长期好处是什么还太早,但基于今天的感受,还有以往的排毒试验经历,我感到十分乐观。或许自己收获的真正灵性好处,就是经历这个转变隧道之后拥有的心得体会。


若你好奇我下次要进行的重大个人成长试验是什么,自己会在未来的博客文章中和你分享。下次试验将是极其不同寻常的30天尝试,女友Rachelle也将和我共同参与。它和性并不相关 — 只是极其古怪。有些人已经知道此事。我在很多月里都对进行这个试验犹豫不决,自己也没听说有任何人做过这种试验。这个试验会在10月份的“清醒创业工作坊”结束后马上开始,我和Rachelle也需要在工作坊结束后就离开拉斯维加斯。它将是我进行过的最奇怪的人生尝试。Rachelle和我真的不知道它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但我俩期待将从中学些能够转变人生视角的东西。我仍不确定这是不是个好主意,也没法预测它的最终结果将会如何,但我和Rachelle现在都已下定试验的决心。:)



下一篇:20161006 “清醒生活工作坊” vs. “清醒创业工作坊”

上一篇:20160909 开始生活方式上的转变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