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辨别你是否有个健康大脑
2017.02.28

神经功能失衡会表现为各种心理、行为和动力问题。但若我们从心理或行为层面解决这些问题,将无法有效治愈它们,因为那些问题存在身体原因,比如大脑区域积聚的毒素。


在我看来,个人发展领域的一大堆建议,比如必须控制你的想法和感受,完全毫无必要,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适得其反。若我们解决了身体层面的问题,大脑将表现得足够明智,看出这种好心建议其实并无用处。与清醒主动地过度关心自身想法和感受不同,大脑会自然做出我们想让它有的行为表现 — 并无必要进行清醒主动的管控。


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毒素泛滥的世界里,大脑也在多年时间里积聚着各种毒素。我们的空气受到污染。水受到污染。食物受到污染。身体也受到污染。这是现代社会难以避免的现实问题。如今人们体内存在数百种能检测出的毒素物质,包括塑料,重金属,杀虫剂,除草剂,等等。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纯净的世界里,所以体内也满是各种不纯净的物质。我们就像海绵一样吸收着周围环境中的各种毒素。即使拥有精细的内部排毒系统,我们的身体也难以跟上摄入的毒素剂量,因此这些毒素会积聚起来,尤其是在脑部。


大脑是个拥有复原力的器官组织,所以当毒素在脑中积聚时,影响效果通常是逐渐发生,而且最初阶段的影响表现可能微不足道。假如单个神经元偶尔失常,很可能影响不了我们的思考能力。但当毒素剂量变得足够大时,神经元就可能集体失常,甚至大批死亡。


当神经元没有做出自己应有的表现,我们便会遭受思维、情感和行为层面上的影响。由神经元死亡引发的两种常见疾病,就是老年痴呆和帕金森症。两者本质上属于同一种疾病,但各自的神经元死亡发生在大脑的不同区域。老年痴呆是记忆中心受到影响。帕金森症则是运动皮质受到影响。


若你患上老年痴呆或帕金森症,便可知道自身大脑出了重大问题。但这些疾病并非一天内转变形成。它们源于一段长期缓慢的退化过程。


我在排毒疗法上一直投入着大量时间,自己也多年进行着饮食和身体净化试验。我保留了很多日记内容,以记录在做出重大改变时,自身大脑会受到何种影响。虽然我没切开自己大脑,从内部进行观察,但密切关注了个人情绪、内在动力、主导想法、问题解决能力、睡眠习惯、社交互动状态,等众多方面。


做出某些饮食改变时,比如连续几月尝试长寿饮食法,我并未注意到任何差异变化。另一些改变则有着深刻和立即显现的影响效果。还有些改变看起来会随着时间产生累积影响,比如连续20多年做名纯素饮食者。对于个人生活方式,以及自己和大脑之间的关系,这种试验经历让我对两者间的关联有了更为敏感的认识。


我在过去几年,还读了大量关于神经科学的书籍,以便更好理解大脑的工作方式。对于个人想法、感受和行为,与大脑内部结构之间的关联,我的认识理解也获得提升。或许自己得到的最大好处,就是学会了诊断某些问题,看清其本质很可能属于身体层面,而非心理层面。对于那些无法从心理层面解决,但能通过改善身体得到解决的问题,这种全新认识提供了一些极其高效的解决方案,比如用脂质体谷胱甘肽(liposomal glutathione)这样的物质,进行多轮30天排毒进程。



你和自身大脑的关系


当吃着富含毒素的饮食时(动物性食品,快餐,大量加工食物),我和自身大脑便常有功能失调的彼此关系。我会有冲动性的行为。自己很难早起,常睡懒觉。过度看重有着自毁倾向的高度刺激体验。以及频繁做出犯罪行为。我会大量醉酒。而且发现很难信任自己。只是出门活动就要鼓起一些勇气,因为自己出门后很可能做些事先并未计划去做的冒险或危险事情。对我来说,最安全的事情就是呆在家中,玩视频游戏。我有超过100盒游戏,大多还是自己偷来的。


我很幸运。自己几乎是意外走入一条长期性的排毒疗法道路,个人行为也有了显著改善。我上过一门营养课程,开始清理个人饮食。我还开始每天跑步。自己成为素食者,后来又变成纯素主义者。以往的那些行为问题全都消散不见。我终于感到对自己有了些掌控。


当我读到一个试验报告,发现通过从孩童饮食中除去所有加工糖类食品,可以消除80%的青少年犯罪问题时,自己对饮食和行为间的相互关系,也变得尤为好奇。我所吃的食物可能影响着自己大脑,因而也能影响个人想法、感受和行为,此事完全说得通。但我以为这种影响作用肯定挺轻微,很可能不足以为它担忧。


显而易见,某些像咖啡因和酒精之类的物质,会在被消费后影响我的大脑。当给予密切注意时,我也能留意到巧克力的刺激影响。但“常规食物”肯定只有中性影响,难道不是吗?它可能从整体上对我的身体产生影响,但那种影响和我的大脑会有多大关系?


