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责备他人解决问题
2016.12.19

许多时候,当人们在致力于自身成长的某个方面上感觉受困,就是源于他们定义自己核心问题的方式,导致那个问题没法真正得到解决。


这种情形的最常见形式之一,就是有人将自身问题定义为思维或心理问题。从那些试图克服拖延问题的人们身上,我总会看到这种事情。他们通常把拖延问题定义为缺少激励、动力、自律、激情等因素。有时他们还将它看作缺乏清晰感或专注力。另一些时候则归咎于有太多分心事物。但归根结底,他们相信自问题源头是个人思维模式,于是解决方案就是用某种方式升级个人思维。换句话说,他们需要致力于改变自己的思维、心态、想法、感受、信念,等等等等。


但大多数时候,这是个死胡同。他们的努力结果一般都很虚弱,甚至经过数年严肃认真的内在处理工作,也是如此。这些人常能取得一些进展,但那种进展就像在从1到10的范围内,从3进步到4。


尽管如此,有些人依然不断尝试,认为这肯定是非常困难的个人挑战。其他人会从根本上选择放弃。还有些人则在付出努力,坚持一段时间后又选择放弃之间徘徊往复。


倘若有一种更好做法,能更快创造出更持续一致的改变结果,将会怎样?许多人已经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他们通常会用许多不同方式解决自身问题,每次都会重拾希望,期望这次也许能有真正的突破。他们已经从激情角度,从探寻人生目的的角度,从趋乐避苦的角度,从自律角度,从自我激励的角度,从NLP(神经语言程序学)的角度,从“吸引力法则”的角度,从内心身处小孩子的角度,以及其他许多角度,试图解决过这个问题。



重构思维是不是个陷阱?


在几十年的个人成长道路上,当没有额外退后一步,去质疑自己对问题所下的实际定义,而是直接不断搜寻解决方案时,我便经常体验到最为受困的感觉。我们常会将自身问题定义为思维或情感问题。我们喜欢鼓吹个人想法就是问题之因,所以若想创造不同结果,我们必须改变个人想法。我们会说自己的想法、感受和信念引发了个人行动,个人行动又创造出最终结果。或者我们会说,自己的想法、感受和信念将自动吸引与之和谐一致的结果。不管是哪种说法,成功是从我们脑中的想法内容开始。它总是被推想为一个软件问题,不是吗?要改变我们的结果,自己就必须改变运行在脑中的思维软件。但这种推想的确是真相吗?


几年前我和个人发展领域里的大概100位演讲家、作家和培训师们,参加了一场静修会。期间Joe Vitale做了次生动演讲,他邀请我们分享自己用来创造内在改变的最喜爱方法。有两位志愿者在演讲台上的大白板上,现场写下这些建议。很快他们便写满了白板的每一寸,但各种想法点子还在不断提出。Joe让志愿者继续在原来写过的地方覆盖书写,结果他们在原先那层文字上面又写满了一层。过了一段时间后,这些方法技巧的庞大数量便开始让人们忍俊不禁 — 它们已超出任何一个人在一生中能够研究完的程度。我喜欢Joe的有趣做法,他向我们展示了为试图重构自己的想法、感受和信念,人们已经发明出多少技巧。


我们还需要创造更多技巧吗?假如再想出一千多种重构个人思维、感情的技巧,人们就能实现更快成长吗?


我人生中的一些最大突破,就是发生在自己挣扎于思维重构方法多年后,终于放弃它之时。其间通常有一段投降时期,我在获得某些认知见解后,最终决定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去解决问题 — 但绝非之前所用的思维重构角度。实际上我过于看重了思维重构做法。事实真相是,大多数时候,经常是在自己并未积极主动地处理问题之时,我会直接碰上解决问题的某个不同做法。这种事情频繁以他人凭空给出的建议形式发生。


这种事情发生得越多,越能清楚表明,我们最大的个人成长挑战之一,就是正确定义自身问题,以便于自己能实际解决它们。如果我们错误定义了问题来源,便可能让自己走上多年原地打转的道路,导致个人付出毫无回报。所以在如何定义自己问题这件事上,保持灵活态度真的非常重要。如果自身行动步骤无法导向实际进展,或是自己甚至感受不到持续行动的动力,也许我们面对的问题,从一开始便需要做出更好定义。


有些自己在挣扎多年后都难以解决的问题,当用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定义后,我却能相对迅速地将其解决。



如果问题真是源于外部,又该怎么办?


在自己第一次上大学时,我的学业表现颇为凄凉。自己几乎没能通过第一学期的考试,第二和第三学期则完全失败,最终落得被开除的下场。可悲的是,那时我每学期只用上3-4门课。在忍受这些糟糕学业成绩的同时,我很难激励自己去上课。我就是没法让自己想去上课。那些课程无聊乏味,布置的作业也枯燥无趣,我看不出这种学习有什么意义。试图激励自己去完成作业的做法,对我来说毫无用处。


在被学校开除后,我找到一份时薪6美元的视频游戏商店工作。一年后我决定重新上大学,再去尝试一次,作为新生重新开始。这次我横扫各门课程,大多数考试成绩都是A,只有几门是B,在三个学期内以双学位毕业(计算机科学和数学双学位),并获得当年的顶尖计算机专业学生奖项。与自己上次进大学时,每学期只上3-4门课不同,这次我每学期会上10-13门课程。那种状态看起来像是种疯狂对比,但当自己改变了定义问题的方式后,这种成功结果就变得有可能实现。


当我挣扎于上学时的低动力水平,最初以为肯定是自身有什么必须解决或改进的问题。我显得偷懒懈怠,效率低下,不够努力。自己身边的每个人似乎都在强化那种评价结论。如果我得到D或F的评分,那便是对个人表现的评估。去上课都成了我每天要应对的一个挑战,我必须强迫自己,才能做到此事。


但用那种方式构想问题时,我永远无法激励自己。为何不能?因为那种对问题的定义并不准确。它实际上并不真实。我必须完全颠倒地看待整件事情。


我是通过反转了自己对问题的定义,才最终解决掉这个问题。假如我一直以来其实都是个出色学生,问题是学校本身糟糕透顶,将会怎样?如果问题是学校的设计方式未能恰当激励像我这样的学生,又会怎样?倘若问题是老师们并不优秀,又将怎样?要是我超出了老师们能应对的程度,又会怎样?


好吧,我知道这些话听起来可能有点疯狂,但你是否想过,若你上了最好学校,有最好老师来教育自己,你实际上也可能是极其出色的学生?你如何可能在这种情形下失败?你在学校表现糟糕真的属于个人过错吗?我们难道不也能把那些D和F的评分,轻松解读成老师们对自己身为教育者,所做糟糕表现的自我评价吗?


事实真相是,我在第一次上大学时并未感到有足够挑战,正因如此,我甚至觉得上课都是种折磨。在上课时,我便感到无聊乏味。老师们并未激励鼓舞我。他们甚至懒得了解我。当面对塞进一个大教室里的500名学生,他们又如何能在大学第一年的计算机课上去了解我?大多数时候,老师们看起来都像是沉闷乏味,毫无激励灵感的人们,所以我也不在乎去了解他们。有时在这些老师的课堂上保持清醒都很困难。


当年我考进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时,自己的高中指导老师告诉我,这所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在全美排名第一。我并不确切知道它为何能排第一,但在教学方面,我并未看出它何以算得上优秀。


请想想你看过的关于杰出老师的任何电影 — 充满创意,乐于互动,满怀激情,聪明智慧,关爱学生,等等等等。我的老师们恰恰相反。


这个一分钟的视频片段(来自电影Ferris Bueller's Day Off《春天不是读书天》),应该能让你对那种乏味课堂是什么样子有大概了解:


https://youtu.be/uhiCFdWeQfA(请国内读者翻墙观看Youtube网站)


那种老师绝对不像《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为人师表》(Stand and Deliver),和《霍兰先生的乐章》(Mr. Holland’s Opus)等电影里的优秀老师们。


他们倒是更像出自《死人师表的乐章》(Dead Delivery Opus)。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看清此事。若你在上学时遇到问题,人们会自动推断那就是你的过错。作为学生,你缺乏动力。你没有正确的思维或态度。你肯定是动力不够。你应该更努力地工作,更勤奋地学习。你需要考虑个人行为的长期后果。等等无稽之谈。


结果呢... 我发现采用那种态度,甚至让自己虚弱的学业表现更缺乏动力。为让我更努力学习所发出的警告处分,似乎只加快了自己在被开除道路上的步伐。但比被学校开除更糟的,则是轻信自己为何被学校开除的错误信念。