像许多人一样,我也有种倾向,就是把个人思维感知成与实体大脑分离的某种事物。我的思维体验似乎有它本来的某种样子。我的思维就是我自己。假如自己受到咖啡因或酒精的影响,那只是种暂时体验,所以像“我是谁”这样的个人背景认知,并未真正发生改变。


直到自己开始各种试验,努力净化个人饮食,后来又试图进一步排出身体毒素,我才开始看到,自身思维的功能运转和大脑健康之间,存在显著惊人和无法否认的密切关联。通过那些试验,自身思维感受到的生活体验发生了显著改变。我在这条路上走得越远,开始累积出现的变化也越来越多。


对于拥有不够健康的大脑,以及拥有更为健康的大脑时,这两种生活的感受分别是什么样子,请让我分享些反差对比。以下内容部分基于我自己的亲身体验,还有些是他人分享的排毒历程。



思维耐力


我通常有着挺好的思维耐力,能一次性完成许多小时的挑战性工作。但做过很多次排毒后,我发现个人耐力甚至会飙升到更高水平。起初这些飙升只是半随机的表现。有些日子里,我发现自己能像没事儿一样,一连完成不止12小时的创意工作,但这种表现并不会持续发生。不过自己越追求这条净化道路,那些耐力爆发表现就发生得越频繁,有时还能一次性持续数周。


思维上的高耐力表现能帮你更快完成创意工作。你无需多轮努力或休息就能将其完成,而且自己必须停下来清醒思考的阻塞点也会更少。我最近为即将在春季发布的培训项目,写了份16000字的设计文档。自己基本上是看着潜意识思维完成了整个写作过程。


我喜欢这种进步提升。自己因此能设定并追求以往无法触及的更大目标,包括这个新的培训项目。我感觉自身能力正在跟上个人梦想,这让人充满收获感受。



社交舒适度


当大脑处于不健康状态时,你更有可能在其他人周围感到害羞、紧张,或焦虑。体内毒素会扰乱你的社交技能,经常导致我们陷入社交退缩的状态。


毒素干涉社交活动的一种方式,就是生成各种对人无用的不和谐情绪与行为。与感到友好、外向和自信不同,你会感觉紧张、焦虑,或有想要退缩的欲望。若你的身体语言并未传达出感兴趣和开放的姿态,其他人就可能觉得你无趣或冷漠。


当你从内部感到自己更凝神聚气,清晰和谐时,就更容易进行社交。当你的大脑会自然产生对他人的积极感受,而非误入焦虑或紧张的神经回路时,你也能更容易地进行社交。


毕竟,你的大脑为何要在其他人周围感到紧张或焦虑?在人群面前退缩,剥夺自己的陪伴对象和社交资源,是明智之举吗?在很大程度上,这些都不是明智行为。频繁产生这种行为的大脑,就是个运转不良的大脑。


有些人会说,大脑的进化让我们对周围的陌生人感到焦虑,是因为那些人可能是种威胁。也许确实有些值得考虑的真正威胁情形, 但当我们明显没有处在危险之中时, 大脑为何还要产生这种虚假感受?有些人说这是大脑在进化过程中的返祖现象。我认为那种说法只是部分正确。


没错,我们的大脑已进化出“或战或逃”的反应模式,这对各种危险处境而言,可能是拯救生命的手段。但若我们在错误时机触发了这种反应模式,便是因为和自身更现代的那部分大脑缺乏同步。在并无威胁的处境里,大脑应当抑制“或战或逃”的反应行为。事实上,当大脑处于最优运转状态时,它也确实在抑制这类毫无必要的感受。你的大脑确实足够聪明,能识别出没有危险的处境,并让你感到平静和舒适。


你可以不断迫使自己拓展出更佳社交技能,但若大脑正背叛自己,产生彼此冲突的感受和行为,这种情形就像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一旦你放松在提升社交勇气上付出的努力,将很自然发现自己又选择了退缩。但由于那些非自然的毒素就在你脑中,这种行为看起来只会像是你的自然默认表现。


也许你根本无需提升社交勇气。可能你需要的只是一个能自然产生社交舒适感,好奇心,和交往渴望的大脑。一个健康大脑的确能自动做到这些事情。一个健康大脑甚至能在你做出清醒决定前,就让你自动去社交。