解决外部问题


离校一年是我做过的最好决定之一,因为它让我得以重新思考这些推断,自己看出那些结论并不合乎情理。假如我有动力问题,那自己为何没在视频游戏商店的8小时工作上缺乏动力?为何我能从头到尾玩完100+ NES、SNES、Game Boy,和Sega Genesis等众多游戏,还爱一连玩上数小时?在其他生活领域,我也有大量动力。


也许我的问题在于缺乏动力,的确是真的,但那并非因为我没能主动迎接挑战。问题在于那种挑战的设计并不合理。我所接受的教育体验缺乏互动参与感。整个教育系统在执行层面表现糟糕。去玩NES游戏则更加吸引人。有次我和一位朋友玩“魂斗罗”时,两人连续玩了七次都没丢掉一条命。那可比上课好玩有趣多了。


为在大学期间取得成功,我必须游戏化学习体验,自己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提升挑战做到此事。一旦我弥补了设计问题,让整个教学体验足够兴奋,能使自己忙个不停,我便能取得成功。做到此事并没那么困难。它当然是个挑战,但并非以一种痛苦方式完成。它很像在每个学期里玩完十几个视频游戏。完成它要付出许多努力,但若你喜欢那些游戏,这种挑战便充满乐趣。


你是否狂玩过某种游戏,在8个、10个或12个小时里只休息过几次?若你能做到这样,那在其他生活领域,你也能做到相同事情,比如在上学和工作方面。你只是需要修改外部体验,让它更像游戏。这种做法通常需要改变相关规则,包括在他人的规则阻碍自己时,直接忽视它们。


我热爱出色挑战,自己需要感到即使以最高动力水平尽了最大努力,我仍有失败的可能性。这让整个体验变得好玩有趣。当我把这种元素添加到教育体验中时,便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的动力水平并非问题所在。我的思维心态也非问题所在。我必须改变某些习惯,并采用一些良好时间管理技巧,才能让这种做法奏效,但我并不需要对个人思维或情感进行重构。我仍是早前被学校开除,并工作在视频游戏商店里的同一个家伙。要想在教育上取得成功,我需要更多参与感,更多冒险和刺激感受。


若我在第一次上大学时遇到充满乐趣、活力、智慧和乐于挑战的老师们,只是为了沐浴在他们的课堂上,自己也会每天去上课。如果我喜欢,尊重,并敬佩自己的老师,便能在他们的课堂上出类拔萃。在很大程度上,这就是我高中时为何是全A成绩学生的原因。我那时拥有一些极其出色的老师。他们或乐于挑战,或聪明智慧,或严酷无比,或古怪奇特。这让我想在他们的课堂上表现优异。我的错误在于前往的大学,满是想做研究而非教学的老师们。若他们不想好好教学,我为何应该想上他们的课程?


我知道在个人发展领域中,大家觉得把他人作为自己问题的原因去责备并不酷。但有时当你责备他人,才终于能永久解决掉自己的问题。我不认为这是否认自身责任的做法,因为即使你从外部定义问题原因,仍能负起解决这个问题的责任。事实上,你也许将收获有效得多的解决方案。


当我责备外在原因时,自己会感到充满要对它做些什么的力量。我重新注册进入另一所大学,申请去学大得多的课程量。自己主动认识了很多老师,有时还在课外与他们聊天。如果他们的课堂教学缺乏挑战,我会挑战自己在上课时去做其他课目的作业,以便看自己能有多高效多产。我会迫使自己在第一次授课时就学会所有课堂内容,这样就不必在课外研究它们。若有必须记住的课堂内容,甚至在那些内容从黑板上擦除前,我便会立刻记住它们。当遇上蹩脚老师,我不会责备自己缺乏动力,自己将改变去玩学习游戏的方式,以弥补老师们的教课缺陷。我必须让学习体验更像“魂斗罗”游戏,自己能感到全然参与其中。随后学习就会像干掉异形人那样轻松有趣。



你的问题可能是源于身体吗?


人们之所以会困于总认为“我还不够好”的无穷循环状态,就是当他们把自身问题定义为思维或情感层面时,真正的原因却在于身体层面。假如问题原因出在身体或大脑,你却从思维层面着手处理,自己便无法轻松解决这个问题。


这方面的一个极佳例子就是毒副反应。我们如今的世界充满几百年前并不存在的化学物质。每天我都在喝着被污染的水,吃着被污染的食物,呼吸着被污染的空气。我们没法拒绝这种生活,因为那些污染物现在到处都是。它们年复一年地积聚在我们的身体组织里,随着时间过去,导致身体出现缓慢退化。这些毒素能模糊我们的思维,毁掉我们的美好情绪感受,造成各种行为问题。


你的肝脏,肾脏,肺部,肠道和皮肤,在中和毒素上干着出色工作,但这些器官一直挣扎于追赶处理当今世界的污染问题。若我们仅仅依靠内部排毒系统,去处理超出人类整个进化史所遇量级的毒素,便会一点一点地,一年又一年地,落后于中毒进程,输掉这场排毒战争。那是种缓慢衰退的做法。如今人们已在史无前例的规模上,表现出这种衰退症状。只是为给这些由毒素造成的思维和情感紊乱症状命名,我们就不得不发明出大量新名词。


面对这些由身体现实状态所造成的思维和情感问题,我们如何可能解决掉它们?当根本问题出在硬件上时,我们将没法从软件层面去解决。


人们知道大多数抑郁症状都有着身体原因,如果解决了身体问题,那些抑郁症状通常便消失不见。但若你总把抑郁当做思维、情感或心理问题来对待,就会困于无穷无尽的循环状态,没法对症下药。倘若根本原因在于身体,我们就该从身体层面解决问题。不要只是治疗这个问题。请治愈它。


我在数年前参加一个3000多人的纯素生食大会时,那个地方的人们,无论年龄大小,都满溢着爱意、温暖、一拍即合、幸福快乐和性感魅力。这就是一个强大例证,说明了当人们底层的身体硬件恰当运行时,平常状态看起来该是什么样子。当自己吃着纯素生食,由于摄入的毒素含量低了很多,你也更难感到抑郁沮丧。当你每天都消费一点毒素时,也将更容易感到抑郁沮丧。我们很难找到一个抑郁的纯素生食者。我并非说此事没有可能... 它只是很不常见。


事实上,若你想用一种简单方法来测试自己的思维硬件,请连续30天去吃100%的纯素生食。那种体验将让你一睹自己因为毒副作用而错失了什么美好结果。我常收到做过这个挑战的人们发来的电邮,几乎每个人都汇报了自己在情绪、动力、能量和思维清晰感上的显著提升。只是请意识到,若你尝试此事,在最初几天里,很可能会感觉糟糕透顶,因为大部分毒素正开始从你的身体组织里排出。对大多数人而言,那种状态感觉就像得了感冒或流感。


当自身思维表现虚弱,而且责备自己的想法、心态或个人标准出了问题时,我将一无所获。但在感到思维迟钝模糊,并且开始责备他人正积极毒害我时,自己终于取得一些进展,同时开始看到个人思维清晰感、情感、动力、效率和信心上的有益提升。这是因为当责备他人时,我明白自己可以实际做些什么,来弥补对方毒害我的企图。我不必让他人像从前一直所做的那样,毒害我的大脑。


在行动层面上,改进饮食方式确实大有帮助,但那并非我看到能有最大收获的做法。不过它是挺好的起始点。若你每天都在消费含毒食物,开始少做此事便合情合理。但你也必须处理消费过的那些毒素造成的影响,尤其是像重金属这样的毒素,如果不做处理,它们可以一生留存在你的身体组织内。生活在密歇根州弗林特市的人们,就因为大规模的铅中毒问题,而不得不彻底处理此事。但所有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有着中毒症状,忽视此事并非好做法,尤其是若你想让自己大脑出色运转的话。


我做名纯素主义者已有大概20年的一个原因,就是其他饮食方式的风险太大。我可不愿加入那些抑郁沮丧和糊涂不清的人群,他们似乎竭力否认着高毒素饮食造成的长期负面影响。即便你担心杀虫剂和除草剂的负面影响,去吃那些直接播撒农药的植物,也比去吃食用这些植物的动物要好得多。那些毒素在动物身体组织里的积累效应,与在我们人类身体组织里的积累效应一样。