只要你渴望如此,其实能同时做到两者。你可以致力于提升社交勇气,同时净化个人大脑。我便走过这条路线,但我认为若能更早采取排毒疗法,自己会取得更快进展。


拥有健康大脑时,与人沟通交谈也会更轻松容易。你也许能体验到和人分享想法时更流畅自如的状态,也能和他人更好地实现同步沟通,在倾听与讲话之间,创造出健康的平衡状态。近来我一直比往常更享受亲自见面交往,我想这也是由于自己感到更加身处当下,清醒自知和放松平和。


毒素能轻松影响你对社交的欲望。今年一月份我做了另一轮为期30天的排毒疗法,在此期间,自己就不怎么想要社交。我推迟回复了想在一月亲自见面的人们的邀约。但当完成排毒疗法后,我开始感觉想要社交得多,并在二月份很欢迎与人亲自见面,也很享受那些社交体验。


我在保持内部净化这件事上投入得越多,当遇上社交情形时,个人思维产生的恐惧和犹豫也越少。自己甚至一度在MBTI性格测试上从INTJ转变成ENTJ,它的意思是我从内向变成了外向。如今我感觉很难把自己归为单一性格,因为我能相当轻松地从内向转变到外向状态,自己在两种性格状态下都感到舒适自然。不过,当我进行排毒疗法时,内向一面会更多处于主宰位置。



让自己品尝到清晰感受


若这篇文章能帮你提升对个人神经回路潜在退化的警觉认识,你便可采取相应步骤,反转受损过程。总体而言这将是个长期进程,需要多年努力和大量耐心。但我认为你会发现此事很有价值。看着个人思维一年年地变得越来越清晰敏锐,肯定要比得到其他结果更好。在某些方面,这种提升效果很像电影Limitless(《永无止境》)  里主人公服用神奇药片后的卓越表现。


我认为这是个你必须亲眼看到才会相信的情形。短期的净化排毒疗法,能给你带来思维清晰感的暂时提升,它可以作为一种强大的参考体验,助你了解个人思维在接近自己最佳状态时的表现。这也是激励我采取排毒疗法的最大动力。


当吃着100%的原生素食,进行为期7天的绿蔬汁净化排毒试验,和17天的饮水断食试验时,我便能在几天内体验到思维清晰感上的强劲提升。完成为期30天的果蔬汁盛宴饮食后,我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体验到思维和情感清晰度上的提升状态。我越多进行这些净化试验,就能越多触及那些美妙的提升状态,自己也更好奇能否让日常生活的默认体验,更接近那种理想状态。但理想状态也是个移动目标,因为你越净化大脑,自己能攀上的巅峰状态也就越高。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能在净化排毒期间体验到清晰感的显著提升。它取决于你的中毒程度,以及在短期净化过程中,个人体内的毒素含量能降低多少。我认为你值得通过测试,看看自己能否品尝到全新巅峰状态的真实感受。若能获得这种体验,那就说明你的大脑本可做出好得多的表现,而你多年来一直以为的正常状态,其实是种病态和退化状况。


这条净化之路上可能有些颠簸。你也许会在排毒过程中做出愚蠢决定。你可能在个人巅峰状态时,做出了日后无法跟进实现的决定,很像《永无止境》里的主人公失去神奇药片后的样子。你可能需要习惯更宽广范围内的思维表现状态,当个人状态下沉时,那种感受也许会令你格外失望。对大多数人而言,排毒疗法并非一条平顺稳定的道路。人们通常需要在多年时间里去做大量排毒试验。


我是在1993年停止吃动物性食物后,无意开始了这条排毒之路。那时我还未意识到自己走出了多么强大的一步。直到很久以后,我才了解鱼肉是最具毒素的食物之一,因为其体内高度集中了铅汞之类的重金属。变成纯素主义者对我也大有帮助,此外还有进行原生素食试验,饮用纯净的过滤水,进行多轮像Alex Bloom和Josh Macin所分享的高强度排毒疗法。我是去年在伦敦的一个会议上遇见Josh,他讲述了自己从思维和情感混乱状态,回归到健康状态的故事,确实非同寻常。


排毒疗法并非轻松道路,但在今日世界,排毒是个至关重要的选择,你要自行承担忽视它的风险。我们难以再无视存在于空气,水中和食物中的过量毒素。我们现在每天都沉浸其中,无法阻止它影响自身思维。倘若我们还是能完全做到自我实现的人类,就必须采取步骤,慢慢反转那些毒素的损害。


你在默认的中毒之路上走得越久,自己体验到的退化影响也将越多,日后改变前进方向也会越难。如果能在年青时,养成吃更加纯净清洁饮食的习惯,并在排毒疗法上进行投入,你肯定将受益良多。



下一篇:

上一篇:20170216 我做艰难决定时最爱提出的问题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