去吃动物食品就像去吃一台用过的滤水器。做一个吃动物食品的人类,就像去做一台会吃用过的滤水器的滤水器 — 这绝非实现最优身体机能的解决方案。


若你选择原始人饮食法,又会怎样?那你必须是个拥有时间机器的猎人。人们如今消费的动物食品,根本不再像数百年前的样子。换上饮食标签并不会改变这种事实。今天所谓的原始人饮食法,只是用过的滤水器饮食法的另一个名字。


若你在乎自己大脑的健康,应当竭力避免去吃的一种食物就是鱼。不管它是来自海洋、湖泊、河流,还是渔场,鱼类生活的所有水域都已被污染,而鱼类就像海绵一般,吸收着那些污染物。当鱼类吃掉其他鱼类时,毒素浓度还将变得更加集中。若你认为吃块肮脏的海绵是个好主意,还不如直接在饭菜上撒点水银。


不管动物食品行业在说服你去消费上投入了多少营销资金,当涉及大脑健康时,自己成为那种行业的一员消费者绝非明智决定。若你已经遭受动力虚弱,长期自我怀疑,拖延耽搁,焦虑恐惧,抑郁沮丧和其他问题的折磨,就请转换到低毒素饮食上一段时间,以便给自己大脑一个机会,向你展示它实际该有的运转表现。


减少毒素摄入虽然重要,但我认为甚至更重要的,就是排除已存在于你体内的毒素。


实际上我收获的更大益处,并非来自饮食或生活方式上的改变,而是源于探索更多高强度的排毒做法。多年来我做过许多不同的身体净化措施 — 肝净化,肾净化,盐水洗肠,后入式洗肠,绿蔬汁净化,以及其他一堆我都忘了的净化方法。这些净化措施很有帮助。多年前我在完成一次30天的果蔬汁断食后,尤其收获了思维和情绪清晰感上的极大提升。


大概从10年前开始,我还尝试了几十种不同的排毒剂。它们对我也有帮助。这种做法的提升表现相对轻微,但也有可以看得出的差别。其不利一面在于,我经常要花很多时间,进行大量试验,才能收获那些好处。


但最大的飞跃进展发生在近期,从2015年8月开始,一个叫Alexander Bloom的家伙告诉了我关于他自己的排毒经历,并邀请我查看他的排毒网站(http://thesupermandiet.com/)。请你也帮自己个忙,读读他的故事,因为若从未了解过这种事情,他的故事将令你大开眼界。在Alex分享的生活经历,与我多年来一直探索的体验之间,自己看到很多一致之处。不过在探索的距离深度上,Alex远超过我,他对此事还有许多具体建议。


我和Alex来回用电邮沟通过几次,自己决定去尝试和他推荐做法相似的一种排毒方式,并从2015年8月开始做了30天试验。我在那30天里一直挺迷糊朦胧,但停止试验后,我感觉就像电影Limitless(《永无止境》)里的那个家伙。自己享受到惊人的思维清晰感和动力上的巨大提升。在处理堆积如山的工作时,我也感觉不费吹灰之力。自己能轻松工作14小时,之后仍感到清醒警觉。其间还有些美妙的身体变化,比如我的头发也长得更加浓密。


那30天的排毒试验,就是我最终能搞定网站重新设计项目的原因。我多年来都想重新设计个人网站,自己很高兴能把所有额外收获的清晰感、动力和能量都投入这个项目,一路驱动自己直至完成。网站设计项目结束后,我又在四个月里举办了四场3日工作坊,远超我以前在如此短的时期内能搞定的工作量。


从那之后,我做了更多轮排毒,大多数仍是基于Alex的推荐做法。今年我另外做了一轮清肠排毒,还有为期两周的纯生素食液态饮食排毒,以及17天的饮水断食。这些做法似乎为我提供了更多帮助。


此外,我去年买了最好的红外线桑拿浴室,它采用陶瓷发射体(而非较便宜的碳纤维发射体)。雪松,铁杉和便宜木材在加热后会释放有毒气体,所以我额外付钱买了白杨木制成的桑拿浴室。我一般每周会用上2-3次,自己皮肤现在已超级柔软。红外线桑拿能从体内给你加热,刺激更多细胞释放自身毒素,其中一些毒素会通过汗液排出,但大部分毒素其实会通过肝脏得到处理。这与传统的瑞士桑拿(用热石加热)很不相同,那种桑拿会从外向内给你加热。


我不断在排毒做法上进行投入,并在2015年和2016年花了数万美元,因为这种投资回报丰厚。虽然现在的排毒进展要比去年更加平缓,我仍能从中看到身体收益。


到现在为止,我的生活动力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无比高昂,自己比以往更享受工作。我感觉自己是从一个不错的动力和思维清晰感水平开始做起,但现在的美妙感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可以想象对一个遭受重大思维和情感挑战折磨的人而言,这种类型的探索会有何种影响。实际上我不必好奇此事,因为自己也听说过那些令人惊叹的改变故事。


如果对正确定义自身问题有多重要,你想阅读关于它的一个超长且有力的故事,请看Josh Macin从自杀边缘峰回路转的个人故事(http://thesupermandiet.com/josh-macin/)。我是今年早些时候在伦敦的一个大会上遇见Josh,他做了一场关于排毒做法如何拯救自己生命的动人演说。


有趣的是,所有这些生活进展,都源于从外部定义问题原因。你是否曾停下来问过自己,假如我在激励自己,和对个人目标保持专注上遇到问题,就是因为有人正用化学毒素毒害我的大脑,自己应该怎么办?


我知道... 这种事情看起来像是巨大的思维飞跃,尤其当你在排毒做法上还是新人,并未亲身体验过它有多么强大之时。而且若你接受问题确实来自外部,那种事实还将给你带来巨大的工作量。承认有人正在毒害这个星球也感觉糟糕透了。但如果这就是取得巨大进展的关键,又会怎样?并且它还是你将问题构想成内部或情感问题时,永远无法收获的那种进展。


若你像我一样多年致力于个人成长,自己大脑不是已有可能懂得思维心态,自我激励,保持专注和身处心流状态的重要性吗?如果它完全懂得此事,只是因为像重金属那样长期累积的毒素,导致大脑硬件无法持续启动运转,你又该怎么办?



责备他人 vs. 让他人感到羞愧


我知道责备听起来像个不得体的词汇,尤其是在个人成长领域里。但请注意,责备做法主要是种内在视角上的转变,它其实将帮你在解决问题上负起更多,而非更少责任。总的来说,主动解决问题,要比任其恶化会更好。


责备他人并不需要你告知对方自己的新视角。大多数情况下,我不会推荐这种做法,因为那样只是浪费精力。人们将感觉受到攻击,并做出防卫回应。大家将陷入毫无意义的争论之中,而非采取行动去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若你确实遇上正积极毒害自己的人士,也许就该尽力让对方停止这种行为。


责备做法并无必要让他人公开或私下地感到羞愧,那会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若你非常倾向于和他人讨论自己的问题,当然可以这样做,包括那些你认为也许是问题源头的人士,但请确保你将负起实际解决问题的责任。假如对方不能或不会帮你解决问题,就请在没有他们帮助的情况下自行解决。有时解决问题需要你改变双方交往关系的本质。倘若对方正给你制造社交负担,在忠于自己喜欢的对象和个人的持续成长道路之间,你就必须对两者做出权衡。而这种情形,便是令人不安的个人成长挑战。我多年来收到的许多电邮,都包含这种性质的问题;通常解决问题的答案对那人来说已很清晰,但接受这个答案就是最困难的部分。



与真相保持一致


从终极意义上讲,我们要做的就是与真相保持一致。请关注你从外部现实世界接收的信息和反馈。若你相信外部现实是某种梦境世界,就请留意那个梦中正在出现什么。你最初可能会抵制看起来令人不悦的信息,但若你把它作为与更大真相保持一致的人生呼唤来接受,若你理解事实真相就是普适而核心的成长加速器之一,只要你想更快脱离那些顽固问题,便会很快接纳这类与真相保持一致的邀请。


看出他人身上与真相保持一致的问题,通常要比看出自己与真相保持一致的问题更轻松容易。例如,假设你收到一封像这样的电子邮件:


“我最近又抓到男友劈腿的事实,当我和他在其公寓外对质这件事时,他便开始很恶劣地打我,并说再也不想见到我,说我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完了。这事发生在三天之前。但我依然非常爱他,也知道他就是我的灵魂伴侣。我该做些什么才能和他重新在一起?”


我编造了这些内容,但实际上几乎每月都能收到类似电邮,只不过那些邮件里通常有多得多的细节。


虽然在这种情形里,与真相缺乏一致的事实非常刺眼,但我们几乎可以保证,你身上也有相似的不一致问题,你也会像写这种电邮的人们一样,对此类问题盲目无视。不过若你愿意找出这种问题,通常会在健康、职业、财务或感情关系等领域发现它们。你还可能发现自己出现这种问题的地方不止一处。


我在上述所有生活领域里,都曾有过和事实真相严重不一致的问题。在个人第一份生意事业上,尽管看出对方有严重正直品性问题,我仍不断和那类游戏出版商一起合作。当我终于放弃他们,选择独立发行游戏时,自己的生意便兴旺起来。我延迟破产了很多年,但终于在申请破产后,自己才获得巨大的解脱感,那种做法也帮我扭转了个人财务状况。自己婚姻中的长期不兼容问题,其实无法通过协商或致力于个人成长获得解决,我却不想接受这个事实。而分手和离婚终于让自己有可能超越那种停滞受困状态。在所有这些情况下,责备自己有缺点,反而拖累了我多年时间,假如自己愿意更快去责备他人,本可实现快得多的进展。


若你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个人思维心态真是问题所在吗?你真是个毫无动力,拖延耽搁的懒人吗?有无可能是你的公司,老师,或同事在与你的互动和激励做法上表现糟糕?有无可能是自己公司的组织设计很糟糕?有无可能是你的公司并没有富有意义的存在目的?有无可能是你的领导十分逊色?你能想象出一家不同的公司,会有不同的领导层,不同的工作团队,不同的价值观,或不同的生活方式,能让你真的期待每天去上班吗?


若你的效率低下,经常分心走神,把自身问题定义为缺乏自律或专注,是否真有帮助?有无可能那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其他人正不断争夺你注意力的世界?运营社交媒体的那些人,真的在乎帮你管理社交生活吗?或者他们只是试图让你上瘾,以便能从你的上瘾行为中赚钱?你所使用的各种设备,难道不是至少有一部分设计,是为了让你分心走神,或令你上瘾吗?倘若这些服务提供商和公司并没积极争夺你,你还会如此容易地分心走神吗?或在没有这种干扰的情况下,你是否可能发现专注于个人目标,其实挺轻松容易?


你真的有社交焦虑吗?你是否发现自己很难体验深入和富有意义的交往关系?你是否在社交上一直有着防备心理,毫无经验,或缺乏训练?有无可能你的内在自我其实并无问题,而是在与你建立良好关系上,你的朋友和家人有着社交无能的问题?有无可能某些营销者一直试图说服你相信自己并不够好,这样你便会去买他们的产品,而非直接通过丰富社交体验,更轻松容易地满足个人需求?这些人是否教导过你,说你的身体并不够好,你的发质并不够好,你的技能并不够好,或你就是不够有魅力?你难道不是一生都暴露在这种思维训化状态中吗?若你去责备这些信息源头,而非责备自己,造成了个人虚弱的社交生活,又将发生什么结果?你能想象有个美好的社交团体,自己在其中并不会感受到社交焦虑,因为每个人都能看出社会训化思想的有害性,大家会清醒教导自己排除那种训化影响,像真实的人类那样去交往联系吗?对于那些试图训化你变成一个孤独隔离的消费者的营销人群,你会做些什么去弥补他们对你的影响?你将如何抵抗那些负面行为?


请意识到,这个世界用来击败你的许多方式,并非一定能剥夺你的力量。请尝试将它看成用来练习力量的负重,通过不断举起它,你便能成长得更加强壮。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你的思维心态或许真的就是问题所在,但它不是你原本以为的那种问题。可能你过度看重了自己需要改进内部软件的想法观点,导致个人思维困于永无尽头的自我分析循环。也许解决方案就是,注意到你的外部输入信息包含太多垃圾内容,所以你一直困在“垃圾进,垃圾出”的思维模式。如果那是实际情形,也许你的思维软件并无问题,你只需要为它提供不同输入信息,比如一所新学校,一个新工作环境,更聪明的交往人群,更干净的食物和饮水,等等。


或许你的真实自我已经很出色,只用对你的外部世界做几处调整,你便可全然展现自己的出色本质。下次这个世界再对你表达不同意见时,请不要过快听信它的论断。请务必考虑一下这个世界本身需要修理的可能性。



下一篇:20161227 里宽,里深

上一篇:20161213 将弱势转变成优势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